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了!!

BL同人文部落格,小心腳下┌(┌^o^)┐

新家
其實也只是把BLOGGER改頭換面一下XD
以後就不在痞客更新了
TOP

目前分類:明星志『怨』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給 阿魅,祝妳生日快樂OWO/
  
  
  
  
  
  傻愣愣地盯著床柱發呆,關古威不太明瞭為什麼他會在克烈斯的房間。
  
  不愧是克烈斯,房裡的擺設比起歐洲貴族有過之而無不及……呃,是說他本來就是一國的王子,奢華點也不為過。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到底他為什麼在克烈斯房間。
  
  據說,好像是金皓薰接到一通遠洋電話。
  據說,是某國皇族王子打來。
  據說,電話內容是這樣的。
  
  「你好,這裡是翱翔天際。」翱翔天際可愛小秘書甜美的聲音。
  電話筒裡傳來低沉的嗓音,「我是克烈斯,麻煩給我的弟媳接聽。」
  「呃?」弟媳是指……「經理,你的電話。」把話筒遞給金皓薰,功成身退,繼續跟帳簿努力。
  
  「你好,我是金皓薰~請問你哪位?」
  「克烈斯。」
  「欸欸──」克烈斯?「怎麼了嗎?」記得他說要處理點事便告假回國。
  低笑聲,「是有點事想麻煩皓薰。」頓了頓,「想麻煩你幫阿威排休假。」
  「阿威啊?等等喔…我看看……」把話筒夾好,金皓薰翻翻行程表,「嗯…阿威的電影要殺青了,很快就有空檔,要休假沒問題。」
  「那就麻煩你了。」
  「不會不會。」反正關古威電影殺青後的確是有段假期,所以他便沒拒絕。
  於是電影殺青後,關古威就連夜打包被丟進克烈斯安排的私人飛機上。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他人就站在這片土地上。
  
  出神的魂被門外的人喚了回來。「阿威?行李放好了嗎?有帶泳褲吧,換上我們去海灘。」
  「啊、好!」
  所以說,他關古威在這裡,是因為要渡假…吧?
  
  
  「嗯──」伸伸四肢,關古威恨不得奔向那蔚藍的大海,但熱身還是要熱。
  「阿威。」聽見自己的名字,關古威轉頭想回應,但一見到來人,喉頭硬是吞了口口水。
  
  任何時候看眼前的男子,都是那樣地魅惑人心──任何人都甘願成為他的俘虜。
  神在創造他時,一定多花了點心思。
  異色瞳雙直勾勾盯著自己看,唇角微揚,身上披了件黑色絲質襯衫,往下是……
  哇!自己怎麼像個色狼似的!
  關古威甩甩頭,努力把心中所想的甩出腦內。
  
  克烈斯好笑地看著關古威,不太明白他的動作是在做什麼,不過…更有欺負的價值。
  「就算是熱身運動,頭甩那麼大力斷掉我會心疼的。」
  「……哪有那麼容易斷掉啦!」克烈斯在鬼扯什麼啊。
  
  關古威環視了克烈斯的穿著,「你是要游泳嗎?」正常人不會穿絲質襯衫來海灘吧?
  克烈斯看看自己身上的行頭,「嗯?有什麼不對嗎?」異色雙瞳蘊含著戲謔,「怎麼?想扒掉我衣服嗎?」
  「你……」關古威敗陣。
  「不是嗎?不然這麼在意我穿什麼,嗯?」低笑,克烈斯深深覺得生命中有關古威這號人物真是一、大、樂、趣。「我是不在意你現在扒掉我衣服。」
  啊啊──「我去游泳!」關古威決定到海裡消消怒火。
  
  
  
  悠閒地躺在沙灘椅上,克烈斯享受日光的照拂,順便注視著在海裡暢快游泳的愛人。
  也只有在心裡,才會坦承自己愛他啊……讓他知道,會很樂吧。
  還是保留一下吧,酒越沉越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也是一樣。
  
  「克烈斯你不游泳嗎?」緩緩靠近岸邊,關古威擦著髮梢的水珠,豔陽照在他身上,映著身上的水滴,形成了一股曖昧的光暈。
  看著這樣的他,克烈斯只覺自身下腹一陣燥熱,若有所思地望著地上的沙灘布。
  嘴角微微上揚,「阿威…需要我幫你擦防曬油嗎。」明明是疑問句,但從克烈斯口中說出來是不容拒絕的肯定句。
  「呃?哦…好啊。」反正也拒絕不了,關古威就答應了。
  
