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了!!

BL同人文部落格,小心腳下┌(┌^o^)┐

新家
其實也只是把BLOGGER改頭換面一下XD
以後就不在痞客更新了
TOP

目前分類:鬼灯の金棒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妻小段子,角色崩壞注意(」・ω・)」
  
  
  
  
  
  
  
  
  
  1 小別勝新婚
  
  「路上小心──」朝那漸漸遠去的身影揮揮手。「吶,桃太郎君──趕快把今天預定的藥做好吧。」轉過身雙手插腰,白澤笑瞇瞇地說。
  
  「唉……」看著那精神百倍的上司,桃太郎已經連吐嘈的心都沒了。
  「不過為什麼不乾脆住在一起就好了。」總是這樣有一天沒一天的,他都搞不懂了。
  
  「嗯?」放下藥材的神獸轉過頭,「因為那傢伙說住在一起太墮落了。」手掩住嘴巴噗噗笑,而且笑得有些……色色的。
  「而且,桃太郎君不覺得這樣很有小別勝新婚的感覺嗎?」
  
  我只覺得你們只是在考驗大家心臟強度而已──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吐嘈的桃太郎。
  
  
  
  
  
  2 送藥只是順便
  
  「我出門囉。」開心的提著便當袋,白澤準備出門。
  
  「白澤大人!要送的藥你沒帶啦!」到底是去送藥還是送便當啊。
  其實桃太郎忘了一個選項,把自己送上門。
  
  「啊對耶,差點忘了。」接過藥包塞進懷裡。
  「不過……真傷腦筋,」站在藥局門口遲遲不肯踏出步伐,注視著地面。「今天要走哪條捷徑呢。」
  
  下次乾脆直接請鬼燈先生挖個直達輔佐官辦公室的洞穴好了!桃太郎扶額。
  
  
  
  
  
  3 所謂送上門
  
  「吶,不要辦公了,來玩嘛!」側坐在輔佐官腿上,攬住對方頸項。
  
  面不改色看著公文,按下確認章後放到一旁,鬼神完全無視身上的神獸。
  
  「好無聊──」拉長了語尾,神獸偎進鬼神懷裡,無聊的玩著鬼神衣領。
  打了個小呵欠,吃飽了睡意便湧上,白澤眼皮一眨一眨地,最終闔上,沒幾分便發出緩和的呼吸聲。
  
  鬼神這時才像是回神過來,低頭看著睡得很舒服的白豚,稍稍移動了左臂讓懷裡的人睡得更安穩,繼續辦公。
  
  
  
  白澤睜開眼,發現眼前漆黑一片,眨眨眼適應黑暗環境,映入眼簾的就是某鬼的睡臉。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午餐?傍晚?
  雖然時間流逝對他沒什麼變化,但彼世與現世是息息相關,地獄是時時刻刻都很忙錄就是了,這傢伙也幾乎三天兩頭就熬夜……等等,他剛是不是有種變成怨夫的錯覺?
  不過記得今天現世好像是──「五月二十嗎……嘻嘻。」撐著下巴趴在鬼神胸膛上,白澤笑瞇了眼。
  
  
  
  
  
  5 中國語手冊上會教的事
  
  將白紙舉到鬼神眼神,「吶吶,唸一下這三個數字。」白澤賊笑賊笑。
  
  「ごにぜろ(520)?」
  
  「啊,不對不對……」拿了筆標上假名。「再唸一次!」
  
  皺緊眉頭,「五二零?」好歹也在中國遊歷過,數字這種基本款自然難不倒鬼神大人,只是音調有些微妙。
  
  「多唸幾次。」充滿期待地看著鬼神,神獸心裡現在笑得正歡。
  
  「五二零五二零五二零五二(碎念數次後)我愛──」唸到最後發現了其中蹊蹺,鬼神突地收口,手掌抓捏住神獸雙頰。
  
  
  
  「閃瞎我們的眼睛……」
  爭執中的兩人,不知怎地神獸突然嘟起嘴唇就親上去,唐瓜滿臉無奈。
  
  「鬼燈君談起戀愛,怎麼總覺得看起來有點可怕?」摸著鬍子,閻魔王納悶地說。
  鬼神將神獸壓在辦公桌上還以顏色,神獸雙腿猛踢。
  
  「不過不阻止鬼燈大人好嗎?工作會做不完呢。」唐瓜煩惱的搔搔頭髮,自從地獄天國最強情侶誕生後,感覺工作效率似乎下降了?
  但絕不是鬼神的效率下降,是他們這些旁觀的獄卒!實在是太挑戰視覺了啊!
  
  「不不不──我才不要被狼牙棒打飛!」
  
  
  
  
  
  fin
  
  其實本來要在520當天寫完,但那天心情有些低落,所以沒寫完XD
  我想要正常時間下班orz
  真三七出了,表示我會消失一陣子了哈哈哈XD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然你會被狼牙棒打飛(咦)
  
  
  
  
  
  
  
  
  
  「鬼燈一直都沒交往的人啊……」
  
  將清酒一口飲下,鬼燈淡淡的說:「你倒是一直喜歡阿香小姐。」
  
  「少、少囉嗦!」烏頭也將酒一口灌下,滿臉通紅。
  
  「雖然我不是要干涉別人的嗜好,不過你要是怕蛇,很難成功喔。」
  
  「吵死了!我早就不喜歡了好不好!」欲蓋彌彰就是在說明烏頭此刻情況。
  
  「是嗎?她有時還會問起你跟蓬。」鬼燈只拋出這句話,成功引得烏頭一副想問又不敢問。
  
  「呃……她、她問了什麼?」扭扭捏捏地還是開口了。
  
  「忘了。」
  
  「鬼──燈──你這傢伙!」要不是鐵定會被一棒打飛,他還真想揍好友一拳。
  忍不住瞄了好友一眼,他當然想跟阿香告白,但除了他每到臨頭都會緊張到說不出話來,朋友妻不可戲這道理他還是懂的。鬼燈遲遲不交個女朋友,跟鬼燈交情好的就只有阿香,誤會也不是沒有道理,要是鬼燈跟阿香在一起,他怎麼說也不能跟好友搶吧。
  
  見好友一副陷入煩惱的模樣,鬼燈難得好心的說:「我有對象,但不是她,你大可放心去追。」欺負朋友這麼多年了,也該給點甜頭……反正估計照烏頭這樣子在追上一千年也追不上。
  
  「真的嗎?」烏頭激動的大聲喊。「不過你對象是誰?我怎麼都不知道,太不夠意思了。」他有時都懷疑鬼燈是不是機器人,每天光工作就夠了。
  
  「你只要知道就好,其他不干你的事。」說完,一雙蛇目陰狠地瞪向烏頭。「妨礙我……你知道的。」
  
  「我知道啦……你別那麼可怕的瞪我。」他哪敢妨礙,但……嘿嘿,打聽可以吧?
  
