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了!!

BL同人文部落格,小心腳下┌(┌^o^)┐

新家
其實也只是把BLOGGER改頭換面一下XD
以後就不在痞客更新了
TOP

目前分類:動漫綜合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故事才進行到中場,但我就是想寫這場景
  *年齡劇情操作有,大概、可能是ALL阿里(?)
  *三公主超可愛^p^
  
  
  
  
  
  
  
  
  
  
  「阿里巴巴國王!!」「巴爾巴德新王!!」
  
  看著下方人民熱烈地呼喊著自己名字,阿里巴巴心頭一陣感動,隨即舉高從不離身的王家寶劍──由巴爾巴德先王贈予七海霸主、再由七海霸主託付於他的世傳寶劍──父親,您看見了嗎!
  劍柄的寶石閃爍著光芒,阿里巴巴深信從此時此刻起,巴爾巴德將邁入另一個時代,他一定不會讓卡西姆的悲劇再次重演。
  木杖及纖細卻有力的手跟著舉高,阿里巴巴愣了幾秒,笑開──能站在這裡,不只有他一人的努力,背後有支持他、推動他的伙伴。
  
  藍髮少年再舉高雙手,整片天空只見白RUFU飛舞著,為巴爾巴德新王、他所選擇的王作下見證。
  
  
  
  
  
  「阿里巴巴!恭喜!」會客室裡長沙發上只有一人坐著,舉高酒杯的辛巴達王,而沙發後四人一字排開。
  
  金髮青年雀躍的大喊:「辛巴達先生!」下一秒想到自己的身份似乎不適合,輕咳一聲,裝模作樣的在對面落座。
  就算年歲稍長,但在七海霸王面前,阿里巴巴覺得自己永遠是仰望那巨大背影的小孩。
  
  紫髮男人揮揮手,不在意地說:「哈哈哈哈!私底下那些禮節就免了!」
  喝著美酒,也不時掃量著那可以說是看著他一步步奪回自己王國的新王,不禁感慨當初那莽撞的小男孩真的長大了。
  
  「恭喜您了,阿里巴巴王。」恭敬的拱身,賈法爾獻上祝賀。
  「喲!阿里巴巴,幹得好!」迦爾魯卡揚起大姆指。
  馬斯魯爾靜靜地與摩爾迦娜對視,而雅姆萊哈早跑一旁投餵阿拉丁了。
  
  「雖然比預期的早了很多,但很開心!」嘿嘿笑著抓抓金髮,阿里巴巴還真不太習慣作為王的身份。
  「不過能這麼快就習慣,多虧了賈法爾先生!」面對國家事務他仍是新手,若不是有賈法爾先生從旁輔助,肯定不會這麼快步上正軌。
  
  「是啊,因為辛不太拿手這事嘛。」賈法爾露出一副完全不相信自家國王可以帶領新王的表情,裝作沒聽到猛然冒出的嗆咳聲。
  
  「哈哈因為是笨蛋國王嘛!」憑空迸出的聲音讓現場眾人皆一愣,本來快樂吃著美食的阿拉丁馬上奔到阿里巴巴身旁,舉起木杖瞪著來人。
  「阿咧?這是對來祝賀的人的態度嗎?」飄浮坐在半空中,裘達爾攤攤手。
  神官的到來,表示──
  似乎要驗證眾人所想,會客室門被推開,神色嚴酷的男子步入──是早在練玉豔死後不久,即位的皇帝練紅炎。
  而跟在後頭一蹦一跳的練紅霸,朝阿拉丁揮揮手。
  
  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能聽見,眾人連口水都不敢吞一聲,畢竟不久前巴爾巴德還是屬於煌帝國支配下,怎麼看眼下這情況都很尷尬。
  「與巴爾巴德的婚約,似乎還有可行之處。」練紅炎一來,連客套話都不說,直搗黃龍。
  
  一聽,阿里巴巴緊張的解釋:「但、呃,我與紅玉小姐只是朋友……」而且他感覺比起結婚,練紅玉顯然對成為武者比較有興趣。
  不得不提他明明都二十四歲了,卻還是個處●,每次都遇到瑪格麗特還是伊莉莎白到底是什麼詛咒啊!
  嗚嗚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會變魔法使了啦!
  
