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了!!

BL同人文部落格,小心腳下┌(┌^o^)┐

新家
其實也只是把BLOGGER改頭換面一下XD
以後就不在痞客更新了
TOP

目前分類:關鍵字搜尋*20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關鍵字搜尋#05 便條紙、參
  
  其他重要字眼:準考證、白開水、喇叭、抱枕……以下犯上XD
  一如往常亂來有。
  
  
  
  
  
  
  
  看裡頭親情倫理劇寫下完美的HAPPY END,祐京心滿意足的笑了。
  一轉身即見爸爸及父親抱著胸好整以暇地看著他,似乎還有段時間了,整整嚇了一跳。
  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祐京哀怨的瞪著兩人。
  
  「小孩子…」跡部嘀嘀咕咕,忍足則用有所感慨的語氣回憶著。「啊呀啊呀,想當年十四歲的小景,真是倔強的可愛啊,在我精心調、哎喲!」
  「小孩面前你在胡說什麼啊!」雖然跡部肯定不會承認,但絕對有看見那薄薄的臉皮一瞬間刷紅。
  「小景還是那麼可愛吶。」
  祐京在一旁翻翻白眼,這兩老又在打情罵俏了。
  
  「好了好了,我們繼續吃飯吧。」看夠了戲碼,也該回到正事了,我出聲阻止前方兩位有越戰越烈的情勢。
  忍足抱住跡部準備往餐廳走去,還不時偷香,惹的跡部一腳往下踩去,祐京則是用一副「沒救了」的眼光看自己老爸。
  「呵呵。」替裡頭的兩位帶上門,拍拍小祐的頭。「走吧。」
  「欸?可、可是他們還沒……」看這孩子語無倫次的模樣,不禁讓我想到姐姐,那總是帶著歡愉笑容,最愛用力蹂躪自己頭髮……
  「……爹地?」回過神,小祐擔心的眼神讓我不自覺重復了姐姐最愛的動作,這小孩在跡部跟忍足的教導下……好險性格沒有變得彆扭跟情色,哈哈。
  「唔啊、做什麼啦!我的頭髮都亂了……」用力抓回自己帥氣的髮型。
  看向那扇被掩起的門,我笑了,因為想到剛才在客廳與加藤的談話……其實都是不擅言詞的人啊,這對父子。因為怕傷害了彼此,不敢將心裡的想法說出口,破洞不補,時日一久破洞自然越來越大,雖然是生活在一起的家人,但想法不說出來,問題永遠得不到解決。
  「晚餐記得留下兩份唷。」
  「嗯!」
  
  
  
  
  
  ※
  
  
  
  「齋藤醫生……」
  拿下眼鏡,在門口探頭的是……「樹栖?」現在是午休時間,記得樹栖會跟小祐一起到頂樓吃飯才對。
  躊躇了一會他才開口,「那個……」
  哎呀呀,看來可愛的少年有煩惱嘍。「怎麼了嗎?有事都能跟我講唷。」
  眼前的男孩深吸口氣,「可以麻煩醫生到我家一趟嗎?」
  「咦?」本來以為是像愛情或友情的煩惱,我倒是沒料到……要直接登堂入室啊?
  「其實是……」
  
  ※
  
  「打擾了。」將鑰匙放在玄關鞋櫃上,明知不會有人回應我,倒是很習慣的出口。
  
  ──其實是我爸爸他感冒了,雖然他說沒關係……我請假他絕對會生氣,可以麻煩老師趁午休的時間幫我回家看看嗎?這是鑰匙。
  沒想到那個給人一副健康爸爸感覺的男人感冒了啊,總覺得他會勉強自己吶……思及此,我很豪爽的答應了,樹栖馬上安心的笑了,隨後就是小祐衝進來拉住人喊著肚子餓肚子餓。
  
  「加藤さん?」看來睡得很不安穩,我拿起擰乾的毛巾幫他擦拭汗水。
  「嗯……誰…小栖嗎?」大概是被我的動作跟涼爽的感覺驚醒,他張著迷濛的雙眼,努力眨著眼想看清。
  安撫地梳理著他的髮絲,「小栖在學校,別擔心。」真正該令人擔心的人卻在擔心別人。
  「嗯……」看他雙眼又闔上,似乎又要睡著了。「齋藤さん……」
  原來他沒病到認錯人嘛……對他還叫的出我的姓氏這點,突然覺得有點好笑。
  「好好睡吧。」我把棉被拉好,再調整他枕頭位置,讓他睡得舒服點。
  
  啊,反正在兩節樹栖就下課了,看看冰箱裡有什麼,我煮點東西好了。
  哦……有醃蘿蔔呢~
  
  
  
  ※
  
  
  
  令人擔心啊……「那我先回家了!」朝祐京揮揮手,樹栖頭也不回地往家衝,被留在校門口高喊「那我等等打電話給你」的祐京則想……樹栖有聽見他講的話嗎?
  