  
  
  
  
  「鬼燈大人?」抱著文件的奇奇蒂蒂二人組疑惑地彼此對望。「喜歡的對象?」
  
  「阿香姐吧。」茄子點頭加重說服力。「鬼燈大人跟阿香姐關係不是很好嗎。」
  
  唐瓜絕望的說:「真的嗎?」要是鬼燈大人,其他鬼肯定連一分勝算都沒有啊。
  
  
  
  
  
  「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要陪我們玩嗎?」
  座敷童子瞪大眼睛,兩人四雙眼盯著烏頭。
  
  「唔…呃……我問錯人了,對不起!」好可怕喔!果然是鬼燈教出來的孩子啊──
  
  
  
  
  
  「鬼燈君吶……」閻魔大王摸著鬍子。
  
  「閻魔大王跟鬼燈一起工作那多長時間,一定知道的吧?」
  
  「對象我是不知道,但要說鬼燈跟哪位女性最好……阿香小姐吧。」就這樣在一起也不錯啊,如果有交往的對象說不定可以稍稍軟化一下抖S輔佐官的個性。
  
  連閻魔大王都認為是阿香,鬼燈是不是在騙他啊!?
  
  
  
  
  
  接連問了好幾人,其中還有答案是偶像的真紀,但因為遭到本人嚴重否定,所以這選項被劃掉了。
  除此之外真的沒有任何交情好的女性……鬼燈這傢伙!
  「神啊,告訴我答案吧!」
  
  「嗚哇哇哇哇哇哇──」
  
  欸?神真的回應了?烏頭還來不及找聲源處,就見天空掉下一個不明生物,完美的……臉蛋直擊地面。
  「呃……你還好嗎?」看著身軀彎成鯱(*註1)的白衣人,烏頭小心翼翼地靠近。
  
  「痛、痛痛痛……那個混蛋鬼神……」跳起身,邊罵邊拍拍衣上灰塵。
  
  掉下來沒事你也很厲害不愧是不死之身啊──心裡這麼想但沒說出口,烏頭認出眼前人是跟鬼燈誓不兩立的神獸白澤。
  雖然他也不看慣這種風流花心的輕浮男,但沒碰到他底線就當沒看見。
  不過不是都說敵人最了解敵人嗎,說不定白澤知道鬼燈的對象。
  
  「哈啊?那個白痴的對象?這種事誰知道啊!」動動肩骨,吃疼的皺緊眉頭,雖然他是不死之身,但不表示不會疼。
  「別吵我,我要去找那個王八蛋算帳!」說完白澤馬上化回原形……怎麼來的就怎麼走的,順著洞穴飛上去。
  
  看著消失的神獸身影,烏頭抓抓頭髮,結果一天下來還是沒打聽到鬼燈的對象。
  其實要是烏頭夠大膽點去問阿香本人,或許會得到意外的答案也不一定?
  
  
  「啊啦,鬼燈大人的對象?」側頭思考。「嗯……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對象,如果要說跟鬼燈大人牽扯最深,白澤大人吧?」意外看得很透徹的女性。
  
  
  
  
  
  *註1:鯱就是白澤初登場被中摔出去的姿勢,翻成魚形獸感覺很妙,還是用日本原漢字XD
  fin
  
  原是想寫烏頭跟蹤鬼燈...但寫一寫就發展成這樣子算了(挖鼻
  下次來寫鬼白笨蛋夫妻放閃好了...
  自從兩人確定關係後,人妻白澤到地獄都直接找鬼燈,坐在鬼神腿上妨礙輔佐官辦公,輔佐官興致一來就抱著自家妻子回房間調教,導致第五審判廳的工作效率一天比一天低,造成獄卒暴動,因為每天都被閃瞎眼(咦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是想寫那些梗,這次無意義多XD
  
  
  
  
  
  
  
  
  
  1
  
  看著坐在一旁等藥劑煮好的鬼神,桃太郎突然說:「鬼燈先生的頭髮又長了呢。」記得上次為了到現世而剪短的頭髮,沒幾個月又長了。
  
  「嗯,我頭髮長很快。」鬼燈邊說邊撫了黑髮。
  
  視線移到一旁上司,「話說……白澤大人一直都是短髮嗎?」
  
  「沒有哦,我以前是長髮呢。以前的人很崇信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連頭髮都不能剪的哦。」
  「不過頭髮長也很困擾,短髮比較方便。」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服也是,我穿的是改良短旗袍。像那傢伙的袖子在製作藥時有時會弄髒。」
  
  「唔,這麼說來,鬼燈先生穿的是和服吧?」
  
  「有些不一樣。地獄受中國影響很大,就連衣服也是,像閻魔大王穿的是道服。」
  
  白澤突然手掩起嘴巴噗笑一聲,「我記得以前日本地獄是不穿內褲的吧。」眼睛還一直往鬼燈下半身看去。
  
  為什麼白澤大人就只會想到那裡去呢?桃太郎無奈的攪拌藥劑。
  
  
  
  
  
  2
  
  「鬼燈大人的狼牙棒掉下去啦──」獄卒緊張的吼著。
  又有亡者不知死活想逃跑,鬼神馬上給予治裁,不巧狼牙棒就這樣落入川裡。
  一群人站在三途川旁,直探頭望向三途川,如果是掉到山水瀨倒還好,掉到江深淵……這該何解?
  突然水面一陣冒泡,三途川之主冒出頭,咬了一隻金色狼牙棒放在地上。
  「欸……這是在演哪齣?」幾人圍著那隻閃亮的狼牙棒觀看。
  似乎是看眾人反應不對,又鑽進川裡叼了隻銀色狼牙棒放在地面。
  「……真令人意外啊。」
  「這是傳說中的那個吧?」大伙嘰嘰喳喳討論地上金棒銀棒。
  
  
  
  
  
