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了!!

BL同人文部落格,小心腳下┌(┌^o^)┐

新家
其實也只是把BLOGGER改頭換面一下XD
以後就不在痞客更新了
TOP

目前分類:卡巴拉啦啦隊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吵架
  
  
  
  
  
  
  
  
  
  
  「欸欸,你們有沒有覺得拉普拉普的兩人怪怪的?」珞漓抓住陽晴,一旁兩個男人也擠過來,開始八卦大會。
  「沒錯沒錯,今天看獅因一直躲著月瀧的。」線人一號,浣理。
  「月瀧又回復冷漠的外表。」線人二號,軍。
  「獅因已經連打好幾隻地鼠在發洩耶。」線人三號,珞漓,還繼續數著最新死亡數量。
  「別說獅因…月瀧也做了好幾盤急凍鳳梨切盤呢…」線人四號,陽晴,心裡暗自可惜那些被他人瓜分掉的鳳梨切盤。
  看了彼此一眼,有志一同地出聲,「果然是吵架了吧。」
  
  男人鬧起彆扭不輸給女人呢,真希望這場風暴能快過去──線人們的心聲。
  
  
  
  敲著地鼠,洩忿似的愈敲愈大力,無視地鼠說什麼你幸運真高。
  可惡!可惡!可惡!看我敲死你們!
  獅因蹲在地上用槍托敲著地鼠的頭,挺像時下的打地鼠機器,打得越多,掉得越多。
  
  轟飛鳳梨,等不及冰箭恢復時間,馬上丟出一個暴風橫掃千軍。
  哼…一群礙我眼的綠色阿呆鳳梨頭…
  月瀧隨手又丟出個暴風,一堆鳳梨空罐、鳳梨面具跟著暴風停止安靜地躺在地面上。
  
  佔據兩邊的人不約而同看向彼此,獅因鼓起雙頰,對月瀧做了個鬼臉又轉回身繼續敲地鼠。
  月瀧握緊手中魔仗,方圓一百里一內寒度再下降十個百分點。
  
  「……喂,你有沒有覺得冷了點啊?」發現木劍竟然結起冰霜,練功者甲疑惑問。
  「呃…」搔搔臉,練功者乙看著散發冷氣猛發冰箭的月瀧,還接收到他的一記冷眼,額角流下冷汗。
  視線交接處突然蹦出三人,外加道歉聲,「哎呀~對不起唷~哈哈哈……」其中兩人各抓住月瀧一手,另一人推著他,敢緊離開。
  
  「拜託你啊…月瀧,你這樣會嚇死一群人啦…」好不容易推到一旁,浣理拍拍月瀧肩膀。
  冷哼一聲,放下魔仗坐下休息。
  「你們兩個怎麼了啊?」軍蹲下身子與月瀧平視,撐著頭問。
  不是好事愛玩的浣理,也不是愛作亂的兩個腐女,月瀧才鬆口與軍解釋為何今天如此反常的原因。「吵架了…」
  在後頭偷聽的三人環胸點點頭,與他們猜想的一樣。
  軍拍拍月瀧的頭,像對待小弟弟般,「能告訴我們原因嗎?」
  臉色越發怪異,月瀧對軍勾勾手指,要他耳朵靠過來。「其實是……」
  
  是什麼是什麼啊?後頭三人皆把耳朵伸長,想聽聽到底是什麼原因。
  
  「欸欸!?就為了這個?」軍驚訝的大叫,沒料到是這種小事。
  「小事也是可能會變成大事的。」
  「你們那麼恩愛,這種小事說一說就好了嘛!」害他們在那擔心那麼久…雖然有一半是存著看熱鬧的心。
  「……也對。」月瀧也受夠氣了,可不想回到家又是看到那個鼓頰不理他的小太陽。「謝謝你,軍。」真誠的笑容。
  「不會啦…哈哈。」接受到美人的笑容與謝意,軍害羞的抓抓那頭火紅的頭髮,臉也如同那髮般,紅得能滴出血。
  
  等月瀧離去後,其餘三人馬上圍到軍身旁。
  「軍軍,剛才瀧瀧到底是對你說什麼啊?」陽晴的甜美笑容,對付敵人…呃,普通是殺價用,威力強大。
  「我也想知道。」珞漓扶扶眼鏡,大有不說出來,處極刑之氣勢。
  「嗯嗯,有好事情要與好朋友分享。」身為教師本質的浣理,馬上拿出愛的教鞭。
  你們這陣仗應該叫威脅吧,軍無力的垂下雙肩。「好啦好啦…其實我覺得真的是小事,也不知道為什麼能搞成吵架。」
  
  軍看著不遠處獅因賭氣不理月瀧,月瀧道歉的場景。「因為獅因晚上睡覺喜歡穿短褲。」
  「啊?」陽晴發出疑問單音節。
  「獅因又喜歡踢被子,月瀧說在冷氣房容易感冒,要獅因穿長褲睡覺。」
  「唔嗯…那樣的確不會感冒。」珞漓理解的點頭。
  「可是獅因又覺得很熱,堅持不要。」
  「……真是無聊的吵架原因。」浣理攤攤手,翻白眼也認同軍認為的小事。
  「月瀧又沒說清楚,所以吵架了。」現在就看他們合好了。
  四人眼一同往那兒望。
  
  
  
  「獅因…」從後頭抱住小獅子。
  「哼…有事嗎?月瀧。」從一開始,小獅子就聽見後方傳來的腳步聲,氣也氣夠了,也就任月瀧抱著。
  連稱呼都變了啊。「別氣了好嗎?」
  可惡…瀧一用這種語調說話,他就沒輒。「……為什麼我要穿長褲睡覺啊?」那樣很熱耶,瀧又不是不知道。
  「你晚上會踢被子,我怕你感冒。」只是他沒說清楚,搞得兩人氣氛烏煙瘴氣的。
  憤憤地嚷嚷,「那你就說清楚嘛!昨晚要你說你又不說…」總覺得他很委屈耶。
  好生安慰著,「對不起…」不過那是官方原因。「咳咳…其實……」一向冷靜自持的月瀧,這次雙頰微暈,難為情的轉向一旁,把眼睛定在一棵椰子樹上。
  「什麼?」仰頭看著,手清扯月瀧落在胸前的長髮。
  「…你穿短褲很誘人…尤其是剛洗完澡…我怕我……」覺得很丟臉…自制力這麼差。
  眨眨眼,獅因開始回想,的確每次他洗完澡,瀧不是乾脆低頭看書,就是躺在床上準備睡覺。「你的意思是…你怕會…忍不住?」
  輕嘆口氣,「我覺得很丟臉…」血氣方剛的年齡,一見活生生的美食當前,哪能忍得住。
  獅因不自覺的喃喃,「我還以為我沒魅力了呢…」
  「嘎?」月瀧難得發出奇怪的單音,低下頭確定自己有沒聽錯。
  「因為最近你都沒…那個了…我還以為你討厭我了…」金色小腦袋害羞的鑽進月瀧懷裡,他還是沒辦法大剌剌地說出那種事。
  「胡說什麼,我的小獅子那麼可愛…誰看了都會動心。」要是真解禁了,苦得恐怕是獅因吧…月瀧揉著那頭金髮暗想。
  嘟著嘴輕輕在月瀧下巴一點。「嘿嘿…合好。」偷瞄一眼,不期然撞進月瀧滿載笑意的雙目,低下頭繼續在月瀧胸口蹭啊蹭。
  