  喘著氣,因為鑰匙也不在手上,樹栖又怕按門鈴會吵到在休息中的爸爸,不知該怎麼辦時大門倒是自動的打開了。「我就猜樹栖你該到家了。」穿著爸爸的圍裙,是笑得如三月春風的齋藤工。
  「呃、爸爸他……」怎麼說呢,看見齋藤醫生穿著圍裙,可以媲美看見跡部さん在削蘋果皮一樣。
  隨手在圍裙擦乾手上的水珠,「放心,燒已經退下來了。我煮了點東西,先來吃吧。」估計樹栖在中午也沒吃什麼東西,反正顧及到病人,也只煮了點清淡的白粥跟一些小菜。
  
  兩小時的時間裡,家裡簡直煥然一新……傻眼的看著會發光的落地玻璃窗,樹栖忍不住想他真的沒走錯間嗎?
  「因為有點時間,我就整理了一下,不過東西都沒動,不用擔心。」齋藤將食物端到桌上,將碗筷擺好,儼然一副家庭煮夫架式。
  「要是能嫁給齋藤醫生……一定很幸福。」看著桌上的一點東西,樹栖有此感嘆。「啊、不過爸爸也喜歡煮飯。」
  這孩子在家裡就比較多話了呢……收到這認知,齋藤心想要是讓小祐知道可不太好了呢。
  「齋藤醫生,謝謝您!」彎腰鞠躬道謝,齋藤醫生真幫了他一個大忙。
  「不會,反正只是照顧病人,記得讓加藤さん多喝白開水補充流失的水份。」大概連床單或枕頭套都得換洗才行,不然會留下汗漬吧。
  「嗯!齋藤醫生要回去了嗎?」樹栖看看桌上,「不先吃過飯嗎?」記得齋藤醫生中午就離開學校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先用過中餐。
  搖搖頭,「不用了,我回去吃就行了,若你爸爸起來已經冷掉,再熱一下就可以。」
  「好,齋藤醫生再見,路上小心。」
  扭開門把之際,齋藤回首笑道:「樹栖不必那麼拘束,要叫我叔叔或是大哥都可以唷!」說罷還眨一下眼,樹栖還來不及回答,男人就關上門離去。
  「小栖……剛有誰在嗎?」臥室傳來低啞的聲音。
  「是齋藤叔叔,下午……」
  
  
  
  踏出公寓大門,齋藤抬頭看了一眼加藤家的樓層,陽台上還是他晾曬的衣服呢,大概是病人不乖乖休息還想做家務,看洗衣籃還擱在臥室就曉得了,下次提醒樹栖好好注意他爸爸吧。
  真是個小孩子氣又愛逞強的可愛男人呢。
  想到幫加藤擦身子時他還咕噥著好冰好冰的字樣,齋藤不覺噗哧笑出聲。
  
  
  
  
  
  後記:
  半夜(還是該說早晨?)真是產文的好時間啊=w=
  所以說,這篇我到底是要寫多久呢...
  剩下喇叭、準考證跟以下犯上,意思就是說...大概還有兩篇O3O
  
  本來是預定全部用工的視角去寫,不過大概是真實的人物,性格都有一定的認知,比起自創角色還來得難發揮(滾)
  我努力把自己想成工桑去寫了Q3Q
  
  2008/02/01→慶祝邁入2月(並沒有)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15 書櫃
  
  其他重要字眼:暗戀、耳洞、口袋……如果明天是晴天的話(喂)
  請勿與i love作任何相關聯想(笑)
  
  
  
  
  
  
  
  才抬頭,卻只見那高挑身子的背部,加藤不由得喟然。
  又錯失了一次機會啊……
  
  闔上書皮,腦子裡還是盤旋著那男人的身影。
  會記得男人,是很偶然的事,前輩只是隨口提起借書人中,就屬齋藤工這號人物最勤,讓他自然也注意了起來。
  一個月可以借上六十多本書,讓人不禁好奇他是以書當三餐啃嗎,真是圖書館裡富含傳奇性的人物。河合他曾經正面與齋藤君談過話──果然是文藝青年,他如是說。
  一週借足十四本,不過常會多出一兩本,這樣算下來平均一天看兩本到三本之間,書籍範疇廣大,新詩、散文、本國外國文學到專業用書等等都有,加藤心想男人一定會簽名簽到很不耐煩。
  若只是淺淺看過,想必加藤才不會如此注意,習慣性地收回歸還的書便會翻翻找尋有無損壞,常會看見男人信手寫來的小紙張挾在書裡面,加藤便抽出來細心地撫平皺摺,加註這是哪本書中第幾頁寫下的,在用不要的空白相簿本收好,幾個月下來也可是小有收穫。
  偶爾只是無謂的抒發,偶爾帶上生活上的小事,偶爾會畫上可愛的小塗鴉,加藤總是會一一看過,覺得有趣的便會與河合分享,還被揶揄自己行為就像是暗戀人家的小女生似的。
  有機會,真想親眼見見他本人吶……
  