  3
  
  「原來天國真的有像RPG遊戲裡一樣的治傷溫泉!」小白汪了一聲,似乎很想去看看。
  
  「嗯,很有用喔,在裡面泡個幾分鐘就可以了。」
  
  「好厲害!感覺好方便!」
  
  「的確很放方便,__完白豚把他丟進去泡個幾方,拉起來繼續__,直接泡在裡面__可以用上一整天喔。」
  
  歪頭看著確認文件的鬼神,小白滿頭問號──為什麼鬼燈大人說的意思他不太了解呢。
  
  
  
  
  
  4
  
  「話說回來,鬼燈大人是金魚派呢。」
  
  「啊,的確是呢。」
  
  「阿香姐是蛇派。」
  
  「嗯,看就知道!」
  
  「胸部也很大。」
  
  「不不不,跟那個沒關係哦!」
  
  
  
  
  
  5
  
  「啊,麻煩死了!」
  
  「白澤大人不是坐在那裡而已嗎!」
  
  「因為說想趁機打掃的是桃太郎君嘛。」
  
  「是是是,那就好好坐著,打掃我來就好。」
  
  「桃太郎君真好……啊,現在掃除中──嘖,是你啊。」白澤滿臉微笑,看見來人卻迅速翻臉。
  
  「……什麼打扮?」鬼神皺眉看著蹲在圓凳上的神獸。
  
  「嗯?因為在打掃啊,褲子丟進去洗了。」神獸很沒自覺的只穿著上衣跟內褲蹲在凳子上。
  
  「怎麼不乾脆連上衣也洗。」只穿著上衣不是也不對?
  
  「欸?沒穿衣服會冷耶!」一副你很奇怪的目光看著鬼神。
  
  穿成這樣子的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6
  
  「啊咧,鬼燈君你養新寵物啦?」
  
  「不……該說寵物嗎……」
  
  小小的幼獸白澤理著自己的毛,接著用頭輕輕蹭了下鬼神的手,蓬鬆的尾巴開心地甩了甩。
  
  摀著臉,受到攻擊的鬼神只能拿出手機一直猛按快門。
  
  
  「不過怎麼長得很像白澤君……錯覺嗎?」回到自己位子上的閻魔大王喃喃。
  
  
  
  
  
  fin
  1只是想寫以前地獄是不穿內褲(被揍
  2想寫金棒銀棒鐵棒不如鬼燈的●棒(咳咳自重
  3治傷溫泉一定很方便,丟進去泡一下就痊癒...__請自由填空ˊqˋ
  4無意義ˊˇˋ
  5我只想寫上衣到大腿的神獸大人穿著內褲蹲在凳子上(被巴),背景是因為座敷童子的關係店內全空,桃太郎趁機大掃除
  6是幼獸白澤後續030,一度打成誘受...
  
  寫這種極短文真開心XD
  雖然目前有在寫篇短文,但內容似乎不知被我歪到哪去了囧|||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地獄鬼神TOP,除了在第一線處理各種事務、時時督策上司,也會應下屬邀請參加酒會,畢竟人際關係也是工作的一環。
  而成員都是男性的場合下,地點有時就會移到眾合地獄最有名的花街。
  
  看著鬼神身旁兩位女性爭相倒酒,有感而發:「鬼燈大人真的很受歡迎呢。」
  雖然外表看似小孩,但其實已經成年,唐瓜也在這次酒會成員中。
  
  「哈哈,鬼燈君是帥鬼嘛。」閻魔大王笑說。
  
  場面熱鬧,有幾個獄卒已經隨著音樂跳起舞來,閻魔大王也抓到幾個犧牲者高談孫子經。
  鬼燈只是靜靜地喝著酒,而身旁女人突然提起的話題卻引起他的注意。
  
  「鬼燈大人跟白澤大人真的很像呢,嘻嘻。」說的女人不知道,鬼神手上的酒杯似乎有龜裂的痕跡。
  「說到白澤大人,上次綠子跟我說過……」瞄了眼鬼神,感覺鬼神似乎沒在聽她們談話,才放心地繼續說:
  「她替白澤大人做過後面的按摩呢。」
  
  「我也替幾個恩客做過,沒什麼稀奇的吧。」說實在,會來花街的客人都是求一夜的歡樂,這點事實在沒什麼。
  
  「啊啦,才不一樣呢。她說白澤大人光用後面就能……」眨了眨眼,表示你我都懂。
  
  「不過光看著白澤大人達到高潮,也是美好的景色。」帥哥誰不愛,尤其情慾中的神情一定特別撩撥人。
  
  「嘻嘻,是呀。希望我也有機會可以試試呢。」
  
  鬼神端起酒杯移至嘴邊,瞇起眼似乎是在想些什麼。
  
  
  
  
  
  時至半夜三點,白澤乖乖的在床上熟睡著,但眉一直皺著,似乎被夢魘纏住。
  夢裡的他化回原形在天空開心的翱翔,但被突然落下來的巨大酸漿果壓著起不了身,就像孫悟空一樣,白澤難受的呻吟出聲,為、為什麼酸漿果一直用他的果梗戳自己啊!
  唔…雖然有很痛……但好像又、挺舒服的…啊、那裡被戳到感覺麻麻的、嗯……不對!這感覺也太真實了哪還是夢!?
  睜開眼睛,驚恐的抬身望去──還真是巨大的酸漿果,真實版的。
  「~!@#$%^&*──」已經吃驚到發不出聲音了。
  原來方才的疼痛不是幻覺,某鬼真拿著他的「果梗」戳著自己!
  「混蛋把你的果梗拔出去!」
  
  「果梗──?」鬼神細長的眼瞪著那不知死活的神獸。「……果梗有這麼粗?」說著繼續擺動自己腰部。
  
  「啊、唔──快給我拔出去!」誰管他果梗多粗,而且自己說好不好意思啊。「你…你到底來…幹、什麼……」
  
  「只是聽說你用後面就能高潮,來實際猜操作看看。」
  
  「去死……而且、為什麼是…你來操作、啊、好痛!」耳飾突地被拉住,白澤手摀住耳朵,瞪向上方的臉孔。
  
  「難道你還要找別人操作?」邊說邊扯著耳飾,似乎對方一說是就要馬上扯下來。
  
  「痛痛痛痛──」可惡他一定是最近沒看黃曆,才會這麼衰──話說本人完全忘了自己是瑞獸。
  「啊真是的!你快做完快滾!」他還想說明天休息一天來去玩,看來是要躺在床上一天了。
  鬼神嘖了一聲,只是更加賣力苦幹。白澤不爽的扯著那略長的黑髮,接著氣憤的以雙手指尖用力抓著鬼神背部。
  「還都酒味…嗚、臭死了……」
  
