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了!!

BL同人文部落格,小心腳下┌(┌^o^)┐

新家
其實也只是把BLOGGER改頭換面一下XD
以後就不在痞客更新了
TOP

目前分類:被辦公中❤特助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微R
  
  
  
  
  
  
  
  
  喀、喀、喀……
  寂靜的廊下,皮鞋底根敲在地面的聲音格外響亮,男人慢條斯里的跨出步伐,最終於某房間門口站定。
  舉起手臂,頓了幾秒拳頭才輕叩門板,等待房客回應。
  
  「哪位?」
  
  「杜先生您好,不好意思打擾您,敝姓城,是樓層主管,目前正在巡查客房,是否方便詢問此次入住的意見?」城仲瑄對著房門上的窺視孔和善一笑。
  過了一兩分鐘,房門緩緩打開,城仲瑄沒有馬上開門入內,而是等待房客回應。
  
  「進來。」明顯是慣於上層的號令口氣。
  
  這才輕推開門,旋過身正想帶上房門之際,便聽見腦後鏘啷一聲,城仲瑄身子一頓。
  
  「把門關上。」
  
  吞了吞口水,依言將門關起後,雙手舉高至過頭頂,「杜、杜先生……?」
  身後的男人不發一語,只是冰冷的槍口從後腦勺移到前方,還晃了晃讓城仲瑄瞧瞧,後便抵住他下顎,城仲瑄不得不抬高下巴。
  城仲瑄只聽見靠在他耳旁的男人發出低沉一笑,槍口滑過他胸口、經過腹部,最終停在男人的重要部位上。
  他就是砧版上的魚肉任人宰割,西裝褲讓人解開往下拉扯,露出裡頭的淺灰色緊身內褲,槍枝描繪著布料下沉睡的男性,沿著形體輕繞、畫圈。
  「先、先生……」帶著點冀望的口氣。「請、您停下……」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逐漸半勃的男性渴望著撫弄,他從未想過冷兵器還有這樣的用途。
  城仲瑄緊咬下唇,努力抑制著喘息,或許是懼怕也或許是身體的自然反應,微屈的雙腿直發抖。當槍枝行進到兩腿間,城仲瑄下意識想合攏雙腿,但身後人動作卻快一步,一隻腳擠入雙腿間,接著一陣拉鍊聲後,是貼上城仲瑄股間另一把「火熱的槍」。
  輕薄的布料根本遮掩不了什麼,能輕易感受到那把「槍」的蓄勢待發,甚至時不時的輕頂著。而另把冷兵器也沒閒著,不停地摩娑著下方囊袋,充血的慾望讓此處更加敏感,城仲瑄幾乎站不住,他只能雙手撐著門板,上身軟軟伏於門上。
  分泌出的液體染濕了一小片深灰,男人一把扯低内褲,噴張的慾望彈跳出來,還饒有興致的觀察手中熱物,接著指尖輕刮頂端,引起一聲驚呼,男人愉悅的笑出聲。
  
  「反應真好。」
  
  命根子被握在手裡,城仲瑄想反駁的話語只能無奈再吞回去,反正摸都被摸了,被摸一次跟被摸好幾次也沒差。
  「你要做就快,我還得去巡房。」說完還輕哼一聲。
  
  男人調笑的詢問:「我懷疑,做完你還有力氣可以踏出這道房門?」城仲瑄身子一僵,顯然沒有考慮到這層面。
  「算了,不急於一時。」
  正思考著男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城仲瑄才驚覺男人的重型武器插入兩腿間,緊緊貼著他的下方,那筆翹的柱身緩緩蹭著。
  「把腿合攏。」察覺到懷中人沒有任何動作,男人探到他耳邊輕哄著,「乖,聽話。」
  
  「嗚……」只要頭一低下就能看見出入腿間的男根,莫名感覺比真正被插入更有羞恥感。
  「我用手幫你……可以嗎?」略帶著乞求的語氣。
  
  「讓你選,腿或……」手指滑到臀縫輕打。「這。」
  
  沒絲毫猶豫,就怕再遲個幾秒就被「就地正法」,城仲瑄夾住雙腿,讓男人模仿性交的動作撞擊自己。
  「嗯、唔……」耳邊火熱的呼吸氣息及漸重的喘息聲,連帶被挑起情慾的身體,不自覺地想撫弄自己下身,但卻讓男人阻止,他有些不悅地輕扭臀部。
  男人笑了笑,手掌圈住懷裡人的慾望套弄、輕扯,還用自己頂端輕戳刺兩顆小球。而當男根一擦過會陰處,城仲瑄總忍不住發出舒服的呻吟,一波波快感與被頂到前列腺相同,但卻隔空搔癢令人難耐,讓他不禁配合著男人動作搖擺下身。
  越來越重的粗喘聲,中間穿插著幾聲低吟,在前後雙重刺激下城仲瑄率先失守,射精那一瞬間他伸臂攬過男人與他熱吻,另一手主動探到下方撫弄男人未洩的火熱。
  看見城仲瑄那因情慾而染紅的眼角,男人加快抽插的速度,在知道自己要洩精前一秒,將城仲瑄推向門板趴好,略粗爆的分開臀肉,將要爆發的男根抵住股間的穴口,磨蹭幾下後射在股間。
  稍平復了氣息後,男人檢視那經過潤澤的部位,收縮的穴口還吃入了一些精液,滿意的拍拍臀肉,然後將自己衣裝整理好。
  
