搬家━━━━(゚∀゚)━━━━了!!

BL同人文部落格,小心腳下┌(┌^o^)┐

新家
其實也只是把BLOGGER改頭換面一下XD
以後就不在痞客更新了
TOP

目前分類:FF9 原作衍生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就是庫夏嗎?」端莊典雅的華服女性,姿態優雅的坐在椅子上,縱使這房間與她的氣質多麼不配,卻依然遮蔽不了她的光芒。
  她想,席多已經知道她被綁架、飛空艇被奪走了的事。
  
  「是又如何。」嘴角挑起,庫夏撥了撥銀色的長髮。
  他偶然遇到在亞歷山大城裡看過的畫像裡的女人,哼…雖然這女人沒什麼用處,但女人的飛空艇是他的目標。
  雖然他一人銀龍就足夠了,但為了他的計劃,需要一艘搭乘物,沒想到這麼快就入手了。
  「妳該感到榮幸,那艘飛空艇可以作為我毀滅世界的第一步,哈哈哈!」想至此,庫夏不禁愉悅的發出笑聲。
  「哼哼哼,加蘭德那老頭肯定沒想到吧。」
  
  希爾妲並未有任何回應,她感覺得出來眼前妖豔的男子並沒有傷害她之意,純粹需要那艘以她為名的飛空艇。
  雖然被綁架不在她的預料中,但丈夫的心血無論如何是不能被奪走的,但她現在什麼也做不了……也好,丈夫只要發現飛空艇,也能尋著飛空艇線索發現她。
  再說,也該給他點教訓!
  ──這麼想著,希爾妲很快便寬心了。
  
  直到被救出,她都一直待在這裡,而最常出現的當然是庫夏。
  這神秘的男子總會用著愉快的嗓音敘說他做了什麼、世界又會走向什麼盡頭,詳細到她覺得很有趣,作為一個壞蛋顯然這叫庫夏的男子有些失職,或許也可以理解為他太自信、陶醉在自己一手寫出的戲碼裡,認為沒人可以修改劇本,才對她無所保留。
  而總會聽見庫夏以著憤恨的口氣提到加蘭德,希爾妲不禁同情地望著銀髮男子,不管是關於他的身世或企圖。
  「只要有人願意愛你……」說穿了,她只是看見了一個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子在耍任性罷了。
  
  「愛?哼、那是什麼東西。」庫夏嗤笑。「這個世界沒了,誰還能說我輸給那個廢物。」
  「我是最完美的!」
  
  
  
  然而,任何戲碼總會走向尾聲,在聽到庫夏這名字,也是所有事情寫下句點的時候了。
  她不禁搖頭一嘆,可憐的孩子……
  原以為就這麼終結了,沒想到,數年後會在金髮身邊看見了熟悉的銀髮。
  詳細情形她並未細問,指是看見了那依舊冶豔的面孔上露出了帶點不耐卻又幸福的笑容,她便懂了──
  無論這之間發生了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展露的笑靨。
  
  金髮拼命說著什麼、手腳並用纏上銀髮的身子,過沒幾會便看見一座雕像聳立。
  但在片刻後,又看銀髮手一揮解了那座石像的魔法──
  這下金髮真的將銀髮撲倒在地了。
  
  
  
  
  
  fin
  這篇其實也算在以前寫的一系列裡,但當時總沒手感,遲到現在才寫。
  希爾妲就是席多的太太,不過太久沒玩了,我記得是她把席多變跳蚤然後離家出走XD
  不過看公式集裡只有提到她被庫夏綁架到火山...總而言之她與庫夏有接觸,所以才有這靈感。
  我覺得庫夏真的是好孩子,只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在遊戲尾聲就能看得出來。
  
  雖然FF7是神作,但FF9是我心目中的經典,有不可抹滅的地位ˊˇˋ
  所以要說最終幻想系列,其實我最愛9代,哈哈XD
  這麼說來,我突然想到家裡以前有一本跟辭海差不多重的FF7攻略本(包括劇情對話的那種)
  但之後哥哥借人後就一去不復返了=_=...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後其實很簡單
  
  
  
  
  
  
  
  
  