  「你可沒資格說我,白豚。」說著還揉了渾圓的豚…不對,臀部。
  
  想到方才夢境情景,白澤惡質的笑了,「在吵我就變回原形……哼哼!」
  鬼燈突然停下動作,認真的注視著身下人。
  「喂……你不會當真吧?」一看鬼神臉上表情,白澤抖了抖。
  
  「獸●嗎……」才不管現下處於什麼情況,鬼燈端著下巴,似乎在思量可能性。
  
  圈著鬼神腰際的雙腿踢了踢,「笨蛋!給我動啦!都要天亮你還沒做完,肯定是老了!」
  
  眉頭緊皺,慢條斯理地從懷中掏出懷錶看時間,「的確要天亮了……那就別睡了吧,老頭。」
  
  噫呀──白澤發出無聲的尖叫。
  
  
  
  
  
  「好奇怪……白澤大人不是說早上就要出門嗎。」好媽媽桃太郎準備著早餐,納悶的一直轉頭看著白澤房門。
  雖然白澤大人少出點門,就可以減少支出,說不定他的薪水就會提高……桃太郎嘆氣。
  關掉瓦斯爐,邁步走向白澤房間,試著敲敲房門喊了聲,沒得到回應。就算是以往也不會有這種狀況,難道白澤大人因為某種原因起不了床?比如感冒什麼的。
  桃太郎緊張的打開房門,剛要喊出聲,在看見房內景象,瞬間收聲神速帶上房門。
  ──他剛是不是看見鬼燈先生摟著白澤大人在睡覺?
  「……我還是去採收仙桃吧。」
  
  
  
  
  
  fin
  我只是突然想起好久以前看過一則新聞說男子去某色情按摩店會刺激前列腺(摸下巴
  果梗什麼的我不曉得^q^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吶吶,鬼燈大人,媽媽呢?」一子趴在桌緣,二子賴在椅背上。
  
  鬼神大人拿著文件的手一用力,那薄薄的紙張差點就被分屍,他輕呼口氣。
  肯定是閻魔大王昨天發表他的孫子演說時,還唸著輔佐官要趕快娶個老婆回家照顧女兒惹的禍!
  「沒有那種東西。」說完,順勢蓋上確認章。
  
  「但是昨天龍貓說一子跟二子會有媽媽。」
  
  「一子跟二子想要媽媽。」
  
  
  
  「鬼燈大人,這是今天要確認的文件。」唐瓜茄子二人抱著幾個卷宗來到辦公室,就看見鬼神TOP沒輒的模樣,外加座敷童子高喊著要媽媽。
  
  「哦,鬼燈大人要結婚了嗎?」茄子好奇的睜大眼睛。
  
  「不,只是昨天大王又在發表愛孫經時……」放下金魚草原子筆,端起茶杯。
  
  「話說回來,鬼燈大人喜歡什麼樣的女性類型呢?」
  
  「嗯……」摸摸下巴。「開朗、不怕蟲子、喜歡動物、有調教價值……如果要結婚,要能笑著喝下我煮的腦味噌湯。」
  那是什麼擇偶標準啊……唐瓜滿頭黑線地聽著。
  「不過我想不管是現世或死後的世界都很難有符合的對象喔。」
  有自知之名的話就把條件放寬吧鬼燈大人,唐瓜摳摳臉頰。
  
  「欸,有哦。」
  什麼!?唐瓜瞪大眼轉頭看著好友。
  「白澤大人啊!」
  喀嘰!身體抖了一下,唐瓜不用看就知道鬼燈大人肯定折斷了一隻原子筆。
  完全沒看見──或是根本沒注意──鬼燈發黑的臉色,茄子開心地說:「白澤大人看見誰都是滿臉笑容!」
  不不不不不──除了鬼燈大人之外!唐瓜猛搖手。
  「中藥就有蟲子是藥材,所以白澤大人肯定不怕蟲。」
  好像也有點道理耶,唐瓜端著下巴。
  「喜歡動物更不用說了──不如說白澤大人自己原形就是!」
  這個倒是很對,唐瓜點點頭。
  「鬼燈大人每次都會揍白澤大人,所以一定很有調教價值。」
  這……應該是要同情白澤大人吧?
  「剩下的就是腦味噌湯啦!」茄子說完還開心地手舞足蹈。
  
  「鬼燈大人!千萬不要聽笨蛋茄子……啊咧?鬼燈大人?」唐瓜急急地解釋,要是鬼燈大人一個不開心狼牙棒就砸過來了──但位子上已經空無一人。
  
  「鬼燈大人說他突然有事。」一子一屁股坐到桌子上。
  
  二子接著說:「就衝出去了。」
  
  「啊咧……」唐瓜抓抓頭髮,極為不解。
  
  茄子突然想起來,「啊,除了白澤大人是男的。」
  
  
  
  
  
  「吶,小香今晚有沒有空,一起去玩吧!」白澤坐在櫃台內,撐著下巴調笑問。
  
  「啊啦,白澤大人……」阿香無奈地苦笑。
  
  作業台邊的桃太郎已經習以為常,認真地煮著藥,壓根無視上司。
  
  「白豚!」一腳踹開門,鬼燈手裡端著一個碗疾步走向櫃台。
  
  「混蛋你要付修理費──幹、幹麻!?」氣極拍桌起身,但看鬼燈一付來勢洶洶的模樣,有些害怕地向後退幾步。
  
  「這個。」鬼燈把碗放在桌面上。「給我喝下去。」
  
  「什、什麼東西……」低頭看碗內容物,黑黑紫紫的不明物。「毒藥?我才不喝勒!」
  
  倏地伸出手掌扣住白澤雙頰,「你……是想要我餵你嗎?」低八度聲音配上威脅的表情。
  
  啊……感覺又要胃潰瘍了,白澤抽抽嘴角。
  
  「欸…鬼燈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嗎?」要是吵起來又不得了了,阿香緊張地想以淑女的力量阻止兩人。
  桃太郎也很緊張地抱著兔子湊過來,希望能靠兔子吸引鬼燈的注意力。
  
  硬是將那隻手掌掰開,白澤搓揉著自己發紅的雙頰,邊不爽地嘟嚷:「喝就喝!」
  與其等鬼神把東西強灌進嘴裡不如自己來,這麼想著便端起那碗不知是什麼東東的,喝了一口。
  