  城仲瑄垂眼趴伏在門板上喘氣,最後滑下身子坐在地上輕靠門板,腦袋邊就是自己方才射出的液體。
  
  
  
  
  
  fin
  我就是想寫腿交啊啊啊啊(摀鼻
  還寫了我一直很想寫的情景=///=
  O在O好~帶~感(什麼鬼
  其實一度寫到很想吐嘈,但我覺得大家應該不會想在文裡看見熱狗大亨堡這種形容(?)
  
  
  
  一如往常的小後續
  
  
  杜司臣自浴室出來,手上多了包衛生紙,替城仲瑄做著善後工作,連同門板上星點液體,畢竟這可不是自己家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唔…對了,那把槍呢?」城仲瑄語氣慵懶的問著,略帶嫌棄地看著濕了一片的內褲,乾脆將西裝褲連同內褲都脫了,反正都要洗的。
  美色當前,杜司臣瞄了那只到大腿根部的襯衫下襬,隱隱約約露出的胯間,兩腿內側有些紅腫,可能因為剛才自己用那裡……
  「角色扮演還不夠?」城仲瑄笑了笑,拎起一小截上衣。「要做這個動作或許要穿圍裙比較好?」
  
  輕咳一聲,杜司臣視線艱難的轉向地上不遠處,「喏,槍被我丟到那了。」
  
  起身走近前彎下身,聽見後方猛地一道深呼吸聲,撿起地上的槍支把玩著。
  側過頭,眼神專注盯著杜司臣,緩緩吻上槍口。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文系的女孩兒們發現系上屹立不搖,唯一沒人拔起的小草,最近似乎有些小動作。最明顯的是中午約城仲瑄出去吃飯,竟然五天裡有三天都提著便當赴其他約會去了,經過幾個星期的探聽,確定對象都是同一人,著時讓大夥驚了一把。
  但從城仲瑄臉上一天比一天還明顯的笑容,想拔草的女孩們都苦兮兮猜測到底是何方神聖(妖孽?)竟然偷偷拔走她們的系草。
  於是T大中文系BBS,一個關於二年級系草的帖子炒得火熱,雖然可見哀嚎聲,但大家都是勇於挖掘真相的柯南,連國高中同學都拿來說嘴了。
  
  「仲瑄,你老實說是不是交女朋友了!」終於跟城仲瑄較有交情的朋友看不下去了,他也快被女生煩死了,趁著班上同學大多還坐在位上,大聲地問。
  
  扶扶眼鏡,城仲瑄極為冷靜的回答:「沒有,我沒有交女朋友。」
  
  「那你說為啥最近中午都跑得不見人影。」
  
  奇怪地望著朋友,「找地方吃飯了。」
  
  「呃……」這樣說好像也沒錯,沒人規定一定要跟朋友一起吃飯啊。
  
  「時間差不多,我要先回家了。」失笑搖頭,城仲瑄拍拍好友肩膀,背著包包就離開教室。
  
  感覺被呼嚨過去的朋友,瞪著那道背影,「……我忘了問跟誰一起吃飯!」一旁女同學早從他頭上巴下去,問的問題笨死了!
  
  
  
  
  
  系草可能有對象的傳聞就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有人目睹系草搭上不明轎車揚長而去,所以帖子又歪到其實是被包養了上面。
  但群眾眼睛都是雪亮的,又多的是混跡於各大系院BBS的網友,馬上有人提出不一樣的見解。
  “本人建築系路過。我怎覺得最近系上校草也是一樣情況?”
  “那台轎車經過查證是校草的!”
  “這世界...沒有女朋友但有好基友啊”
  “真相了”
  “果然上次那場學院聯誼就是促成佳偶的好橋樑!”
  “從此建築系與中文系是姻親”
  “簡稱建中”
  “樓上好冷”
  
  螢幕前的杜司臣笑了笑,繼續捲動畫面看回應。端著兩杯咖啡進來的男子看那詭笑的人,納悶地放下杯子,「你在笑什麼?」
  
  「謝了。」端起咖啡喝了口。「要看嗎?」
  
  男子皺眉,看杜司臣這樣子,肯定是又有人遭殃了……眼下這情況,十之八九是自己。
  「不要,一定沒好事。」雖然兩人在一起沒多長時間,但杜司臣偶爾就會像小孩子一樣突然給你來個惡作劇。
  杜司臣不置可否,摟住男子腰際,吃吃小豆腐。
  「別鬧,會癢。」
  