  而練紅炎未多作解釋,只是緊盯著阿里巴巴一動也不動,看得阿里巴巴很驚慌。
  怎、怎麼了!?阿里巴巴緊張的掃視自己服裝,拉開衣服看看到底是他身上多了什麼──冒出了好幾道倒抽口氣的聲音──他昨天還與賈爾法先生百般確認衣裝。
  
  「……有說是紅玉嗎?」冷冷瞄了一眼。「是我與──」
  
  「哈哈哈這種日子就別談國家了!難得皇帝光臨,當然要不醉不歸!」辛巴達打斷了練紅炎欲出口的話語,步到阿里巴巴身旁。
  「對吧,阿里巴巴?」說著還摟緊了阿里巴巴肩膀。
  
  突然被徵詢意見,阿里巴巴有些回不神來,維持著拉開衣服的姿勢抬頭看著身旁男人,「欸?啊、是!酒宴早就備好了!」
  說完,阿里巴巴不明所以的呆呆望著辛巴達滿臉笑容與練紅炎對視,雖然狀似友好,但感覺氣氛不太對的以求救目光頻頻往賈法爾看去。
  
  等不到賈法爾,出聲拯救新王的是魔奇阿拉丁。
  「吶阿里巴巴君,不是說要一起去洗澡嗎,酒宴等等就開始了,我們先去洗澡吧!」習慣性地摟住新王腰部,露出無邪的笑容。
  
  「對喔!」一日下來滿身是汗,他得趕在酒宴開始前洗完澡。「我差點都忘了。」
  
  「我們快去洗澡吧!換我來幫你擦背!」推著阿里巴巴走向門口,離開之際,阿拉丁朝裡頭眾人丟下意味不明的笑容。
  門被帶上後,依稀還能聽見外頭傳來「吶吶晚上我們一起睡覺」「好啊,不過阿拉丁你睡相很差耶」「那是因為阿里巴巴抱起來很舒服嘛」等字眼。
  
  保持對峙的兩人,滿臉壟罩著黑暗──剛剛是怎麼回事?
  
  
  
  
  
  fin
  腹黑豆丁潮強的XD!!!
  阿里巴巴好可愛喔,本來想說至少能壓個白龍,但有黑化趨勢的白龍感覺亂強一把(雖然還是被練玉豔一掌巴到牆壁上)
  雖然我是主辛巴巴,但我真的不介意辛賈巴三人行(被狠揍)
  而練紅炎跟裸王,搶奪貿易大國巴爾巴德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還能擁有"的後續
  
  
  
  
  
  
  
  
  
  
  「隨便坐吧。」引著後方的男人進客廳,薰將西裝外套隨意丟到沙發背上,邊拉鬆領帶邊走向廚房。
  好奇觀望著屋內的設計,千太郎心想好友也混得很好,但……似乎看不到女主人的痕跡?
  拿了幾罐啤酒,薰看見好友四處張望,不禁問:「你在找什麼?」
  
  「呃,你太太不在嗎?」薰是好人家的少爺,不可能沒結婚吧。
  
  啵地一聲拉開拉環,將啤酒遞給千太郎,薰淡淡的說:「我跟我太太很早就離婚了。」
  
  怔了幾秒,千太郎抓抓頭髮,「是這樣啊……」但看好友也不是很在意的樣子,他想這應該不是什麼地雷問題。
  
  兩人之間只有沉默,薰只是靜靜喝著啤酒,千太郎本就不是什麼文靜的人,問出他從再見面那一刻很想知道的問題。
  「薰在東京怎麼不來找我?」他比薰還早來東京,而且螢幕上又能看見他,再說光看薰見面時不太驚訝的樣子,一定也知道兩人就住在同個城市裡。
  如果能更早見面,他就──……就能怎樣?當初沒跟大家說一聲就跟著樂團跑來東京,薰會不想來找他也是理所當然的。
  就算之後樂團成名了,他也只打電話報個消息,沒再踏上家鄉土地任何一寸了。
  
  薰握著罐身的手一緊,垂頭盯著玻璃桌面。
  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千太郎就在同個城市裡,又是明星,就算不想知道看了電視也能看見好友活躍的身影。
  會碰不上面,自然是因為他自己的原因,當時他怎可能沒有任何怨言,千太郎丟下了爵士、丟下了樂隊……丟下了他。
  當他到地下室,沒看見人,只有鼓棒靜靜的躺在椅子上,他只覺得一股黑暗朝自己襲來──他又被丟下了,這次是好友。
  之後,他再也不碰鋼琴了,連音樂也……
  
  似乎也猜到原因了,千太郎擱在桌面的手掌握緊成拳頭,還說什麼好友,現在也不過是個陌生人了,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的,不是嗎。
  他笑了笑,轉手拿起啤酒,「不醉不歸?」
  薰扯了下嘴角,也跟著舉起啤酒,與對方的罐身輕撞。
  
  
  
  
  
  
  