  
  「我要回去。」
  
  和煦的陽光下,吉坦拿鬃刷梳理著傑可鉑金色羽毛,聽見悠閒身陷躺椅裡、翻閱著書的妖豔美人脫口而出的話而嚇了一跳──當然,躺椅是吉坦貼心替庫加做的。
  
  「回、回去哪裡!?」吉坦緊張地詢問,連手上鬃刷突地施力過度,而陸行鳥發出不太舒服的鳴叫聲都沒聽到。
  
  抬眼以白痴的目光看著吉坦,庫加低頭繼續閱讀寫著許多故事的書本。
  「我在外側大陸沙漠裡那座宮殿。」
  
  「哦,你說那座甜點宮殿啊!」吉坦點點頭,轉身繼續梳理著羽毛。
  嚇了他一跳,庫加能回去哪,瑪達因就是他們的家嘛;原來庫加說的是之前那座豪華的宮殿。
  
  翻頁的手一頓,庫加瞇起美眸,他剛聽見什麼……甜點?
  「沙漠。」冷冷糾正吉坦。
  
  「明明就是甜……呃。」眼角處瞧見庫加有發火的跡象,吉坦摸摸鼻子,從善如流地改掉本欲出口的話。
  「沙漠,是沙漠……哈哈哈。」
  見鬼兩個發音一樣嘛(*註),甜點跟沙漠……啊,甜點一點都不適合庫加、不,說不準蠻適合的……吉坦嗯嗯地點頭,腦中是庫加優雅切著蛋糕然後入口的畫面。
  
  「有東西還在那兒。」
  雖然醒後過了幾個月,但始終沒踏入沙漠宮殿,有些珍藏的書籍及東西還放在裡頭,應該也不會不見,頂多堆積灰塵罷了。
  
  吹了聲口哨,吉坦滿意地拍拍傑可,「好!那我們就騎著傑可飛過去!」
  
  手上青筋冒出,庫加這下可真是貨真價實,手掌心冒出了火花。
  「給我開飛空艇過去,金絲猴。」
  陸行鳥讓兩人乘坐太過擁擠,有過一次經驗,他幾乎是讓吉坦擁在懷裡,讓他不禁懷疑這隻猴子是不是故意的。
  
  低嘖了一聲,吉坦難得沒對庫加叫他的方式生氣,心裡一個可惜不能摟著人吃吃豆腐,安慰他平常被庫加以魔法威脅的可憐心靈──但兩人心裡都知道,就算魔法方面吉坦吃虧,但憑心而論,兩人是不分軒輊。不過庫加說過,一隻活力充沛又愛活蹦亂跳的小猴子,光纏功就纏死人了,就別說那手持雙刃的力道及盜賊的靈巧身手。
  
  「沒多遠的距離還要坐『泰拉』去,真是浪費。」吉坦還是忍不住嘀咕了幾句。
  
  「你有意見?」庫加挑起細眉,女王口氣般地問。
  
  「……小的不敢。」聳聳肩,吉坦只差沒單膝跪下以示誠意。
  
  「咕啵~」突然一道小小的身子拍著翅膀飛進庫加懷裡。「莫莫也要去!」
  
  「當然。」庫加紅唇微揚,指尖搔弄著那可愛的莫古利,如逗弄寵物似的。
  不過能有隻寵物也不錯……他一定要養隻最高貴的波斯貓。
  
  可恨啊……一隻莫古利能罷佔最棒的位子,吉坦又羨又嫉地瞪視著莫莫,想在那白白胖胖的身子瞪出幾個洞。
  
  「好好好,小的準備好便出發。」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吉坦便牽著傑可往停放“泰拉”的場所走去。
  
  
  
  擾人的聲音消失,庫加竟然覺得心底有些失落,冷哼嗤笑,不過……
  注視著在懷裡,開始打起睏兒,莫莫直點頭的模樣頂可愛的,頭上垂吊著的大紅圓球也一晃一晃的,尤其是體溫,好溫暖……
  自甦醒後,他就越變越懦弱了,也因身處有著豐沛感情思想的世界裡,他越發覺得曾經想毀壞蓋亞的念頭實在愚蠢至極,慶幸他的目的沒有達成。
  就如那高雅女人說的,他只是欠缺關愛及溫暖,變相的尋求解決方法而意圖毀滅世界,從頭至尾便搞錯方向了,溫暖其實唾手可得,不是嗎。
  纖長手指撫摸著莫古利,漂亮的臉蛋上露出鮮少的柔麗笑容,要讓吉坦看見肯定又是攀上去了。
  而在瞧見朝這走來,搖晃著尾巴的、嗯……弟弟,庫加銀眸更是綻放異采,似是在算計著什麼,他沒忘自己原先的念頭,不過…哼哼……
  
  
  
  
  
  
  
  
  
  
  「嘖嘖嘖……」在房間裡來回打轉,吉坦好奇地找有沒好玩的東西。
  
  兩人一進沙漠宮殿,便直搗黃龍來到曾經是庫加住處的房間,吉坦忍不住低嘆庫加奢華的程度堪比前布菈妮女王,好在庫加自戀歸自戀,品味至少不錯。
  
  「哦──今天可以住這裡吧!」映入眼裡的是宮廷式大床,瑪達因簡直不能與之相比,相信這邊只要清理乾淨,這座宮殿不就像別墅一樣。
  
  庫加走到書櫃旁隨手拿本書,灑落的灰塵讓他不禁輕咳幾聲,這座宮殿除了這個房間外皆是迷宮及機關,真正用上的就只有這裡,啊……似乎還有像圖書室的地方,只是他也忘了在哪兒,反正等會叫猴子去逛一下就可以知道了。
  