  
  
  
  
  ※
  
  
  
  「和樹,這給你!」接住健太丟來的東西,攤開手掌一看,是對耳環。
  「這是……」拎著夾鏈袋,偏頭注視裡頭酒紅色的……石頭?
  抓抓頭髮,健太咧開一口潔白的牙齒。「噢,是我姐姐啦,她工作店裡送的,可是她說沒在戴這種的,我也沒有,就送人啦。」
  「那這是什麼石頭啊。」隨著角度旋轉,飽合的酒紅色澤閃著光芒,也無一絲冰裂紋或白點。
  「我姐說是石榴石,反正就給你啦。」要他這種大剌剌的人戴酒紅色的耳環,怎麼想都很不搭。
  「呃…我應該也不會……」
  「啊、我跟晃二約好了,先走啦!」健太揮揮手,也不管這裡是圖書館,加藤乾笑接受鄰近人士的白眼。
  倒是健太剛剛小聲的說這耳環被形容是能招來幸福跟永恆的愛情而大賣,加藤覺得可愛極了。
  
  不遠處,男人抬頭緩和姿勢過久的痠痛,偶見加藤輕吻耳環的場景,嘴角不自主揚起。
  
  
  
  ※
  
  
  
  推著書車穿梭在書櫃中,加藤熟練地將一本本書籍歸位,哼著跟自己年紀不相上下的老歌,將落下的髮絲順勢繞到耳後,一個小小的動作,倒是讓一旁小女生的眼看直了。
  在圖書館工作,流動率不高,畢竟也是領公家的薪水,像加藤這種義工性質的學生其實蠻突兀,看看坐在那頭小女生吱吱喳喳就知道目的不是來看書這麼簡單。
  「吶、你的耳環很漂亮。」
  
  醇厚的嗓音在上頭響起,加藤納悶地抬起頭,看看是誰那麼輕浮,這種搭訕的話語在圖書館也說的出。
  抬眼觸及男人面容,想說的話反而說不出口,只能臉微紅接受誇獎──說他耳環漂亮,他才覺得眼前男人漂亮呢。
  好奇怪的人……加藤心裡嘀咕。
  
  「龍之介常跟我提起你,說你做事很認真。」男人邊說邊幫忙把書擺回原位,加藤手一頓,龍之介……河合桑?「欸欸欸──你是齋藤工!?」
  
  聲音之大,大到連在休息室的河合手中茶杯都不自然的抖了一下,還以為發生大地震咧。
  
  「啊!」趕緊摀住嘴巴壓低身子,丟臉丟到家啊……加藤燒紅了臉,埋進手掌裡。
  無奈的笑容,齋藤對周遭的人點點頭表示歉意,看那恨不得挖地洞埋住自己的鴕鳥先生,拍拍他的頭。「你不用特地提醒我叫什麼名字。」言語間不外乎是消遣加藤那高分貝的吶喊。
  「對、對不起……」齋藤見那雙眼似乎閃爍著淚光,轉過身強忍大笑……好可愛,好像小狗狗。「真的很對不起!」標準九十度大鞠躬。
  「嗯…沒關係的,啊、可以麻煩你幫我搬一下那邊的書嗎?」加藤依指示搬起書,算算手中約六、七本,而齋藤手中也同樣的數目。「這週是要借這些嗎?」
  「咦?你怎麼知道?」在借書卡上簽下自己名字,齋藤笑著問。「要不知道也很難吧……」趁齋藤忙著與櫃台的人談話,加藤嘴裡低喃,指尖搔搔鼻頭。
  
  見齋藤吃力的想搬那疊書回家,加藤順手接過幾本。「我幫你吧。」反正他事情也做完了。「啊,謝謝。真的跟龍之介說的一樣呢。」
  似乎從第一次談話,齋藤都沒叫過自己名字。「我是加藤,加藤和樹。」
  空出的手打開車門,齋藤轉身笑著說:「我知道。」
  
  欸?
  