  窗外鳥兒的唧啾聲,及射入客廳的刺眼光線,讓趴在桌上的千太郎不由得睜開眼,眼前景象有些模糊,等眨了眼睛幾下,入眼所及是不熟悉的陳設,他呆了幾秒才想起來他碰到薰的事。
  坐直身子伸了伸懶腰,披在肩上的西裝外套垂落至地面,應該是他趴在桌上睡著後,薰替自己蓋上的,用薰自己的外套。
  站起身轉動自己的手臂幾下,稍稍活動僵硬的四肢,低眼就看見躺在沙發上熟睡的黑髮男人。薰保養得很好,根本不像個快五字頭的大叔,可能也跟天生麗質有關吧?
  反觀自己嘛,摸摸下顎的鬍子,千太郎不由得發出輕笑,注意到薰身上的薄毯快落到地面,忙撿起毯子替好友蓋好;再說薰連眼鏡都沒拿下,不禁伸出手輕輕地摸上眼鏡。突然,一隻略微白晰的手掌抓住自己,本來閉上的眼緩緩睜開,黑眸有些迷茫地望向動靜來源,千太郎一動也不敢動,被抓住的手放開了眼鏡支架,轉而握上薰的手掌,包覆在自己掌裡。
  瞬時間好像回到高中,他們兩人初次相遇的景象,只是角色及位置調換過來了。
  
  視線內越來越清楚的身影,是熟悉、卻歷經歲月的臉孔,薰笑了。
  「千太郎……歡迎回來……」
  他想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畫面。
  
  嘴唇動了動,千太郎扯出笑容,輕聲回應:
  「我回來了……薰。」
  
  
  
  
  
  fin
  唔哦哦哦哦──我以為我寫不出後續XDDDDD
  其實也沒什麼基情啦,想寫的就是如果千太郎在聽了搖滾樂後跑去當搖滾鼓手會怎樣。
  就算再怎麼親友,沒聯絡沒見面也很難維持,所以又安排了兩人溫習初次見面。
  只是是中年大叔版就是了XDDDDDDD
  我對大叔是沒興趣啦,不過如果一起變大叔就很有興趣(啥鬼)
  
  背景時間點是在現代,比較能發揮又是腦補,要再寫的話...
  我大概會想寫薰到千太店裡遇見可愛主唱XDDDDDDDDDDDDD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為當紅搖滾樂團的鼓手,他什麼都擁有了,名聲、金錢、榮耀……
  但也不年輕了,快邁向五字頭的他,一場演唱會下來就覺得氣喘噓噓了,不比當年二十來歲的小伙子。
  年輕音樂人輩出,他們這些老時代的也到退位幕後的時間了。
  自己有投資了一家店面,也培養了許多明日鼓手,就生活而言是絕大的滿足了。
  他可能就這樣老死了吧,活在音樂的世界裡,到死前一刻也依舊緊握著鼓棒。
  
  「別待在店裡了嘛,一起去喝酒!」
  
  看見那張依然不顯老的臉蛋,他淡淡瞄了一眼後,視線回到手上的鼓棒。
  喝酒完會做的事很簡單,上賓館──他曾經與主唱睡過幾次,第一次是某次表演完,兩人都醉了,不小心擦槍走火;而之後的幾次,則是他可有可無的憑本能行事,反正在床上就是這樣,只談性。
  但他今日沒這心思。「要找樂子去找別人,我今晚不奉陪。」
  
  「又不是沒做過!」快五十歲的人還鼓起臉頰裝可愛。「算了我自己去。」
  
  看著主唱終於離開,他才吐了口氣,將鼓棒小心收好,倒了杯威士忌,坐在高腳椅上,望著牆上的黑膠唱片出神。
  他不年輕了,不像當年剛上東京的年輕小伙子,對什麼都好奇。
  從加入樂團也好走過好幾十年了……連他自己也沒想到。
  想到主唱,想到他的高中生活,記憶裡深刻的人影,在此時孤單的時刻最容易想起。
  如果當時……哈、年過半數了,他還在想當年如何如何,又能怎樣。
  起身一口飲下剩沒多少酒液,壓熄煙頭,他隨意套上外套,打算去外頭溜達。
  
  
  
  
  
  無視路人對自己的竊竊私語,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存在吸引了絕大目光。
  不過他早一半隱於幕後了,會出現在螢幕前多半也是以專業音樂人的身份,至少現在的少年少女應該都不太認識他以前明星的活躍過去。
  雖然再次感到不勝唏噓,可是時間也不會因為他的感嘆而停止。
  
  「西見社長,再跟我們一起續攤嘛!」
  
  一個年輕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尤其是那個姓氏,讓他行走的身子不自主停下,心頭喀噔一聲。
  曾經以為自己壓抑的很好,但總在聽見這姓氏時,帶起了滿心期待──承認吧,你根本忘不了他。
  緊張的轉過頭,見到年輕聲音口中的社長本人,剎那間被捲入了回憶的旋渦──
  地下室,爵士鼓,鋼琴,以及樂隊……
  ──三步併作兩步,衝上前抓住那曾經隨著琴鍵擺動的手臂,「薰!」
  
  「欸、咦……社長您的熟人?」看起來是下屬的西裝男,訝異的來回看著社長及陌生人。
  
  髮絲俐落的梳攏整齊,臉上總是維持一貫的表情,俊秀的臉蛋上沒見多少歲月的痕跡,鼻樑上仍是擱著一副黑邊框眼鏡。
  但遇上了故人,眼鏡男子一貫的表情也崩解了,詫異的低呼:「千太郎……」
  
  
  
  他終於知道自己還能擁有什麼。
  
  
  
  
  
  fin
  本來沒打算出現名字的(掩面)
  有看新番的都懂=///=
  第一話就牽起手是...是基情啊啊啊啊啊啊!
  