  「我就知道我又來當傭人……」邊碎碎唸邊著手開始清理房間,吉坦也很習慣讓庫加使喚,也能說他頗樂在其中,至少能表示庫加很依賴他吧。
  
  「……我想洗澡了。」滿是灰塵的地方,沒幾秒便能感受到髒污附著至皮膚,庫加不免嫌惡的緊皺細眉。
  
  最閒的人還敢這麼說!
  吉坦心想,在這做掉庫加的可行率是百分百,但真正施行率是零,因為……捨不得,他越想越是嘆氣。
  
  好不容易那張大床整理好,書籍也抖掉一身灰搬到飛空艇上,都已經晚上了,而到宮殿裡探險的莫莫與傑可也回到主房間,兩人加一隻莫古利就地席坐開始享用晚餐,傑可倒是溜回飛空艇。
  
  
  
  
  
  深夜,兩人肩並肩躺在大床上了無睡意,吉坦雙手抱頭無聊看著床頂的裝飾,庫加若無其事地開口。
  「還記得當初我幫那肥女人的目的嗎?」
  
  「欸?呃嗯……統治大陸?」可是引發了一堆事件啊,不過現在回想起來,與伙伴相處是最棒的一段過程。
  
  「哼哼……我倒覺得這目的不錯。」
  
  吉坦吃驚地起身,不會庫加回到他曾經懷有野心的宮殿,連帶野心也跟著復甦吧!?
  「你在說什麼傻話!」
  一個翻身覆上庫加,由上而下注視著精緻面孔,那其中仍是帶著驕傲與傲慢,吉坦心想要是庫加再說下去,他難保這裡會變庫加的葬身之地。
  
  呵呵笑了幾聲,在吉坦詫異目光下,庫加伸臂攬住他的頸子,趁他吃驚而有些出神的此一時機翻身──成了庫加在上,吉坦在下的狀況。
  「怎麼,不會聽我說完。」指尖帶有他意地劃著吉坦那成熟的面孔,滑至領口部分,輕輕抽掉藍色絲帶。
  「我呢……」特意慢條斯理地說道,嘴邊是誘人的笑花,銀眸化成深沉的灰。
  「現在對征服你較有興趣。」
  
  語不驚人死不休──吉坦目前感觸。
  突然力扯庫加如羽毛紛飛似的銀髮,見他吃痛的皺起眉頭,咧嘴嘿嘿笑了幾聲,又壓下他的頭顱,彼此唇瓣貼的密合。
  想想過往的經驗,而現在聽著庫加發出些微的低吟聲,吉坦不免得意──若庫加以為在上就能掌握優勢,那可就錯了。
  
  鹿死誰手,還不曉得呢!
  
  
  
  
  
  *註:宮殿日文原名是"デザートエンプレス",英文名是"Desert Empress",沙漠皇后之意;但甜點在日文裡同樣唸"デザート(Dessert)"。
  
  over talk 2009/10/22
  啊啊...拖延許久的文把他寫完,FF9系列便暫時結束了XD
  
  我在查這座宮殿還真的愣了一下XDDDD
  甜點皇后...其實這才是Kuja女王的目標!?
  原來兩個發音一樣...整個太好笑了XD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憶中
  
  
  
  
  
  
  
  
  
  
  「庫加你過來,這次傑諾姆非常成功……哈哈哈!」
  
  老人抱了一個小孩到他眼前,這是……
  「一個小孩?」
  
  「哈哈哈!只要等他長大……」
  
  那一直盯著自己瞧的金髮小孩,庫加有股預感,這孩子……
  絕對會對他構成威脅!
  
  
  
  泰拉裡擁有許多做為容器的“人”,卻不像蓋亞那麼有生氣,庫加臥坐在床上,想起那個小男孩,雖然是容器卻有蓋亞人豐沛的情感……這代表什麼,比他優秀嗎!?
  
  輕淺的踏步聲後,金髮在床邊出現,淺藍的大眼怯怯地看著自己,庫加不悅地瞇起眼。
  「看什麼?」
  優秀?可笑,他是最完美的!
  
