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了!!

BL同人文部落格,小心腳下┌(┌^o^)┐

新家
其實也只是把BLOGGER改頭換面一下XD
以後就不在痞客更新了
TOP

目前分類:零雜瑣碎事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appy birthday to kazuki kato、i love
  
  
  
  
  
  
  
  
  
  
  instinctive love
  直覺的愛
  
  
  
  第一眼見到友人的男朋友,你心裡是不小的震撼。
  
  「你好,我是加藤和樹。」他靦腆的笑容,手揉揉後腦髮絲的純真模樣深植心田上。
  
  不覺地呆愣,機械式的打招呼,腦中殘存的只有空白,對方講了什麼都沒輸入進去。
  等他有事先離開了,你才回過神。
  「他很可愛吧?我是在圖書館認識他的唷!現在很少看見這麼可愛的孩子了,不趕快搶到手太對不起我了!」友人拿著手機喜孜孜的向大家現寶。
  
  原來……我是一見鍾情啊。
  
  
  
  
  
  impure love
  不純的愛
  
  
  
  其實你心中也曉得女友只是好玩而已,這在交往第五天,電話與信件不再頻繁後可見一斑,而現在想見她還要在前個禮拜先預約。
  對著滿櫃的書,你嘆了口氣,雖然只是小小一段簡單的感情,但畢竟自己也是放下心去經營。
  
  「嘆氣會老得快喔。」富含磁性的嗓音,你偏頭看向聲源處。
  記得他叫……唔……齋藤工──沒錯沒錯,就是這個。
  
  他點點頭,「看來你想起我了。」雖然臨時忘記名字了,但要忘記這號人物的存在有點難度。
  
  「嗯…我是剛好有事到圖書館,她要我帶話給你,說今天有事不能赴約了。」……為什麼是他要掛著抱歉的臉色呢。
  你反倒笑著安慰他,要他不用在意。
  
  原來……還是有人關心我的感受。
  
  
  
  
  
  instinctive love
  本能的愛
  
  
  
  你嘗試著與他保持一段距離,讓自己的心不再深陷。
  
  「啊!齋藤さん,我就知道來學校可以遇見你。」他清爽的笑容在你眼前綻放,啊啦…自己腦袋又快當機了呢……
  
  「上次你跟我提到的書我找到嘍。」接過他手上的書,是上次你隨口提到想找的書本,沒料到他放在心上都找齊了。
  
  不顧大眾目光,你將頭輕輕靠在他肩上,吸取他身上的氣息。
  「齋藤さん?你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去保健室?」他緊張的詢問,還抓了一旁路人問保健室在哪,你不禁摟住他大笑。
  
  原來……我再怎麼推拒也是沒用。
  
  
  
  
  
  impure love
  瀆神的愛
  
  
  
  「唷!和樹。」一如往常爽朗的聲音,健太拍著你肩膀咧嘴燦笑。
  你不經意地看見他左手無名指上的銀環,詫異的一愣。
  
  「呃…被你發現啦…」難得開朗男孩也會害羞,促狹的笑容在你臉上展開。「雖然現在家人還不太認同,不過已經有軟化的現象了唷!」樂觀的健太對於他跟晃二的戀情總是帶著嚮景,大概也是兩人的堅持,才讓雙方家人慢慢承認吧。
  
  愛上同性真的是錯嗎?就因為結合無法產出下一代就要受到否定的目光嗎。
  看好友從高中時代就走得那麼辛苦,心不由得陣陣疼痛。
  
  「和樹不用擔心!我跟晃二是彼此相愛……」不習慣說這種話,健太臉紅摳摳鼻頭。「所以任何事都無法阻擋我們。」
  
  原來……我也希望可以有段刻骨銘心的感情。
  
  
  
  
  
  instinctive love
  天性的愛
  
  
  
  還是選擇了與女性交往,杜絕自己的私念,跟異性交往才是正常的,不是嗎?
  你需要有人來解惑。
  
  生活不變,星期三下午沒課到圖書館去,與他聊聊天,或許這種行為可以安慰安慰自己心靈,有點卑鄙吧。
  你始終沒帶女友到過圖書館,心裡認定是塊聖地般的重要,不過……帶著這樣的心情去見他,是瀆神。
  
  感情與理智在拉扯。
  
  「你是齋藤さん吧?」突如其來的聲音,你離開眼前文字,轉頭──
  他們,是誰?
  