  
  倒在手上的防曬油,克烈斯自然讓它從指縫中一滴滴,滴落在關古威背上。
  忽來的奇異觸感,背部忍不住一陣戰慄,雖然關古威馬上隱忍住,但在克烈斯身下,他就如同一隻待宰的羔羊,一舉一動都逃不了獵人那雙銳眼。
  沿著背部肌理推開防曬油,特意滑過關古威敏感的背脊,克烈斯見他手抓緊了沙灘布。
  克烈斯大手游移腰際兩側,被服務的人終於忍不住了,「克烈斯!你是在吃豆腐還是在擦防曬油啊?」可惡,就知道克烈斯沒安好心,突然幫他擦起防曬油。
  「嗯?我幫你擦還被說成吃豆腐,阿威你真傷我心。」再說,他明明是準備吃人。
  「……算了,我說不過你。繼續吧。」關古威再度敗陣。
  腰部以上完成,那……就換腰部以下吧,克烈斯惡劣一笑。
  無視泳褲,直接深入那令人遐想的臀瓣。「克、烈斯…你!」關古威欲抬起身子趕緊逃離這危險人物。
  「不行啊,威…一看見你,我就忍不住了。」思念之苦、慾火之身一碰到關古威便不可收拾。
  克烈斯手指殘餘的防曬油被推入關古威久未被疼愛的後穴裡。「啊啊…」無力地趴伏在海灘布上,
  「克烈斯、你停下啊…會有人、啊嗯…」關古威試著想阻止克烈斯的企圖。
  再深入一指,「有人?我早就吩咐僕人別來打擾我們,今天這沙灘都是我們的囉。」
  「你──」他是來渡假不是來做這事的啊。
  修剪漂亮的指甲輕括著肉壁,克烈斯知道這對關古威是折磨──難受又甜美,但自己緊繃的慾望可不適合越沉越香,只有越沉越狂,想一舉進入,在裡頭盡情的馳騁,可就怕會傷了愛人。「還好嗎?」
  「唔嗯…嗯、可以……啊哈!」前頭微昂起的男性被掌握,關古威發出一聲驚喘,隨後則是感到舒服、鼻音頗重的呻吟喘息。「嗯…克…烈斯…哈啊……」被握住的慾望得不到紓解,後頭的空虛又沒被狠狠填滿,早就不耐地扭擺腰身。
  「嗯…讓你先去吧。」在關古威體內的手指緩緩抽動幾下,配合前頭的動作,關古威手緊揪住海灘布,迎接高潮的來臨。
  「克、烈斯…」身子一再抽畜,關古威在沙灘布上喘息,克烈斯舔掉手中那屬於關古威的一部份。
  側著頭,一見到那情景,關古威羞的半掩住臉,「你……」
  「不喜歡嗎?」並沒完全吞下喉,克烈斯翻過關古威身子,端起下巴吻上。
  不在乎是唾液或愛液,關古威伸出舌頭與他交纏,張臂摟住克烈斯頸項,溢出呻吟,雙腿也爬上身上人的腰部。
  「難得看你那麼主動……」總是像隻害羞的小兔子,今日怎麼轉性了…不過也驗證了小別勝新婚這句話。
  喉頭發出不滿意的咕噥聲,他也是男人,這樣的撩撥他,正常人當然會受不了。「囉、囉唆…」關古威臉頰還是不爭氣的漾起紅暈。
  指尖畫著關古威因繁忙而略微消瘦的臉頰,克烈斯暗暗心疼。「回房吧,我怕你著涼。」
  「抱我回去。」有免費運將,不用白不用。
  輕鬆的抱起關古威,克烈斯露出一個涵有他意的笑容。「當然了…待會就怕會累壞你了。」
  「克烈斯!」
  
  
  
  ※
  
  
  
  「嗯──那下星期的行程就這樣……阿威?」看著關古威怪異的姿勢,金皓薰不禁停下話。
  皺著眉頭扶著腰部,「啊…沒沒沒,皓薰你繼續…」該死的克烈斯…
  「真是的,渡假就應該好好休息啊…你的聲音幾乎都啞了。」
  「……抱歉。」他下次不要再渡什麼鬼假了啦,寧可去醫院跟歐醫生好好聊天。
  「我在安排你休息個幾天吧。」金皓薰擔憂的看了看關古威,不時彎下身探看他腰部。
  「皓薰!」無奈的關古威。
  「好嘛好嘛…」他也只是好奇嘛。
  
  
  
  
  
  《End》
  
  後記:
  別怪我不厚道的沒敲完全套,因為……懶XD
  一想到還要先○○再XX之後又●●的動作,光想頭就開始疼OTZ
  是說,我家阿克是溫柔的,要看鬼畜的別找我XD
  
  最後,阿魅生日快樂ˇ
  繼續開克威拉普小花吧OWO!
  