  吃力地爬上床,男孩慢慢靠近眼前的男人,後露出笑容。
  實驗品目前仍不會說話,一直掛著白痴似的笑容,庫加一看就討厭,手掌張開圈住男孩纖弱的頸子,只要他一握,就算不會死,也得讓那老頭費一番功夫了……哼哼…呵呵呵呵……
  
  「……K…K……」
  男孩張口,努力地呼喊著什麼。
  「KU……J…KU……KU、JA……」
  
  銀眸睜大,庫加忍不住縮回手。
  
  「Kuja!」
  像是喊上癮了,男孩開心的一直重覆喊著庫加的名字,更是猛然撲向他,股後的小尾巴打轉著。
  
  「看來他很喜歡你。」
  加蘭德出現在房門外,可以的話他不能讓庫加與這次傑諾姆接觸,庫加做為容器,意志太過強大了,若不是還有利用價值,早該將之毀滅,不過也無妨……
  「他也算是你弟弟,好好待他。」
  
  愚蠢!
  掛在自己手臂上的小臉,庫加嗤笑──弟弟?
  如同他親手殺掉的那兩個男孩?明明死神就在眼前,卻笨的還要去保護另一個人。
  
  或許,他能做點事好好招待「弟弟」……
  庫加勾起魅人的笑容。
  
  
  
  
  
  「哈囉?」
  吉坦進船艙就看庫加坐在床上……竟然在發呆耶!?太不可思議了,他叫了好幾次都沒反應。
  
  「……做什麼?」
  猛然從回憶回神,覺得現在這畫面有些熟悉,就跟當初金髮小孩闖進自己房間一樣。
  
  「喔,在甲板上無聊啊。」
  抱著頭將身子丟入柔軟的床,從這角度望過去,嘖嘖嘖……庫加自戀也不是沒有道理,容貌及身材無缺陷完美,比任何女人都還要美,精緻無缺的臉孔,雪白柔嫩的肌膚,那腰比起一般男人也太纖瘦了吧!
  要不是庫加有絕對的潔癖,還真想扒開他衣服好好研究,其實加蘭德那老頭是想做成女傑諾姆卻失敗吧。
  當然心裡想的吉坦可不敢說,就算庫加會回復魔法,卻只用在他自己身上,其他人都是免費贈送隕石或是核爆。
  
  「我把你丟在托雷諾。」
  
  突然,庫加提起另一個話題,吉坦吃驚的起身。
  「你把我丟在那?」
  
  「廢話,難道你以為會是加蘭德丟的?」
  用了一副眼前人是白痴的眼神掃了吉坦一眼,經過這麼久這隻猴子就沒長點腦嗎。
  
  吉坦抓抓金髮,他知道是庫加把他丟在蓋亞的,加蘭德有提過,但丟在哪就不知道了,所以才那麼吃驚。
  「其實……我現在倒很感謝你把我丟在蓋亞。」
  
  若他不是在蓋亞長大,他也會跟庫加一樣,持續引發戰爭最終讓蓋亞得以與泰拉融合。
  
  「對我來說,蓋亞就是我的家!」
  吉坦露出開朗的笑容,拍拍胸口。
  
  「家……」
  垂下眼瞼,庫加不禁深思,家……是什麼?對他而言,應該是泰拉吧,自己在那裡被製造出來的;如今泰拉早已不復在,那“家”會在哪裡?
  
  盯著庫加思索的側容,吉坦想到什麼的握拳擊在掌心上。
  「回瑪達因前我們先去一個地方!」
  
  
  
  
  
  現在在做什麼?庫加深鎖眉頭回想。
  
  「正好到了九百九十九對,能湊到一千對了!」
  
  剛剛吉坦跟長相奇怪的人說完後就把他抓來這檯上。
  
  「當這對男女開始他們的旅程,請關照他們。」
  
  之後長相奇怪的人開始劈哩啪啦講一長串話。
  
  「接吻時間……」
  
  腦袋還在思考,等到臉被扳過去,然後嘴唇一陣溫熱,庫加憤怒的吟頌魔法,就看吉坦保持姿勢一動也不動。
  
  「小哥你老婆可真兇啊……」
  主教施了融石解除吉坦石化狀態,摸了摸一大把的鬍子。
  
  「喔他害羞啦……」
  吉坦摸著頭髮哈哈乾笑。
  
  
  
  
  
  「你不是要家嗎?
  家當然要有爸爸媽媽,我們就勉強湊合──哇靠你想殺了我啊!」
  
  金髮男人一閃身,躲開朝自己砸來的火球,好險火球自己滅了,不然“泰拉”又要消失了。
  
  「你果然是嫌活著太麻煩了,我好心送你跟那老頭見面吧。」
  
  銀髮男人掌心上是啪啦響的雷電聲,在強大魔力支使下是欲來的落雷,足夠將飛空艇劈成兩截。
  
  「停停停──別真的滅了這啊!
  我們不是家人嗎,理所當然我們在一起就是家嘛!」
  
  吉坦緊張地衝上前率先攫住庫加雙手,比魔法他輸,但比力道他一定是贏上一大截。
  
  「你就是我的家,我就是你的家,不是這樣嗎!我們是兄弟啊!」
  
  不發一語地收回掌心的魔力,眼前吉坦認真的表情,震懾了庫加的心。
  女人曾經提過,他殷殷期待著什麼……
  
  「你弄痛我了。」
  
  聞言吉坦馬上放開庫加雙手,對自己力道過大讓庫加雙腕出現紅痕而感到自責。
  
  「我勉強同意你說的。」
  
  轉過身去,庫加並沒馬上治療,只是取下手套注視著腕上痕跡。
  
  「庫加!」
  
  知道這意謂他接受自己了,吉坦開心撲向庫加毫無防備的後背,像隻猴子地攀住他。
  
  ──更正,還是把金絲猴送回輪迴好了。
  
  當一尊雕像立在床旁,庫加閉眼前這麼想著。
  
  
  