  「和樹常跟我提到你,啊、我是鎌苅健太…另外這位是伊達晃二。」自然而然,你注意到兩人相扣的十指,微愣,也不管失不失禮,直盯著。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們是愛人。」一旁伊達頗高興的聽著鎌苅說的話。
  
  原來……我的答案已經浮現。
  
  
  
  
  
  impure love
  背德的愛
  
  
  
  他單膝跪在床邊,像虔誠的騎士,舔舐著你的腳趾,你敏感的縮了一下。
  「和樹……」混合著情慾的嗓音低喃你的名字,那其中的情感似乎連背部也酥麻了。
  轉移陣地,他吞含著你左手無名指,燒紅了臉垂下頭去,那情景是你也道不出的情色。
  
  「現在還有時間可以後悔……」
  一開始只是訝異工さん會向你告白,傍晚時他背對著西沉的太陽,你著魔似的點頭答應,不過事後也沒時間讓你後悔與思考,他的溫柔他的幽默朝你襲捲,自己只能陷入流砂一樣,由腳底慢慢侵吞至頭頂。
  
  「和樹……你現在掌握著我的生死呢……」他帶淚的笑容,你手壓上他頂上的髮絲,輕撫幾下。
  
  交往的第五個月,迎來了你的生日,他心裡的浪漫因子在發酵,高醇度的美酒幾杯兩人就陣亡在床上,潛伏的情慾、酒精的熱度,四目相交引發了那低燃點的焚燒。
  
  原來……我的感情就在身邊。
  
  
  
  
  
  ...END
  
  後記:
  和樹生日快樂!
  這次後記似乎會囉嗦一堆(汗),最想吶喊的還是功力不夠無法理想寫出我想要的感覺,嗷嗚。
  十月遇到很多人生日,說是說,其實我也只在乎跡部樣跟忍足還有和樹(被打),光看賀文,心頭溢滿幸福啊。
  
  這篇用了兩人的視點,遇到很多矛盾。
  像工さん的instinctive love其實是正向的,但種種行為卻傾於impure love;和樹除了背德愛實在很難逃,其餘幾近傾向instinctive love。
  本來還打算背德愛寫正面的(小聲)
  
  怕讓大家看不懂,還是小小說明一下(汗)
  instinctive love直覺的愛,我用的是一見鍾情的老劇碼(被巴)
  instinctive love本能的愛,大家都知道反射作用吧(不知道請拿著鐵鎚敲自己膝蓋XD),人出於本能的反應,意思也就是這個。
  instinctive love天性的愛,講白一點就是要依照正常人生選個女人結婚生子,不違反自然道德。
  
  impure love不純的愛,其實impure在YAHOO奇摩字典裡的解釋還蠻多的,這裡是用了不純的,另作攙假的解釋,也就是A女對和樹的感情屬於逢場作戲。
  impure love瀆神的愛,提到宗教,雖然信仰主神的不同,不過同樣都是第三世界的某個代表,用最常聽到的就是神,違反自然的同性戀自然就是瀆神的行為。
  impure love背德的愛,這很好理解吧(笑)
  
  最後,文名的i love,其實i就是指instinctive跟impure,加's又好怪XD
  然後寫這篇時一直想到時效警察的青春溫泉殺人事件XD...
  Dorian Gray年輕的證明;Dorian Gray拋開昨日今朝;Dorian Gray喚醒你年輕的記憶;Dorian Gray我就是最好的證明...代入instinctive跟impure還蠻好笑的XD
  
  2007/10/07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樹零雜瑣碎事、彼氏の誕生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さん零雜瑣碎事、誕生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樹零雜瑣碎事、貳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文歌詞轉載自PIANISSMO(http://rikyo.blog6.fc2.com/)
  
  
  
  僕らの零雜瑣碎事、僕らの未來~3月4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僕らの零雜瑣碎事、壹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給努力認真的乖小孩 加藤和樹
  
  2007巡迴LIVE請好好加油,不過我相信又會變成美食之旅(喂)
  
  糟糕4月26當天我就沒文了,啊還有Face的XD
  
  
  
  
  中文歌詞轉載自PIANISSMO(http://rikyo.blog6.fc2.com/)
  
  
  
  僕らの零雜瑣碎事、そばにいて
  
  
  
  
  
  
  
  
  