  2006年11月24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秋節,花好月圓人團圓……當然,這在藝人身上是不可驗證的。
  相反的,在今年,眾人的通告更是擠爆五天連假。
  為的是造福閒置在家的人們。
  
  基於前幾天接到一通電話,要自己不準排滿五天的通告以免一堆人找凱文醫生泡茶,金皓薰便幫旗下藝人各排兩天休假。
  歐怡青還邊笑邊戲謔自家經紀人說是根本有私心。
  莉鈴也自告奮勇說要替經理分擔幾天讓辛苦的經理跟愛人團圓。
  
  
  
  「好無聊啊…」關古威趴在桌上,就差沒在地上滾來滾去彰顯自己真的很無聊。
  堅持讓經理休息,代替其勞的莉鈴撐著下巴看著他,「阿威放了假不去玩嗎?」公司裡多的是巴不得休假的人,怎麼今天換關古威休假還跑來公司。
  關古威不禁嘀咕,「能陪我的人又沒空…休這天也沒用啊…」
  雖然小聲,但還是飄進莉鈴敏銳的雙耳裡,眼光曖昧的朝他看去,「是這樣啊…」
  「欸?」關古威抬起頭,「沒沒沒…我亂說的…哈哈哈…」在公司裡明哲保身之理便是四個字──謹言慎行。
  
  莉鈴只是拿起搖控器,按下電源鍵。
  電視傳出的聲音當下讓關古威豎直身子,雙眼緊盯螢幕。
  見狀,莉鈴不禁掩嘴偷笑。
  
  
  『我們都知道中秋節就是要跟家人團圓,那請問黎華要與誰團圓呢?』女主持好奇地問著沙發上閃閃發亮永遠不敗的天王。
  『既然主持人都說是要跟家人團圓了,那自然就是跟家人團圓。』黎華絲毫不露出尾巴讓主持人抓到。
  『那在今天,黎華有什麼話要與全國的觀眾說呢?』
  『雖然月餅很好吃,但也別吃太多唷。』黎華充滿電力的雙瞳朝攝影機射去。『以免中秋過後想摔壞體重計。』
  『呵呵,黎華真是幽默呢。』
  
  
  看到這,關古威忍不住看著手上咬了一半的月餅發愣。
  莉鈴終於忍不住抱住肚子笑開來。
  「莉鈴…」尷尬的看她一眼,關古威實在是受不了黎華那張嘴…是料準了他一定會邊吃月餅邊看電視嗎?
  但顯然黎華是不準備放過他。
  
  
  『請問黎華何出此言呢?』語氣間全是挖八卦之意。
  『畢竟今年我送的月餅可是很美味的。』
  
  
  「哎呀呀…」莉鈴盯著關古威手上的月餅。「是愛、的、月、餅。」
  「莉鈴!」關古威漲紅了一張臉,礙於月餅對自己意義過大,此刻月餅應該是黏在她臉上。
  「關大哥能分小女子一小塊嗎?」輕眨單眼,黎天王的月餅耶,何其有幸能品嚐到呢。
  「唔……」關古威看看莉鈴再看看手上的月餅,思量了會,「好、好吧…」小心的撕下一小塊。「喏…慢著吃喔。」
  一口解決掉,莉鈴舔舔手指,「還真的是一小塊呢。」連塞牙縫都不夠勁。
  
  
  『能讓黎華送出月餅的人,對你來說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不放過任何機會,主持依舊想挖八卦。
  『每個人對我來講都是很重要的。』笑了笑,『不過,那月餅……可是藏著驚喜呢。』
  『哦?是如何的驚喜呢?』
  『當然是特別口味的。』
  