  望著男子柔和的側臉,杜司臣突然湊進他耳邊低語:「小草何時要跟我回家,我會照顧到長成大樹……親身。」最後兩字還特意加重語氣。
  
  這種痴漢似的說詞竟然從杜司臣口裡傳出,中文系小草城仲瑄涼涼的開口:「你不就是校草了,先好好照顧自己吧。」
  
  
  
  
  
  fin
  
  我到底寫了啥(抱頭
  寫到最後就崩了(遠望
  久違的司瑄文,雖然是瑄瑄生日賀但已經7/1XD
  不管怎樣還是祝瑄瑄生日快樂(/・ω・)/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APPY NEW YEAR 2014
  
  
  
  
  
  
  
  現代提倡性別平等,但在學校裡文科商科、理科工科兩個天與地的差別裡,男女比率始終懸殊。
  或許是刻版印象使然,文科男子總是給人斯文爾雅的文青形象,而在男女二比八的T大文學院,萬紅花中一點綠的小草們,看在那些理工科男子的眼裡,簡直是萬惡的存在!
  雖然他們系內也不是沒有女生的存在,可是人比人就是氣死人,這女生的層級就是不一樣。
  所以只能換個方向了,派出他們的校草對戰──幾枝草又怎樣,我們這可是出了個校草勒!
  此招當然吸引了不少女生,畢竟擺在那也就那麼幾枝小草,供需失衡之下自然許多女孩都「外銷」了──但大家仍是有共識,這系草一定要讓自家人拿下,可別讓他系的蝴蝶採走。
  顯然女孩兒們都忘了世界大同,還有蜜蜂會來採。
  
  
  
  
  
  「仲瑄!這次聯誼你一定要去!」一女學生頗巨氣勢的拍桌,看得話中人都覺得疼了。
  
  放下手上書本,他不禁失笑,「怎麼了,我記得上次跟醫學院的聯誼你們很熱烈,這次我記得是……理工學院?那裡應該也是很多不錯的男生吧?」
  學院聯誼這種事,自產自銷的男性不多說,沒女友的單身漢也甚少出席,看著一票男人,大概只會讓人菊花一緊吧。
  
  「你不知道我剛遇見那個號稱理工之花,她說我們系上幾隻草遇上他們校草就要到一旁跪了,我當然要去給她下馬威!」
  她身旁也有不少女孩同仇敵愾,自家小草們被看輕,這氣怎樣也吞不下。
  「外文系那幾隻草都被拔了,我們系裡也被拔了不少,就你這隻草了!」
  其實說起系草選拔還是令人心酸,他們中文系裡有質量的草也就那麼幾枝,其中最出色的還是大二的城仲瑄,還是不少人好文青這口的,而城仲瑄戴著眼鏡、拿了本書坐在長椅上那風範也吸引了不少充滿憧憬的少女們,只是至今仍沒人拔了這隻草。
  
  「沒什麼興趣。」他才不會自討沒趣呢。
  
  「拜託啦!」女學生雙手合掌。「出席一下就好,你可以馬上假裝有事離開。」幾個女生也幫襯。
  
  「……好吧,我去就是,真的只去一下下。」女生們都這樣說了,也算是在同一條船上,他也不好推托。
  
  
  
  
  
  學院聯誼規模不小,自然是舉辦在體育館,像是一場小型的舞會,請了社團來表演,有慢歌有快歌,促成不少男女,看對眼的就溜到二樓坐著聊聊天培養感情。
  看著班上女同學對上那什麼理工之花的,城仲瑄喝著飲料吃著點心,全當看戲。當然要他來看,還是自家人的層次高點,理工之花在他們學院裡估計還在十名外。
  同時終於有機會拜見校草的真面目,雖只偷瞄幾眼,但身為男性的他也不得不讚同,名副其實。
  他自知自己有幾兩重,充其量也只是上得了檯面,要真說是什麼大帥哥之類的,他都惡寒了。
  
  飲下最後一口,正待他要跨出步伐的下一秒,另隻端著飲料的手掌自他眼角處冒出,城仲瑄愣了幾秒,才轉頭。
  「呃……」糟,他孤陋寡聞不知校草叫什麼名字。
  
  似乎發現他的窘態,男子唇角揚起,「杜司臣。」
  
  「謝謝……我是城仲瑄。」接過飲料轉回頭,城仲瑄才發現他們兩人似乎是目光焦點,嘴角僵硬的抽了幾下。
  這下要怎麼脫身……還真是難題。
  
  連原本對峙的幾個女生們,也暫時停下戰爭。不過中文系這幾個女生們也真心感嘆,校草極為出色是不爭的事實,他們家這隻系草擺在一旁,登時一分高下了。
  其中一個女孩兒,突然眼色怪異地盯著校草再轉向自家系草。「慘了,我都忘了不是只有女人會來搶男人。」
  不時會與歷史系與日文系切磋的其他女生們,也想起了世界大同,好男人不是死會結婚就是GAY。
  「不、不會吧……?」哈哈乾笑說著同時,就見校草在系草耳邊說了些什麼,系草露出笑容點點頭,兩人便一同走出會場。
  
  地上碎了一片片少女心,而男士們莫不以尊敬的眼神望著兩人背影,難得文學了一把──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只是,真不知是要感謝校草拐走了系草,還是系草帶走了校草?
  