  
  晨光輕撫著你的臉頰 你仍在睡夢中
  像個孩子的睡臉 夢見了怎樣的夢呢

  
  
  
  手爬上床頭櫃摸了摸,順利摸到充當鬧鐘的手機,雙眼瞇成一條線盯著手機,怕吵醒他,你當機立斷按下取消鍵。
  七點了啊…該起床了。
  
  「嗯……」
  你翻身的動作影響到他,本想下床卻發現腰部讓他給抱住,動彈不得,不住苦笑──從枕邊人淪落成人型抱枕,這差距很大啊。
  平穩的呼吸聲,沉睡的容顏,嘴角那抹淡淡的笑讓平常酷酷的面孔添加了幾絲孩子氣,替他拂去落在頰上的淡褐色髮絲,手背上下游移摩挲,同時低聲呼喚,「起床嘍…かずちゃん…」回應你的,是腰上的手一陣縮緊,那顆頭顱更往你懷裡鑽,磨蹭幾下發出舒服的咕噥聲後依然在睡夢中。
  窗廉是捍衛主人睡眠的先鋒,心想不拉開它,你懷裡的人穩賴上一小時…哎呀,這時候就很可愛呢。「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賴床的鳥兒讓我吃…」臉上浮出寵溺的笑容,手潛進衣領裡,既然無法吃早餐,那先吃豆腐壓壓胃。
  
  縮縮脖子,睡夢中的人兒總算有轉醒的跡象──果然,對上一雙迷濛的眼。
  
  「早安,和樹。」意識仍不清楚的和樹,讓你有機可趁偷了個吻。
  
  
  
  ※
  
  
  
  現在從心底深處 不斷湧現的這份溫暖
  雖然想傳達於你 卻無法化成言語

  
  
  
  開放式的餐廳,你輕而易舉看見廚房裡人影的動作。早上溫牛奶一杯,配上生蔬菜與水果,很簡單卻也是他的堅持,雖然你曾抗議想吃熱食,土司配顆蛋也行。
  雖然吃肉吃蛋吃魚對身體很重要,但早晨吃這些也是不錯的選擇唷──很詭異的,經紀人也認同工さん,早餐吃清淡些對身體保養有效益……大概是巡迴LIVE時讓大家替你的身材捏了把冷汗。
  
  「和樹?別在發呆了,趕快吃一吃出門吧。」
  
  
  
  綁好鞋帶起身,你轉了身,心裡有抹小小的期待,眼兒不眨注視他。
  他瞭然地笑笑,手臂輕輕一收擁你入懷,只是短暫的肢體接觸,卻給足了彼此一天的活力,你啟口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化為行動。
  拉下他的頭吻上那兩片唇,他曾問過你為什麼不墊腳尖,其實是你不服輸的心態而已。
  
  「出門了。」
  「路上小心。」
  
  他總是掛著笑容站在玄關送你出門,等到了保母車上,你習慣性的掏出手機察看,發出──
  
  我出發了。
  
  
  
  ※
  
  
  
  相戀而受傷害 不斷受著傷人才能成長為大人
  至今所留過的眼淚
  都只是為了這一次的相遇

  
  
  
  「分手吧。」
  
  「……嗯。」
  
  陰暗的樓梯間,兩個大男人擠在那是狹小了些,但做為談話的隱密性倒是足夠了。
  齋藤冷靜的提出分手,加藤先是瞪大雙眼,後撇過頭去應了一聲。
  
  結束了,舞台劇開始合該跟著舞台劇一同落下布幕,當初會交往的原因已經不記得了,或許是好奇忍足跡部的關係,或許是應和要求演了場戲,很多的或許,但在一句分手一個回答中,其實什麼都不重要。
  
  
  
  「和樹,你看起來好像要哭了。」Takuya擔心地望著好友。
  「才不是,因為剛剛從陰暗的地方出來,眼睛不適應而已。」
  
  「工さん哭了嗎?」
  「嗯…大概吧。」齋藤低頭看已經不是小男孩的壘斗。
  「因為舞台劇結束了。」
  「啊、那也是原因之一。」
  
  無法選擇,所以成為過去。
  
  
  
  ※
  
  
  
  只要在我身邊
  永遠在我身邊
  我所不斷追尋的答案
  並非世界上的其他人
  而只是獨一無二的你

  
  
