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了!!

BL同人文部落格,小心腳下┌(┌^o^)┐

新家
其實也只是把BLOGGER改頭換面一下XD
以後就不在痞客更新了
TOP

目前分類:FF9 女王揪著猴子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庫夏的確是有自傲的本錢。
  中性的妖豔臉孔、雪白的肌膚、勻稱的身形,要不是胸前一片平坦,說是美女大有人信──不過亦男亦女的外表也為他的模特兒生涯添了許多機會。
  而成為CHAOS專屬模特兒,是個意外卻也讓他達到頂端,雖然只為CHAOS工作讓他少了許多錢入口袋的機會,但CHAOS每一場活動或是新品宣傳等等,加總起來的數目甚是可觀。
  再說,公寓、車子、治裝及海外工作的各種費用都報公帳,扣掉生活基本開銷,庫夏的存摺數字,不知幾個零了。
  
  當然,他個人對CHAOS是非常滿意的。
  以前還是小模時,CHAOS飾品可是被視為一種等級,光能擁有一個CHAOS飾品的人,就足夠讓身旁人羨慕不已了。
  雖說他現在根本將那些飾品放在家裡當擺飾就是了……
  
  除卻工作及他個人的成就,自然就是生活上的交際了──美人總是受歡迎的,不管是誰。
  說起來他會有機會進入CHAOS,也是因為太受歡迎的關係。
  高嶺之花人人欲摘,擁有少見美貌的庫夏才在模特兒圈展露鋒頭,就讓私底下喜好男色的高官顯貴看上。總是一副遊刃有餘地迴於眾人之間的庫夏,其實很潔身自愛──不如說他認為沒人配得上他,那些什麼雜魚都只夠幫他提鞋──所以當初經紀公司竟然暗自幫他接「飯局」,他當場就讓對方難堪外加一頓排頭吃,事後自然被公司冷凍、封殺。
  某晚他到酒吧小酌、被陌生人纏上之際,一個自稱傑克特的男人替他解圍,還很有誠心的想跟他談工作、說他形象很適合他們公司新商品,當下他略微說明自身情況,也不抱任何期待,畢竟違約金可不是一筆小數字。
  沒想到過後幾天就收到解約書,及一封邀請他參加宴會的邀請函,一見宴會主辦方是CHAOS,他才想起來那晚在酒吧遇上的人,是CHAOS極有名的經紀人。
  之後呢,就進了CHAOS接受訓練,接著成為專屬模特兒,兩年後的現在是NO.1。
  
  踏入這圈子,他遇上的人太多了,不管是暫且稱得上是朋友的公司同伴或是因工作碰上的陌生人;另一方面,他感覺極為敏銳,對方對他抱持著什麼心態,他大抵都猜得中。
  所以當那年紀看起來很小的金髮男孩找他搭話,他就知道他又禍害了。
  
  
  
  
  
  「罪過啊,罪過啊!」翹著腿咬著棒棒糖,卡達裘忍不住搖頭晃腦調侃。
  「真的是罪過。」姿態優雅的輕啜咖啡,亞茲讚同地點頭。
  「因為庫夏哥哥很漂亮啊!」羅茲天真的說。
  
  庫夏挑起細眉,他倒是很喜歡羅茲說的話,果然沒浪費他以往的蛋糕。
  容貌長在他身上是沒錯,但喜歡上他可就不是他的錯了。
  到現在,不管是什麼人喜歡上他,他都可以處之泰然了,但自入行來他始終沒有交往的對象,感情的世界是一張白紙,也夠跌破大伙眼鏡了。
  
  指甲輕劃著自己雪白的面頰,庫夏有些好奇……如果在這上頭割一刀,是不是那些誇口說喜歡他的人,會為之卻步?
  但這不過是空想而已,要是真割下去,只怕老闆會先找他開刀……說不定還真把他賤價出售給某些對他有興趣的人。
  想起老闆那毫不遜色於公司模特兒的面孔──當然還是差他一截──然後露出陰狠的笑容,庫夏怎麼想都覺得賤價出售肯定是老闆會做的事。
  
  突然露出笑容,庫夏心想不能真劃……那麼,假的總可以吧?
  「亞茲,幫我找特殊化妝師過來。」
  
  
  