  
  
  其實還真是大家想多了,杜司臣也不過說了一句「一人離開尷尬,兩人一起走就不會了」。
  當然,關於校草怎麼拔起系草,都是後話了。
  
  
  
  
  
  fin
  新年快樂~愛你一生一世0.<(咦
  杜哥永遠只能在1月1日生日,SO哀桑(拍杜哥肩)
  話說其實子奇生日我是有準備東西,但實在好懶(翻白眼),不過也是舊梗了,晚點再發好惹~
  
  嗚嗚我跟動畫都脫節了,不過只做到一月底的工作,之後有很多私人的時間,可以好好休息、做些我想做的事,不用時時刻刻倒數上班時間,可以把流失的動畫補回來T_T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甚是無奈的滑著中鍵、捲動著捲軸,看著網頁上一條條新聞、臉書裡一篇篇回應。
  要想以「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處事態度在演藝圈裡行走,果然是想得太美好了。
  
  他對待任何件事都很認真,感情也是如此,所以在決定踏入演藝圈時他就向經紀公司談過了,絕不會隱瞞他有一個交往多年的「男朋友」。
  估計著公司也是想靠著這點來當噱頭,也註定了他剛出道時的腥風血雨。
  但也只是炒作幾個月,之後還是得看有無實力活在這圈子裡,頂多有了個理由走訪各大談話節目。
  而在群眾幾乎都淡忘了他身在斷背山中、男性藝人朋友也多了起來的現在,突然被報導性向只是假象──就好比機車騎在路上好好的但莫名其妙就被撞。
  雖然會被懷疑性向作假的原因跟他從不在任何場合提起愛人有關,但就憑著這點就說他騙人也太站不住腳了吧!
  
  媒體嫌他低調是吧,那他就高調曬恩愛!
  
  
  
  
  
  ※
  
  
  
  
  
  杜雲芊瞪大雙眼,忍不住按了好幾次F5重整網頁,才終於確定她沒看錯。
  上帝城仲瑄竟然傳了照片曬恩愛!?
  而照片底下一串串回應也是充滿了疑惑,畢竟粉絲們都知道城仲瑄低調的風格。
  
  其實照片也沒什麼,只是桌子上擺了幾道菜,城仲瑄擅長廚藝也不是什麼新聞了。
  但如果照片邊上意外出現了另個穿西裝的身影,這可就大不同。
  
  但一想到最近影劇版頭條,杜雲芊就知道城仲瑄打著什麼主意了。
  不得不說這的確是最有力的無聲澄清,證據就擺在檯面上,那些愛生事的媒體們也無法無中生有了。
  
  
  
  幾天後證實杜雲芊還是小看了台灣的媒體,這照片的上傳卻被媒體寫成心虛作假。
  不過也看出城仲瑄是與媒體槓上了,畢竟人家感情好好的硬是被亂報,能不氣嗎。
  於是果斷又傳了張照片上來,意圖想甜死大票人馬。
  
  城仲瑄正在綁著圍裙的帶子,但重點是拍出這照片的男人讓他露出沒好氣又有點害羞的神情。
  底下又哀號遍遍,高喊可魯及墨鏡。
  
  忍不住嘖嘖作聲,杜雲芊在心裡喊著高招啊。
  說不定連上傳照片的都不是本人,是本人的同居人。
  杜雲芊期待起媒體的反擊了。
  
  
  
  沒讓她失望,幾天後洋洋灑灑寫著隨便一個人或一副腳架都可以拍照的新聞出現了,所以粉絲們又期待著偶像傳照片。
  看見照片當下,杜雲芊心想這下媒體肯定沒搞頭了。
  
  照片裡城仲瑄側頭睡得正甜,敞開的領子露出頸窩,而頸上靜靜擱著條項鍊,一隻明顯是男性的手掌執起了串起的戒指;下頭打了一行字:只準沾我一片葉。
  回應是滿山滿谷的尖叫及求同居人合照。
  
  真是太過份了,完全在刺激單身人家!杜雲芊囧囧有神的關掉網頁,轉頭望向客廳那對高調的情侶。
  
  「杜司臣!你什麼時候拍的?」就算要曬恩愛也太過了,城仲瑄舉著手機羞憤質問。
  其實他根本只傳了第一張照片就沒再更新了,之後都是愛人代勞──難怪最近走過他身旁的人都一副欲言又止的。
  
  聳聳肩回答:「還有更勁爆的,想看嗎?」瞇起眼勾起嘴角。
  看著愛人吶吶無語的模樣,杜司臣很樂。
  
  
  
  
  
  fin
  上星期參加同事的喜宴,其中一張婚紗照,就只是照了彼此的手掌隔了點距離,狀似要握上。
  很簡單,也很動人,或許結婚前有些小麻煩,但我相信他們能牽手幸福的走一輩子。
  ──感性結束XD
  其實這就跟把背部交給彼此的意思一樣(喂
  