  瞇起眼緊盯著白澤臉上表情,「如何?」
  
  等到吞進喉嚨,白澤才舒展開苦瓜臉,訝異的眨眨眼,「欸?還不錯喝嘛。」雖然賣相不太好,但味道沒想像的可怕。
  咕嚕咕嚕地將剩餘的湯汁喝完,哈地一聲擦擦嘴角,笑瞇了眼:
  「哼哼,看在這碗的份上,你又想要什麼藥了,說吧!」肯定是有事才會獻殷勤。
  嘖了一聲,鬼燈轉過身,掏出手機按了按,後又轉過身瞪著白澤。
  「幹麻?」不會又是想到什麼法子要作弄他了吧。
  
  「……下次休假,去迪●尼樂園吧。」
  
  
  
  
  
  「啊,鬼燈大人發來郵件。」唐瓜掏出發出鈴聲的手機。
  「『媽媽捕獲』……欸?」不、不會吧!?
  忍不住轉頭看著親友,「你啊……真的很厲害耶。」各種意義上的。
  
  「哈哈哈。」茄子雙手抱著後腦,開心的大笑。
  
  
  
  
  
  fin
  先不提腦味噌湯,其他全符合^q^(女性條件無視)
  沒事做就會放著鬼燈動畫,腦補或是耳朵聽...期待第二季啊(翻滾
  怎辦,快來拯救我的鬼白症頭(被揍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是想寫漫畫或動畫裡讓我燃的點,先後順序、背景無視,對話多
  
  
  
  
  
  
  
  
  
  1 漂亮的妻子?
  
  「嗯──?」看別西卜插腰大笑,手指著自己說贏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但就是莫名的不爽啊。
  
  「哈哈哈!我有一個漂亮的老婆!」
  
  老婆?……摸著下巴偏頭思考。
  「啊,原來如此。」大概猜到別西卜在高興什麼。
  「雖然沒有妻子,但我有未婚妻的喔。」說著掏出手機翻著照片。
  
  「欸?」本來還在大笑的蒼蠅王停下。
  
  「這個。」將手機螢幕面向對方。
  
  「……中國人?」照片裡是穿著中國古服的人,似乎是醉了躺在草地上睡覺。
  
  
  
  
  
  2 鬼燈派?白澤派?
  
  「吶吶,你是鬼燈大人派還是白澤大人派?」女廁裡,女獄卒A整理著頭髮邊問身旁的好友。
  
  「我絕對是鬼燈大人派的!」成為鬼神TOP的妻子,也算是女獄卒的夢想職業吧。
  
  「我比較喜歡溫柔愛笑的白澤大人。」
  
  「啊,我是鬼白派的。」一旁靜靜沒出聲的女獄卒C突然說。
  
  「哈啊?」女獄卒AB一同莫名的發出疑惑聲,而C早已離開。
  
  
  
  
  
  3 像小孩子一樣
  
  「明明感情不好,鬼燈君總是招惹白澤君……」閻魔大王搖頭嘆氣。
  
  「啊啦,這不就是那個嗎?喜歡欺負自己喜歡的人的心態。」阿香小姐呵呵笑著說。
  
  「嗯……鬼燈君啊,還是小孩子啊。」
  
  
  
  
  
  4 鬼燈大人的鬼燈,超強
  
  「不愧是鬼神的TOP,鬼燈大人遇到什麼事都面不改色。啊啊,總有一天我也會那樣嗎。」唐瓜幻想著未來也能成為鬼神TOP的畫面。
  
  「鬼燈大人的鬼燈,超強!」茄子邊說邊在白紙上作畫。「完成了!!」開心的高舉著紙張,然後使出白澤教給他的剪紙成兵術。
  
  「你又畫出什麼東西了?而且這裡是審判大廳也注意一下地點吧茄子這個笨蛋!」
  
  澆完金魚草的鬼燈一進大廳,就看見地獄的蒂蒂奇奇兩人。「哦呀?茄子先生……」
  
  一陣煙霧過去,地上出現一隻幼獸……白澤。
  
  「欸嘿嘿,上次看見白澤大人變回原形就想畫了。」抓抓蓬鬆的捲髮,茄子不好意思的笑了。
  
  「意外地蠻可愛……鬼燈大人?」唐瓜看著地上舔著自己皮毛的幼獸,感覺到身旁的鬼燈大人……好像躍躍欲試什麼似的。
  
  
  
  
  
  5 跟鬼燈大人扯上關係的白澤大人
  
  「真是的!我的衣服又被你撕破了!」坐在床緣,準備撿起衣服穿,卻發現只剩一堆破布。
  
  「呼──」吐出煙霧。「穿我的衣服吧。」
  
  「廢話!不然我要怎麼回去。」白了靠在床上的人一眼,便撿起黑色和服套在身上。
  明明身高一樣,但為什麼穿起來那麼鬆……白澤不悅的扯扯身上衣服,連肩線都落在手臂上了。
  「不對,我穿這樣出去不就被發現了嗎?」難不成要他假扮成鬼神的模樣。
  
  「啊,乾脆變回原形從我挖的洞回天國吧。」
  
  「……你又在哪裡挖洞穴了?」這個臭鬼!
  
  
  
  
  
  6 一等大賞
  
  「啊啊──累死了,趕快回去泡個溫泉!」白澤伸個大懶腰。
  
  「喂白豚,你要去哪?」解決完公務的鬼神,吩咐完事情便來解決私務。
  
  耳飾被拉扯住,白澤痛呼:「會疼啦──幹麻啦?」
  
  「我的獎品當然要跟我回去。」
  
  「什麼東西……」獎品什麼──「等、等等!你是在說那個蘋果糖?」
  
  「桃太郎先生,明早我會把白豚送回去。」才不管獎品的掙扎,鬼燈扛著獎品準備回房間開封。
  
  「兔子們也跟白澤大人說再見。」桃太郎一手抱著兔子,一手抓著兔子前肢揮了揮,狀似沒聽見白澤大人的慘叫及求救聲。
  
  
  
  
  
  fin
  鬼燈動畫結束了,我好寂寞T_T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正努力與藥材對抗的桃太郎,聽見門開合聲,抬起頭望見來人,手背拭汗露出笑容,「啊,鬼燈先生,歡迎光臨!」
  放下令人糾結的藥膏製作圖解,桃太郎拿起抹布擦了擦手,「鬼燈先生今天要買什麼嗎?」
  