  因為很突發,我是去翻漫畫翻到千太郎聽搖滾樂,然後腦補的XD
  時間背景是2012沒錯,60年代我沒研究,所以就移到現在了。
  大叔也不錯啊...(擦口水)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硬要說配對就是雪集X仁吧(΄◉◞౪◟◉‵)
  (是根本就是←被揍)
  人物崩壞請慎入XD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連喊三次為什麼的鳴子,神情憤慨。
  
  「啊~什麼為什麼?」咬著仙貝,趴在床上看漫畫的波波,隨口問。
  
  「唔──為什麼小仁一直在讀書啦!」緊摟著抱枕,忍不住低叫。
  
  「為什麼啊?小仁本來就很聰明了啊。」波波說完哈哈大笑。
  
  鳴子撐著下巴噘嘴,不得不認同波波說對了,仁太荒廢的學業都在雪集跟鶴子兩人監督下慢慢補回來,雖然她也有跟著讀書,但最後總是把書本丟到一旁玩起遊戲或看漫畫。
  
  一點一滴的、慢慢在改變,仁太不再拒絕上學,雖然還是有點討厭人群,但好像就回到孩提時代以他為中心的模樣──優秀的仁太漸漸回來了──心口那道傷痕或許不能完全痊癒,但一定會成為推著仁太前進的助力。
  不只有仁太,大家都是!
  而或許是為了彌補曾經失去的時光,自從那件事之後,大家總是三不五時就聚在一起,地點不只限於“超和平Busters”的秘密基地,除了波波以外,都會輪流到每人家中。
  
  今天房間的主人仁太,瀏海綁成沖天炮,T恤寫著“真面目”,皺緊眉頭、下唇抵著筆蓋,神情認真的盯著數學題目。不久便有些煩躁的揉揉黑髮,正想要放棄,眼角觸及放在桌上、大家幼年的合照,呼口氣又提起筆來繼續解題。
  
  「解不出來?」坐在一旁看書的雪集,瞄了仁太一眼又回到書裡文字上。
  
  「等等……」仁太隨手揮揮,他感覺答案就快出來了。
  
  「如果連那種程度的題目都無法解開,要考上大學很難喔。」雪集淡淡的說。
  
  「知道、知道……」心神都在題目上,仁太有些敷衍的回應著。
  
  一樣在看書的鶴子扶扶眼鏡,心中暗想──那明明是大學的題目。
  面麻成佛了、心結解開了,大家漸漸回到如幼年的相處模式,但大概是裝久了,雪集偶爾偶爾還是口不對心啊。
  ──雖然這樣想,但鶴子卻完全沒點破的意味,只是放下小說拿起課本坐到鳴子身邊。
  「安鳴,就讓我來親自鞭策妳吧。」
  
  「噫──」鳴子退避三舍。
  
  「波波,你也別看漫畫了,寫完練習題我要檢查。」
  
  「哦!」
  
  
  
  房間裡只聽見寫字聲沙沙響著,後突地爆出大叫聲──
  「解開啦!」仁太得意笑著舉高練習題本。
  「雪集你看看。」只要懂得運用公式,不難嘛!
  
  「嗯……還不錯。」看完點點頭,拿起紅筆在上頭畫圈改題。
  
  仁太突然的叫聲,這邊三人決定暫時休息,鳴子看著仁太與雪集的互動,突然說:
  「吶、雪集,大家都講開了就誠實點嘛,明明有勇氣穿女裝……」
  三道噗哧聲,雪集緊握了紅筆一下,當作沒聽見的繼續批改。
  「還對我惡作劇……啊!」叫了一聲後呵呵笑著,好像想到什麼好主意。
  「這樣好了,要是小仁考上大學,雪集就對小仁告白吧!」女人報仇不用三年。
  考上大學,她對仁太抱有一百二十分信心呢!
  