  遲到的祝瑄瑄生日快樂╰( ゚ ∀ ゚ )╯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以是希望我們……」
  
  「是的,想麻煩你試探……或者正確來說,引誘我哥。」年輕的女子突然冒出驚人之語。
  
  這裡是翱翔天際演出公司,聽起來似乎是某個經紀公司,實際上卻是以現實為舞台進行演出的委託公司。
  從流浪漢到殺人犯都能演出──不過當然老闆還是會視案子情況決定──至今所接過的委託,大多是扮演男友女友、聯誼湊人數、充當客人及臨時演員之類。
  之所以會成立的原因很簡單,單純只因為接下這間公司的金皓薰想開創不一樣的市場。
  
  「不過,就算沒有女朋友,也不代表令兄喜歡男人吧?」金皓薰面帶疑惑,就他來看估計也只是忙於事業而已。
  
  「事實上,是媽媽從離職的女性員工口裡打聽到的。」杜雲芊露出苦笑。「哥哥用對女人沒興趣的理由拒絕。」
  
  「有沒有可能是不想談辦公室戀情?」坐在一旁記錄的小秘書莉鈴提出她的見解。
  
  「如果是那樣倒還沒事,但媽媽幾度想替哥哥介紹對象,也被草草打發過去。」
  偶然機會下她得知翱翔天際的存在,眼見媽媽煩惱著哥哥的事情,她便突發其想乾脆委託公司請男演員試探哥哥的性向,而媽媽也同意了。
  
  藍髮娃娃臉男子摳摳臉頰,思考了幾分,笑了點點頭,「可以喔!這委託我們接下了!」
  
  
  
  送走妙齡女子後,莉鈴輕吐口氣,好奇地問:「經理,這委託好嗎?」
  畢竟一但牽扯到感情,任何事都很難善了,要是依賴者或任務對象真的對演員們產生感情,那可不單單只是任務結束而已了。
  雖然這次引誘對象是特殊了點,但難保不會沒有意外。
  
  「唔嗯──我直覺沒什麼危險,只要控制得宜,應該是沒問題。」
  拿出旗下演員行程表,金皓薰一一確認,「對方來頭不小呢,子奇不行……阿威好像年紀、嗯……天晴有案子,路風、呃……」
  
  「紀翔?」莉鈴呵呵賊笑,肘部推推金皓薰。
  
  金皓扳薰面孔義正詞嚴的拒絕,「紀翔絕對不行!」
  莉鈴聳聳肩,天曉得經理是不是有參雜私人因素在裡頭。ˉ
  
  「衛亞嘛……估計一見面就被嚇死,要他引誘也做不來;仲瑄……」
  考慮到相貌與外在氣質的話,的確城仲瑄是最適合的人選了。金皓薰確認完城仲瑄行程,笑著打開手機馬上聯絡。
  「喂仲瑄,我剛有個新委託,是……」
  
  
  
  ※
  
  
  
  調整好領結位置、整理好衣領及西裝外套,城仲瑄托托眼鏡後身子轉一圈,檢視儀容有無問題。
  「有勞杜小姐了,還讓您提供我西裝。」雖然因工作需要他有幾套西裝,但如果要入得了任務對象的眼,行頭要更上一層樓了。
  
  「沒關係的,你跟我哥哥身材差不多。再說雖然是沒在穿的西裝,但管家都保存得很好,看起來與新的一樣。」
  杜雲芊面帶滿意的上下掃視城仲瑄,隨後認真的提醒說:「簡單說,媽媽會安排我們相親,而哥哥也會出席……總之,就是喜歡同性卻被逼著與我相親但卻看上哥哥的角色。」
  
  還真是簡單明瞭的說明呢……城仲瑄笑了笑點頭,「我明白了。」
  反正只需試探對象的性向,點到為止即可,或許意外是個簡單的任務?
  ──這麼想著的城仲瑄,輕輕閉上眼,幾分後睜開眼注視著鏡中的自己,嘴角微微上揚。
  
  Action──!
  
  
  
  
  
  「杜先生年少有為,真是令我佩服,有機會一定要向您請教。」
  「不知道杜先生平日休假會做些什麼呢?」
  「閱讀嗎?我也是,最近迷上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
  
  正因為謊言交雜著真實,更容易讓人認為是事實──杜雲芊充分了解城仲瑄說的意思了。
  眼見兩人侃侃而談,如果不是知道內幕,她也會以為城仲瑄根本衝著哥哥來的。
  不愧是替身演員!將腳色詮釋的超完美、挑不出一絲破綻。
  
  
  
  一待相親宴總算落幕,趁著杜司臣去洗手間,杜雲芊馬上問:「城先生,如何?」
  
  「就我個人判斷,杜先生對我完全沒那個意思。」
  他不著痕跡的表露自己「同道中人」的身份,但杜司臣也不是省油的燈,三兩下就帶了個話題過去,而身體上的觸碰也都被迴避過去了。
  只有兩個結論:一杜司臣很正常;二他不是杜司臣喜歡的菜。
  