  
  
  over talk 2009/05/17
  吉坦一被製造出來就是小孩,真是方便,沒有嬰兒期XD
  照這形勢看來……是ZK趨勢了?不~女王是絕對的啊(奔遠)
  預定還有一篇就結束這系列(煙)
  再讓這兩隻去周遊列國這文就永不停歇了囧
  雖然我覺得照我遊玩進度很可能又手癢生文XD...
  比如一起騎著陸行鳥去旅行(尛)
  FF9庫加

  附上Kuja女王殿
  可以看的出來我偏心XD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更早之前
  
  
  
  
  
  
  
  
  
  
  「喂,我們第一次見面是怎樣的情況?」
  
  手背優雅撐著下顎,聽見問題後細眉挑高,本來看著書的美目轉移至一旁椅上的金髮青年。
  「怎麼問這個問題?」
  修長雪白的手指拈起紙張翻頁,後又厭惡地看了看指端,對自己施了回復魔法。
  
  「喔,好奇而已。」
  趴在椅背上的吉坦翻翻白眼,真是夠了連書本也嫌髒。
  
  「哼……一隻小猴子。」
  
  聽見庫加回答,吉坦一蹦而起。
  「你就不是猴子嗎!」
  明明兩人都有尾巴,只是庫加偷藏起來而已。
  
  斜睨他一眼,只是勾起譏諷的笑容。
  「看看你後面。」
  後便起身甩袖離開,無視吉坦。
  
  「什麼我──哎唷!」
  吉坦才回頭一本厚重的書本便貼在自己臉上然後掉落,似乎可見書本封面燙金字體印在他臉上,吉坦吃痛的低哼。
  「妲、妲卡!妳這樣會砸死人耶!」
  要不是自己耐打,可能早在那趟旅途舉旗陣亡了。
  
  布菈妮女王──葛妮特‧堤爾‧亞歷山大十七世,表現了在同伴面前才會有的模樣,毫不做作的翻翻白眼,旅行那麼久,她也感染上了吉坦的習慣。
  「你們兄弟兩個在我書房就算了,還吵我處理國務!」
  
  吉坦將庫加帶回亞歷山大,想當然爾是令大家又驚又憂,尤其是史坦納,又叫又跳的。
  她倒是很樂觀,有吉坦的話……一定沒問題,他一定會制住庫加的──果然,沒見庫加有什麼行動,不過倒是可以常見吉坦追著他跑,庫加總會不耐煩的丟隕石,導致最近王城破壞率上升,這才是最令人困擾的地方。
  
  「吉坦,你要一直待在亞歷山大嗎?」
  不是不歡迎,只是擔心城裡開銷會增加,到時就拿吉坦補,呵呵。
  
  突地感到一陣惡寒,吉坦縮了縮肩膀。
  「當然不可能啦!」
  他怎麼可能會甘於留在這呢,再說他想帶庫加四處去看看,不管是哪裡!
  
  「我想也是。」
  露出苦笑,看著自己曾經戀慕過的男孩,妲卡心裡不禁有些失落,她知道亞歷山大不可能留住他,就算有她的存在。
  吉坦還是有些變了,或許他沒察覺到,但他總是不在任何一個地方停留太久,更早之前她便隱約感覺到,吉坦總有一天會離開她。
  難道真如史坦納說過的,盜賊的習性是一輩子也改不了的?
  
  「不管如何……」
  雪白的裙襬在地面上帶起水般的漣漪,妲卡起身慢慢走至吉坦前方,執起他的雙手。
  「我們永遠都是你的同伴,你的家人。」
  
  柔和的微笑在自己熟悉的臉蛋上劃開,吉坦也咧開嘴。
  「當然!」
  
  半掩的門縫似乎可見雪白的袖子,過了幾分才離開。
  
  
  
  
  
  兩人又回到瑪達因,當然,這是幾個月後的事,其間又繞到各處去遊晃。
  這個被他一手毀滅的村子,竟是他的歸處,真是好笑。
  「哼哼……」
  
  「笑什麼?」
  看著盤裡漂亮的荷包蛋,吉坦很滿意地端到桌面上,果然見庫加臉上又露出厭惡的表情,沒辦法的聳肩。
  「難道你真要我把傑可還有莫莫丟進鍋裡?」
  不懷好意地瞄了另一旁的莫古利跟陸行鳥,吉坦壞心的提供主意。
  