  「為什麼?」仁太驚聲。「再怎麼說,男人跟男人告白也不對吧!」
  
  「嘖嘖嘖,」鳴子搖搖食指。「這小仁就不懂了,這是女人的浪漫。」
  
  「絕對不──」
  
  打斷仁太的話語,是雪集淡淡一句:「可以啊。」
  「不過,」將練習題本遞給仁太,站起身來由上往下看著仁太笑了笑,「我要求仁太穿著女裝聽我告白。」
  
  「欸欸欸──」仁太發出驚疑聲。
  鳴子哦了好長一聲,來回看著兩人;波波則是想像那副畫面,噗哈哈哈的大笑起來;鏡面一陣反光,鶴子默不作聲推推眼鏡。
  
  
  
  
  
  fin
  すみません...本当にすみません(掩面奔遠)
  我寫啦啦啦啦啦ლ(́ಢ.◞౪◟ಢ‵ლ)
  這都要怪雪集女裝騎在仁太身上太萌了XD
  雖然如此我卻覺得雪集好攻喔為什麼(´ಠ◞౪◟ಠ)
  
  這篇時間點在高三,不太確定動畫裡大家年紀,不過感覺好像是高一。
  嘛雖然最後都叫回小名,但仁太用中文真的很微妙XDDDD
  雪集叫仁太名字是私心啦030,感覺雪集之後會叫仁太而不是小仁。
  話說雪集只差顆痣就好像跡部(被揍)
  
  
  
  
  
  以下是考上大學後想像(?)
  
  
  
  「為什麼……」仁太臉色發黑,無奈任由鳴子操弄他的黑髮。
  他明明沒答應那個賭約啊!
  
  「要感謝我喔!把裙子借給你穿。」雖然裙子裡還穿了條短褲很礙眼。
  「不過小仁的頭髮還真長。」在仁太頭部兩側綁了小小馬尾。
  
  端著下巴打量盤腿坐在地上的仁太,雪集笑著說:「嗯──意外的不錯嘛。」
  
  「你就算稱讚我,我也高興不起來。」白了雪集一眼。
  
  「OK!快快我要聽。」拉了仁太站起身後,鳴子馬上溜到一旁觀看。
  
  雖然有些邋遢地穿著T恤(今天寫“恋”)配裙子內搭短褲,但身高矮雪集不少,羞於自己穿著的仁太低下頭撇向一邊,還真有幾分看見喜歡的人在眼前的害羞樣。
  
  雪集憋著笑,咳了幾聲,正經的、一字一句慢慢說:
  「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完(被揍)

 

 回到一百題(。ˇ ⊖ˇ)~♪

文章標籤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學校回到家,弟弟正坐在客廳打電話聊天。
  弟弟名字叫高坂桐乃,今年十四歲,目前就讀於附近的一所中學。
  頭髮染成淺棕色,甚至兩耳還穿了耳洞、戴著耳環,再加上端正好看的面孔,配上修長的身材,我的弟弟,根本就不像是個中學生。
  不是我在老王賣瓜、自賣自誇,我的弟弟的確是個十項全能的人。
  雖然常有人羨慕我(尤以女性居多),但我還是不禁想說「別開玩笑了!」
  這麼說好了,在學校內不是有那種超顯眼的人嗎?比如社團裡的人氣社員、成績極佳的優等生、或是長相好看的人等等。
  就是那種連要上前搭話都讓人很緊張、猶豫不決的,完美到宛如是不同世界的人一樣──我的弟弟,就是如此。
  想像一下,這麼完美的人是自己的家人。
  ……如何,了解我的感受了吧,並不是想像中那麼棒的事吧。
  
  
  
  「我回來了。」禮貌性地道聲招呼,理所當然的,沒有回應。
  弟弟甚至連看也沒看我一眼,我也不以為意。
  進到廚房,打開冰箱拿出麥茶,倒入杯子裡,咕嚕咕嚕地一口喝光,將杯子放進水槽中。
  
  「OK──我馬上出門。」
  
  經過客廳時,正好聽到弟弟說話,這時間還要出門啊,都快晚飯了說。
  算了,也不關我的事,邊想著邊踩上樓梯,準備回房間。
  「啊。」突然想起我忘了把麥茶放回冰箱,要是媽媽回來看見,肯定又會唸了。
  急忙地折回客廳,沒想到正好弟弟打開客廳門走出來,我心裡暗自叫糟──
  
  「哇啊!」
  「欸?」
  
  我與弟弟迎面撞上,兩個人都跌坐到地板上。
  弟弟的郵差包掉落在地面上,筆記本、手機等物品也散落出來,我見狀趕緊起身。
  「抱歉……」說著我也想要幫忙撿東西。
  
  「別碰!」弟弟突然大喝一聲,我怔住,手上動作也停頓下來。
  弟弟只是迅速地將物品全收進包包裡,後起身走到玄關,穿上鞋子,小聲地說了句我出門了,然後關上門。
  
  「搞什麼啊……」我看著大門,忍不住抱怨。
  就這麼不願讓哥哥碰自己的東西嗎?
  
