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計畫隨寫
  
  
  
  
  
  
  
  
  
  
  噹──噹──噹──噹──
  
  神聖的鐘聲在城裡迴響,忙碌的婦人及商人都在市場裡穿縮,吵鬧的叫賣聲喧嚷著;綠油油的農田裡是一個個在努力耕耘的農人,拿了圍繞在頸上的毛巾擦拭汗水,上頭佈滿了點點的汗漬。
  城都中央的噴水廣場,成群的小孩子在奔跑遊戲,一雙眼瞳專注盯著,像似要把畫面印入眼裡、刻進腦中,而他手上的炭筆磨擦畫布,嚓、嚓、嚓──
  刺烈的太陽已到了他的頭頂上,舉起袖子隨性的抹了頰邊與頸子,汗珠都滲透了衣服,巴希流士才停下手,將素描簿收好起身。
  天氣真好吶……手掌微擋住陽光,瞇起了雙眼。
  
  
  
  披著潔白的頭紗,閃亮的銀髮灑落點點光芒,他虔誠地跪在偉大的神面前,前來教堂的人們莫不讓這幕震懾住──天使也不就是這等模樣啊!
  「媽媽。」孩童拉了拉母親的裙子。「那個姐姐好漂亮!」
  「噓──」孩童母親食指抵在嘴唇中央。「那是神父先生,不是姐姐。」
  兩人談話沒逃過尤里烏斯的耳朵,嘴角是朵無奈的笑花,睜開雙眼慢慢起身,口裡喃喃後劃了個十字。最近幾日修女有要事回教廷,他便來幫忙其他修女,連帶畫的進度和與他的約定都延遲了。
  嗯…算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尤里。」中午時刻,除了留在教堂餐廳用餐的民眾,人群也離開得差不多了,巴希流士小聲輕喚。
  「流士!」尤里烏斯臉上笑靨綻開,要不是在這莊嚴的地方,他老早就撲上巴希流士身上了。
  「走吧,」牽起好友。「要到哪?」至少尤里中午時間是空閒的。
  「嗯……我想回家見見媽媽。」雖然前幾日才見過面,但尤里烏斯卻覺得不夠。
  「你啊……」雖然工作上是很努力,但根本上還是離不開母親。
  「走吧走吧!」也好久沒見到米迦勒跟梅菲斯特了呢……兩人各自回了天界與魔界,家裡只剩下母親,當然要隨時回去!
  巴希流士苦笑地任著尤里烏斯牽著奔跑,「慢慢走吧。」
  
  
  
  「主人,好久不見,我帶著天界的特產來看您囉。」米迦勒似乎無時無刻都是這般開心的模樣。
  「哼!天界的算哪根蔥,我帶了魔界特有的食物跟……酒!」嘿嘿偷笑,梅菲斯特果然如期看見米迦勒身子一頓,而臉上笑容有龜裂嫌疑。
  捲著髮尾,安榭‧雷納無奈地看著這一天使一惡魔私底下的波濤洶湧。「我說啊…你們別這麼爭鋒相對嘛。」
  兩人彼此看了一眼,一同環抱著胸撇過頭,「哼!」
  ……到底是感情好還感情不好呢?安榭聳聳肩。
  
  風鈴聲噹噹響起,人未到聲先到──
  「媽媽!」隨後,尤里烏斯快樂地撲奔進安榭懷裡。「媽媽,我今天帶了流士來唷,等等我去煮中餐,我們一起吃飯!」
  「兒子,工作呢?」母親大人臉上是帶著陰影的笑容,低下頭看著懷裡的兒子。
  「欸?」呆了幾秒,呵呵傻笑。「我…等等還要到教會幫忙。」
  眼見兒子與管家兩人進去廚房,安榭帶著愉悅笑容看著沙發上坐立不安的男孩。「謝謝你照顧尤里烏斯。」
  「不……」有點緊張地抬眼,觸及到安榭的眼神又低下頭。「我們彼此都是。」
  「呵呵,你們今晚就在這住下吧,難得米迦勒跟梅菲斯特來人界。」
  「這好意思嗎?」
  「沒關係沒關係~」呵笑擺手,兒子搬出家,兩個管家又都回去了,家裡安靜得像鬼屋一樣,安榭正覺無聊呢。
  「喲!午餐好囉!」梅菲斯特探出頭來。
  
  熱鬧的午餐時間過去,客廳裡安榭笑著聽巴希流士慢慢地敘述一些他們在工作上的事,還有生活發生的瑣碎趣事──當然還是兒子的糗事聽得她笑得天花亂墜。
  笑也不是,氣也不是,尤里烏斯嘟著嘴朝好友吐吐舌便打算要去做點別的事,突然想到兩個管家從午餐後就借用了媽媽的書房,躲在裡頭也不知偷偷在做什麼,便好奇地躡手躡腳來到書房門前,耳朵緊貼門板偷聽。
  