  
  
  
  
  ※
  
  
  
  亂糟糟的頭髮,加藤隨意地揉了幾下,神智有點恍神,看了四周的擺飾……是在自己房間啊。
  放好壓在自己胸口的書本,下床伸伸懶腰,昨晚看書看到最後就睡著了,作了奇怪的夢呢。
  連隱形眼鏡都沒拿下來,有點難過。拿起床頭櫃上的眼鏡戴好,加藤便梳洗換衣服準備到學校。
  
  ※
  
  嘴裡依然哼著歌,將歸還的書籍分門別類放好,打算待會再上架。「心情不錯呢,加藤君。」轉頭過去看見齋藤,笑著打聲招呼。
  
  一如往常進行例行公事,只是今天身旁多了個人。
  聽著加藤反覆地哼著同一首歌,齋藤只覺耳熟,但臨時想不出到底是在哪聽過。「加藤君哼的歌是……」到底是在哪聽過。
  「啊?啊啊……如果明天是晴天的話,我所愛的人啊,在那個地方。如果明天是雨天的話,我所愛的人啊,待在我身邊。……」閉上眼輕聲吟唱,那種單純為了歌詞中所傳達的感動,一絲陽光灑下,加藤微笑的唇角。
  
  ──原來是老舊收音機,常會播出的歌。
  齋藤感染到那空氣中淡淡的幸福氣息,愉悅地看著眼前的男孩,胸前口袋露出電影票的一小角,仔細注意會發現是重疊的兩張。
  
  
  
  
  
  ...END
  
  後記:
  和樹哼的歌,看過日劇應該都曉得,時效警察一第六集中穿插整個劇情的歌曲,有興趣的可以到我天空,我還天天放聽不膩XD
  時效警察也好看(別趁機打廣告),看完會整個愛上小田切讓XD
  真想把千秋王子跟霧修放在一起啊(笑)
  
  我想說,連續兩次和樹都在圖書館,不是故意的啊QDQ
  本意是想寫借書卡,因為上次懷舊卡通心之谷,一個由借書卡串起的愛情>W<
  不過寫了是寫了,但偏到不知哪去...反正都有借書卡出現,別較真了XD
  
  最近特萌HP(笑),個人是HD派XD
  為了HD,努力挖文挖挖挖的,看完一堆文我自己手也癢了,不過通常要寫一個新配對同人,真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尤其我整個跟HP不熟(囧)
  昨天還看了HD同人漫,雖然小跩因為與哈利太過接近被魯休思處罰(應該都明瞭這意思..||),反正還是很棒XD
  發現自己以前還是瑞哈跩哈,但經過某女王大人的洗禮,當然是我們史萊哲林王子(公主XD)最棒了♪
  我愛彆扭任性美人♥
  
  後記變得像網誌┌┤´д`├┐
  
  2007/10/28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05 便條紙、貳
  
  其他重要字眼:準考證、白開水、喇叭、抱枕……以下犯上XD
  一如往常亂來有。
  
  
  
  
  
  
  
  我是齋藤祐京,十四歲,性別男。
  從以前就知道我是與眾不同的…噢我是說我的家庭,我比其他一般人多出一個爸爸,這其實不是什麼值得自傲的事,至少我八歲那年剛被領養時是這樣想的。
  比別人多出一個爸爸,意謂著我家是異於常人的,所以看見那兩個叔叔進孤兒院,千挑萬選選中我,我馬上皺皺我的小眉頭大聲說我不想叫一個男人媽媽──真是扼腕,我當時應該是要馬上拉著金髮的男人叫媽媽還要晉升到媽咪才對,就因為我講出的那句話,定下了我成為跡部家(父親大人耳提面命)一員的事實。
  其實我本來是跡部祐京,不過十歲那年爸爸跟父親帶回來的人自稱是我舅舅,真是見鬼了我活了十年才曉得原來我不是孤苦伶仃的小可憐。
  齋藤工,今年三十一歲,我的舅舅。原來我父母親死於異鄉(似乎是帶著年幼的我到日本旅行沒想到出車禍死亡,反正我沒印象),找不到親戚之下我就被送到孤兒院。雖然我改了姓,不過爸爸還是爸爸,父親仍是父親,只是又多了第三個爹地。
  爸爸是忍足聯合醫院的院長,父親是跡部財團的董事,舅舅雖然整天無所事事還到冰帝學園兼職校醫,不過聽爸爸私下跟我說他在法國才有名的咧,所以嘛……我很幸福。
  升上高二我要繼續搞亂,快樂的過每一天。
  
  
  
  
  
  ※
  
  
  
  爸爸說當初會決定領養我,有一半的原因要靠我這張臉,因為符合了父親大人的美學,似乎我家族有異國通婚的記錄,舅舅也說他們是移民到法國。
  以後沒工作,我想我可以靠臉吃飯。
  