  就如同各位所見,我與弟弟的關係很差,到底是為什麼、從何時開始,我也忘記了。
  好像注意到時,兄弟倆就不太搭理對方,連說話都很彆扭。
  反正與弟弟關係不好,不會妨礙到生活,我也就沒太放在心上了。
  只是身為哥哥的威嚴,有點……算了,弟弟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
  
  還是回房讀書吧……啊啊,真不想讀……嗯?
  眼角處掃到鞋櫃底下,一絲白亮引起我的注意,湊進彎腰撿起那不明物體,認真的注視著。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REBORN……動畫?」嗯,是那種很常見的DVD光碟盒,但重點是,我家老爸是個很嚴格的人,完全禁止我們兄弟倆看什麼動畫,他常說那種東西是社會邊緣人在看的。
  我個人對這並沒什麼特別觀感,不過家中誰會看動畫呢……
  老爸?……光想我就惡寒,但也不是沒可能。
  老媽?若是老媽,應該會看點比較少女系的吧。
  弟弟?雖然就年紀來看是最有可能,但那麼完美的人應該是看些詩集或是文學作品才是。
  趁著晚飯時間再探探口風好了──
  
  「我回來了……啊啦?京介,你…在做什麼呀?」
  
  差、差點社會地位就要毀了!
  我知道老媽一定對我現在的舉動──捲曲著身體躺在玄關地毯上──充滿疑問,我只能抱緊DVD藏好,乾笑著。
  「呃,想轉換一下心情……」
  
  「哦……趕快去換下制服,不然會皺掉喔。」老媽提醒完便提著袋子進客廳。
  
  確定老媽不會突然出客廳,我趕緊起身,快速地踩上樓梯奔向房間。
  
  
  
  
  
  ...to be continued 2011/01/01
  等等在新的一年貼這種東西好嗎XD
  會寫俺弟是因為P網啊wwwwww(有興趣在私下問我)
  裡面有人將桐乃性轉,京介又那麼受XDDDDDDDD
  兄友弟攻超耐思>.O
  
  這篇只是單純滿足個人妄想,有沒有續...不知道囧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樣也沒想到這麼愚蠢的旅行真的成行了。
  
  錐生零緊皺眉頭,白布擦拭著Bloody Rose槍身,無時無刻都在注意著不遠夜間部的舉動。
  
  名言是合宿旅行,不過為了保護夜間部,所以選擇了室內水上遊樂場作為這次地點。
  雖說吸血鬼是夜行性動物,這次旅行周遭又全是活生生的食物,但一見到玖蘭大人的笑容,夜間部同學理智的克制住欲望──誰想被大人秒殺。
  
  「嗚嗚──太好了!」穿著四角小貓泳褲,理事長感動的擦拭眼角。「能看見這一幕太令我感動了!」
  
  「閉嘴。」抵著理事長額頭,錐生零臨界點瀕臨爆發,臉上就是不爽。
  
  「哎呀哎呀,零就放鬆玩嘛!」甜美的笑著,優姬拍拍身旁青梅竹馬。
  「玖蘭學長也說過他會監控同學行動了。」畢竟是極其信任的玖蘭學長。
  
  勉強放下Bloody Rose,錐生零只是淡淡開口,「妳去玩吧,我在這守著。」
  
  就算擁有玖蘭樞的血液,能不能完全克制自己的蠢動,錐生零沒信心,乾脆在這裡待著,也正好有藉口不讓優姬擔心。
  
  「零──」抱住他的手臂,優姬不放棄說服他跟大家一起玩。「難得現在氣氛那麼好……」
  
  玖蘭李土的消滅舒緩了學園緊張的氣氛,而且……優姬垂下頭,她不曉得還有沒有機會能與大家這樣玩樂了。
  
  就算眼前女孩是自己極度厭惡的純血種,但零仍是狠不下心,告訴自己優姬並沒做錯什麼事,自己也不過是一隻低下的LEVEL E不是嗎。
  「玖蘭樞在看我們。」
  
  「咦?」樞哥哥?果然轉過頭去,果然一對血紅視線緊盯著她與零,優姬有些羞怯的點頭,就算得知對方是自己的哥哥,優姬仍是減不了仰慕的心。
  
  「呵呵我可愛的兒子在害羞啦!」理事長壓根沒想到等會的處境,手一張就把零推下泳池,快得連優姬都來不及阻止。
  
  「零──」看著零被推入,優姬理智的往後退幾步。
  
  「黑主灰閻……」從泳池爬上後,錐生零身子氣得打顫,這麼無防備被推下去就算了,肯定會被夜間部的笑話。
  
  「零別生氣啊啊啊──」
  
  吵雜的聲響引起了以夜間部同學為中心點而圍成圈的女同學們注意。
  
  「要是錐生同學別那麼冷淡,不然他也是很受歡迎呢。」女同學A可惜的說,獲得臨近女學生的同意。
  大家獲得共識,卻又互望合奏,「不過不冷淡就不是錐生同學了嘛!」
  
  「哼!那隻LEVEL E怎麼可能會比我受歡迎。」藍堂英不服氣的低聲說。
  
  「藍堂。」玖蘭淺淺微笑。
  
  「樞、樞大人……」知道自己理虧,畢竟錐生零消滅玖蘭李土是事實。「對不起。」
  
  真是學不乖的表弟,架院曉無奈心想。
  
  玖蘭樞盯著錐生零一舉一動,銀灰髮的人正脫下濕漉漉的襯衫丟在一旁,平常隱藏在衣服底下的刻印也露出,鄰近男同學不禁好奇多望兩眼,又讓錐生零的眼神嚇退,玖蘭樞不禁微笑。
  