  「瀧有事就別悶在心裡啦…每次都要猜你在想什麼…我那麼不值得你信任嗎?」他又沒超能力,能夠讀心。
  「好好…以後我有事會跟你講…」完全是敷衍語氣。
  頭輕輕撞了撞月瀧胸膛,表達自己的不悅。「敷衍我…」
  小獅子越來越難拐了。「我答應你。」
  像隻趁著店老闆不注意,叼隻大魚跑走的小貓般竊笑。「這才對嘛。」獅因越來越懂得如何用自身的影響力。
  
  嘿嘿,拜教科書之福ˇ
  
  
  
  
  
  《End》
  
  後記:
  好久沒敲卡巴了,來一篇(滾)
  
  對了,教科書別問我,請至租書館走到BL18禁區自行取閱(被巴)
  覺得有走向龍獅龍之疑(囧)
  龍獅愛神請光臨我家啊(朝麥加聖地跪拜)
  
  最近玩新絕代…小魚兒很可愛ˇ(何)
  
  是說…小羊生日,我的賀文沒下落(遠目)
  就這樣(毆飛)
  
  2006年7月4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養大是別人家的
  
  
  
  
  
  
  
  
  
  
  吾家有子初成長。
  
  兒子神情愉悅地談著他的男朋友,做母親的我感到欣慰。
  
  或許我的話是重了點,交交朋友、談談戀愛在他這年紀裡很正常。
  
  兒子你準備好了嗎?
  
  當你的戀情會受到社會異樣眼光的那天。
  
  
  
  
  
  叮咚──叮咚──
  
  聽見門鈴聲,我趕緊擦乾手,快步走向玄關。「來了~來了~」
  真是的,按那麼勤是在催魂啊。
  
  「誰啊…」打開門,「獅因?」兒子後頭還跟著一個男人。
  男人彎下腰,「阿姨好。」
  呵呵笑,我招招手,「快進來吧!」心裡很訝異,但表面上我還是不動聲色。
  
  這就是兒子口中很冷靜、很有責任感、很會照顧人的男人啊。
  
  笑著把茶遞給兒子與那男人,我一邊打量著……嗯,本人果然比照片帥。
  咳了咳,我打破沉默,「兒子,不先幫媽媽介紹一下這位帥哥嗎?」
  手忙腳亂地放下杯子,「老媽…這就是我跟妳提到的那個男人。」
  不等兒子說完。「阿姨妳好,我是月瀧。」雖然挺有禮貌的,但臉好像就是冷了點啊。
  「呵呵,在這裡不必拘束,我也會把你當我兒子看唷!」聽見我的話,他嘴角好像微微上揚了一點。
  
  嗯哼哼,「……兒子啊,去幫老媽切些水果招待客人吧。」
  點點頭走進廚房開始翻冰箱找水果。趁這機會,岳母要開始會見「女婿」啦。
  「月瀧,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母親…獅因早跟我說你們的關係了,要過我這關係很容易…」朝他露出個苦笑,「可是難就難在他老爸…」
  唉,老爸回來當天見到冰箱當場愣到二重天去,氣得差點撕成碎片灑到門外充當鹽巴趕霉運。
  「他…很難纏嗎?」看來提到過不了關,他臉上總算露出一絲絲緊張。
  「也不是很難纏啦…」端起茶杯小啜一口,「只是他對某些事特別堅持。」
  
  「水果切好囉!」端著林林總總的水果大拼盤出來…雖然是要招待客人,也不至於要……太誇張了吧兒子。
  「吶,瀧不是最愛吃梨子嗎?我切了很多唷!」兒子閃亮的笑容。
  「謝謝你獅因。」往兒子手背親了一下的女婿。
  兒啊,你娘我也很愛吃梨子啊……怎就不見你服務過我勒?
  
  兒子養大是別人家的。看著女婿,我油然而生的想法。
  
  
  
  「我回來啦…啊啦?多兩雙鞋子,是誰的啊?」聽見老爸的大嗓門,我匆忙跑到玄關替老爸拿著西裝外套。
  一臉笑嘻嘻的靠近他,「孩子的爸啊…今天有個很令人驚訝的貴客喔!」
  「貴客?」他馬上就會知道嚕,呵呵。
  
  
  「啊啊啊──」老爸很沒禮貌的指著甫下樓要吃飯的兒子與女婿。
  拍下老爸的手,「孩子的爸,這樣很沒禮貌。這是月瀧,在他懷中的是咱們家兒子。」
  兒子臉紅紅的,掙脫後安靜地走到餐桌旁拉開椅子坐下。我對月瀧眨了眨眼,要他坐在兒子旁邊。
  整頓飯,吃得很詭異,老爸一直用奇怪的眼光看著女婿。
  害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見異思遷了,女婿長得很漂亮呢。
  
  
  
  「老媽…放瀧跟老爸在客廳好嗎?」一臉擔憂的不時察看那兩人相處的情形。
  「總要得讓女婿與岳父相處的時間啊。」我剝掉黃帝豆的殼。
  「什麼啊…瀧又沒說要娶我…」低頭繼續處理黃帝豆。但我比較擔心兒子會捏爛它。
  
  「老媽…老爸會不會為難瀧啊?」安靜不到三分鐘,我家愛操心的兒子又發問。
  也好啦…以往他神經那麼粗,讓他多點在意的事也不錯。「安啦安啦~老爸是個很明理的人。」眼睛移到冰箱上……應該吧。
  
  
  
  「阿姨,叔叔要我進來端水果。」我指指冰箱,他走過去剛要打開冰箱門卻愣住。「這不是我跟獅因的照片…」
  「瀧!」丟下剝到一半的黃帝豆,兒子跑過去抱住女婿。「老爸有沒有為難你?」
  微笑揉揉兒子的頭,「沒有,叔叔人很好。」聽見回答,兒子呼了口氣。
  「為什麼我們的照片…」我偷偷摸摸地溜到他們身旁,「這是我精心挑的唷,」打開冰箱端出老爸最愛的荔枝給兒子。「哪,端去孝敬你老爸。」
  
  抓住女婿要他接替兒子的工作,訝異地看著他熟練的動作。「你比獅因還會剝耶。」雖然是很簡單的動作,但兒子粗手粗腳的,我最愛吃的黃帝豆常會缺這角缺那角的。
  「自己一個人住,我會煮點簡單的菜…獅因挺喜歡吃黃帝豆的,所以……」
  看來兒子都丟女婿一個人做家事。「改天我會唸唸他。」
  「不會,我喜歡照顧他。」
  好男人啊!「月瀧…有沒有意思…來我家當我兒子啊?」收為自家用,多美好啊!
  