  「據說你蠻囂張的嗎?」
  
  哦哦!有好玩的事了……說人家囂張?也還好嘛,要比囂張有我囂張嗎?
  我看那人分明沒把那群甲乙丙丁看在眼裡,要說囂張也是找人去圍堵的更囂張。
  
  「連麗子跟你告白你都拒絕,真是不識好歹!」
  
  啊…原來又是個為了女生出頭的笨蛋。
  
  「混帳你有沒有在聽老子說話!?」
  
  實在聽不下去了(好吧我承認我只是想玩),我決定要去參一腳,反正離午休結束還有一段時間,來運動運動身體吧!
  雖然不是那麼想當英雄,而且救的還是同性一隻…不過算了。
  看那甲乙丙丁似乎是被突然冒出來的我嚇到了,又沒人叫他們罰站。我跟那位小帥哥彼此望了一眼,有志一同的衝了過去。
  制敵就是要洞燭機先,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後台硬就是有好處,連校長見了你也淪落成提鞋的小弟,其實我也不齒這種行為,不過…不用白不用!
  說明事情的源由後,我很酷的送了句話給校長,之後才有時間好好端量跟我一起打擊犯罪的帥哥。難怪會被圍堵,用我男人的角度來看也不得不承認他長得不錯,大概是我看慣了爸爸跟父親與舅舅,對什麼美男的標準超乎常人的高(再說誰比得過我父親?),但眼前這位小帥哥既搭不上美男的邊,也說不上是有型到一個境界,是那種自成一格的帥……噢好吧我知道我的形容很怪。
  他的家世背景很普通,普通到在街上隨手一抓都是這號人物,起初還有些勢利的富公子哥勸我不要太靠近他,以免氣質受到污染──整個很莫名其妙,朋友不分貧富貴賤,有什麼不交的道理!我把我的想法告訴家中三老…噢,是家中三帥,他們欣慰的說很高興我抱著這種想法,當然嘛,想想我是誰的兒子。
  雖然我跟他交情不錯,不過奇異的是我從沒去過他家玩而他也沒來過我家(普通不是都會到彼此家中打電玩或看A片嗎?),也從沒見過他家中任何一個成員(至少他說他在電視上看過我爸爸及父親),不過我想小栖的父母一定很優秀。
  小栖真的是個很特別的人,在他身邊很舒服,有種令人靜下心來的魔力,但他打起架來的狠勁不在我之下。其實他面對我都是皺眉的時候較多,看不過我衣服上的釦子掉了也不縫,硬要我脫下來;覺得我濕漉漉的頭髮很礙眼,硬拖著我去找吹風機吹乾……到底他家庭主婦的個性是怎樣的人養成的呢,這一點我始終很好奇。
  
  
  
  
  
  ※
  
  
  
  最後在爸爸的邀請下,小栖跟加藤叔叔要與我們一同共享晚餐,得到消息我非常開心,畢竟是第一個到家裡的朋友嘛,感覺很特別。
  說到這,剛在校長室初見加藤叔叔我還以為他是小栖的哥哥……要不是小栖的稱呼,我可能早一馬當先衝去打招呼,差點就丟臉了。
  不過,真的很像兄弟啊!依我猜測加藤叔叔年紀也沒大上爸爸多少,而且穿著白色T恤跟洗白的牛仔褲,宛如鄰家大哥哥的形象……原來我們走出校園時一直有女生對著我們虎視眈眈的原因是這個,啊、也不能忘了魅力無人可擋的爸爸及父親兩人,不過青菜蘿蔔各有所愛,像加藤叔叔這種清粥小菜說不定更合一些成熟女人的胃口。
  
  看到爸爸展現費洛蒙笑容,我突地覺得雙肩背著重大的責任,爸爸的魅力是男女通吃,我要小心小栖被爸爸騙去,記得以前上幼稚園時有天下課是爸爸來接我回家,我才領悟到父親說的關西一隻狼其雄性費洛蒙是多麼的強烈,就連園長媽媽都問我那人是你哥哥嗎,當下我只有無言以對。
  所以我得保護好小栖!
  ……不過為什麼啊?
  
  「祐京?吃飯就吃飯,怎麼在發呆?」一隻手在我眼回揮啊揮,我才回過神扒了幾口飯。
  「欸…沒有啊,我有在吃……哎喲!痛、痛痛…」為啥要敲我頭?
  「你若不要吃我的飯再來說這句話。」
  
  啊?哈、哈哈……
  
  
  
  
  
  ※
  
  
  
  這是我十四年來如此坐立不安,就連躲在房門後偷看爸爸跟父親的成人遊戲也沒有現在的緊張。
  剛剛本想叫大家吃飯了,沒想到腳還沒踩進客廳就莫名其妙讓小栖拉到我房間(正確一點應該是他盲目的走,是我在後頭報路),而他現在坐在我床上摟著抱枕苦著一張臉好像要……哭了。
  該怎麼辦……
  
  「呃…小栖……」見鬼!我竟然詞窮。
  眼球一個弧度旋轉,馬上像水龍頭一樣啪啦啪啦的眼淚就掉了下來,急得我團團轉。「哇啊、別哭啦…」我趕忙抽了幾張衛生紙。
  隨便擦了擦,哽咽的語調,「爸、爸爸說……他後悔生下我…」
  