  吸血鬼獵人的印記嗎……真是令血液底下的征服慾油然而升呢,想起銀灰無助的只能寄予自己的血過活,玖蘭樞露出一富有他意的笑容,惹得其他吸血鬼們一陣打顫。
  
  玖蘭大人又在算計什麼了……
  
  
  
  淋著冷水,錐生零難過地用拳頭搥著牆壁,又慶幸來更衣室是正確的選擇。
  「呃啊……」尖銳的犬牙咬破自己下唇,嚐到血味令他快要發狂。
  
  「又渴了嗎。」
  
  狹窄的淋浴間突然冒出另一道聲音,錐生零快速轉過身,有人闖入他竟然沒發現。
  
  「…──玖蘭樞!」不巧又讓自己最痛恨的存在看見自己的醜態,錐生零又想起Bloody Rose這時不在自己身邊。
  
  「我很佩服憑你能克制住衝動。」渴望血的禁忌之門打破,錐生零能靠著自己的血撐多久,時間一過去那潛伏的野獸又會猙獰而起。
  
  「滾!」被識破的錐生零只能爆出怒吼。
  
  「作為獎勵……」慢慢走近靠在牆面上的錐生零,手撫上他後腦將他推向自己頸邊。
  
  「哈…滾…我不用你施捨……」血的味道漫延在鼻間,錐生零是緊咬住自己雙唇才能忍下衝動,原本的淺紫雙瞳也轉變欲望的血紅。
  
  「是嗎。」愉悅地看著錐生零臉上的憤恨,玖蘭樞咬破自己手指,鮮紅的血液隨著骨節流下,指腹摩娑著錐生零帶有齒痕的唇瓣,隨後強迫地伸入他口中。
  
  「喝吧。」
  
  又再一次屈服了……
  閉上眼像嬰兒般地努力吸吮著玖蘭樞手指,錐生零心底是對自己無盡的可悲,是血液的作祟嗎,他不能違背玖蘭樞的命令。
  
  垂眼望著渴血的野獸,玖蘭樞閒置的手掌指尖劃著錐生零頸上的印記,後低下頭伸出舌頭舔著,並不是想吸血,只是天性下的優越感與征服慾刺激著他,轉移到圓潤的耳珠,道出永不可滅的魔咒──
  
  盡情喝吧,我的寵物……
  
  
  
  
  
  over talk 2009/05/23
  我實在忍不住了(掩面)
  VK真的很萌啊,全力無視女主角(笑倒)
  也沒想到我百題竟然是先出VK
  萌上心頭,銳不可當啊~~~
  不過其實我跟VK不熟囧,只看過動畫。


 回到一百題(。ˇ ⊖ˇ)~♪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詳見google"珞啾"
  • 請輸入密碼:

  帝國兄弟
  
  
  
  
  
  
  
  
  
  
  難得今日找碴大隊隊長、他偉大的陛下不僅沒有傳喚他,甚至讓他以操勞過度為由放他一天假。
  唉…陛下似乎是忘了到底是誰讓他這樣忙啊。
  難道……這天過後又有什麼陰謀等著他嗎?
  想到此,他背脊不禁顫了下。
  
  
  
  高大的身子,踏著輕快的腳步,往哥哥房間房間前進。沿途不忘向侍女打打招呼,拿了些小糖果之類的。
  小心地打開房門,深怕吵到裡頭的人,雖然不太曉得為何陛下要讓哥哥休息一天,但哥哥前幾天沒什麼食慾也是真的……原來陛下也很關心哥哥啊。
  「哥──」一見房內沒人,便覺奇怪。
  頭四處張望,除了因鮮少踏進哥哥的房間之外,還有剛剛侍女說哥哥在房裡……但人呢?
  往前走進,「啊。」趴在沙發背上,看著睡著的哥哥。
  聽著哥哥發出淺淺平穩的鼾聲,嘴角愉悅的往上勾。
  
  午後的陽光輕灑在沙發上沉睡的黑髮人兒,胸膛小幅度的震動,時常叫著自己名字的紅唇輕啟。
  突然想到幫助警備團補捉變態那次,哥哥扮成女人真的美極了,但要哥哥再扮成女人一次……會被罵的吧。
  細想當上近衛隊副隊長以來所發生的各種事,安利的突然造訪還被誤會成愛慕者、被變態畫家纏上的哥哥、晚宴上害怕淑女的哥哥……加上最近的梅丹夫人及召回宮的克勞迪歐公爵,天天的日子都很快樂呢。
  當然,能看見哥哥的笑容是最棒的。
  