  
  
  ※
  
  
  
  
  
  愉悅的哼著歌走在街上,無視路人的目光及細語,庫夏很清楚的知道現在自己在外人眼裡是何等模樣──
  頭髮染成淡金色還換了髮型,左臉頰上一大片青色的胎記,戴上有色的隱形眼鏡,穿著稀鬆平常的T恤與牛仔褲。
  他敢打包票,絕沒人會把他與CHAOS頂端模特兒作聯想。
  
  總不會有人認出他了吧!庫夏不禁得意的心想。
  但,這份高興卻沒持續太久,他才剛在公園裡、坐到長椅上時,馬上就有人喊出他的名字。
  
  「庫夏!」
  
  一愣,庫夏不相信除了知情的人以外,真有人能認出他是誰。
  轉過頭一看,發現是個連他也未曾預及的人。
  
  「啊哈!真的是你耶。」來人自然熟的坐到庫夏身旁。「我剛還想說是不是看錯了,果然我的直覺一向很準!」
  吉坦哈哈笑,把剛買的果汁罐遞給庫夏。
  
  「你…認得出我?」不可思議的語氣,畢竟他以這副模樣走出公司時,嚇得警衛差點叫警察。
  連賽菲也是經過幾分鐘才猜出他是誰,對,是用「猜」的,但方才少年卻是一副確定的口氣道破──他終於正視眼前少年,何以能認得出他?
  
  「唔嗯?」咬著蘋果望向庫夏。「就……不知為啥我就知道是你啊!」吉坦聳聳肩,他也說不上來,那是一種感覺嘛!
  「不過你這打扮是……要拍海報嗎?」搔搔臉頰,他記得庫夏都是以中性為主。
  
  庫夏不禁有些鬱悶,他原先還很自信沒人認得出,結果不到半天就被拆穿……
  哼了聲,「不做些變裝,我踏得出公司嗎。」語氣裡帶了點自傲。
  
  「說的也是耶。」吉坦注視著身旁人沉默的側容,他覺得要認出庫夏其實不難,雖然面貌不同,但一個人的氣質是很難改變的,尤其還那麼耀眼。
  其實只要用心,都可以發現那不過是掩人耳目的裝扮。
  咧開笑容,吉坦起身,「既然這樣……要不要跟我約會?」問完根本不顧對方回答,牽起庫夏馬上出發。
  
  「等、你…──」連拒絕的餘地都沒有,庫夏還是頭一次被牽著鼻子走。
  對方甚至還是個認識不到半個月的少年。
  
  
  
  
  
  「啊你嘴角有屑屑。」吉坦手指捻起餅乾屑,自然的送進自己嘴裡。
  庫夏無語的瞪著那自動自發的少年,真想把手裡可麗餅朝少年丟去。
  
  
  「為什麼要挾這隻娃娃給我?」庫夏皺眉望著自己手中的白色娃娃。
  「咦?我看你一直盯著看,不是想要嗎?」吉坦詫異的反問。
  沒有回話,庫夏有些不開心的撇過頭──還真被說中了。
  
  
  「啊,這個很適合你!」吉坦滿意的看著染成淡金色的髮絲上別上了髮飾。
  兩個大男人突兀的身在女性飾品店裡,庫夏忍不住低吟一聲,他到底為什麼會在這啊。
  
  
  
  短短一個下午去了好多地方,回到起點的公園也已夜幕低垂,吉坦抱著後腦勺靠著牆壁望著夜空。
  一待男人從廁所出來,吉坦笑了笑,「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庫夏不發一語,任由少年牽著他的手步上歸途。
  
  
  
  ※
  
  
  
  吉坦緊張的四處張望,他沒想到竟然有幸可以進到庫夏的公寓。
  洗淨一天的疲累,回復妖豔容貌的庫夏,踏出浴室就看見那小狗似的少年正襟危坐,不禁勾起一笑。
  
  吉坦拿起水杯飲了幾口,一見進入客廳的男人衣著,差點一口水要噴出來。
  那、那…白襯衫下有穿嗎!?
  尷尬的收回視線,不敢望向魅惑的男人……唔、他覺得再看一眼,噴得不是白開水會是鼻血。
  