  靜默,我找不出安慰詞,雖然我的家庭算不正常,但有三個人疼,母親的存在可有可無,我比一般人來得幸福多了,遇見這情況講什麼感覺都好虛偽……
  無語地伸出雙臂擁住,有一下沒一下地拍著懷中人背部,肩上的濕潤範圍越發擴大。
  
  這種心疼的感覺……糟糕,我上戰場了嗎。
  
  
  
  
  
  ...To Be Continue
  
  後記:
  噢,歷經一個月,終於發文了(乾笑)
  來到這,恭喜和樹impure love發售當天衝上第七(今天第六喔),可以期待週排名了。
  這次的pv讓人驚豔到了,被綁在椅上好萌啊,導演真是明瞭大眾的心(啥)
  
  然後,這篇要啥時才能結束呢...(遠望)
  
  2007/10/06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05 便條紙、壹
  
  其他重要字眼:準考證、白開水、喇叭、抱枕……以下犯上XD
  一如往常亂來有。
  
  
  
  
  
  
  
  我是加藤樹栖,今年十四歲,性別男。
  我很愛我的爸爸,以及我的爺爺、奶奶、伯伯與姑姑,他們是我唯一的親戚。
  一定很好奇我的母親是吧?說實在的,我對她沒什麼印象。
  我是在爸爸十六歲時生下來的,沒錯,別懷疑,我是第一次就中標的獎品。照理來說應該會有場家庭大戰來彰顯爸媽的愛情,但很可惜又錯了,那女人──據說是我媽媽──在生下我後馬上丟給爸爸,理由是她本來想拿掉但因為過了時機才逼不得已產下,這一切都是爸爸的錯。
  當初年紀還小(記得聽到當年我才八歲)的我一點都不相信伯伯的話,說不定是他們(除了爸爸)聯合瞎掰來騙我──其實媽媽很愛我但因為某種原因不得離開──我一直是這麼想的;直到我十歲時偶然撞見那女人跑到家裡跟爸爸大吵一架還死要拿錢,最後被警察伯伯趕跑,就算她仗著她是媽媽的身份也沒用。
  
  似乎還沒介紹到我爸爸,加藤和樹,今年三十歲。我曾經問過他,有沒有想把我丟掉的時候,爸爸望住我久久後才回答,有;畢竟才十六歲,玩都還沒玩夠本怎麼可能被個孩子制約住,但爸爸很有責任感加上爺爺們的幫助,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可以帶著我不把我扔到孤兒院的原因。
  爸爸高中畢業後選擇就業,他很有骨氣的說我是他的孩子,他要自己養。看重爸爸的籃球水準,所以他回到國小擔任籃球隊教練,微薄的薪水在日本要養活兩個人很難,所以爸爸還另外兼了許多差。
  升上高二後要繼續努力拿獎學金……
  
  
  
  
  
  ※
  
  
  
  我想我應該長得還不賴吧,至少算是中上等的,連我伯伯都說我母親長得不錯,雙方優良基因下的我應該也是不錯,所以我現在只能抱著胸看眼前似乎是來找麻煩的人。
  
  「據說你蠻囂張的嗎?」
  
  我行事非常低調,到底何謂的囂張我也不懂。
  
  「連麗子跟你告白你都拒絕,真是不識好歹!」
  
  原來是為了女人啊,真無聊──我不禁打個呵欠。
  
  「混帳你有沒有在聽老子說話!?」
  
  看來是要動手了,說到最後還不是這一套,我活動活動筋骨,準備待會的運動。
  
  「原來這年代還有欺負事件呀?」
  
  若曾幻想過英雌救帥哥還是回被窩裡去睡還快點,來的還是雄性生物一隻,不過看他十指喀啦喀啦的,包準是來助紂為虐──抱歉紂是本人在下我──當然我跟他眼神一來一去,有志一同的衝過去。
  開扁就開扁,哪還講時機,殺敵就是要殺個措手不及。
  
  
  
  事後,正常來講應該是被請到輔導室,不過在老師一見到我身旁這位仁兄後馬上一改剛才的態度,像是見到天皇一樣必恭必敬,連校長也來哈腰鞠躬道歉,仁兄只說了一句話──看來貴校秩序需要再改進。
  我才知道不止欺負事件,特權份子也是每年代都會有的。
  