  「老媽!這樣我跟瀧不就變兄弟了!」廚房門口傳來兒子聲音。
  
  「哎呀~又沒差…」我對兒子搖搖手。
  「當然有差啦,還差很多勒。」硬擠進來我跟女婿中間,這小伙子啊…
  「瀧你別理我媽說的話…她常常搞些有的沒的。」啊啦~馬上洗腦人家的惡劣兒子。
  「呃嗯…」汗顏,女婿對我投以抱歉的目光一記。
  「老媽最八卦了。」兒子你又捏爛我的黃帝豆了啊!
  「……這裡交給你們,我去客廳休息一下。」我要去傷心我的黃帝豆還有兒子是別人家的了。
  
  
  
  「孩子的爸。」我坐在墊子上,「喜歡那孩子嗎?」
  喝了口啤酒,「是個好孩子吶。」雖然老爸眼睛還黏在電視上,但我可以感覺到老爸真的喜歡新加入的成員呵。
  「真讓兒子抓了個好男人呢。」我拿了個荔枝放入嘴裡,唔嗯──冰冰涼涼的。
  
  「對了,孩子的爸啊,你上次差點把帳單撕成碎片耶。」咬著荔枝肉,我撐著頭看電視。
  「……那種丟臉的事就別提了。」
  
  雖然聽見兒子被別人搶走了,但反應也太大了吧。
  
  
  
  
  
  《End》
  
  後記:
  五月初的稿子被我拖到現在(囧)
  對了,又有未收錄片段…請看VCR之傷心老爸(拍手)
  
  傷心老爸片段
  
  「你摃啥──」老爸一臉嗯不出來的屎臉看著老媽。
  「我尚愛的兒子讓人拐走了!?」不相信地聽著老媽的話衝進廚房又衝了出來,抱頭奔到門口,「吾愛兒啊──」拿起信箱裡的…
  「啊啊啊!孩子的爸那是這個月帳單不能撕啊!」老媽急忙衝過去奪下差點慘遭分屍下場的信件。
  抱住膝蓋蹲在門旁,頭上有著弔詭的黑線與水滴。「吾愛兒…」
  老媽抱胸看著逕自沉溺在兒子被搶走旋渦中的老爸,「有個熱血老爸也真辛苦。」
  
  
  
  唔嗯,我突然想到公主裡裕史郎的熱血教師老爸(笑倒)
  
  2006年6月11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詳見google"珞啾"
  • 請輸入密碼:
  治療術妙用
  
  
  
  
  
  
  
  
  
  
  「獅因,好久沒做了,來做吧。」萬年發情龍。
  無言地瞪著沙發上雙腿交疊,書放在膝蓋上,手撐著左頰垂眼看書的月瀧。就連說出這種話,眼前男人連變個臉色都沒。
  好久?明明上星期才做過。「不要!」獅因連想都沒想,直接拒絕。
  抬眼,月瀧雙瞳掛著問號,「為什麼?」
  「……因為…」兩眼往上往下往左往右就是不敢往月瀧眼睛看。「因為…因為我便秘啦!」
  
  便秘?…是醫書裡指糞便貯留結腸超過正常的排空時間。糞便硬而量少,排便次數較少而困難之現象嗎?簡單的說…也就是至少三天沒排便囉?
  
  「瀧?」獅因伸手在月瀧眼前上下晃。
  「造成因素…不愛運動,所以便秘要更加運動吶,」月瀧露出個滿意的微笑,「所以來做吧。」
  反正你就是要做就是了…「不要,很髒耶!」獅因大聲駁回。
  「……那治療就好了吧?」月瀧拿出魔仗。
  
  「欸?」治、療?
  
  一把推倒獅因。「哇哇──幹麻推我啦!?」不穩地跪在地面,兩手撐住身子。「別脫我褲子啦!」不會吧…月瀧真的要做?
  雖然心裡很不願意,但其實獅因也沒多餘的反抗。
  退下獅因的短褲,月瀧並沒做什麼色色動作,只是拿起魔仗抵在臀溝間。
  感覺到臀部冰冰涼涼的,獅因大驚,趕緊轉過頭看。「你、你、你怎麼拿那個……要對我的屁屁做什麼?」
  「不是說便秘?那我幫你治療吧。」無害的笑容,嘴巴喃喃地唸起咒語。
  「啊啊啊──不要啦!我騙你的啦!」好可怕啊!獅因深怕他的小屁屁會開花。
  
  「騙、我、啊?」
  
  嗚嗚──最後一字語調不要上揚啦…好可怕喔。抖著身子,獅因根本不敢往後看月瀧的表情。
  
  一陣沉默。
  
  月瀧拉好獅因的短褲,回到沙發坐好,臉撇向窗戶方向。
  緩緩起身,呆坐在地上,怯怯地抬起頭。「瀧…」獅因欲說話卻被月瀧打斷。「討厭與我做嗎?」
  「才不是!」起身撲向沙發上陰沉的男人。「因為、因為瀧每次要做時都不會說這種話…今天怎麼…我、我、我……」害羞地躲進月瀧懷裡。
  「那下次我應該直接推倒你…」原來自己徵求獅因的同意根本是白搭的。
  「咦咦?不行!還是要跟我說!」
  「啐…」可惜。
  金色獅子哇哇大叫,「你那什麼反應啊!」
  「沒有。」微笑拍拍獅子的頭。
  「哼!」鼻子大大哼了口氣。
  
  獅子變難拐了──今日,龍的感想。
  
  
  
  
  
  《End》
  
  後記:
  這個篇很鬼的文(笑拍)
  我還認真的翻著我的課本尋找便秘(關於為什麼課本會有便秘請跳過…XD)
  
  噢噢,這星期就18歲了(樂舞)
  很認真的思考,我該給自己怎樣的賀文呢?(偏)
  色氣文、清水文、甜文…看心情好了(飄)
  啊啊──好久沒敲的小劇場吧ˇˇ 畢竟某珞要重出江湖(一天)囉XD
  
  2006年5月26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詳見google"珞啾"
  • 請輸入密碼:
  新造型
  
  
  
  
  
  
  
  
  
  
  「浣理為什麼我覺得你很像酒保……哎呦!很痛欸!」話到一半,軍撫著頭被浣理K的地方。
  「我哪裡像啊!」扯著暗紅色領結,想讓被束縛住的頸子呼吸新鮮空氣。
  走綠色芬多精風格的陽晴笑著說,「是啊,是不像,因為我覺得比較像發牌員。」
  
  陽晴判定,反駁無效。
  
  頭上打光,背景轉為黑暗,浣理蹲在一旁扛來的牆角下畫圈圈,雙眼掛著垂下來的淚。
  
  不搭理他,陽晴轉對軍,「軍很帥唷!」女神微笑。
  害羞的抓抓火紅色的頭髮,「沒有啦…」
  
  「以後就叫火燄神牛如何?」一旁冒出個聲音。
  
  聽得人頭上掉下許多線,那是啥?
  「呵呵呵,還蠻不錯的啊!」從更衣室走出來,一身野外勁裝的珞漓開心大笑。
  
  大伙看了看彼此的新造型,不由得一起笑了出來。
  硬忍住笑容,珞漓看了看,「咦?那對情侶呢?」
  
  剛說完,「好怪啊……」獅因出場。
  
  大伙一驚,軍首先發難,「獅因穿得好帥氣耶!」
  「長大了吶,獅因。」陽晴扯扯他頭上的獅耳朵。
  「對呀對呀!」珞漓拉拉他的獅尾巴。
  「但我不習慣戴眼鏡。」獅因困擾的說,感覺眼鏡隨時都會掉下來。
  
  「比起我…應該好太多了……」月瀧緩緩走出來。
  
  眾人一致轉頭。
  
  定格。
  
  「月瀧好美……哇啊啊啊──」軍被連續的冰箭嚇得練習跑步。
  
  誠實不是錯,要因人而異。
  
  獅因傻愣愣走過去抱住月瀧,「瀧好漂亮呀!」只要一施法,那輕如雲朵的上衣會飄啊飄,可以看見胸膛耶。
  挑眉看著喜歡當寵物寶貝獅一樣對主人磨啊磨的獅因。「你也很好看。」
  「嗯!」更加抱緊主人,得到主人稱讚開心笑的寶貝獅一隻。
  「整個就是輕飄飄的啊……」抬頭看著天,月瀧對自身造型的評語。
  