  
  「在快要情人節時送上的這首歌,是情歌喔!希望聽了的人能有所感覺就好了。」
  
  為了第二張單曲,跑遍日本作宣傳,你很開心的在廣播上跟聽眾分享錄製的過程與心得。
  
  「嗯、很用心的把自己溶入裡頭,再用歌聲表達出來……怎麼說呢,是首很棒的歌。」
  
  很喜歡!你臉上忠實的表現出來,對於PV也有一番感想。
  
  「當初的構想也被採用了。分手了,兩人再度相遇……感覺很棒呢,而且是因為彼此相愛。」
  
  現場聽眾提出很多問題,其中一個問題讓你思考了一會才答得出來。
  
  「我自己追尋的答案嗎?這不侷限於情人吧,做為一個歌手,大家聽了我的歌聲若能感動…這樣我的答案就出來了。」
  
  說不出口的話,用歌聲來傳遞吧。
  
  
  
  ※
  
  
  
  相視而笑的絢爛 分相別離的悲傷
  平凡無奇的毎一天 都烙印在心裡

  
  
  
  「初次見面,我是加藤和樹。」
  
  他燦爛的笑顏還在你腦海裡盤旋,他認真揣摩跡部的模樣一直浮現,他自信的歌聲早已在不自覺下侵蝕你的骨頭。
  是戒不掉的癮。
  
  
  
  「別在開玩笑了,工さん。」
  
  他聽了你的提議所流露出來的無奈感,平時他總是最捧場的聽眾,常被你逗得哈哈大笑。
  最後他答應了,但似乎很勉強的樣子,你欺負似地揉揉他的頭。
  為什麼提議交往呢,因為很想看……看他因你而展露出來的各種面貌。
  
  
  
  「我要醬油拉麵!」
  
  你就猜到他會喜歡這家拉麵店,因為老闆是道地名古屋人,一進來就聽見熟悉的方言,他便湊在櫃台跟老闆話家鄉,糟糕…你被丟在一旁了。
  和樹都不理我,真傷心啊──你抱怨著。跡部眼神乍現掃向你,雖沒實物但你還是裝模作樣地托眼鏡,惹得他又是一陣笑。
  
  
  
  他垂著頭佇立在那,似是在緩和情緒。
  分開了,但你仍注意他的一舉一動,他任何一個行為都能牽動你的心神。
  走上前拍他肩膀,可能被你嚇到猛然抬起頭,雖然他在笑著,但你沒漏掉一瞬間的落寞。
  
  「謝謝你…工さん。」
  
  他的一句話,含了太多的意思了。
  
  
  
  ※
  
  
  
  重疊的 手心 誓言再也不分離
  爲了互相信任
  我們才會再度相逢

  
  
  
  「後悔嗎?」
  低沉的嗓音在室內迴盪,你搖搖頭回答他,一開始邀請他到家裡就試想過很多可能性,彼此都是成年人了,本就該為自己負責,何況是你情我願,談不上有什麼後悔的。
  
  「糟糕呢,我離不開和樹了唷。」
  你低罵了聲笨蛋,不過禁不住笑意地抱緊他。
  
  他執起你的左手,啄吻無名指,最靠近心臟的地方。
  「這隻手,我牽了就不會再放開,給你三秒後悔。」
  聽完,你狀似苦惱的想了想。
  
  「一──」
  當初他那麼乾脆的分手,還真讓你挺生氣的。
  「二──」
  要那麼簡單就和好嗎?
  「三……」
  依你看還是──
  「時間到,沒得反悔了!」
  欸!?你吃驚的抬起頭,卻被他反身壓在身下。
  
  「我的和樹。」他臉上的笑容絕對稱不上善意。
  但你只能把聲音貢獻給呻吟及喘息。
  
  
  
  ※
  
  
  
  只 注視著你
  一直注視著你
  我都在最近的地方注視著你喔
  沒有任何人能夠替代
  只有獨一無二的你

  
  
  
  一直以為落幕了,彼此的道路上也再也沒交點,但世界是很小的,何況是同在日本。
  
  翻閱信件,熟悉的人名讓你率先拆開淡藍色的信封,裡頭門票比不起信紙吸引你,只想看看他寫了些什麼。
  你一直是知道的,他很努力朝著目標前進,信紙折成小四方形小心的收好。
  去年你當了隱藏特別來賓,在他背後給予最大的支持與鼓勵;今年你該以什麼身份?……承認吧,你不甘心只安於朋友這地位。
  