  走到沙發前,輕輕拂去哥哥臉上擾著睡眠的黑色細絲,指腹在頰上移動著。
  之前因梅丹夫人情夫事件,不小心被刀子劃傷的左頰,哥哥在傷口輕輕啄吻…
  手不自覺舉起貼在自己左頰上緩緩搓揉。「哥哥…諾貝爾…」輕輕喚出哥哥的名字,俯身在沉睡的人臉龐上印下一吻。
  接著馬上抬起身子掩住嘴,心中詫異自己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深怕被哥哥發現到的心理,急急逃離了哥哥房間。
  
  
  
  「嗯…美、米爾…?」睫毛抖動幾下,雙眼迷濛巡視空無一人的房內。
  睡夢中好像聽到有人叫自己…
  是美米爾嗎?
  
  
  
  
  
  《End》
  
  後記:
  突發短文一發。
  這應該很少人見過…至少到現在還沒見過有人寫(汗)
  是部叫「帝國兄弟」的漫畫,如名字般的是以帝國內一對兄弟為主角。
  只是看完純粹想舒發一下而已ˇ
  不過目前只到第三(遠望)
  
  2006年10年14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拍攝一二三
  
  
  
  
  
  
  
  
  
  
  「河野!四方谷!」實琴掙扎著要起來。
  「實琴,攝影機在拍喔。」一手捧著實琴臉蛋,裕史郎臉面向攝影機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
  「就知道實琴不會那麼乖呢。」亨抱住實琴,不讓他落跑。
  「你們兩個…根本是以欺負我為樂吧!」被困在兩人之間的實琴。
  「怎麼這樣說呢,小琴。」亨與裕史郎一同說出那充滿魔法少女氣息的小名,實琴聽了又哇哇叫。
  
  洛可可風的貴族式大床上,實琴背靠著亨──正確來講是被抱著,裕史郎壓在實琴身上。
  身為公主的三人,盡責的擺出各種POSE讓人拍攝也是工作之一。
  雖然實琴始終不太願意。
  
  
  「啊啊,看起來好快樂的樣子呢。」秋良站在場外看著三人拍攝的情況。
  「果然制服也很適合三位公主!啊~怎麼辦!?下次穿女學生制服好了!蓬蓬裙再加上蕾絲花邊…」公主服裝製作──名田庄薰,再度陷入他的世界中。
  有定會長一個彈指,馬上出現兩名同學架走名田庄。
  打開扇子遮住臉下半部,「又一筆收入。」翡翠雙瞳閃爍精光。
  秋良露出個苦笑。
  
  那邊場內依然熱鬧,這邊場外不相上下。
  
  
  
  
  對守在公主專用浴室外的同學點點頭,洗完澡的亨便回到房間。
  散發的香氣吸引了許多蜜蜂跟隨著,但一一被守衛者擋下。
  
  「回來啦。」眼依舊黏在雜誌上。
  關上房門,「嗯。」頸子掛著毛巾,亨隨手拿起一邊擦拭冒著熱氣的臉頰。
  啪的一聲,裕史郎合起雜誌。「亨。」
  「嗯?」盤腿坐下,拿起餅乾咬著吃。
  以下方四十五度角往上看,「今天拍攝時,你手放實琴身上哪裡?」
  「欸?」亨睜大眼,不太曉得怎麼突然談到這個。「這個啊…」眼往一旁移,不太敢對上裕史郎。
  「哪個?」丟下雜誌,裕史郎慢慢爬過去。
  察覺到他的前進,亨身子馬上往後移,「實琴有女朋友了。」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雙手放他身上哪裡?」裕史郎女王笑容。
  雙手抵住裕史郎胸膛,「就…胸口還有……大腿內、內側。」最後幾字亨說的特別小聲。
  「嗯哼。」女王臉上笑容依舊,但頭頂上佈滿烏雲,雙手也不知在何時撐在亨腰際兩側。
  
  死定了今天…河野 亨,首次感到人生最大危機,就在今晚。
  早知道就別答應有定會長做出什麼曖昧的姿勢…
  
  「對不起啦!裕史郎──」
  
  房裡傳出的道歉聲,嚇壞了窗外樹上正在咕來咕去的貓頭鷹,害牠差點失足落下。
  
  
  
  「啊哈哈哈──下次再接同人女協會的單吧。」這是有定會長看見帳簿收入明細後所說的話。
  
  
  
  
  
  《End》
  
  後記:
  別問我怎麼突然冒出公主公主文XD
  因為剛好看到那張充滿腐味的圖…
  我一直很想知道亨的手到底放在實琴身上哪裡,明明怎麼看都像是在……
  
  重點部位(認真)
  
  2006年7月25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