  談到他,又是一個歷史背景豐富的人物,就跳過吧……啊他在瞪我,好吧將就介紹一下好了。
  齋藤祐京,冰帝學園理事長的兒子,說兒子是好聽,全國人都曉得他是讓人領養的孩子,只因為理事長的……性向問題。這就不得不談到他的父親,實在是太長了就略過吧。
  他總是自傲十四年來做過最令人瞠目的事就是在八歲那年讓跡部景吾(就是他現在的父親及冰帝的老大)看上,在談領養的事情時丟給那兩個男人一句話──我不想叫一個男人媽媽。以為跡部先生會生氣決定挑另外的孩子嗎?那可不,跡部先生反而哈哈哈大笑說很有性格他喜歡。
  祐京說他覺得最戲劇化的是,本來以為自己是孤兒,沒想到十歲那年兩個爸爸帶回來了一個男人說是他舅舅。這又要牽扯一大堆,反正不是我的事就不用理了。
  
  我跟他不是臭氣相投,要說志同道合也沒有,反正就不打不相識(我意思是一起打架),自然就走得近。附帶一提,我跟他成了好友後最不滿的就是總會收到許多信,信裡都會提到我會支持你們──混帳!
  
  
  
  
  
  ※
  
  
  
  「又打架了啊你們兩個。」掛著微笑替我們擦藥,他就是祐京的舅舅,齋藤工。
  我聳聳肩不置可否,祐京則是一副沒辦法的口氣說著,「誰叫本人天生麗質難自棄,連神都要嫉妒我了,何況是凡人呢。」也不能怪他如此自戀,因為家裡頭就有個一樣自戀的爸爸(或許是更高級),不過要自戀也要有本錢,跡部家也的確付的起。
  「小祐我自然會跟侑士說,至於小栖嘛…」
  
  雖然冰帝是貴族學校,但也不乏一些窮人子弟(真要說這也是社會上的小康家庭),我也從不覺得爸爸是國小籃球隊教練有什麼丟臉,套句祐京說的──真正丟臉的是那些仗著家世欺負人的敗類。
  會就讀冰帝,除了是偶然外,還加上爸爸的期望,他總是覺得沒讀大學很可惜,最愛揉著我的頭說爸爸未來就靠你了。
  「……可以不要叫我爸爸嗎?齋藤醫生。」我有點不安的看向醫生。
  「欸欸,我從沒看過小栖的爸爸耶,我爸最愛說什麼…」祐京還特地轉換成關西腔,「我們家的小京受到樹栖許多照顧,改天一定要好好謝謝人家。」
  傷腦筋地揉揉太陽穴,「以前還可以靠小京壓下來,可是這次後台比較大……雖然你們不曉得,不過雙方家長已經在校長室了。」
  
  ──糟透了。
  
  ※
  
  「久仰久仰,我們家小京受到樹栖許多照顧,一直想找個機會謝謝加藤先生,不如大家一起吃個飯如何?」深藍色的中長髮,噙著一抹微笑與爸爸握手客套的打招呼──我沒親眼看過他,不過也在電視上看過,他是忍足侑士,跡部景吾的戀人、祐京的爸爸。
  
  「看吧…我就跟你說不用擔心,只要靠我爸爸出馬,還有哪個人是冰帝老狐狸的對手,都可以把父親收得服服貼貼了。」祐京信心滿滿地說。察覺到我們到來,跡部先生厲眼一掃,我嚇了跳,身旁好友很鎮定地展露笑容。
  「齋藤祐京,你別以為本大爺沒聽到你說什麼!」忍足先生雙肩一抖一抖的,就連齋藤先生也在偷笑。
  
  我懦懦地喚了聲爸爸,一直以為我在學校都很努力用功,肯定沒想到兒子也會跟人打架,我垂下頭不敢看爸爸。
  「想不到樹栖也會打架,回家煮紅豆飯吧!」大手揉揉我的頭。
  欸?「爸爸!?你不生氣嗎?」反倒是爸爸一臉納悶。「為什麼要生氣?而且不是對方先惹你們嗎?出於自衛又保護女生,爸爸是該驕傲我的兒子很有勇氣。」
  ……什麼時候保護女生了?
  忍足先生朝我眨眨眼,我才頓悟……我笑了笑算是感謝忍足先生的……偽證?
  「走啦走啦小栖我們去吃飯了!」還來不及跟爸爸說再見就被祐京拖走。
  
  
  
  跡部與齋藤若有所思的看著剛才祐京的行為,明顯像是……兩人視線相交,不約而同搖頭笑笑,應該是多慮了吧。平常精得像什麼似的忍足,依舊跟加藤分享身為父親的甘苦談。
  
  
  
  
  
  ※
  
  
  
  本以為會出現漫畫裡那種餐桌上一排排的菜餚,那可真是錯了…至少我以為跡部家會有,結果竟然是忍足先生下廚招待我們,而且跡部先生在切水果!?
  開放式的廚房,不費力氣就能看見裡頭兩人的動向,幫忙擺碗盤之餘我好奇發問。
  「唔…不曉得耶,我來到這家就這樣了,管家是有說過以前父親的確會很在意每一餐的排場,但自從跟爸爸在一起後幾乎都是爸爸一手張羅父親的所有事,大概這就是原因吧。」也對,要是每餐都講究排場,那應該會很累吧我想。
  「小栖你要不要去客廳休息一下,順便跟你爸聊聊天。」所有碗盤擺好後,祐京推我走向客廰。
  