  「那隻白豚呢?」走近作業台,拿起被桃太郎放在桌上的紙張。
  
  「啊,白澤大人的話,說是腰痛…呃、所以去泡溫泉舒解。」雖然不太想知道腰痛的原因,但果然是上了年紀的神獸啊。
  
  嘁了一聲,鬼燈看了一眼置在桌面上的藥材,「痠痛藥膏,果然是上了年紀的神獸。」說著說著,抱起了一隻兔子坐在圓凳上。
  
  「哈哈……」桃太郎只能乾笑以對,看著鬼燈溫柔對待兔子的模樣,不禁聯想到……若是白澤大人變回原形,鬼燈先生會不會把他抱在懷裡呢?
  這麼說來,外形是自己決定的話,應該也可以變成像鳳凰大人一樣的小孩子囉。
  
  「在想什麼?」看桃太郎發愣的模樣,鬼燈開口問。
  
  「啊…在想白澤大人的原形。」桃太郎將自己的猜測說了。
  
  「雖然沒看過,不過照理是可以。」邊說邊用手指逗著懷中的兔子。
  
  「那性別應該是不能變……吧?」變身還真是方便啊,桃太郎忍不住心想。
  
  「哼嗯……這倒是沒想過。」端著下巴,鬼神認真思考其中的邏輯,畢竟他不會法術,對這門瞭解不深。
  「不管怎樣,改變不了他是一個老頭子的事實。」
  
  「啊,也是…哈哈……」話說回來,鬼燈大人是要來取藥嗎,是不是該叫醒白澤大人好呢。
  
  那廝正在煩惱著,鬼燈放下懷裡的兔子,扛起狼牙棒起身步向門口,「我去叫醒那隻白豚。」
  
  ……確定不是揍醒嗎?桃太郎無奈嘆氣。
  
  
  
  走向店鋪後方的露天溫泉,一進去就發現躺在地上的神獸──原形的;注意到一旁丟著的酒瓶,估計是泡溫泉喝著喝著就醉了。
  冷冷瞪著地面上的偶蹄類,鬼燈靜默幾秒,接著掏出手機打開照相功能,將神獸四腳朝天的睡姿拍下。
  走到神獸身旁,狼牙棒像在戳蟲子一樣先戳幾下,換來的是神獸不干被打擾,前肢撓了撓,抽了抽鼻子繼續睡。
  一向愛護動物、不對動物出手的鬼神大人,也只是單純瞪著那睡死的神獸,然後伸出手掌輕輕撫摸柔順的皮毛,撓撓柔軟的腹部。
  
  「呼嗯…呵呵……」睡夢中的神獸忍不住咧開嘴發出舒服的呼嚕聲,看來肚子是死穴。
  
  搔搔下巴又順順耳朵,如果再小隻一點就能抱在懷裡,像兔子一樣逗弄了,鬼燈狀似可惜地嘆口氣。
  然而就在鬼燈要再更進一步時,手掌下的皮毛卻已幻化回溫熱的皮膚,剛泡完溫泉的肌膚滑溜溜地,偏白的膚色也因熱氣染上暈紅。
  手掌沒收回,緩緩游移著,跟動物的皮毛不一樣,是柔軟結實的肌理,鬼燈想著乾脆就這樣把人踢進溫泉裡好呢,還是乾脆……往某處瞄一眼。
  或許是感受到寒意(及視線?),赤裸的人兒打了個顫慄,側過身去縮起身子曲起腿,將自己捲成一團,露出渾圓的股丘。
  瞇起眼,手掌不自覺地越往那處移去,來到腰側處倏地停下抽回手,鬼燈低嘖了一聲,站起身拿起一旁木籃裡的白色大衣,隨意地往那人身上披去。
  
  
  
  「吶,桃太郎君,我餓了──」揉著眼睛、打個呵欠,白澤睡到傍晚才醒來回店裡。
  
  「欸?」看著走到櫃台旁抱膝蹲坐在圓凳上的上司,桃太郎這才想起鬼燈大人說要去叫醒白澤大人。
  「白澤大人剛睡醒嗎?」
  
  「嗯?」手指玩著垂落的墜飾,心不在焉地點點頭。「啊,對了,還讓你幫我蓋衣服,謝謝。」
  
  呃,還是別說鬼燈大人有來過好了……桃太郎心想。
  
  
  
  
  
  今天一整個下午,坐在辦公桌前的鬼燈君,一直盯著自己右手不放,看起來心情不錯……難道是又想到什麼新的處刑方式?
  ──閻魔大王決定今天在日記裡這樣寫著。
  
  
  
  
  
  fin
  好想抱幼獸白澤^q^
  鬼白嚴重不足,誰快來給我肥料(抹口水)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過,雖然說感情不好,但鬼燈君每次看見白澤君就會發飆……也算是另類的相處吧。」
  今日抖S輔佐官鬼燈到現世出公差,閻魔王大人在開小差,鋪了地墊、泡了茶就坐在廳中地板上,跟大伙聊起天。
  
  「啊啦,的確是呢。」阿香姐優雅的端著茶杯啜了一口。「我還沒看過有誰可以那麼讓鬼燈大人討厭。」
  不要去踩到地雷,鬼燈是很好相處的,能每次都讓鬼燈出手,除了閻魔王大人就是白澤大人了吧……不過厭惡度那已經是無人能出其右了。
  
  「但是最近好像有比較和平了吶?」連白澤君有時都會親自送文件來,不過沒幾分後又單方面被揍回桃源鄉就是了……嗯?
  「話說回來,白澤君最近到花街的次數好像少了很多?」
  只要兩人開始吵架,閻魔王就怕自己胸口又多了個什麼星的,都離得遠遠聽吵架內容,好幾次都聽見白澤吼要回桃源鄉。
  