  珞漓也作出評語,「不知道這樣小獅子有沒機會反撲龍呢?」她比較好奇這個。
  「呵呵,不知道耶。」看來我們的森林精靈也很好奇。
  
  「去吃飯?」大家都換好衣服,陽晴提議。
  「好啊好啊~」珞漓拉著陽晴快步走去,她肚子餓扁了。
  
  十指交握,「想吃什麼?」
  「不知道耶……」金黃色腦袋晃了晃。
  「那…吃你吧。」月瀧深深覺得這提議不錯。
  「我不能吃吧?」色龍不會那麼快就出現了吧?獅因裝傻笑著回應。
  「能不能吃,晚上洗澡時我在告訴你。」月瀧心情很好。
  身體一抖,金黃色腦袋垂了下去。「色斃了你……」頰邊兩朵紅雲。
  
  今日太陽依舊很美。
  
  
  四人有說有笑地離開。
  對了,另外兩個人呢?
  
  「嗚…酒保……發牌員……」畫了好幾圈的浣理。
  
  「哇啊啊啊──」繼續努力,練習跑步的軍。
  
  
  
  
  
  坐在月瀧腿間的獅因玩著浮在水面上的泡沫。「瀧不管怎麼看都很美耶!」尤其是換了新造型後。
  
  魅力值UP!
  
  「獅因也很美呀。」掬起一把水,替獅因清洗身體。
  「我哪裡美啊……」吹掉手上的泡泡。
  「等等我就讓你知道你美在哪……」喃喃,月瀧輕吻獅因耳朵。
  想到那套衣服,「嗯…對了,我現在像不像太陽又升高到藍天上啊?」笑著閃躲,耳朵癢癢的。
  「你的比喻總是很可愛。」不過倒是蠻像的。
  轉過頭,四目相交。「可是我還是會回到大海唷!」
  深藍穿插幾抹金黃,「那……想休息就到這吧……」
  獅因看著兩人相交的髮,咧嘴笑笑,不過隨即連同笑聲一併被愛人奪去。
  
  
  
  有了大海,太陽變得不想升高到藍天,這都要怪太陽很愛大海吧。
  
  
  
  
  
  《End》
  
  後記:
  新造型的小獅子變得成熟許多(滾)
  龍就真的是美人了!不過美人攻一向是我的癖好XD
  美人受這又是另一個癖好了(喂)
  
  下次來寫寫偽獅龍吧(樂)
  
  2006年5月5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詳見google"珞啾"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詳見google"珞啾"
  • 請輸入密碼:

  願望

 

 

 

 


  吶,瀧的願望是什麼?

  我的願望?……等到實現的那天再告訴你。

  啐,小氣巴拉瀧。

  光說我,那你呢?

  我?當然是能參加大賽囉!

  就這樣?

  喂喂!你是在取笑我嗎?這是目前的願望,以後還有更多更多的。

  是嗎。
  
  
  我看著瀧,他眼神穿過大海、陸地,飛往他的家鄉。

 

 

  「媽──我回來了!」我興奮的打開大門…嚇!「媽啦妳幹麻拿支掃把站在門口啦!」
  「死小鬼!說要去尋寶,那麼快就滾回來啦!我養你好幾十年,連一點點吃苦都不肯──」
  我敢緊出聲制止老媽接下來的滔滔口水,「我回來休息啦!」老媽妳掃把別一直靠近我,兒我怕怕。
  掃把停住移動,「啊?原來是休息啊?哈哈哈,那還不快進來!」妳轉變未免太快了吧。
  
  「真是的,要不是你兒子我開門進來,那會嚇死一群人。」喝著冰綠茶,心中感嘆世界無限好啊。
  「哼哼,你老爸沒那麼早回來。尋寶怎麼樣啊?」
  拿出最近挖到的卡巴拉島一號卡片…的照片,獻給老媽看,「喏,這是尋寶的卡片之一唷!」是我無意中挖到的。
  「看來你混得還蠻不錯的嘛!」老媽說得好像我以前混得很差勁似的。
  「我還交到很多好朋友唷!」
  「你以前朋友就一堆,就怎麼沒聽你提起過?」呃唔,這次朋友的定義有點不同…
  該說嗎?老媽能接受嗎?傷腦筋……「有什麼話就說,扭扭捏捏像個女孩似的。」

  「媽…我有男朋友了……」

  「嗯…你有男朋…」老媽喝茶的動作頓了一下,「男朋友!?」

  垂下頭,「嗯…」果然不應該說的啊啊──現今社會對同性戀還是不太能接受……
  「兒子,你是說你是……同性戀?」
  「雖然是同性戀,但他很值得信任,是個很棒的人,所以……」我忙說好話,希望老媽別歧視同性戀。

  抓著我雙肩,「兒子你太先進了,也跟人搞起斷背山啊!你媽我最近看了斷背山,覺得還不錯,你要不要趁回來也去看?」呃?

  「媽妳不反對啊?」我有點傻眼。
  「還有王的男人…反對什麼?對了,有沒有照片能看啊?」我點點頭,從包包拿出我們的合照。
  指著瀧,「這個……」
  「兒子你抓了個好男人啊!」老媽開心地拿走其中一張,跑到冰箱前用磁鐵吸住。
  「媽不要啦!很…很…我會不好意思啦!」拜託…明明就有正常點的合照,為什麼要放我跟瀧接吻被偷拍的照片。
  呵呵笑說出原因,「吾家有子初成長啊!紀念紀念~」
  什麼啊…「兒子兒子,」對我招招手,「他是個怎樣的人?」
  偏頭我想了會,「什麼樣的人啊?」……
  
  天打雷霹──我對瀧一點都不了解……「呃…很冷靜、很有責任感、很會照顧人……」覺得我好像在說相親介紹詞,籠統的形容詞。
  
  笑著拍拍我的臉,「沒想過為什麼在一起?」
  「因為我喜歡他啊。」需要為什麼嗎?
  「兒子,喜歡不能構成一切。或許現在你是錯把友情認作愛情,等到你發現的那天,可是會後悔的唷。」
  低下頭,是這樣嗎?但我對浣理跟軍不會有想在一起、想接吻、想……我只想任何時候都跟瀧在一起。
  
  「什麼時候要回島?」老媽突然轉變話題,我有點進不了狀況。
  「我大概幾天後要到印度……」
  詫異地張大眼,「印度?」被我的發言嚇到了吧。
  「嗯,我要先去找瀧再一起回島上。」
  「是這樣啊,那好好想想媽媽的問題唷!」對我眨眨眼。
  
  為什麼啊……
  
  
  
  
  
  看著他一邊指導小孩子,一邊與大人討論生活瑣碎事宜,我動作迅速溜進帳棚裡倒了杯冰水。
  沙漠中,水是珍貴的物品,一點一滴都不能浪費。我小心地傾倒,深怕濺出杯子。
  
  看著那八分滿的水,離開家到這也已經有兩天了,遲遲沒回到島上,瀧要處理的事太多了。
  多到就算給上一個月的時間也處理不完。
  
  「怎麼坐在這發呆?」走進來,瀧拿起杯子朝我點點頭表示謝意,一口氣喝光杯中的水,想來是講得口也渴了。
  我沒回答,只是盯著他看,瀧回以不解的眼色。「怎麼了?不習慣嗎?」搖搖頭,我沒說話。
  
  我打不進瀧的世界,看著忙碌的身影,我卻幫不上忙…更可能幫倒忙。
  好鬱卒……
  又想起老媽的問題,怎麼想我跟瀧也不是湊在一起的料嘛。
  
  感到背後一陣溫暖。「獅因?」我貼進瀧的胸膛,聽著裡頭沉穩的跳動。
  就只是這樣…靜靜的,我們一句話都沒說。
  
  
  
  「瀧,你要去哪啊?」從剛剛就拉著我走他自己的,「瀧?」
  停下,「到了。」咦?我看了看四周,荒涼的大沙漠中心?
  