  看穿了小少年的心思,庫夏不禁覺得這一身也有些價值了。
  坐在沙發上,雙腿自然交疊,他滿意地聽到一聲抽氣聲──嗯哼,其實他有穿上白襯衫算是不錯了,平常他洗完澡都是全裸的。
  「怎麼了,你不是喜歡我嗎?」他還以為小少年會血氣方剛的撲上來呢。「那麼我這樣……也算是表達今天一整天的謝意吧。」
  
  吉坦原先還很害羞尷尬,但接著卻是極為不爽的擺出臭臉。
  他撈起庫夏丟在沙發上的外套,在對方驚訝的目光下,蓋上庫夏因熱氣而雪白紅潤的大腿,遮掩住那引人遐思的美景。
  「我不喜歡你這樣。」他又不是喜歡庫夏的身體。
  有些冷聲的說:「如果沒事的話,我要先回家了。」
  
  呆看少年就這樣離開,是門帶上的聲音驚醒了他,庫夏不禁冒出無名火,起身把外套一丟,連吉坦喝過的水杯都想往地上砸去。
  笨蛋!他又不是對每個人都是這樣!再說能看見他出浴的美景是一大榮幸呢!
  
  丟水杯等會還要收拾,氣炸的想換丟電視搖控器,卻被矮桌旁一個紙袋吸引了目光……家裡沒這東西吧?
  庫夏放下搖控器,將紙袋放上桌面,將裡頭的紙盒拿出──典雅的天空藍色,很符合他的審美觀。
  打開盒子,是塊小蛋糕;看完附上的小卡片內容,庫夏又低喃了聲笨蛋。
  靜靜地吃著吉坦送他的蛋糕,庫夏頭一次覺得甜膩的蛋糕,竟是如此索然無味。
  
  
  
  
  
  ...to be continued

  總是在奇妙的時機會寫FF9...還中囧囧
  一樣不知下篇在哪哈哈哈XDDDDDD
  不過這篇寫完,我還蠻想寫FF裡一個梗的XD

  電腦掛掉,不知何時才會再更新...
  說不定也很快啦哈哈哈(喂)

 

 回到一百題(。ˇ ⊖ˇ)~♪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代架空背景,一樣全人物大客串,FF7-+疑似又搶戲了XD
  
  
  
  
  
  
  
  
  吉坦偷偷注意著那銀紫色玲瓏身影,已經好一段時日了。
  那人總是站在蛋糕櫥窗前,猶豫著要買哪些蛋糕,最後東挑西挑、拼足了六吋組合蛋糕才結帳。
  而下一個星期,同樣的人物、情景又會在店內上演。
  
  同事們私下都稱那位男子為“甜點王子”。
  其實就中性的容貌來看,稱公主倒也無可厚非呢。
  
  吉坦非常之好奇──
  一週吃上那麼多個蛋糕,都不曉得吃到哪裡去了,也沒看他胖上多少,腰依然是腰、腿依然是腿。
  不是他想用女性的形容詞,而是貨真價實的窈窕玲瓏、穠纖合度。
  
  好幾次,他都想上前搭話,比如介紹好吃的蛋糕、適合搭配的咖啡之類,但都讓對方所散發出的冷氣給打退。
  至今戰績是完敗。
  就算只是問到名字也好啊……
  
  
  