  ※
  
  跡部洗手拿了紙巾擦拭,邊走出廚房就見兒子呆坐在椅上發愣,在他肩頭拍了下。
  「啊呃!?……是父親啊。」嚇了跳回頭看,祐京才發現是父親大人。「在想什麼,想得那麼認真啊嗯?」
  答非所問,「父親覺得小栖怎樣?」
  拉了把椅子,跡部手掌撐著下顎,食指習慣性地點著眼角下的淚痣,「要本大爺說怎樣,你不是他朋友?」
  抓抓頭髮,祐京不自覺傻笑,「嘿嘿…雖然如此,不過我對於小栖的認識其實也僅於學校而已,他家有什麼人我都不曉得。」就連為什麼他不想讓爸爸來學校的原因也不曉得。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不過憑跡部天生的眼力與多年來的識人能力,還是給了點意見,「這種事還是親自去問,那孩子不太喜歡別人過問他家的事。本大爺倒挺訝異他父親的年紀。」在家裡從兒子口中聽到加藤樹栖的頻率過高,統整起來認為可以教出這種孩子的父親應該是有一定的年紀。
  認同的狂點頭,「對對對!我沒想到小栖的爸爸這麼年輕耶!」害他一看到還想說小栖不是有哥哥嗎。
  
  「小景們在說些什麼呀?」忍足彎下腰頭靠在跡部肩上,呼出的氣息惹得跡部手一揮。「滾遠點。」
  「我跟父親在說小栖的爸爸。」見怪不怪,爸爸與父親的戰爭。
  忍足點點頭明白他們話中的意思,透露今天與加藤和樹聊天所得到的情報。「啊、小栖的爸爸是……」
  
  ※
  
  「小栖是你十六歲生下來的?」雖然心裡有點底了,不過齋藤聽見還是不免驚訝。
  「呃…是。」實在不是怎麼值得說的事,加藤乾笑。「第一次不懂得保護女方,才有了小栖。」雙手玩著杯子。「加藤先生後悔了?」
  「……或許吧。」
  
  
  
  其實我知道若可以重來,爸爸會選擇不生下我。
  
  
  
  
  
  ...To Be Continue
  
  後記:
  嘿...這次背景好大,難得的我沒有一篇結束,主要是轉折處,我就想停在這XD
  最重要的是我半個字都還沒提到(囧),我是要寫到幾篇(遠目)
  小孩的名字我想好久,樹栖很快就決定了(用日文唸的話是KI-SU XDDD),主要是忍跡兩人認養的孩子。
  我要說,以下犯上是我妹提供的(囧)!!
  好啦其實她的意思是正確的,當下聽到的我還想說呀太糟了連我妹都曉得這種詞的意思(明明是自己想歪)
  
  2007/09/05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07 髮圈
  
  其他重要字眼:叉子、芭樂、床單、電風扇……BL(喂)
  一如往常的亂來有,慎入,感謝。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20 小板凳
  
  其他重要字眼:藥水、眼淚、紙扇、壽桃……隨便啦XD
  #16 梳妝台後續。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17 浴缸
  
  其他重要字眼:小景、青蛙……小象灑水壺
  亂來有,慎入(汗)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16 梳妝台
  
  其他重要字眼:16、成人……和你到永遠
  女裝、芭樂劇情有,慎入(囧)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19 雨傘
  
  其他重要字眼:黑豆漿、花瓶……Boys Love(扭)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05 洗髮精
  
  其他重要字眼:木頭、梳子……城田優(笑倒)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18 佈告欄
  
  其他重要字眼:迷路、錢包……冰帝(炸)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鍵字搜尋#06 眼鏡盒
  
  其他重要字眼:距離、擁抱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次拉了阿棐讓她給我出了十題XD
我真是壞人=W=
湊一湊我們兩個就有二十題了呢。
與其說是十題,我覺得說是十個關鍵字還比較符合(笑)

是想當作網舞練習文,但也的確是了..雖然其中一題借花獻佛拿去當了凱文的生日賀文,不過應該還是會寫..大概XD
說是網舞練習,我也只寫工和(囧)

目前是20個關鍵字──
1.電腦
2.洗髮精
3.手機
4.鑰匙圈
5.便條紙
6.眼鏡盒
7.髮圈
8.小說
9.門
10.電池
11.沙發
12.玻璃窗
13.洗衣機
14.音響
15.書櫃
16.梳妝台
17.浴缸
18.佈告欄(?)
19.雨傘
20.小板凳(?!)

阿棐妳最後一個好謎OTZ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