  逕自坐下,拍拍一旁的空位,「獅因。」
  要我坐那?我繞到他前頭,鑽進他懷裡。「我,要坐這。」這是我專屬的位子。
  
  調好坐姿,瀧張臂圈住我,「看。」依言我抬頭看向夜空,廣大無邊的沙漠,不像城市光害嚴重,天上掛著水鑽直逼入眼。
  「心情有好一點了嗎?」
  「咦?」迴過頭,直視那深藍海瞳。
  額頭貼著我的額頭,「今天你有點怪。」果然還是被瀧發現了。
  「沒有啊…很好……」
  在吻上我的唇前,我聽到瀧低聲喃喃,「別讓我擔心……」
  心一動,我微微抬高頭,主動送上,難得看見瀧驚訝的眼光。
  原來是擔心我才帶我到這裡看夜景啊…沒想到瀧還挺浪漫的。
  嘻嘻。
  
  看著星空,我猛然想起之前的問題,「瀧…你的願望是什麼啊?」
  他的臉貼著我的臉,「你不是問過了?」
  嘻嘻,這樣的感覺還挺不賴的,「你沒回答我啊!」
  靜了會,「我…想幫助我的族人,這種環境要生活下去實在難了點。」
  
  的確,但吉普賽人血中,流浪、漂泊是一種延續、一種傳承。
  
  「瀧,我說過我還有更多願望……」他看著我,「我啊~想幫瀧一起實現這個願望。」
  瞇起眼咧嘴笑,決定了,我的新願望就是這個了!
  瀧倏地摟緊我,頭靠在我的肩上,「……好,一起實現……」
  
  願望中有你也有我,我要在你身邊,我要陪你站在這沙漠上。
  
  
  
  
  
  老媽,我不知道什麼在一起的理由,但我想這樣一直下去──
  
  熱力無限的太陽總有一天也會回到海洋中,我這個太陽已經找到屬於我的那片海洋了吶。
  
  
  
  
  
  《End》
  
  後記:
  來到這篇,感覺都已經變調了(囧)
  我已經不知道我在敲什麼了啊(淚奔)
  手抖著貼文啊…
  本該出現的不是這篇,另一篇感覺更慘OTZ
  第三人稱是太久沒敲了嗎…好可怕啊(抱頭)

  其實文中小獅子的老媽也是我想表現的,我一直在想啊~
  要是有天我兒子跟我說他是同性戀,我會是怎樣的反應呢?
  腐女的精神是感嘆養出小攻或小受了(喂)
  但人還是要接受現實面吶,所以會怎樣……天曉得(攤)
  
  2006年4月26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詳見google"珞啾"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詳見google"珞啾"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詳見google"珞啾"
  • 請輸入密碼:
  記憶
  
  
  
  
  
  
  
  
  
  
  「月瀧,你以前是什麼樣的生活呀?」那隻小獅子問我一個問題。
  
  以前?
  
  「不會懷念什麼嗎?」那隻小獅子再問。
  
  對我來說,只是一段記憶罷了。
  
  「對我來說啊~我超懷念童年的耶!媽媽當初買給我的第一個機器人還在我家櫃子裡……被我解體而已。現在想想,真是美好的回憶!」那隻小獅子看我沒回應,自問自答。
  
  不懂,美好的回憶嗎?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兒子。」我看著眼前的男人,他蹲下來摸摸我的頭。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疼愛。
  
  
  
  我愛我的養父養母,所以我照著他們的希望走一條他們希望的路。
  
  「瀧,別再讀書了,偶爾休息一下。」
  「母親。」我放下手中的醫書,走向前去。
  
  喝了口茶,母親拍拍我的手背,示意我坐下。「你也長這麼大了……當初你才這一丁點大小呢!」
  「母親,我已經不是小孩了。」對於父母親始終把我當個小蘿蔔頭,我非常不滿意。
  「傻孩子,孩子無論幾歲,在為人父母的心中永遠只是個小孩呀!」
  嘆口氣,母親頗哀怨地看著我,「唉……你從小就很優秀,我連操心的機會都沒有……」
  不讓您操心不是更好嗎?「母親……」
  
  小小的年紀裡學著做大人,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小時伴著我的是每天一疊疊的書本。
  
  
  
  看著自己感興趣的占星書,一字一字、一句一句慢慢理解其中的意思,是我在忙碌的學習生活裡給自己的一點小調劑。
  「痛……」翻頁時,食指不小心劃到,小小一張紙也是有殺傷力。
  吸吮著,這才發現到,書裡血滴落的地方顯現了一排文字。「血的召喚……重返吉普賽……」
  闔上書,我看著自己的左手腕,這裡頭流著吉普賽人的血液……我是他們的同伴。
  
  該怎麼做,我自己心裡有數。
  
  
  
  「父親、母親。」
  「瀧……」父親皺起眉頭看著我,「你確定嗎?」
  「是的。」
  「孩子的父親……」母親深怕父親不答應我提出的要求。
  父親應該很生氣吧……我違背了他的希望。
  「孩子長大了啊。」父親轉頭望向窗外,吐出煙圈。「瀧,你要記得──夜思家的人不是好欺侮的。你該知道你一去會造成什麼後果吧?」
  握緊,「是的,我明白。」
  「那,你就去吧。」
  提起行李,微微傾身。
  
  謝謝您們,爸爸、媽媽。
  
  
  「孩子的母親,幾十年了,我們終於可以嚐到為人父母心了。」
  「可不是嘛…」
  
  
  
  
  
  一手建立家園,無任何資金的協助下,說是一場夢也不為過。
  
  我勢必得在這場夢中追求。
  
  我幫助族人追求安穩的生活。
  
  我自己又在追求什麼?
  