  「笨蛋啊,我……」
  
  是自己親手將他往外推,相距的零點一公分乘上好幾倍。
  
  
  
  ※
  
  
  
  只要在我身邊
  永遠在我身邊
  我所不斷追尋的答案

  
  
  
  「大家──你們好嗎?」終於來到了談話,這次你可是做足了準備呢。
  回應歌迷的熱情,你掃視著會場,不放過任何一角。
  
  「接下來的歌曲是二月發行的……」睜圓了雙眼,你要接下去的話也打住。
  嘴角揚起,雙手握緊麥克風,如同在教堂裡對著天神禱告的虔誠,一字一句唸出──
  
  そばにいて
  
  
  
  ※
  
  
  
  就只有獨一無二的你
  
  
  
  背靠著牆,把玩手上的手機,就在剛才結束他走進後台時,你傳了封MAIL給他。
  隨後響起的是紛亂的腳步聲奔向這裡,你抬起頭望向人影處。
  
  「工さん…」他躊躇了一會,「要來我家嗎?」
  
  他摸摸頭髮揉揉後頸的小動作都落入眼裡,而你當然不可能讓他失望,笨蛋只要當一次就夠了。
  「和樹的邀約,我永遠不會拒絕唷。」
  
  你的答案其實很清楚,不是嗎。
  
  
  
  ※
  
  
  
  「加藤君,對於剛結束不久,日本全國巡迴演唱會的曲目,你最喜歡哪首呢?」
  「全都很喜歡啊!」一頓,「真要選的話…安可曲『そばにいて』,是我絕對要唱的歌。」
  「加藤君在說到そばにいて時,表情很棒喔!」
  「真的?因為我很喜歡啊!」
  
  
  
  就只有獨一無二的你
  
  
  
  
  
  ...END
  
  後記:
  看不懂是正常的(笑)
  因為時間都不一樣而且除了某一段之外都是第二人稱=3=
  我懶得說明(喂),這是自我怨念的文一篇,但功力不夠無法表現出我要的感覺XD
  一開始的兩段跟最後結尾是和樹夢想實現唷(笑)
  稱霸日本♪
  
  三月四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さん零雜瑣碎事、參
  
  
  
  
  
  
  
  
  
  
  事務所裡,常會放一堆堆的雜誌,不管是有關女性從頭到腳的衣裝飾品保養品什麼的,還是隨處可見的旅遊雜誌等等雜七雜八的。
  
  雖然表面上說是吸收新知,但你很懷疑…這其實只是採買人個人的癖好吧,但你也樂得抽出一本本翻閱,偶爾也會看見自己在裡頭跟你對看。
  這些雜誌的下場不外乎是在資源回收日被打包好拿去丟掉,或是轉送給需要或有收集的人。
  
  而且,連「テニスの王子様」公演會刊也有,一本都沒缺。
  隨手拿了一本翻閱,那真的是很值得回憶的時光,彷彿回到了學生時代,大家一起排演練習,就算到了晚上也一起相約出去吃飯……雖然你到場的機率頗低。
  真的是很快樂呢,如此想著的你,笑了笑把會刊放回原位。
  
  眼往旁一瞄,看見熟悉的JUNON雜誌,記得這月號似乎有……
  撐著頭看著腿上的雜誌,讓你想起「テニスの王子様」排練時發生的趣事,就像打開了百寶箱那樣的驚奇。
  
  
  
  ※
  
  
  
  「和樹和樹,你有幫我帶衣服嗎?」
  
  跟加藤談話的你抬頭看向更衣室門口,隨後身旁的人走向一旁從背包裡拿出袋子丟向Takuya。
  
  「啊~Takuya又來了。」Kenken動作迅速的換上訓練用衣,抓著晃二步出更衣室。
  
  你不解的眼神投向加藤,他先是納悶的看著你後才領悟,啟口解釋,「就是Takuya昨天到我家,把衣服丟在哪,我今天幫他帶來。」
  
  「和樹你換洗衣粉了!」
  
  「……你狗嗎?」加藤無奈的看著那東抓一角西抓一處聞衣服香味的Takuya。
  
  「工さん不換衣服嗎?」塁斗掛著可愛的笑容,一蹦一跳地來到你面前。
  
  你拍拍他的頭笑笑說了句馬上就換。
  
  ※
  
  總算休息了,你拿了毛巾掛在脖子上。
  
  上島老師剛喊完休息,Kenken便盤腿坐在地上用手搧起風。「呀~累啊累啊…」
  
  在排練室,總是青學一邊冰帝一邊各佔兩岸,你望向吵鬧的另一端,青學部長又帶頭……果真是領袖啊,嗯。
  那冰帝呢?
  中間有爐火似的,大家坐在地上圍了個小圈子,除了聊天之外便是彼此對演技及唱功上的意見及檢討。
  