  「咕啵~」
  「咕呱!」
  一白一黃緊張地溜到一邊,當然不忘把食物端走。
  
  「哦?我看鳥肉應該不錯。」
  就不信這人會忍心,庫加心裡低哼。
  
  「咕呱──」
  
  吉坦無言,他當然不可能把同伴丟進鍋裡了,而看他一臉吃鱉樣庫加顯然很樂。
  
  
  
  瑪達因沒什麼變化,不過在吉坦改造後,以前那小小不大的秘密房間被拿來當作衛生間,這當然是庫加命令了,他只好摸著鼻子乖乖整頓。
  說真的,他在飛空艇上不是有衛浴間而且更棒嗎……
  
  「哼!我都降尊紆貴長住在這了,不要求高檔,但基本一定要有。」
  依舊交疊著雙腿坐在椅上,如玉雕般的美顏上仍是笑的豔麗,若銀髮男人手掌心上不要散發出魔法光芒會更好。
  
  晚飯後,庫加靠著石壁坐在露檯上,頭仰望夜空高掛的青藍色月亮;注視著藍月,他想起幾個月前在亞歷山大吉坦提出的問題,同時也想起泰拉血紅的月亮。
  吉坦是特別的,而他不過是個替代品,更是個瑕疵品與汰換品而已。
  
  「在想什麼?」
  濕漉漉的髮尾垂著水珠,吉坦也跟著坐在露檯上。
  
  「我應該消失才對。」
  瘋狂的前兆,加蘭德告知他只擁有到吉坦成人的生命。
  
  沉思了片刻,吉坦才問他一直擺在心底很久的疑問。
  「你記得……當時發生什麼嗎?」
  當時衝進伊法樹,最後無數木根朝他們襲來──他的記憶便到此,清醒後便發現被莫莫及傑可救至瑪達因;莫莫是瑪達因其他莫古利都離開後,一直獨自生活著。
  他的猜測是,庫加最後將他送出伊法樹。
  
  「當然,我只是想休息一下,你卻跟猴子一樣吱吱叫,吵死人了。」
  談到那天情況,庫加忍不住橫眼,最讓他費力的其實就這隻金絲猴了。
  
  吉坦急忙解釋,「誰叫你突然眼一閉頭一歪,我以為你……」
  他以為自己要眼睜睜看著庫加消失,緊張個半死,今天終於揭曉答案,原來只是在……休息,吉坦覺得自己真是夠笨了。
  
  「既然都要消失,就不必理會我了。」
  
  吉坦沉默了一會兒。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以前庫加一出現,不是開始自戀就是放出魔物大肆破壞,以著高傲無比的姿態觀看他們。
  
  「怎麼,你還要我來征服全世界?」
  
  「當、當然不是!」
  庫加還來一次他可吃不消。
  「是……我還是比較喜歡以前的你啦。」
  吉坦抓抓髮絲,那個自傲、任性……呃,殘暴就可以不用了,那樣的庫加較有活力。
  
  的確,像現在的模樣,根本連他自己都沒想過,庫加不禁輕扯嘴角,漂亮的臉蛋靠近吉坦,手指挑起吉坦下巴。
  「喜歡?是這種喜歡?」
  吉坦的花心在林德布魯姆停留時也聽了不下百遍。
  
  「欸?欸欸欸欸?」
  雖然眼前不是女孩子,但庫加完美的容貌仍讓吉坦腦袋有些當機,說真的他都不是以前十六歲的男孩了,怎麼碰到漂亮的人心跳還會加速啊。
  雖然不是故意,但他可是親過庫加柔軟的粉唇……吉坦視線不由得向下移,盯著庫加兩片唇瓣,吞了吞口水。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得可以聽見彼此的呼吸聲,而庫加終於想起第一次見到吉坦時,心裡的想法了,輕笑出聲。
  納悶地看著他露出笑容,吉坦突然覺得……這樣的庫加,也不賴嘛!
  
  「一隻醜陋的金絲猴。」
  
  ──我看還是算了,吉坦向上翻翻白眼。
  
  
  
  
  
  over talk 2009/05/16
  CP的話我是不太在意,兩個人在一起就夠了030/
  我寫不出來女王自戀的模樣(扶額),難道我天生跟自戀無緣嗎OTZ
  附送一張吉坦
  FF9吉坦
  黑白加減用XD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之後
  
  
  
  
  
  
  
  
  
  
  沐浴在陽光下,尾巴搖晃著,顯示出主人心情很好。
  
  「吉坦──」
  
  越來越近的喊叫聲也破壞不了他的心情。
  終於,追趕上他了。
  手掌稍稍擋住刺眼的陽光,男人不禁露出獨自一人時常有的苦笑。
  
  「臭吉坦!知道我在叫你也不回應我!」
  嘟著一張嘴,插著腰的小女孩……不,已經不能稱為女孩了,是個俏麗的小女人。
  
  從那之後又過了多久?他沒細算。
  跟以前的他比起來,現在也沒什麼改變,只是腦後的金黃髮絲長了,那張年輕氣盛、狂妄的面容也沒變多少,只是更添加了以前所沒有的成熟。
  「唷~艾可!妳變漂亮囉!」
  他仍愛耍嘴皮子。
  