  
  
  「月瀧?」一雙戴著鮮紅色手套的手在我以前上下搖動。
  從記憶從回來,「啊…嗯,怎麼了?」發現到那翡翠綠瞳離我不過三公分。
  他插起腰看著我,「難得看你發呆耶!」
  
  「或許被你傳染了吧。」言語上的佔便宜,每一次都讓我見到他那想回嘴又怕得罪我,不回嘴又悶著生氣的表情。
  這時他總是會轉移話題。
  
  「這片大海不錯吧!」不過,轉得很硬。
  
  「我有一天也會回到大海裡吧?」他突然笑著轉頭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在說什麼傻話?」他是吃錯藥了嗎?他是人,可不是浦島太郎裡那隻海龜。
  他指著他那頭金髮,「不覺得很像太陽嗎?」伸開雙臂,感受海風的吹拂。「那我也會像太陽一樣,在海裡休息囉!」
  
  平常的我,會覺得他言語很幼稚,但今天的我,不知怎的…他很可愛。
  
  「嘻嘻……」聽到我的笑聲,死命地把兩隻眼睛黏在我身上。
  大聲嚷嚷,「你一定又覺得我很幼稚,對不對?」
  本來只是小聲小聲地笑,被他這一嚷,「呵…哈哈哈哈……」
  他先是訝異地看著我,才又迴過頭嘟嚷著,「笑、笑、笑……你就這樣天天笑,笑死好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是你叫我笑的唷。
  
  
  
  
  
  「瀧,我昨晚有做什麼事嗎?」或許是昨晚共眠的關係,他倒是很自然地改變對我的稱呼,還很大方地在我眼前換衣服。
  
  提供我吃冰淇淋。
  
  「怎麼會這麼問?」翻著手中的書,但我的眼與注意力卻始終在床的一端。
  「呃…沒、沒什麼!」他笑笑,頭套進衣服裡。
  
  手指輕畫著唇,我昨晚感覺到的溫度……
  
  是追求的溫度。
  
  而我勢在必得。
  
  
  
  
  
  《End》
  後記:
  我把龍設定得很黑暗吶(囧),其實他只是冷靜過頭了(茶)
  我已經不知道這篇想傳達的是什麼了(抱頭)
  
  龍喜歡上小獅子的原因,怎樣想啊…果然還是只有小獅子擁有自己沒有的東西吧(偏)
  原諒我腦殘只擠得出這個(淚)
  
  放上這篇,突然覺得很惶恐(跪)
  媽啦我到底在敲什麼啊(奔)
  總覺得會修改…(偏目)
  
  2006年4月19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
  
  
  
  
  
  
  
  
  
  
  「獅因。」推開門,月瀧連聲招呼都不打就闖了進來。
  「啊啊啊──」我趕緊拉下脫到一半的衣服,「你幹麻不先敲門啦!」媽啦差點要被看光了。
  稍微皺了下眉,「……幹麻不繼續脫?」
  「你在說什麼啊!」害我臉都開始發熱。胡亂抹了把臉,我試圖讓臉上的燥熱快點散去。
  
  「要不要去MYSHOP?」隨性地坐在我家的座墊,隨性地拿起桌上的冰綠茶,月瀧你當這是你家啊?
  「去那幹麻?」那不是敗家的地方嗎?我這沒錢的小子只能去那流口水。
  他看了看空曠的房間,「去買傢俱。」
  我吃驚到差點把口中的綠茶往對面的月瀧臉上噴,「我沒錢啦!」
  真奇怪,明明大家都說我們感知型的很會賺錢,但我是愈賺愈虧錢……好鬼。
  月瀧又習慣性地拿起魔仗開始擦拭,我真懷疑他是不是有潔癖。「誰說你要花錢的?我花。」
  
  噗──
  
  「……」月瀧臉上的十字路口開始亮紅燈。
  「對不起!對不起!」我馬上越過小和式桌,笨拙地拉起衣服替他擦臉上我剛噴出去的綠茶。
  偷偷抬眼,月瀧垂下的眼瞼裡藏著我無法讀取的心思,好想知……我在想什麼啊!
  「我花我的錢,你噴什麼茶?」月瀧抓著我的手,往他衣服上的綠茶漬擦去。
  「那到底是……什麼?」打死也不能承認,聽他說完,我心中有小小失落感,我是在失落什麼啦!
  「走吧,浣理跟軍還有珞漓跟陽晴都已經到那了。」他站起身,看到衣服上的痕跡又瞪了我一眼。
  話題扯太快了吧,「啊啊?」送個傻笑回應他。
  「我們六個剛好兩人兩人住,而你──跟我。」
  為什麼不是我跟浣理住……我心中有無限的委屈,眨眨眼望著他。
  
  「別以為你眨眨眼流個眼淚就能改變事實。」冷冷地潑了我一桶冷水。
  
  「好啦!走啦。」無奈,只好接受。
  不可思議,看著走在我前面,月瀧的背影,心中失落感頓時成雀躍……我是在搞什麼啊?
  
  
  
  
  
  「你們兩個真慢……是不是在房裡做什麼啊?」珞漓眼露奇怪光芒地望著我跟月瀧兩人。
  「我們能做什麼事?」我抓抓頭。
  她可惜地嘖了聲,「原來沒什麼啊!」
  珞漓真的是個很奇怪的人。
  
  ※
  
  「媽啊……」光看椅子的標價我就暈了一半。
  月瀧沉默了一下,「先選最重要的床吧。」
  我指著那些床,「可是都好貴……」
  月瀧瀏覽了那堆床,「喏,就那張。」
  「咦?一張而已?」不是兩個人住嗎?
  白了我一眼,月瀧沒好氣的說,「就是因為兩個人住才要省一點,笨獅子。」
  「哦!」對喔,我都沒想到。
  不過不至於要罵我笨吧?眼珠部份稍微移過去。
  
  見到我們兩尊立在寢具區,店員馬上走過來微笑問,「請問需要什麼嗎?」
  指著剛看中的床,「這個…」月瀧稍微想了一下,「king size。」
  「咦?」店員頓了一下,眼角瞄到我,才笑開。「好的,馬上為你們準備。」
  等到店員離開,我才問月瀧,「月瀧,那個人為什麼用很曖昧的眼神看我?」
  雖然我不確定是不是曖昧,但怪怪是真的。
  「天曉得。」
  「噢。」連月瀧都不知道,那我一定不知道。
  
  把一個家該有的傢俱都買齊,看著月瀧付帳,我的心在淌血啊……
  
  「錢會一點一滴從你那拿回來的,你用不著哭。」這是月瀧付帳時說的一句話,很謎。
  
  一定又是叫我蹦出藍水,再給他一袋……嗯,沒差啦。
  
  
  
  
  
  「月瀧,這要擺哪裡?」
  「那裡。」
  「月瀧,這要放哪裡?」
  「這裡。」
  「月瀧,這要吊哪裡?」
  「上頭。」
  
  鏘─鏘─鏘──完成了!
  看著我跟月瀧合力佈置的家,心裡有無限的開心吶。
  
  「呼──」我把瀏海往後梳,讓我可愛的光潔額頭出來透透氣。
  伸了伸懶腰,把自己往那張大床拋,真是超舒服的,好軟喔……「嗯~」磨蹭磨蹭。
  「先去洗澡。」月瀧也爬上床,扯著我的裝飾獅尾巴。
  我好想睡……伸出兩隻手臂,無意識地攀上東西。
  「別吵…好想睡……」側過頭去。
  
  「那……我不客氣了。」
  
  嗯…「什麼不客氣啊…」我半睜開眼,喃喃唸著,「你不睡啊…」周公長得跟月瀧好像喔。
  拍拍周公的頭,「晚安唷……」
  
  矇矓中,我好像感覺到嘴唇有道溫熱的…的……
  
  
  
  看著睡到被偷襲了還不知道的小獅子嘆氣。
  這樣真危險啊,不管是姿勢還是人。
  月瀧半撐起身子,柔順的髮絲隨著移動,散落在沉睡的獅因臉上。
  
  「是否就像太陽沉到海裡呢……那我願做那片大海……」
  
  你可以安穩沉睡的臂彎。
  
  
  
  
  