  阿香捧著臉頰回想,「好像是呢。」到極樂滿月買藥,都看得見白澤大人,不然依以往情況是在地獄的花街才是。
  
  一旁扭著屁股的茄子聽了,突然笑得很奇怪,「嘿嘿,白澤大人該不會是有……」竊笑著伸出小指頭。
  
  小白汪汪兩聲,「欸──但是我都沒聞到什麼味道!」牠蠻常跟著鬼燈大人到桃源鄉玩的,遇到白澤的機會很多。
  「吶,桃太郎知道嗎?」扒了扒身旁的人。
  
  「呃?」靜靜品茶的桃太郎抖了下,怎、怎麼話題突然帶到他身上了!?看著大家都用期待、想聽八卦的目光盯著自己,他抖抖嘴角。
  「不、不知道耶……哈、哈哈哈……」
  
  「不過桃太郎今天沒工作嗎?」站在桃太郎肩上的琉璃男好奇問。
  
  「啊……白澤大人到現世了,今天店裡休息。」
  
  「哦呀,真巧,鬼燈君也到現世了,哎呀他們就算感情不好但總是會碰到頭,希望別發生什麼事。」閻魔王擔心的說。
  
  聽見閻魔王的話,桃太郎心裡驚了一下,「呃…應該……不會這麼巧吧……」
  
  「說到女朋友,鬼燈君最近也很常講手機,不會也是……」呼呼地笑了幾聲,閻魔王也伸出小指頭。
  啊啊這群男人……阿香搖頭苦笑。
  
  「欸──但是鬼燈大人身上都沒什麼香水味耶。啊!」小白說完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桃太郎驚恐的轉過身子正要阻止卻來不及。「不過因為常跟白澤大人在一起,最近聞到的都是白澤大人的味道。」
  啊啊他什麼都不知道,他不想管了──桃太郎不作聲地繼續喝茶、吃點心。
  
  身為前打鬼團的智囊,柿助馬上想到了妙點子,「不然用淨琉璃鏡看看現在鬼燈大人在做什麼不就好了!」
  柿助啊為什麼這時候要想出這個好方法啊──桃太郎心裡狂噴鼻血。
  
  「哦,好方法!」閻魔王拳頭輕擊掌面,馬上接上插頭。
  要是鬼燈大人知道鏡子被拿來監視他……阿香姐決定眼不見為淨。
  
  閻魔王開始找著畫面,「嗯…嗯……啊、有……」搖控器喀咑一聲掉在地面。
  
  「欸、什麼什麼?」小白好奇地轉著身子。「閻魔大王,你擋住了!」
  
  「不、不行不行──!!!你們都不能看!」閻魔王趕緊起身,用自己巨大的身軀擋住淨琉璃鏡。
  慘了要是現在讓大家看見,等鬼燈君回來……OH MY GOD!
  閻魔王這麼大的動靜反倒引起大家好奇,阿香、茄子跟唐瓜還有打鬼動物組都湊近圍著鏡子,除了桃太郎跪坐在原地。
  只是閻魔王忽略了一件事,擋住了畫面擋不了聲音,所以鏡子裡的談話倒是清清楚楚傳到眾人耳中。
  
  『該死的色鬼你又拿了什麼怪衣服!!』
  
  『嗯──我跟別西卜拿到一件…嗯,這叫女僕裝,不穿嗎?』
  
  『你不會自己穿嗎!』
  
  『確定不穿?』
  
  『你、你幹麻?你別又想用之前那幾招…我、我警告你……不、去死你這混蛋──!!』
  
  『已經死了喔。』
  
  啪一聲鏡子沒了畫面及聲音,桃太郎撿起搖控器,按掉電源鍵,遞給閻魔王。
  現場寂靜無聲,阿香嘴角僵硬,回到原地繼續坐好,裝作沒事繼續喝茶。
  「吶唐瓜,白澤大人穿女僕──唔、唔!」茄子話沒說完就讓面色發青的唐瓜摀住嘴巴,拖回原處。
  
  可是還有天然小白一枚,開心地汪了一聲,「剛剛是鬼燈大人跟白澤大人!吶吶,他們在玩什麼,換裝遊戲嗎?我也要玩!」
  笨蛋啊啊啊啊──另外兩隻撫額。
  
  閻魔王全身冒冷汗,似乎已經預想到揭穿了那天自己的慘況。
  
  
  
  鬼燈從現世出差回來,辦公桌上多了一頂女僕帽收藏,但閻魔王沒敢問他,這是後話。
  
  
  
  
  
  fin
  我已經想好下一篇就叫...美食當前的理智與本能(被揍
  天然茄子跟小白真的超可愛XD
  尤其茄子唱的胖次歌,都跟著哼了起來XDDDDDDDDDD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這傢伙是在笑什麼!」背對著門製作藥劑,卻一直聽到身後傳來冷笑聲,白澤終於忍不住轉過身朝鬼燈大吼。
  
  「你……品味真差。」由上至下掃瞄白澤的現世衣服,雖然上次已經見識過一次了,但今天更上一層了。
  
  站在一邊的桃太郎垂頭無奈嘆氣,白澤大人的品味及審美觀真的是無人可及……不,或許茄子懂?
  
  「真懷疑你是怎麼把妹的。」鬼燈邊說又搖頭冷嗤。
  
  放下藥杵,白澤忍無可忍,怒指著鬼燈鼻尖,「你是在嫉妒我嗎?」哼哼他就知道自己受歡迎程度讓每個男人都眼紅。
  
  「不。」瞪著眼前指尖,靈光一閃,露出詭譎的笑容,「這樣吧,既然你這麼有把握……不如延續上次那場賭約。」
  
  狐疑地盯著鬼燈,「賭什麼?」
  
  「賭我們穿著現世的衣服,看誰能拿到更多的女性手機如何?」一頓。「這次……贏的人可以要求輸家做一件事。」瞇起眼睛,鬼燈似乎已經在想贏了之後要白澤做什麼了。
  
  「可以!」憑他的手段跟長相,女生們的手機號碼肯定是手到擒來。
  
  根本插不上話的桃太郎,只能眼睜睜看著白澤毫無自覺把自己……賣掉。
  地獄應該沒哪個鍋需要白澤大人的某個部位吧?
  