  「發什麼呆?」端著蛋糕盤出來的克勞德,皺眉問那拿著拖把出神的人。
  也沒等對方回答,小心挾起蛋糕一一擺入櫥窗內。
  
  「唉……我在害羞啦。」下巴抵著拖把柄,吉坦有些哀怨。
  
  克勞德動作一頓,那個跟巴茲一人穿女僕裝一人穿執事裝,在門口招攬客人的人說他自己害羞?
  鬼才相信。
  乾脆地無視那端發出的怨念電波,繼續擺放蛋糕。
  
  「……甜點王子差不多要來了。」史克爾算著帳務,瞄了眼時間。
  他曾聽過巴茲說吉坦對甜點王子很感興趣,只可惜至今未果。
  
  「吉坦……跟他?」克勞德望著那突然變得很活躍的金髮,竟然還握著拖把跳起舞來。
  接著白金髮像想到什麼似的,斂下臉色。
  
  堤達翻開門廉,冒出顆頭低聲的說:「克勞德你放完就快進來,要到麵包出爐的時間了!」
  
  正巧,店門被推開了,風鈴叮噹清脆地響了幾聲。吉坦一看出現在門口的客人,笑臉大放送的喊了聲歡迎光臨,眼睛一直跟隨著銀紫身影。
  
  男子走到櫥窗前停下,撥了下銀紫長髮,並沒以往的看著蛋糕思考,反倒是盯著白金髮男子,不太確定的喚了聲:「克勞德?」
  
  同事們莫不詫異的眼神注視兩人,吉坦更是吃驚的來回望著克勞德跟心中佳人。
  
  將小盒子放上玻璃檯面上,輕輕推向裡頭,「這是賽菲要給你的。」男子似乎對自己成了傳聲筒而有些不悅。
  
  克勞德猶豫了幾秒,才伸手接過打開盒子。而堤達早好奇地湊到他身旁,看見盒子裡的物品,發出驚嘆聲。
  「哇──這不是那個超知名、CHAOS的戒指嗎?」記得這是Fenrir系列最新品,被世人評為神作,且是非賣品僅供觀賞。
  「等等,我記得這是唯一的一個吧。」全世界就僅僅這麼一個,他竟然能親眼見到,堤達不禁嘖嘖作聲。
  
  「他已經好幾天都吃泡麵住公司。」雖然在一旁看知名設計師吃鱉樣還蠻好玩的,但社長下令,只好快想辦法了。
  
  克勞德收好戒指,聞言皺眉,「跟他說,我今天會回家。」
  敢吃泡麵,賽菲真是欠揍,克勞德不禁在心裡頭碎碎唸,轉身回廚房。
  
  傳話完畢,庫夏對著櫥窗逕自挑選蛋糕。
  吉坦見狀,心癢癢地猶豫是否要上前,直到史克爾朝他使了個眼色,他才鼓起勇氣向前攀話。
  「您好!需要我為您服務嗎?」
  
  庫夏並未抬眼看出聲音的人,比了比裡頭,「照舊吧。」
  下一秒才想到不是往常幫他挾蛋糕的史克爾,才正要說是哪幾種蛋糕,沒想到吉坦早已動作迅速、挾起他最常買的六種,小心地組合成六吋蛋糕裝盒。
  詫異地看了櫃台裡頭的金髮男孩,庫夏不禁疑惑……他有見過這人嗎?
  當好幾年後吉坦得知,庫夏會知道有他這號人物還是因為他主動搭話、不然庫夏根本只認識史克爾(因為總是史克爾幫他結帳),而鬧了好一陣子彆扭。
  看著金髮男孩動作,庫夏瞄了眼衣服上的名牌,將吉坦兩字記在心裡。結帳後提著蛋糕離開,準備回公司享用順便傳話。
  另外今天的甜點費用就記在賽菲頭上好了。
  
  
  
  「克勞德!」佳人一離開,吉坦馬上衝進廚房,抓住正在打蛋的人雙肩。
  「你認識甜點王子啊?」
  
  冷靜的看了那眼睛發光的人,克勞德點點頭又搖頭,放下打蛋器,將雙肩上的手掌拉下。
  「認識但不熟,他是CHAOS專屬品牌模特兒,頂端的那種。」
  庫夏跟賽菲的三個弟弟都是CHAOS對外極具代表性的展示模特兒……其實他不只一次懷疑,Fenrir系列由賽菲自己代言,話題性會更高也不一定。
  那張俊邪面孔,怕是煞死一群人。
  
  「名字?興趣?年齡?喜歡什麼?」吉坦一連串的丟出問題。
  
  「……」好麻煩,克勞德望著那隻似乎成了小狗的金髮男孩,無奈的嘆口氣。
  「我等等下班會過去,你要不要──」
  
  「帶我去!」克勞德話都還沒說完,吉坦馬上邊跳邊舉高手。
  
  
  
  ※
  
  
  