  聽完城仲瑄的結論,杜雲芊杵著下巴思考,「我很肯定這角色是哥哥會喜歡的型沒錯,舉止大方、談吐優雅、成熟穩重……」
  
  「我倒覺得司臣會喜歡完全不同的類型。」身為母親,杜母提出了另一種見解。「不是常有的嘛……被完全不同的類型所吸引。」
  
  感覺到兩位女士仍有繼續試探的想法,城仲瑄也給出建議:「既然如此,那麼換個角色試試如何?在合約範圍內,替換不同類型演員是允許的。」
  
  「欸?不能城先生繼續嗎?」杜雲芊略顯失望的說,她還想好好確認自己的猜測沒錯呢。
  
  「杜先生對我的第一印象已經成形,要在製造點什麼的話……就剩在其他場合發現另一個『我』了。」
  陽光型的天晴、叛逆型的姚子奇、俊魅型的紀翔、羞澀型的衛亞……他身邊是有很多參考資料。
  
  「啊、司臣回來了,後續雲芊妳決定就好。」杜母眼尖的發現兒子正朝這走過來,緊張地坐正身子。
  
  杜雲芊笑著點點頭,既然交由她決定,當然是繼續下去囉!
  
  
  
  
  
  
  
  ※
  
  
  
  
  
  
  
  「嘖嘖嘖,這下兩頭事情都搞砸了。」姚子奇坐在桌緣,抱胸搖頭作聲。
  
  「對不起經理,在聽到名字時我就應該要注意到。」莉鈴滿臉自責。
  不僅上門的工作做不成,連上一個委託都完蛋了。
  
  「沒關係啦,本來就不可能瞞一輩子嘛。」金皓薰笑著安慰下屬。
  再說目的也已經達到,杜家方面暫時沒有任何要求,只是這次來的委託人……換成另一個當事者罷了。
  
  杜司臣坐在沙發上,滿臉感興趣地打量著妹妹的相親對象──褪去高級西裝穿著市內某高中制服,眼鏡拿下來、髮型也變了,口裡還咬著棒棒糖──這模樣走在路上根本認不出來是他見過一次面、一起吃過飯的人。
  這次真多虧了夏以軍,讓他捉到引起誤會的真兇。
  
  
  
  「伯母以為你是同性戀?」夏以軍以不可思議的口氣說著。
  學弟長相俊美得讓男人也會迷上這點他相信,但目前學弟過往的戀人都是女性,他還沒聽說過學弟想「轉換跑道」。
  「哈哈哈哈──伯母也太天才了!」這大概可以列入本年度最好笑事蹟之一了。
  
  冷靜的啜口咖啡,杜司臣對這大他幾歲的學長、商場的好友兼敵手感到有些無奈。
  「我並不是在說笑話。」頭痛的按壓太陽穴。「之前雲芊相親時,媽媽發現對方對我很有興趣,又看我跟對方談得很熱烈,便以為我喜歡男性。」
  天曉得他只是虛與委蛇,其實都在想工作的事;現階段他只想專心衝刺事業,如果還要抽出時間應付女友的任何需求,他可沒這性子跟女友耗。
  不過也沒有女人會喜歡滿腦子工作的男人吧?
  
  端著下巴思索,夏以軍露齒微笑,「既然如此,我們不如來個『將計就計』。」說完便從暗袋掏出皮夾,抽出張名片遞給杜司臣。
  
  
  現實人生的替身演員嗎……
  站在騎樓低頭注視著手上的名片,這就是杜司臣會在此地的原因,來自於夏以軍提供的方法──請個假女朋友。
  雖然有額外的風險在,但其實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難事,屆時合約一到請對方走人即可。
  只是沒料到進來後會得到這麼一個大驚喜就是了……杜司臣失笑。
  思緒回到正題上,杜司臣問出確實聽過的名字:「姚紫逸?」估計這也是個假名。
  似乎對這假名感到很不爽,一旁姚子奇不悅地啐了一聲。
  
  「梁冬笙。」指了指制服上繡著的名字,城仲瑄習慣性地想推眼鏡,後才想起他目前沒戴眼鏡,縮回手抱著後腦勺,依舊扮演著此次角色──對任何事都很散漫、漠不關心的高中男生。
  
  某個想法在杜司臣腦袋裡成形,他露出詭譎的笑容,看得在場眾人一陣心驚。
  「那麼,依照這合約規定內容,」邊說邊彈了那薄薄的紙張。「同樣身為杜家一份子的我也有資格要求履行合約,我希望……」
  
  聽完後,金皓薰發誓要在合約書上加上但書──合約只限簽約者本人使用,親屬無共用權。
  
  
  
  
  
  ※
  
  
  
  
  
  「啊啊──真麻煩,為什麼會找上我們三個啊。」姚子奇抱著後腦勺靠著牆壁,大嘆口氣。
  要跟一些小鬼乖乖上課真的超麻煩的!
  