  
  「特別?」上下左右仔細翻著月餅,找著有什麼特別之處。「不就烏豆沙口味嗎…」
  莉鈴想起月餅的由來,禁不住再竊笑。
  「莉鈴妳笑什麼?」關古威找了好久還是沒找著黎華說的特別之處。
  「阿威你就慢慢吃吧。」聳聳肩,莉鈴繼續埋入她的帳簿與數字奮鬥。
  「真奇怪…」吃掉這個差不多要被他捏爛的月餅,伸手再摸進盒子裡拿出一個拆開包裝繼續吃。
  
  
  『謝謝今天黎華的配合,電視前的觀眾也要繼續收看下星期的談星談心唷!」
  『哪裡,今天也辛苦大家了。』笑容一出,殺死電視前一票人的黎華。
  
  
  關古威突然轉過身子背對莉鈴,整個人散發出幸福的氣息。
  打開紙條,關古威本來興高采烈的臉馬上僵住。
  
  與
  
  一個字。
  瞪著月餅,大口吞下後再拿出一個,不信邪的再打開紙條。
  
  圓
  
  還是一個字。
  黎華是要跟他玩猜字遊戲嗎?
  氣憤地倒出月餅,決定全部解決再來拆紙條。
  
  總算吃完月餅,小心的攤開紙條。
  「笨蛋…」看完紙條的關古威,嘴裡這樣罵著,但雙手卻小心翼翼地收好紙條。
  
  ──與你團圓。
  
  
  
  ※
  
  
  
  「月餅好吃嗎?」總算偷得一天空閒的黎華,抱著關古威享受一下悠閒的生活。
  「唔…嗯…」懷裡的人點點頭。
  喉頭發出淺笑,「有沒有變胖呢…」黎華置於關古威腰側的雙手開始吃豆腐。
  難得沒紅著臉推開黎華的關古威,雙手環繞住黎華頸項,任他落下細吻。
  黎華誘惑的嗓音在關古威耳邊響起,「威……」手早不安份的滑入上衣內。
  「嗯…華……」一邊忍著黎華帶給他的戰慄感,關古威一邊用著無辜的聲調說著:「我中秋吃太多月餅…肚子有點不舒服,好像便秘了…你確定要做嗎?」
  游移的手如關古威所預料停下,黎華瞇眼注視著他無辜的臉,輕嘆口氣,「你這是在趁機報復嗎?」
  「我哪敢呢。」嘿嘿一笑,高興自己總算有一次能贏過黎華。
  「嗯哼…」撩起奸詐的笑,探到關古威耳際,「下面不行…那就上面的…嗯?」
  「欸?」樂極生悲,關古威化成石像。
  「黎華口味呢…呵呵。」黎華拍拍懷中僵在那的人的臉。
  翻翻白眼,關古威真的討厭死黎華那張嘴了。「你少說一點啦!」那下頭的意思真的很令人想挖個地洞鑽下去耶。
  「哎呀…特別口味呢…」
  「哦……閉嘴!」
  
  
  
  
  
  《End》
  
  後記:
  黎華本意是想藉運動之名行做愛之實,沒想到卻被阿威反將一軍。
  但黎華怎麼可能會落敗呢?馬上將計就計…偶爾換個口味也不錯嘛。
  什麼口味?哎呀~大家心裡自己知道就好嘛!(扭扭)
  
  便秘論的黎威終於也讓我在中秋生出來了=ˇ=
  跟本來預定的不一樣,但透過訪問這地方倒是一樣…就別計較那麼多了XD
  
  再一次,我想說中國的老祖先你們真是棒啊!
  紙條傳戰略這方法也能想出,哦呵呵。
  
  2006年10月9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撫著肚子,金皓薰從廁所出來。
  「經理,你肚子不舒服嗎?」小秘書擔憂的看著傻傻撫著肚子的經理。
  「不是。」搖搖頭。
  那為何一直把手放在肚子上?「那是什麼?」話說,自從翱翔天際跨越國際後,紀翔就暗中叮嚀要她好好盯著經理準時吃飯。
  傷腦筋地拍拍肚子。「好像是……便秘了耶。」
  「便秘!?」吃了一驚,「可是經理三餐不是都有吃嗎?怎麼會…」發現金皓薰臉上閃過一絲心虛,莉鈴就猜到了。「真是的,經理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啦。」這樣她怎麼跟紀翔交待。
  「不要緊的啦!」金式笑容,絕對獨家。
  經理你不要緊可是你的秘書我很要緊啊。「那經理你晚上多喝點水、多吃點蔬菜喔!」
  「好好好。」金皓薰很敷衍的回答,等他跑完、看完通告再說吧。
  