  「唔哇──」抬頭望著那直入天際的大樓,吉坦禁不住發出讚嘆聲。
  而待克勞德向警衛報出自己來意後,拉著那呆住的金髮入內,直接走向電梯。
  
  「啊,是大嫂。」
  「嗯,是大嫂。」
  「嗚,是大嫂。」
  一連三道聲音,在電梯門開啟時同時響起。
  皺了皺眉,克勞德裝作沒聽見地進入電梯內。
  「克勞德不回來,我們四個都要餓死了。」留有齊肩銀髮的男孩,一雙翡翠貓瞳裡滲出笑意。
  「賽菲哥哥是快被醋淹死了。」如瀑布般的長髮,年歲稍長的男孩也笑了。
  「克勞德哥哥不回來,賽菲哥哥要死了。」明明看起來挺強悍的男孩,眼角卻含淚的哽咽說著。
  
  一聲長嘆,克勞德揉揉太陽穴,不過也感覺得到這三個小鬼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希望他回去,便沒多說什麼。
  吉坦好奇地晃了晃頭顱,「克勞德你認識他們?」
  
  「與其說認識……」貓瞳望了身旁人一眼。
  「正確來說……」抱胸點點頭。
  「賽菲哥哥的女朋友──哎喲!好、好痛……」這下眼淚真的掉下來了。
  
  「羅茲你……」短髮男孩與外表不同擁有一顆善良的心,克勞德敲完後莫名的有了罪惡感。
  「算了。」他已經習慣了。「他是吉坦,想認識庫夏。」
  
  三人一愣,不約而同的三道視線匯集在吉坦身上。
  「這種貨色……」由下往上掃瞄吉坦,卡達裘搖了搖頭。
  「我想你先整容比較有希望。」端著下巴,亞茲好心的給吉坦建議。
  「庫、庫夏哥哥不會那麼說啦!」總是能由庫夏那裡得到一塊蛋糕的羅茲,急忙的說。
  
  「雖然我沒有你們美得很禍害的臉孔,但也算是清秀吧?」吉坦對著電梯裡的鏡子,摸摸自己臉。
  
  「美得很禍害,是在指賽菲哥哥吧。」雖然總是在扯自家大哥後腿,但不得不承認自家大哥的美貌。
  「還有庫夏。」NO.1的實力自然不可小覷。
  「克勞德哥哥也很棒啊、哎喲!」說完又被敲了一記。
  
  「廢話少說點,到了。」數字二十八亮了,克勞德率先出電梯,熟門熟路的直衝賽菲的辦公室──整層樓簡直像總統套房一樣。
  「庫夏在吧?」真正美得很禍害的兩人,總是喜歡聚在一塊不知在聊些什麼。
  
  卡達裘偏頭不太確定地說:「嗯……在吃蛋糕吧。」
  
  穿過起居室,來到辦公室門前,連打聲招呼都免了,克勞德直接旋開門把。
  「在吃什麼垃圾食物,賽菲。」一入內,冷眼立即掃向辦公桌後的男人。
  
  挾起的麵條停在半空中,賽菲羅斯略微尷尬的揚起嘴角放下筷子,起身走到克勞德身旁,手掌先輕柔撫摸那膚色略白的臉蛋,後才滑至肩膀一個使力將人擁入懷裡。
  「補充電力……」雙臂緊緊抱住那纖細卻結實的身軀,臉埋入頸窩中吸取氣息。
  克勞德只是抬手順了順那如銀河的長髮,任由男人抱住自己甚至是到了疼痛的程度。
  
  一旁兄弟三人早已習慣如此的場景,看了看彼此,決定到遊戲室打發時間。
  而坐在沙發上的銀紫色美人,用叉子切了一小塊蛋糕放入口中,無視那頭上演的相親相愛,逕自看著成品照片。
  決定使用哪張宣傳照片,一向是由照片主角他本人及賽菲決定的。
  
  「我覺得這張比較好喔。」
  
  庫夏點點頭,「你也這麼覺得?我也覺得這張……咦?」發現剛才的說話聲不是好友,納悶的抬眼。
  「你是……啊、蛋糕店的服務生。」
  
  「你好,我是吉坦!」終於有機會可以認識佳人,吉坦馬上報上自己名字。
  
  庫夏微微勾了下嘴角,「我知道。」
  
  吉坦愣了一下,隨後雀躍的眨著眼睛注視著庫夏,噢噢噢噢佳人記得他耶!
  這樣自己是不是有多了幾%成功率?
  