  
  
  
  
  「怎、怎麼可能!?」看著兩人手機裡的電話數之差距,白澤臉都綠了。
  
  「如何,這場賭約是我贏了。」換回平常的和服,肩上一樣是狼牙棒,但想到掛著的包袱裡頭的衣服,鬼燈頓時覺得此時就算看見閻魔大王在偷懶,他也只會一棒打飛,不會在S那個呆瓜的好心情。
  
  「哼!」數據明明白白的擺在那裡,今日可真是栽了……可惡!他還是瑞獸耶!
  反正被揍都習以為常了,也只是多挨幾下──這麼想著的白澤,看著鬼燈解下包袱,拿出裡頭的衣物,莫名其妙的問:
  「這是幹麻?……跟我平常在店裡穿的不是一樣嗎。」
  衣服被遞到自己眼前,看起來這似乎就是他要做的事,反正只是一件衣服,白澤笑呵呵地接過來,左翻右翻的……只是比店裡那件白袍短了些,還有頂帽子……鬼燈拿了件類似的衣服給他穿到底要幹麻?
  本來想進浴室換,但看對面男人抱胸臉上一副在這換的意思,他也只好乖乖脫下礙事的現世裝,套上那件白袍,下襬只能勉強蓋過大腿根部,有些不自在的拉了拉。
  「喂,褲子……」白澤抬頭正要說完全句,身子突然一顫,慢慢向後方瑟縮。「褲、褲子你沒給我……」
  
  「誰說有褲子?」鬼燈舌頭舔了舔獠牙,眼中滿是濃厚的慾望。
  
  
  
  
  
  桃太郎看著白澤從現世回來之後,今天一整天像在詛咒某人一樣的搗著藥草,心想鬼燈先生到底要白澤大人做了什麼啊……
  算了,多嘴絕對沒好事……邊碎唸著邊走進白澤房間,準備收拾下散亂的衣物,卻發現被丟在地板上的白袍。
  「真是的,跟白澤大人說過好幾次了,穿過的白袍別亂丟,會弄皺……啊咧?」攤開手上的衣服,愣了幾秒之後桃太郎抖抖嘴角,他、他好像無意中……窺見某個真相了?
  
  
  沒察覺桃太郎詭異的眼神,白澤面無表情吃著晚飯,而當他看見電視上在演南丁格爾的故事,呆若木雞、手上筷子鏘的一聲落在桌面;幾秒後,拍桌怒吼──
  「那該死的色鬼才該下眾合地獄!」
  
  啊啊,他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聽到──桃太郎低頭乖乖吃飯。
  
  房間裡,一件皺巴巴、還有詭異乾涸痕跡的護士服,孤單的躺在地板上。
  
  
  
  「哈啾!」
  
  「哦,真稀奇吶,鬼燈君感冒了?」閻魔王關心地詢問。
  
  「啊,昨晚太晚睡,吹風了。」
  
  
  
  
  
  fin
  其實我很想讓白澤講出,咳...
  「你『棒子』舉那麼高幹麻!?把你的『棒子』放下!」
  棒子什麼的...030
  
  還有後話↓
  
  
  
  「啊啦,鬼燈君你的桌上又多了新的擺設啦?」閻魔王好奇的問。
  
  「嗯,新的收藏。」看著桌上白色的帽子。「之後還會增加,各式各樣的。」
  
  閻魔王真心不敢問自家輔佐官這到底是哪方面的收藏,桌上那頂怎麼看都是……護士帽吧。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鬼燈的冷徹:鬼燈X白澤
  
  
  
  
  
  
  
  
  「話說回來,你這裡,」手指劃著背脊突起處。「這裡…」再滑到側腹。「還有這裡。」 撩起前額黑髮露出第三隻眼。
  「都很敏感嘛。」每滑過一個地方身下人就顫抖一下,被取悅的他揚起嘴角。
  
  「嗚、少囉唆…笨蛋…呆子……鬼!」
  
  「哼嗯……是鬼沒錯。」
  
  
  
  
  
  「不過,鬼燈先生很喜歡動物,白澤先生如果變回原形,說不定兩人就會好好相處。」桃太郎邊搗藥邊說。
  
  白澤身子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小桃子,別說這麼可怕的事!」
  
   「都可以啦,但能不能停止那樣叫我。」感覺像在叫女生似的。
  
  
  
  「吶吶鬼燈大人最喜歡動物了,白澤大人也是動物,所以鬼燈大人喜歡白澤大人嗎?」
  
  「哈啊?剛才那番話是從這可愛的嘴巴說出來的嗎?」手拉著小白的舌頭,鬼燈露出可怖的笑容。
  
  「!@#$%^&桂噗企!」咿呀說錯話了會被殺的啊啊啊啊!
  
  笨蛋──柿助跟琉璃男拯救出同伴,眼裡都浮現這兩字。
  
  
  
  「可惜那麼相像的兩人,簡直像雙胞胎。」桃太郎一一將藥汁倒入罐子裡封上擺好。
  
  「咿──太可怕了!」白澤想到兩人和樂融融的畫面,就抱緊雙臂。
  
  「白澤先生不要那麼輕浮,鬼燈先生就不會每次都揍你了。」越說桃太郎越感覺自己似乎更像老媽子,在教訓叛逆期的兒子。
  
  「哼,為什麼是我。我可是從一億年前就是這樣了,要也是那傢伙改!」
  
  
  
  「不過啊,總覺得白澤大人很可憐耶。」小白話一出,一鬼加兩隻動物皆用中邪的眼神盯著牠。
  「雖然還有其他神獸,不過一直都是一個人,不寂寞嗎?」
  
  「不不不──我覺得依他那好色的性格肯定不會寂寞。」琉璃男認真的回答。
  
  「是嗎?」小白頭一偏,畢竟以前牠們都是一人加三隻動物,不會感覺無聊。
  
  
  
  「才不寂寞呢!我是為了廣大女性們所存在的!只要有女孩子的一天,我就精力充沛。」聽了桃太郎的寂寞論,白澤嗤之以鼻。
  
  不,我覺得為了廣大的女性們,你還是寂寞的好──桃太郎真心。
  
  
  
  「所以啊,鬼燈先生,我覺得白澤先生一定是因為小時候沒有朋友,身旁只有女性,而女生對毛絨絨的動物沒有抵抗力,所以才會養成他好色的性格。」桃太郎趁著送藥,順便把他的觀察告訴鬼燈。
  「唉,沒有朋友,白澤先生一定孤單寂寞覺得冷。」想想,至少他還有老公公老婆婆跟打鬼的好同伴們。
  
  
  
  
  
  「哦?白澤大人,孤單寂寞覺得冷嗎?」
  
  「吵死了!你……熱死了!」
  
  
  
  
  
  fin
  我只是想寫這些段子,看起來沒關聯但其實有關聯(?
  相愛相殺最棒惹(゚∀゚)
  每次越看鬼燈揍白澤就越爽(等等
  快──把白澤揍到下不了床他就不能去逛花街了╰( ´з`)╯
  
  其實,我覺得小白最萌>//////<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