  「也算是為民服務吧?」城仲瑄咬著棒棒糖,不以為意的說著。
  
  「校園霸凌事件,目前狀況……」衛亞口中唸唸有詞,用手機回報現況。
  
  姚子奇依舊是一副不良模樣來引起霸凌集團的注意,準備潛入當臥底;衛亞梳著呆瓜頭扮演優等生、書呆子,活生生就是被欺凌的餌;而標準事不關己的局外人原本是由天晴扮演,但正好天晴身上有兩件委託忙不過來,所以就由城仲瑄代打了。
  這次委託人是被霸凌學生的家長聯合起來希望他們揪出兇手,不要再讓學校姑息養奸。
  
  「話說回來,你那個案子如何?」姚子奇好奇地問。
  
  說到這件事,城仲瑄滿臉不太想回應,但看見另外兩人眼裡都閃爍著好奇、更多是八卦的光芒,才嘆氣鬆口:「目前還在了解彼此階段。」
  這次設定是大忙人杜司臣偶然童心大起,然後就在電玩中心結識了青春有活力的高中男學生梁冬笙,最後兩人墜入愛河這種老套的劇碼。
  雖然為了委託,他會認真作各種調查及熟背各種資料,但這還是頭一次他想撒手不幹。
  
  「反正……就當成普通的假扮男朋友案子就好了。」不過要是對象是個男的……姚子奇想像那畫面,禁不住抖了一下。
  「啊,應該你是『女朋友』的那一方?」
  
  城仲瑄只有沉默以對,他實在不太想清楚知道這兩者中間的差別。
  不過最近他以梁冬笙的身份頻繁出入杜司臣個人名下公寓,想必已經引起注意,杜家就快找上門也說不定了。
  想到杜家,就不得不提當事人。「至少杜司臣人不難相處。」不幸中的大幸,且對方也極為配合……各種意味上的──坐在男人腿上及被男人雙手環抱,城仲瑄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有長相有財富又有背景,難怪女人搶破頭。」姚子奇越想越覺得這社會真是太不公平了。
  
  「對了,你上次不是說想買二手烏克麗麗練習,我幫你找到了。」趕緊找另一個話題,不然城仲瑄真怕被問到詳細情況。
  
  姚子奇慵懶貼著牆壁的身子馬上跳起來,興奮的問:「真的!?」
  
  始終點著螢幕沒作聲的衛亞,默默地補上最後一句:仲瑄哥的委託也順利進行中。
  
  
  
  ※
  
  
  
  杜司臣喝著咖啡,時不時望向廚房裡正在烹煮食物的背影。
  對於已經習慣的自己還真覺得莫名的可怕……男人邊想著邊將咖啡杯放下,剛好「小戀人」端著兩盤義大利麵走出廚房,正要起身接過晚餐,放在桌面上的手機發出震動,杜司臣挑起眉──不會這麼巧吧?
  「嗯哼……」看著簡訊內容,杜司臣發出微妙的微笑聲。
  
  放好盤子,城仲瑄也坐到沙發上,湊近身子也想一窺究竟時,就讓杜司臣一手攬過肩,還來不及發出驚呼,就聽見玄關的開鎖聲,馬上明嘹情況的城仲瑄當機立斷、主動側坐在杜司臣腿上,摟住男人頸子,微偏了偏頭與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孔眼對眼、鼻對鼻。
  輕聲的詢問:「他們來了?」杜司臣只是微微笑代表默認。
  
  喀喳一聲門鎖被打開,隨後一陣腳步聲──
  「Sur…哥、哥哥哥哥──」還來不及給哥哥驚喜的杜雲芊,倒是先被哥哥驚嚇到了。
  她是有意來打探沒錯,但沒料到會見到這麼驚人的場面,活逮到哥哥的親熱現場,唔哇、要是再晚個幾十分,說不定會是活春宮。
  「哥你老牛吃嫩草耶。」注意到少年穿著某高中制服,口袋上還繡有名字與學號,杜雲芊不住嘖嘖作聲。
  
  「妳來就只是為了打擾我?」杜司臣略帶不悅的責問。
  
  「才不是呢。」杜雲芊皺皺眉。「是媽咪已經知道你跟一個高中男生交往,叫我打先鋒刺探敵情。」
  邊說邊好奇直往高中男生打量,看來還真被媽咪猜中了,原來哥哥喜歡這型的啊。
  
  不禁朝妹妹攆攆手,一副少來打擾我親熱的模樣。「那現在看過,可以回去了。」語罷,嘴唇貼上腿上男孩頸側,輕輕摩娑。
  雖然已經習慣男人動手動腳,但這還是第一次「動口」,身子不禁打了個顫慄,但城仲瑄硬是低下頭裝出羞澀的樣子。
  
  「好吧,就不打擾哥哥『用餐』了。」就不知被「用」的是哪方就對了。
  「有空就帶他回來吧,那我先回家囉。」說完馬上拍拍屁股離開,她可不想被馬踢。
  
  
  