  
  
  
  
  ...to be continued
  又突發FF9文(呆
  下篇不知在哪(被揍

 

 回到一百題(。ˇ ⊖ˇ)~♪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架空背景
  
  
  
  
  
  
  
  
  他們是一對雙胞胎。
  ──每次這麼說,卻沒有半個人會相信。
  
  外表冷豔、性格冷淡還頗任性,不論武方面,科科滿分的庫夏。
  開朗、熱情又樂觀,四海之內皆兄弟,不論文方面,運動全能的吉坦。
  
  兩人極端的差異性,根本沒人相信他們是兄弟,甚至是同一胎只差幾分鐘的雙胞胎。
  
  
  
  
  
  迪西迪爾學園,表面狀似和平,檯面下卻是波濤洶湧,上至老師下至寵物,皆立場分明的分成兩方──
  秩序與混沌。
  
  聽說一開始是兩人為了雞毛蒜皮的芝麻綠豆事,最後不知怎的竟然搞成兩大勢力敵對。
  反正也不是什麼打打殺殺的流血狀況,最多就是點到為止的比鬥,學院理事長(*FF8校長席德客串)極樂天的觀望兩方競爭。
  
  
  
  
  
  「喔哦,吉坦你家哥哥又被包圍啦。」巴茲橫臥在樹枝上,絕佳的視力看見不遠一道淡紫身影被好幾人圍住。
  
  「呣?」咬著甜甜圈的吉坦,身手矯捷地爬到樹上,跟著巴茲方向看去。
  「哦!真的耶。」
  
  等等這一副開心的口氣是怎麼回事?那是你哥哥耶,巴茲一頭黑線地望著吉坦。
  「你不怕你哥被欺負啊?」
  
  吉坦一臉古怪的看著好友,「被欺負?誰欺負誰都還不曉得咧。」
  因為是兄弟而被分到同寢室,每天從早到晚做牛做馬的服侍他家親愛的、只早他幾分蹦出母體的哥哥,到底是誰欺負誰啊……
  只差幾分的順序就決定了未來的命運,吉坦想想從小到大他簡直像隻勞碌命的狗一樣,庫夏疼愛的只有小妹實琴而已──雖然他也是很疼愛小妹啦。
  
  「啊,是克勞德。」看見標準的刺刺金髮,不用看正面也能知道是誰。
  「依克勞德個性,應該會去幫你哥吧?」
  
  「你確定嗎?」忍不住斜眼過去。「你難道忘了上次克勞德會中縮小魔法就是因為庫夏嗎。」
  然後小陸行鳥就被烏賊大魔王抓去,阿門。
  
  「呃……」魔法抵抗實論課每人都有修習,但一遇上庫夏這類主修魔法的對手,任你修個十年也很難完全抵禦。
  
  「要不是蒂娜剛好經過,及時拯救克勞德免於賽菲那隻烏賊王的觸手之下,克勞德八成連我也砍。」因為連座罰。
  被大刀砍可不是好笑的啊!
  
  巴茲聳聳肩,「好吧,那就看戲吧。」既然當事者弟弟都這麼說了。
  
  
  
  
  
  瞇起眼冷冷盯著圍成一圈的人,庫夏不悅地抱緊手中書籍,只是想去個圖書館而已怎又來了一大群人。
  「滾開。」
  
  面對中性美的妖豔面容、窈窕的身段及裸露的衣著,挑戰者不禁個個吞吞口水。
  庫夏的美貌也是學院裡數一數二有名的,光是親衛隊人數就不少。
  「庫夏‧特萊巴爾!束手就擒吧!」其中一人大吼。
  
  不知道是誰發起的遊戲規則,只要某一方比鬥輸了,那輸方就要無條件答應贏方要求的任一件事。
  此遊戲規則造就許多可歌可泣的歷史,比如一次比鬥中落敗的克勞德,被賽菲羅斯要求穿女裝,造成學園大轟動。據聞事發後,兩人每見面一次都要對決一次。
  而眾人最有興趣的莫過於混沌一方有名的盔甲三兄弟,大家都好奇頭盔底下是什麼樣的臉孔,可惜還沒有人挑戰成功。
  而另一種的有“性趣”,就是當下庫夏的情況。
  不比克勞德的擅近身戰,一把大刀嚇退許多人,眾人只敢遠觀;但庫夏不擅近身戰,許多欲摘高嶺之花的人,不怕死的向他挑戰。
  