  見金皓薰又衝出大門,莉鈴拿起桌上電話話筒,看著藝人聯絡簿上某紀姓男人電話,循鍵播出。
  「喂?紀翔,我是莉鈴。經理說他便秘了,就這樣啦,拜。」迅速說完,迅速掛斷。
  
  看著手機螢幕上的通話時間,紀翔不禁納悶…翱翔天際電話錢不至於省到這種地步吧?
  有必要迅速到這種地步嗎?
  算了,這點小事不重要,重要的是皓薰……便秘?
  
  
  
  ※
  
  
  
  一踏進屋子裡,金皓薰就見到不該在這時出現的人。「咦?你怎麼回來了?」金皓薰記得紀翔不是有通告嗎?而且時間不到五點耶。
  「嗯哼,有人告訴我……你生病了。」闔上書本,紀翔起身走近。
  「生病!?」驚訝,「我只是便秘而已啊!」呃……
  斜睨,「便秘還而已。」伸手抬起金皓薰下巴,「我不容許你身體有任何缺失。」
  「只是便秘而已啊…」又沒多嚴重,結個屎臉給他看幹麻…小羊心裡碎碎唸。
  「哼哼…便秘是徵兆。」戳戳金皓薰額頭。「代表你身體可能哪裡有問題…還是你生活作息不正常啊?有沒按時吃飯?」
  「當然有啊!」理直氣壯。
  「很好,我現在去問莉鈴。」作勢要掏出手機。
  「啊啊啊──」那不就被抓包了…自首無罪,抓到加倍,「我我我有吃啊!……只是因為趕時間,所以就…所以就……」低頭不敢看向紀翔。
  「所以就隨便亂吃…嗯?」環著胸好整以暇地看著懺悔小羊。
  「嗯……」猛然抱住紀翔,「對不起啦!我會乖乖吃飯啦……」使命往他懷裡鑽,意圖逃過紀魔王發威。
  愛人一抱,紀翔有再多的氣也發不上來。真要說,他也要負一半責任…皓薰每晚過十二點才睡,以私心而論他心裡是挺高興的。
  相反的,每天早起造成了皓薰生活比他還不正常…
  「我不是在罵你…好好照顧自己,好嗎?」嘆口氣,紀翔很無奈,金皓薰越來越會利用他自己這張王牌了。
  埋在紀翔懷裡的小羊竊笑,「難得今天你那麼早回來…我去煮好料的!」快樂地跑進廚房。
  輕笑,紀翔有種被吃得死死的感覺。
  
  把菜端上桌,金皓薰一邊解下圍裙一邊問,「翔,冰箱裡的優酪乳是你買的嗎?」
  「嗯…」偷捏起盤中食物偷吃。
  「你怎麼會買那個啊?」記得紀翔早上是喝純牛奶的。
  「給你喝的。」紀翔替兩人盛好飯,遞上筷子。
  接過,「欸?」給他喝的?
  努力把高麗菜往金皓薰碗裡送。「清理腸道。」
  看著自己碗裡越疊越高,金皓薰心裡不禁叫苦。「呃…全部嗎?」整整五大罐耶…光想就毛起來。
  「沒錯。」語氣是不容反駁的肯定。
  嗚,霸道翔。「哦……」
  
  
  
  看著一大杯的優酪乳,金皓薰胃開始發麻…真的要把這一大杯喝下去?
  盯著八分滿乳白色液體,「很多耶……」哀怨的臉孔直逼紀翔眼。
  紀翔伸手接過那杯子,邊喝邊看書。「你先喝四分之一,再慢慢加…」
  「嗯!」可以逃過一大杯優酪乳,怎樣都好!
  
  看來十之八九,那五大罐有四大罐會進紀翔肚裡。
  
  
  
  
  
  《End》
  
  後記:
  紀翔你真是好丈夫啊!(摸下巴)
  
  打到乳白色液體時,我的黃色模式差點啟動(喂)
  好棒的字眼啊(毆飛)
  
  最近回去看暗裔動畫,真是處處充滿曖昧啊ˇ
  尤其是船上邑輝把麻斗往牆壓準備食用那幕,嘖…被密打斷了(可惜樣)
  
  2006年6月6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