  「哼!」無可否認這稱讚令她心底開心了一下。
  聽見吉坦回來,她馬上拋下事務從城町趕回城裡,這次死拖活賴都要把吉坦留住。
  
  「今年幾歲啦,小美人。」
  「十四了!」艾可朝吉坦吐了吐舌頭。
  「老頭已經急著要幫我找白馬王子了,吶吶我說吉坦,你就留在這裡當我老公嘛!」
  「欸──這樣會有廣大的女性們在哭泣的,哈哈!」
  艾可聽了只是翻翻白眼,噢這被母后禁止的不雅動作。
  
  他仍是離開了妲卡。
  從知道了自己身世,他心底總是存著疙瘩,雖然蓋亞最後無事並和平至今。
  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嚴格來說連這個星球也不是,只是一個被創造出來,跟黑魔導士無異的「人」,唯一慶幸的是他有思想有感情。
  
  得知了事實,他覺得一切都是他的錯,在同伴的規勸下才走出了悲哀;處於和平的現在,這想法又慢慢浮上心頭,尤其當自己身在亞歷山大城注視著夜空,他就會想到曾經融合失敗而生的兩個月亮,泰拉消失後就只掛著青藍色的月亮。
  
  在亞歷山大的期間,慢慢覺得一切的一切與他無關,已經無法回歸最當初的自己,就算亞歷山大是大家相遇的起點,他心中卻覺得可怕,是不是當蓋亞一切又回歸於虛無,而他仍是一個人。
  
  離開吧!他對自己這樣說著。
  
  跟希德買了艘飛空艇,在早已不使用「霧之力」的現今,在林德布魯姆的帶領下進入另個飛空艇巔峰時代。他將飛空艇命名為「泰拉」,跟妲卡道別,在世界裡四處遊蕩。
  
  到布魯梅希亞,它又回覆了以往的美麗風景,而曾經分成兩派的龍騎士之國也在芙萊雅跟她戀人努力之下又合好如初,聽說兩人也拜別國王四處旅行,他由衷地替好友高興,就算失去了記憶,但總比什麼都沒有的好,不是嗎。
  
  也造訪了魔導士之村,僅存的族人一切安好,甚至也有了表情,越來越貼近人類了。而在小比比們的努力下,曾經被拿來作惡的魔導士也得以生存下去……說真的,到現在他還是分不清每個小比比們有什麼不同耶。
  
  說起來,上次遇到薩拉曼達那傢伙是在艾斯特……那傢伙去那是要做什麼啊?不會是要去尋寶吧。
  
  而庫依納這隻貪吃鬼,聽說某晚追著青蛙後就消失了,可能又在某地尋求美食,希望哪天他不要真的去打陸行鳥的主意。
  
  史坦納大叔真看不出來,跟將軍大姐結婚後竟然變得會開玩笑,果然愛情是會改變一個人吶。
  
  而妲卡……她是最棒的布菈妮女王,在她與大家的努力下,亞歷山大也回覆強盛,並致力於開發每塊大陸──我想幫助曾經幫助過我的每個人,這是我能做到的事──那個脆弱的女孩也變堅強了呢。
  
  「吉坦!我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在聽呀?」
  
  眼前這未來的林德布魯姆女王,希望別像以前妲卡那樣任性……
  「有啦有啦。」
  腰際一使力撐跳起來,拍拍屁股,吉坦對著艾可咧開笑容,不顧這裡是城堡最頂端,腳下一蹬便跳下去。
  
  「啊啊啊──」
  口中發尖叫聲,艾可匆忙地靠近一看,才發現吉坦早已完好無缺坐在「泰拉」甲板上,朝著自己揮揮手,後又駛著飛空艇離開了。
  「氣死人了!」
  艾可嘟嚷著邊跺腳,乾脆自己也弄艘飛空艇追過去好了。
  嗯,就這麼辦!
  這麼想著,藍髮的小女人嘻嘻笑了起來。
  
  
  
  
  
  那之後,他無數次進伊法樹尋找,但除了無數的巨大木根外,別說人了,半隻魔物都沒有。
  自己算欠他兩份人情了。
  最終一刻將大家送出,又在最後關頭救了自己。
  領略了生存的意義嗎……這樣的話,為何不在蓋亞留下,體驗生活呢。
  哥哥……
  
  
  
  「吉吉、吉吉!」
  一隻莫古利揮著短短的小手,拍著小翅膀飛到甲板上。
  
  「唔呃、痛!」
  聽見莫古利的聲音後抬起身子的傑可,快樂地在甲板上奔跑著,口中咕咕呱呱叫著,而躺在牠身上,此刻陸行鳥跑掉後腦勺輕吻甲板的吉坦,揉著發疼的地方。
  「怎麼了?」
  