  「一群廢物,要打就快點,別浪費我的時間。」冷哼一聲,庫夏才剛打開手掌心集結魔力,瞬時一道銀色人影殺了出來──
  
  那長度異人的武士刀嚇壞了挑戰者,而本來無視並打算繞道的克勞德,不知何時已握著巨刀殺向武士刀的主人。
  「哼哼哼……好久不見了,克勞德。」碧綠閃著青光的眼眸直直望向身前的金髮,薄唇勾起冷笑。
  克勞德不發一語,刀光劍影一個交錯,兩人移師空中揮打砍劈,將學院屋頂當做立足點的跳來跳去,最後消失於眾人眼際。
  
  他可不認為那隻烏賊是來幫自己解圍,九成九是為了引起那隻陸行鳥注意。
  「……哼,還不都是打到房間裡去。」庫夏挑起細眉,略微不屑地說。
  無視那些跌坐在地上的無用廢物們,庫夏再度往自己的目的前進。
  
  
  
  
  
  「哇啊──是賽菲耶。」手掌抵在眉上遠望,巴茲不可思議的說。
  
  吉坦舔舔紙腹上的砂糖顆粒,「那隻烏賊九成九是為了引起陸行鳥注意啦!」不愧是雙胞胎,連想法都一樣。
  
  「不過我聽他們朋友說,他們兩個以前感情很好呢。」某個開朗黑髮男某天來找克勞德,趁人不在的大爆料。
  想想現在打得要死要活的場景,巴茲根本想像不出黑髮男說的,克勞德小時候最喜歡跟在賽菲屁股後的畫面。
  那是一整個惡寒啊!
  
  「那又怎樣,我小時候跟庫夏比他們更要好咧。」吉坦低聲嘀咕。
  「好啦,我去圖書館!」跳下樹枝,尾巴掃掉屁股上的灰塵。
  
  
  
  一進圖書館,吉坦熟門熟路的走到魔法書目區、兩座書櫃中間的走道,果然看見自己哥哥坐在沙發上,抱著書打起睏的景象,蘊藍的雙眼露出笑意,躡手躡腳的靠近。
  左右望了望,低下頭湊進那微啟的紅唇,吉坦閉上眼正要親上去,卻吃到滿嘴毛,疑惑的張開眼──阿咧?他的尾巴乖乖在後方呢。
  冷不防對上另一雙藍眸,呆了幾秒,吉坦才咧嘴乾笑。
  ──被逮個正著耶,哈哈哈。
  
  並沒什麼特別反應,庫夏瞪著上方吉坦片刻,才移開自己總是藏起來的尾巴,下一秒尾巴又消失了。
  吉坦正擔心會被魔法轟,沒想到卻被抓住領口往沙發上甩,他眼冒金星揉著後腦,卻被眼前美景嚇到說不出一句話。
  庫夏坐在自己腿上──吉坦有些尷尬地向下方瞄了一眼,雪白的肌膚配上短熱褲還大方的岔開跨在自己兩方──是在誘惑他吧?是吧、是吧!
  
  「怎麼,想來偷襲我?」
  
  說話就說話臀部不要亂動啦!吉坦欲哭無淚的在心裡吶喊。
  
  似乎是感覺到臀下有某個東西正在甦醒當中,庫夏嫵媚輕哼一聲,湊到弟弟耳際,用著低啞的嗓音說:
  「哼嗯……我昨晚沒餵飽你,嗯?」
  
  遇到這麼壞心的哥哥,怎麼樣都不夠吧!
  ──靠著魔法隱住兩人動作,在圖書館裡完食庫夏入肚,吉坦突地心有所感。
  
  
  
  
  
  fin
  突然寫了FF9文也不知道是哪招囧
  而且FF7-+超搶戲XD
  然後全系列人物大客串這樣...XD

 

 回到一百題(。ˇ ⊖ˇ)~♪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