  《END》
  後記:
  本來想要H的,羽寶說太快了…那就往後再說吧XD
  不過這樣也算嚐到甜頭吧?
  其實熊熊要我敲出一篇H文也很難,這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合啊(茶)
  天時→三更半夜。地利→孤軍奮鬥。人合→感覺對了。
  三要素缺一不可啊(遠目)
  
  明明自己就是偷襲的那個人,竟然還敢說啊你,色龍。
  對於珞漓是個奇怪的人…真正奇怪的是我的心(笑奔)
  
  劇情跳很快吶?
  一下龍就愛上小獅子了,就留待幾篇後說明吧(光速逃)
  
  2006年4月17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難得的前言)
  這是迷上卡巴拉的怨念文(滾),喜歡卡巴拉又不是腐女腐男的看倌可以先行離去了(囧)
  主要是龍攻獅受(滾),雖然可逆……但機會是少之又少、少到不能再少(言下之意,根本不會有(笑奔)
  
  來吧,往下往下ˇˇ

 

 

  初識&初試
  
  這是一個愛與勇氣的大冒險。
  
  更是一個腐與歡樂的大冒險。(喂=口=)
  
  
  
  
  
  這是我踏上卡巴拉島的第一天,為了「世界模型組合大賽」,唐‧卡巴利亞的遺產,我一定要得到它!
  
  (真老套啊(滾)而且跟本文完全沒關係(笑趴)
  
  
  
  
  
  「小獅子,你在那做什麼啊?」
  說話的女人,是隻扮成狐狸的考古學家,她知道很多事呢!
  我一直覺得她很神秘,就是有那種感覺……
  
  「八成又在發呆了吧!哈哈~」
  褐色髮絲挑染金色,圓圓的浣熊耳朵、可愛圓滾滾的浣熊尾巴,有著開朗、熱情的個性。
  雖然他說自己是老師,但真的超不像。
  
  「太常呆的話,實在很不好呢。」
  擦拭著手中的魔仗,眼同時看向一旁的占星書,嘴裡唸唸有詞。
  龍,好帥氣啊──我本來也想扮成龍的,沒想到服務人員竟然給我獅子……
  
  「呼…嚕…呼…嚕…」
  頭靠在樹上,大睡特睡的牛,還發出打鼾聲。
  或許是剛剛太累了吧!一倒頭就睡。
  
  「哎呀~這樣會著涼呢!」
  嘴角掛著笑容,手上常拿著一本書,那蓬鬆的粉色長髮就如羊毛似的。
  溫柔恬靜的她,簡直是我們的女神。年紀沒其他人大,但總是照顧著大家的生活。
  她正跟狐狸討論著書中的古文。
  
  「看不就知道了嗎?我正在探測地底有沒有什麼東西。」
  我繼續拿著L棒尋找,卡巴拉島地底下總有些奇怪的東西,都能拿來組合成……奇怪的物品。
  
  我們「卡巴拉啦啦隊」,正閒在樹下乘涼休息。
  常聚在一起的我們,時常一起跑任務、打打怪練練功。
  挖地應該不用聚吧?倒是會帶人當保鏢啦。
  
  「應該OK了吧?我們回去吧!」身為隊長的熊熊,站起身拍拍褲子的草屑,準備回城鎮。
  羊羊推推睡到流口水的牛牛。收拾好的龍龍與狸狸兩人一前一後跟上熊熊。
  我也收一收,整理整理地上的袋子……啊啊!
  
  追上前頭的人。「龍龍!」
  「……怎麼了?」
  唔,臉色不太好,一定是討厭那個稱呼。
  「喏,這個。」我把手中的袋子遞給他。
  「什麼東西?」他打開袋子一看,「為什麼要給我藍水?」
  搔了搔鼻子,我不太好意思,「就是……我們的第一次……」
  
  第一次的什麼?
  
  
  
  
  
  「厲害──超漂亮的耶!」
  初來到島上,當然是先隨便晃晃熟悉一下環境。
  那個富翁真是有錢到家啊!狗不拉屎、鳥不生蛋、樹不開花、烏龜不靠岸的小島能被開發成這樣,真佩服那富翁對遊戲的怨念啊!
  這像不像漫畫獵人裡的貪婪之島吶?
  
  「吱!」
  咦?我看到前方十公尺內有隻猴子……朝我奔來?
  退後幾步,我趕緊轉身──跑啊!「哇啊啊啊啊──」媽啦怎麼會有隻瘋猴子啦!?
  
  「冰箭…攻擊!」伴隨著瘋猴子趴掉前的一聲慘叫。
  「咳、咳……」濃煙…嗆得我好難過。
  
  「你沒事吧?」那是個擁有深藍頭長髮的男人,但處於驚嚇中的我只能呆呆回望他。
  他舉起手中的魔仗頂著我的頭,輕輕…「啊!痛…你幹什麼啦?」我可愛的頭去撞到樹了啦!
  「看你一直在神遊,好心把你叫回來而已。」他好像嫌我幾天沒洗頭似的,擦著他的魔仗。
  叫我就叫我嘛,但何必用這種方法…噢,我的腦細胞被撞掛掉好幾個。
  
  「看你一副就是剛進來的樣子,不知道這邊很危險嗎?」他揪住我的耳朵,「為了怕你死在這裡,我先帶著你較保險。」
  雖然我的耳朵是假的,但還是有痛的感覺耶!想叫他住手,怕又被他的魔法轟飛。
  
  不過,出乎意料,他人挺不錯的。
  
  沿路,看他隨手一揮唸個什麼攻擊的,瘋猴子又趴掉幾隻,我跟他的實力相差好多。
  我能在這島上安全度過每一天嗎?心裡納悶著。
  
  緊緊跟住他,怕一個不留神他就消失了蹤影。「那個……謝謝你。」
  「不用客氣,很久沒再看到有人進到這島上了。」
  欸?很久?「不是每天都有……」
  「都是一些沒毅力的傢伙罷了。」他淡淡的回答我。
  仔細想想,好像是耶,尋寶要有的就是耐心,「嗯~就跟組合是一樣的呢!」
  「組合?」他一臉問號的看著我。
  談到喜歡的話題,我興致就來哩,「你不覺得一個東西與一個東西合起來又變成另一個東西很好玩嗎?不過在完成之前,都需要很大的耐心與毅力,畢竟一個失手全全失敗是有可能的。」
  「這不就跟尋寶很像嗎?嘿嘿!說到尋寶,我也是因為材料費才來挖寶的。」
  雙手抱住頭,我好奇地問,「那你呢?」
  「生活所需。」他只簡簡單單給了我四個字,我也不好意思深入。
  
  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我們穿過森林來到了沙灘上。
  我看到四個人圍在一堆東西旁,身旁的人什麼都沒說,就把我推向他們。
  「交給你們了,我先去準備一下水。」
  
  「哎呀呀~素新倫啊?」
  「熊泥在縮會話啊!」
  兩個男人吃著烤魚,邊說……他們到底是要吃東西還是講話啊?
  
  「好可愛啊!是獅子耶!」
  「真的耶,金色的獅子耶。」
  另外兩個女人,就很乾脆的放下手中的食物,對我品頭論足起來。
  還摸我的寶貝秀髮。
  唔哇,我昨天才剛洗頭啊!
  