  急急地在空中打圓圈,小手一刻也不停擺地揮著。
  「奇怪的東西、奇怪的東西!」
  
  趕到鑑橋透過玻璃一看,發現不遠的伊法樹竟生異變發出詭異的白光,吉坦不禁憂心的想著,難道又是什麼魔物在做怪了嗎。
  「莫莫,你在這待著,我沒回來就通知他們!」
  吉坦口中的他們,自然是指亞歷山大跟林德布魯姆了。
  
  騎著傑可降落,才靠近伊法樹地面便一陣震動,跳下傑可拍拍牠,囑咐牠一有危險要馬上回“泰拉”,傑可低頭嗚咽一聲蹭蹭吉坦。
  
  「真奇怪……」
  四處調查,並無發現任何詭異之處,而剛剛的白光也消失了。
  納悶地揉揉頭髮,至少沒事,鬆了一口氣的吉坦便坐在樹根上休息,早在那之後,異變的伊法樹只剩外圍能攀爬,最裡端也早爬滿樹根了吧。
  敏銳地感覺到有他人接近,吉坦擺出戰鬥姿勢,屁股後的尾巴也高高豎起。
  「是誰!?」
  無人回應他,只是曾經可以出入,現在只長滿樹根的洞穴一陣憾動,後被爆開;煙霧瀰漫,吉坦瞇著眼咳了幾聲,卻見白裊的濃煙中緩緩出現了個步伐蹣跚的人影,在白煙漸漸散去後,吉坦蘊藍的雙瞳瞪大,心中充滿不可置信。
  
  那是…──
  
  
  
  
  
  「還好吧?身體有沒有怎樣!?」
  將杯子移到那仍顯昏沈的男人嘴旁,吉坦心中是驚喜大於緊張。
  
  「噢……閉嘴…別用你嗓門在我耳邊亂叫……」
  氣息仍是有些微弱,好不容易才嚥下的水卻又馬上咳出來。
  
  「我來!」
  吉坦說完便一口喝光水,口對口渡進男人口中。
  
  瞪大眼一把推開了吉坦,庫加氣的身子直打顫。
  「你……你在幹什麼!」
  
  吉坦一臉茫然,不解庫加為何要那麼生氣。
  「餵你水啊,不然你又喝不進去!」
  
  「不用!我自己、咳、咳咳咳……」
  剛醒沒多久的庫加本就沒多少體力,話還沒說完又癱坐在床上。
  
  「別勉強嘛!」
  吉坦繼續用著自己的方式餵庫加,銀髮男人似乎也無力阻止,任由吉坦了。
  
  「真是的…剛醒來就那麼大聲,很浪費體力呢。」
  說完便打濕毛巾替庫加擦去滿身沙塵,庫加一定很討厭這些黏人的沙粒停留在他身上,吉坦毫無理由的認為。
  
  「擦就擦……別手毛腳……就算你在摸、咳、我也不會變女人……」
  毫無威脅力地瞪了吉坦一眼,對於除了毛巾外的肌膚接觸感到厭惡。
  
  聳聳肩,他可沒膽懷疑庫加的性別,到時一個魔法就轟到他頭上了,只是……手下身子太瘦弱了,擦著擦著吉坦不由得心生憐惜,張臂摟住他。
  「馬上就到瑪達因了,你在忍忍。」
  飛空艇上不好休養,但鑑於庫加的身份,無人村落當然首推瑪達因了。
  
  「等我回覆後……一定要用隕石砸你…哼……」
  無力地任由吉坦抱住自己,烙下狠話後庫加才閉上眼。
  
  「等你好後要怎樣都可以,現在先好好睡一覺吧。」
  輕輕拍著庫加背部,聽見平穩的呼吸聲,吉坦才小心翼翼地將人安置在床上,並蓋好棉被。
  妖異的美豔依然沒變,現在氣燄雖小,但等他一回覆……比妲卡更任性的女王就出現了。
  
  「庫加……哥哥……」
  吉坦覺得心頭缺失的那一塊又回來了。
  
  
  
  
  
  over talk 2009/05/14
  我真的寫了(囧)
  最近重返FF9世界,當然一往如昔對Kuja女王充滿了愛XD
  可愛又迷人的...三角褲!!!(啥)
  
  FF9是小眾道,廣為人知的還是FF7,反正都萌就是了030
  在寫這篇文時讓我猶豫很久,因為中譯實在好...尤其是Kuja女王,其他我管他(喂)
  除了名字,還有世界背景,本來就小眾了會有人知道嗎囧|||
  有興趣能搜尋資料,不過最好是自己玩過啦A_A
  
  我對兄弟倆有尾巴這點感到無限的...XD
  這個可以純潔也可以邪惡的物體。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