  妹妹一離開,杜司臣不禁佩服起自己的好演技,他還是頭一次表現出這種急色鬼樣。
  「這樣第一關算是過……」抬起頭話說到一半,讓腿上小戀人滿臉通紅的臉蛋給嚇住,杜司臣這才想起剛才做出以往未有過的舉動。
  嘴角輕揚,姆指輕揉著男孩頸側,帶著微微惡作劇的口氣問:「現在是粱冬笙還是城仲瑄?」
  
  尷尬的掩住嘴,視線不敢對上男人,在演出過程中露出自己真實情緒這種事可是史無前例。
  過了幾分才囁嚅地回答:「城、城仲瑄……」
  
  
  
  
  
  fin
  嗯,沒了(被揍)
  這篇靈感源自於日劇「替身女優」,有興趣可以看看XD
  
  上次貼文是...(眼死),希望大家沒有忘記我T_T
  從6月畢業馬上進職場,在適應期間斷斷續續的寫了一些片斷囧
  現在滿腦子都沒東西(扶額),連文都沒什麼在看了(遠望)
  不過我還是記得12月的七年之癢喔!!!
  目前正在挖掘新興趣中,有考慮要換一個方案...嘛,在研究XD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磅礡大雨打在地面上,城仲瑄極苦惱的一直抬頭望天空,衷心希望這場暴雨可以停下,就算只是暫時也好。
  無奈的嘆口氣,看來是走不到捷運站、或是要一直等下去直到雨停……可是都快十一點了,要是雨不停,勢必會被困在騎樓裡了。
  偏偏附近沒便利商店,連買把傘或雨衣也不能,城仲瑄再嘆氣。
  
  「你在等雨停?」
  
  被一旁冷不防響起的聲音嚇著了,城仲瑄轉頭一瞧,是個俊美的西裝男在他身旁,也跟著望向天空。
  「啊、呃…嗯。」他原以為身旁的男人也是等待雨勢稍緩,但眼角餘光瞄見男人手上的傘。
  
  俊美男人望著天空一會兒,開口說:「這雨一時是停不下來……需要我送你嗎?」
  
  吃驚的瞠目,他還真想不到會有這麼好心的人,但畢竟對方是陌生人……城仲瑄猶豫著不知是否該接受。
  
  「放心,我不劫財。」
  
  讓這話給逗笑了,城仲瑄點點頭,接受了陌生人的好意。「謝謝你。」
  
  「跟我來吧,我車就停在這附近。」男人率先打開傘,舉高在兩人之間,也幸好兩人身高沒差多少。
  
  兩個大男人共撐把傘也有些突兀,城仲瑄不禁慶幸現在是晚上,又下著大雨,不太有路人會注意。
  來到轎車旁,男人先打開副座讓城仲瑄進車內,才步到駕駛座打開車門入內。城仲瑄是等進入車內,小燈亮起了他才不由得正襟危坐──媽啊是一棟房子在路上跑──再看男人面不改色的收起濕透了的傘並放到後座,私毫不在意雨水;還有男人一邊肩頭完全濕透了,城仲瑄心中忍不住低嚎,難怪剛才他完全沒被雨淋到。
  
  「喝水?」
  接過男人遞過來的杯水,城仲瑄很好奇為什麼會有……不太符合高級房車的物品。
  男人發動車子後問了城仲瑄地址,他乖乖的回答完,便是一陣尷尬。離他家至少也要四十分鐘車程,又是下雨天,車速不快,看來要花上一小時了……難不成要這麼尷尬下去?
  「那個…我是城仲瑄,非常謝謝你。」不管如何,自我介紹是禮貌。
  
  「不必客氣。」
  實在也不知道要與陌生人聊些什麼,城仲瑄只好盯著車窗發呆,上班一整天又加班,犯睏地打了小小呵欠。
  城仲瑄的動作沒逃過開車的男人眼裡,「你可以睡會沒關係,到了我會叫你。」
  
  「啊、謝謝。」雖然在陌生人身旁睡著很詭異,但他真的有些疲累想睡,貼著椅背、閉上眼小寐。
  然而城仲瑄始終沒發現,車子行進的方向與他家的方向完全不同。
  
  
  
  
  
  fin
  怎麼有種好像在講鬼故事的FU囧...
  其實文裡還有個隱藏重點...就留待下面後續補完。
  杜哥好可憐,名字都沒出現XD
  
  
  
  
  
  「唔…嗯……」感覺頸子好像讓什麼東西啃咬,城仲瑄擱在床面上的手指微微抽動,睫毛輕顫、緩緩睜開眼,眼前一片模糊,定睛後發現不是他臥室的天花板,心頭大感納悶。
  他最後的記憶是……坐在車內、然後呢……想揉揉太陽穴,卻發現身子好像鉛塊一樣,重得連隻手都舉不高──不,現在他手的確舉高了,被陌生人。
  「你…是……水、水裡面……」意識仍不太清楚,但他對壓在身上的男人有些殘存印象。
  
  男人壓低身子,在城仲瑄耳邊低聲:「小時候媽媽沒教過你,不要亂跟陌生人走嗎?」接著喉頭發出愉悅的笑聲。
  
  
  
  又名:我不劫財沒錯,但我劫色!(告非)
  最後,瑄瑄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