  「真沒想到你還會下來人界。」撐著下巴,眼睛隨著米迦勒移動。
  「你都能到人界來,為什麼我不能來?」好笑地回頭看了梅菲斯特一眼。
  「囉、囉嗦!」大概也忘了自己跑到人界一事,有些惱怒。
  「至少我能做的,代替小少爺陪伴主人。」可以的話他其實想待在人界。「人類的生命……好短啊……」突然有感而發。
  「哼!反正到時就讓主人選擇要到哪吧!」乾淨純潔的靈魂不止天使愛,惡魔也是中意得很。
  「當然是到天界!」
  「理所當然是魔界!」
  「你……真的很愛跟我搶。」
  「搞清楚,是你跟我搶!」
  
  為什麼談沒幾句又能吵起來呢……門外的孩子甚感不解。
  
  「這麼久沒見面,看來你是皮癢了。」
  「誰皮癢還不一定。」
  
  話不投機半句多,講沒幾句竟然要打架……
  不過這也是另類的感情好的表現吧?
  尤里烏斯掩嘴竊笑,米迦勒跟梅菲斯特總是說對方如何怎樣,說到底還不是在乎彼此在乎得要死,每次米迦勒出去買東西,梅菲斯特嘴上不甘願,還不是作陪,就怕米迦勒又被奇怪的男人纏上,雖然可能是那些人被米迦勒欺負的可能性還高點。
  突然跌在地上碰的一聲嚇了門外尤里烏斯一大跳,差點就把門把旋開看看發生什麼事。
  
  「喂…起來,你很重!」冷冷瞪著正上方的米迦勒。
  「梅菲斯特……」
  「幹麻?」想他魔界貴公子竟然那麼輕易就被拽倒在地,越想越不爽。
  「我們很久沒比劃了。」
  「哼!」
  
  尤里烏斯想盡辦法要偷聽裡頭談話或是打鬥聲,卻是無聲勝有聲,半點聲響都沒有。
  無趣的撇撇嘴,要是打開門偷看就會被發現了,然後米迦勒就會笑得如冬陽般地用笑容射殺自己。
  不要試圖挑戰自己的生命!尤里烏斯拍拍胸口心想。
  
  
  
  當晚,梅菲斯特感覺到總有股視線跟著他打轉,原本以為是笨蛋魔王派出的眼線,不過倒也沒惡意及受監視的感覺,莫名其妙地轉頭,視線卻消失了蹤跡。
  假意地四處觀看,抓準時機趁及不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迴過頭──抓到了…欸?
  「少爺,是你一直盯著我?」
  「嘿嘿!」傻笑。
  叉腰俯視著尤里烏斯,「哦?為什麼要盯著我?難道我的魅力連少爺受不了了嗎?」哼哼,他可是邪惡的貴公子啊!
  「梅菲斯特……你好自戀。」無言地賞了那得意的人一個白眼。「不過……」呵呵奸笑。「你的魅力仍沒米迦勒高。」
  低嘖一聲,「所、以,你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看?」
  反正都被抓到了,尤里烏斯便正大光明張大了眼開始掃視梅菲斯特,「奇怪……為什麼沒有傷呢……」
  「傷?」納悶地皺緊眉。「什麼傷?」無緣無故的他要受什麼傷。
  「就是……」
  聽完尤里烏斯敘述完中午的偷聽事件,沒對他的行為多加苛責什麼,倒是梅菲斯特臉上一陣黑一陣白。「你……你都聽見了!?」
  聲音之大,另外三人忍不住朝他們兩個看了一眼,梅菲斯特抓著尤里烏斯遁到廚房,進行秘密談話。
  
  「你說你都聽見了?」
  「對啊。」不解為什麼梅菲斯要突然變臉色,還把他抓到廚房。
  無力地蹲在地上,「我的一世英名啊……」哀莫大於心死。
  尤里烏斯頭頂上是好幾個問號在飛竄。「欸?梅菲斯特…你脖子紅紅的耶?」從上而下這個角度望過去,正巧可以看見,不禁好奇地直盯著。
  倒抽口氣,馬上張手蓋住,「啊…這個…哈、被蚊子咬的……」慌亂地說明。
  欲蓋彌彰……大眼眨眨,尤里烏斯聳聳肩沒繼續問下去,「那我要去客廳了。」而梅菲斯特仍在自己的世界中。
  
  
  
  躺在床上,尤里烏斯還在思索為什麼晚上梅菲斯特的行為很怪異,問了米迦勒,他只是笑著回答自己──等你長大就明白了──唔,他都十四歲了耶!
  「尤里?」睡前習慣會看書半小時,巴希流士發現一旁好友翻來覆去的,平常應該是已經睡著了才對。
  「流士,睡覺!」越想越得不到答案,乾脆睡覺還實在點。
  「喔…嗯……」一頭霧水地放好書本,伸手關掉電燈跟著鑽進被窩。
  「晚安。」
  「嗯,晚安。」看著窩在自己懷裡,仍長不大的小孩子,心裡無奈的嘆氣。
  
  
  
  
  
  over talk 2008/10/30
  ...我本來是要寫流士X尤里的OAO
  至於怎麼跳成米梅,不曉得XD
  可能是兒子那麼小,我捨不得污染他們030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