  「那個,工さん剛的Key有點被塁斗影響了。」部長大人才剛坐下,嘴一開便點出你的問題。
  
  等等練習會注意,你才剛說完這句話,加藤身子突然朝你這方向倒來。
  
  原來是Takuya掛在加藤身上,重力加速度的後果。「和樹和樹,剛才我的表現怎樣?」
  
  「啊…嗯…」加藤臉頰微紅,有點不適的掙扎。
  
  「和樹臉紅了!」Kenken像發現新大陸,指著加藤大聲廣播。
  
  頓時冰帝大家都圍在加藤身邊,青學一些人也跑來湊熱鬧。
  
  「是那個原因吧?」龍ちゃん笑著問。
  
  晃二恍然大悟,「啊,是那個…」Kenken馬上抓著晃二大聲質問是什麼是什麼。
  
  不等晃二說明,加藤便先自己說出原因,「我背部很敏感,所以……」又忍不住推推在肩上磨來磨去的頭顱。
  
  「那樣背部受傷,擦藥會很難受吧。」鷲見馬上以另個角度分析,獲得大伙的點頭贊同。
  
  「有前例喔。」Takuya一說完馬上搏得大家的注意力。你拍拍他的頭說不能藏私,快招出來。
  
  加藤很不願意的目光,但Takuya還是滿足了大家的好奇心。「之前和樹不小心背部擦到牆,我幫他擦藥時……」比手畫腳的分享,還想拉加藤作說明不過馬上被加藤一句堅決不要而作罷。
  
  「總而言之,就是兩人都很累。」
  
  這時,你還很難理解Takuya最後的結語是什麼意思。
  
  
  
  ※
  
  
  
  「工さん?你怎麼一直笑?」放下筷子,和樹伸手在你眼前晃幾下。
  
  「想起了很有趣的事。」雙手疊起抵著下巴,注視對面的人。
  
  再提起筷子,挾起碗中散發熱氣的麵條。「嗯…什麼?」
  
  「就是……」站起來,繞到和樹背後。「這個嘍。」指尖延著蝴蝶骨的輪廓描繪。
  
  「啊呃──工、工さん!」
  
  還是一樣,很好的回應呢。你笑著說吃麵吃麵便打算矇混過去。
  
  
  
  嗯,是剛交往不久的事吧。
  
  
  
  「和樹!」手機挾好,你匆忙拿了紙筆,但臨時找不到墊的東西只好求救身旁人。
  
  「啊?」難得的偷閒時間,低頭看雜誌的和樹轉頭,你比了個轉身的手勢。
  
  「好…我曉得、嗯……那就這樣。」靠著和樹貢獻的背部,你在紙上寫下經紀人送來的消息。
  「嗯…」微笑看著白紙黑字。「和樹,晚上要不要一起……咦?和樹?」背對著你的人,一直沒迴身。「不舒服……啊。」腦中想起什麼,你詭異一笑。
  你蓋上筆蓋,有些欺負意味的在和樹毫無防備的背脊上一劃,果然如期得到一個顫抖為回應。洋洋灑灑寫下幾個字,「和樹,我剛寫什麼?」
  
  「我的名字啦…工さん、請住手……」
  
  你驚訝的摸摸他肩膀再滑到頸側,「這裡呢?」他怒瞪你一眼。「…敏感到這種程度呢…」和樹無奈地任由你上下其手。
  
  「我不是玩具,工さん。」
  
  得到了很好的回應呢……你端著下巴看那微嘟雙唇的人。
  
  
  
  
  
  ...END
  
  後記:
  真人,累(趴地)
  最近用了新的分段方式,※←
  反正我分的方式隨時都會變XD
  
  大家都知道和樹自己說了背部很敏感,真是好題材啊,尤其是H的…(喂喂)
  
  唉…誰來給我靈感啊~(滾遠)
  
  2007/02/17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樹零雜瑣碎事、壹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さん零雜瑣碎事、貳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さん零雜瑣碎事、壹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