  「你們好。」第一次見面,當然要給他們好印象,我朝他們點點頭。
  「好好好。」丟掉手中吃完的魚骨,頭巾裡長出牛角的男人大笑拍著我的肩。
  媽啦力量好大,我的肩膀……
  「好有禮貌的小鬼,我喜歡!這樣好了,我們『卡巴拉啦啦隊』剛好少一個,身為隊長的我就欽點你啦!」似是扮浣熊的男人,他給了我一個大姆指。
  「嗯~就這樣決定了!龍,就交給你了!」
  龍?聽到踏在沙子上的沙沙沙聲,我迴過頭去,發現剛剛帶我來的男人提著一個大袋子走了過來。
  「為什麼?」看他臉色好像很不高興。
  「人是你帶回來的嘛!」拿出組隊留言板,刪除了一些文字,填上小獅子一隻。
  大局以定,從今天起我就是「卡巴拉啦啦隊」的一員。
  「可愛小獅子你好呀,我是狐狸。」
  「你好呀,我是羊羊。」
  「……我是龍。」
  
  我遇到很棒的隊友,一定是我上輩子有燒好香。
  
  
  
  錯了!一點都不好!
  熊熊長把我交給龍龍,但……他進行的是斯巴達訓練啊啊啊──
  直接把我丟進怪物群,丟給我武器與防具與一句話。
  「自己去練,練到能穿上這些才可以給我回來。」
  
  我傻了。
  認命地走進怪物群裡,稍微看了看……好像就那隻小兔子最好欺負的樣子。
  開始K牠,邊K我心中默唸阿彌陀佛──死了不要來找我啊。
  
  「別打那隻,旁邊那隻紅色長得像毛線球的,打牠。」
  
  乖乖聽他的話,開始K那隻紅色毛球。「痛痛痛──」
  我邊K邊哀叫,那隻龍偶爾幫我放個治療術,沒人性、沒心沒肺……
  還有邊咒罵。
  
  「還好吧?」
  我打了一整個下午,他現在竟然只問我還好!?
  「目前還活著。」撇過頭努努嘴,我不太開心地說。
  「程度不錯,一個下午就能穿上這些。」大概是察覺我不太開心,魔仗放在我受傷的膝蓋上,輕輕一敲。
  別以為你放個治療術,我就會原諒你!
  ……我原諒了,我不敢反抗他,嗚。
  
  雖然很不爽他的方法,但他教會我人的現實與殘忍,而且眼前還有個現成的例子。
  該有的禮貌還是不能少,我不太有誠意地對他說了聲謝謝。
  「要謝謝我,就乾脆送我一袋藍水吧。」
  
  坑人啊他。
  
  
  
  
  
  想起好像的確是有這一回事,他接過我手中的袋子,才緩緩的說,「啊……你說那個啊,那只是玩笑話而已。」
  
  ……玩笑話?那你還拿走?
  
  「送都送了,反正你也用不太到,不如給我來幫你多放點高級治療術。」
  我詫異地指著他驚叫,「你怎麼知道?」除了魔法之外,龍龍還會讀心術?
  
  「表情那麼明顯,要不知道還真是污辱我的智慧。」丟下這句,龍龍轉身放慢腳步跟上其他人。
  傻傻站在原地,他剛剛的意思是說我很笨嗎?
  
  不理會後頭仍呆站在那的小獅子,嘴角偷偷洩露了主人的秘密,那一絲絲的上揚。
  
  
  
  一切都是從這開始吶。
  
  
  
  
  
  後記:
  我承認,這是個很老套的文名(滾),別這樣嘛(扯)
  連結尾也很老套(茶)
  初識不用提了,初試是指第一次被丟進怪物群裡(笑滾)
  
  這篇,竟用了我最不擅長的第一人稱,找死是也(癱)
  下次一定要改回來=口= 苦手啊(趴死)
  
  至於最重要的人名嘛…其實沒想太多,就照扮的動物名吧ˇ
  懶得想名字的某隻(滾),不過等哪天興起時…名字就有可能出現囉ˇˇ
  不然宇珞(我家的小狐狸)就要充滿整篇文啦(笑奔)
  
  走向完全沒想過耶(毆),怎辦=口=…現在才發覺(驚)
  反正不會有長篇XD,那樣就架空文了(滾)
  唔…順其自然、隨遇而安吧(茶)
  
  一但挖了新坑,就要開始多話了(遠目)
  但文好像沒增加多少(囧)

  2006年4月12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腐の卡巴拉】
  
  
  
  
  
  
  
  
  這一切,是卡巴拉的怨念文(笑奔)
  看倌們要點選項千萬要三思啊(跪),卡巴迷們不是腐盟成員的不要往下點啊orz
  主要是龍攻獅受,珞是女王攻、美形攻、長髮攻癖一隻。(←這當然也有例外。)
  但龍受也別有一番風味啊…(何味?)
  
  雖然第一篇名字沒有出現,而再歷經幾日的時間(其實只有一日),終於把卡巴拉啦啦隊的名字想出來了(樂淚)
  也預挖了三個坑(囧),哪三個就讓我保密吧XD,沒敲出來還可以偷偷灑灰塵把它填滿(笑)
  
  接下來就由我來介紹一下吧ˇˇˇ
  
  
  
  卡巴拉啦啦隊
  名字由來很簡單,「卡巴拉」的「啦啦隊」……就這樣(毆死)
  其實是我都叫它卡巴拉拉拉,三個拉字乾脆就來個啦啦隊(再毆死)
  
  ─隊長─
  浣熊一隻,根本就是魔法老師裡那個被眾美人圍在圈裡的正太(喂)
  身為隊長的浣理,好聽點是這樣啦,其實在隊中地位屬第四(笑滾)
  為人熱情、開朗,走到哪都能與人打成一片。
  
  ─隊員─
  1號─龍
  月瀧,名字是完全無異識下產物。
  我的頭腦只能到這種程度,將就點吧(汗雨)
  未來會再更詳細介紹…吧(偏)
  
  2號─狐狸
  這個名字,因應我家小狐狸──珞漓!不是酪梨(笑滾),根本是故意取的(笑拍)
  幹練、精明的外表,隨時隨地都可以冷靜分析任何事物。
  
  3號─羊
  陽晴,在隊中如女神般存在,我的設定裡其實她很腹黑(笑)
  愈可愛的人腹黑起來愈有價值(←何?)
  
  4號─牛
  這名字就讓我囧了,怎、怎、怎麼取!?
  最後就隨便想啊想的……既然身為隊裡的先鋒,就取作軍吧。(本來是牛杯杯的(毆)
  正直,或許可以稱為小小傻蛋一個吧(滾)
  
  5號─小獅子
  最後一個隊員,獅因大概一開始都當跑腿小弟吧XD
  請讓我私心槍獅搞合成鑽地吧(囧)
  很難形容的一隻,愚笨與聰明是一線之隔的,就這樣(毆)
  
  都把動物名鑲進名字裡了(茶)
  
  雖然很想照著官方設定走大家的個性,但光狐狸就不及格了(某人定會藉機亂入)
  還有,我竟然愛上了第一人稱(囧),不可能啊啊啊(奔)
  難度五十五點的第一人稱(跪),我描寫不出啊(淚)
  用卡巴練習吧(喂)
  
  不過,我真的會手賤去寫第三人稱啦(淚奔)
  所以,就跟歡樂小劇場一樣吧(樂),管他一二三還四五六,通通來啦XD
  
  (這就是不負責任的人例子一號)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