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傢伙是在笑什麼!」背對著門製作藥劑,卻一直聽到身後傳來冷笑聲,白澤終於忍不住轉過身朝鬼燈大吼。
  
  「你……品味真差。」由上至下掃瞄白澤的現世衣服,雖然上次已經見識過一次了,但今天更上一層了。
  
  站在一邊的桃太郎垂頭無奈嘆氣,白澤大人的品味及審美觀真的是無人可及……不,或許茄子懂?
  
  「真懷疑你是怎麼把妹的。」鬼燈邊說又搖頭冷嗤。
  
  放下藥杵,白澤忍無可忍,怒指著鬼燈鼻尖,「你是在嫉妒我嗎?」哼哼他就知道自己受歡迎程度讓每個男人都眼紅。
  
  「不。」瞪著眼前指尖,靈光一閃,露出詭譎的笑容,「這樣吧,既然你這麼有把握……不如延續上次那場賭約。」
  
  狐疑地盯著鬼燈,「賭什麼?」
  
  「賭我們穿著現世的衣服,看誰能拿到更多的女性手機如何?」一頓。「這次……贏的人可以要求輸家做一件事。」瞇起眼睛,鬼燈似乎已經在想贏了之後要白澤做什麼了。
  
  「可以!」憑他的手段跟長相,女生們的手機號碼肯定是手到擒來。
  
  根本插不上話的桃太郎,只能眼睜睜看著白澤毫無自覺把自己……賣掉。
  地獄應該沒哪個鍋需要白澤大人的某個部位吧?
  
  
  
  
  
  「怎、怎麼可能!?」看著兩人手機裡的電話數之差距,白澤臉都綠了。
  
  「如何,這場賭約是我贏了。」換回平常的和服,肩上一樣是狼牙棒,但想到掛著的包袱裡頭的衣服,鬼燈頓時覺得此時就算看見閻魔大王在偷懶,他也只會一棒打飛,不會在S那個呆瓜的好心情。
  
  「哼!」數據明明白白的擺在那裡,今日可真是栽了……可惡!他還是瑞獸耶!
  反正被揍都習以為常了,也只是多挨幾下──這麼想著的白澤,看著鬼燈解下包袱,拿出裡頭的衣物,莫名其妙的問:
  「這是幹麻?……跟我平常在店裡穿的不是一樣嗎。」
  衣服被遞到自己眼前,看起來這似乎就是他要做的事,反正只是一件衣服,白澤笑呵呵地接過來,左翻右翻的……只是比店裡那件白袍短了些,還有頂帽子……鬼燈拿了件類似的衣服給他穿到底要幹麻?
  本來想進浴室換,但看對面男人抱胸臉上一副在這換的意思,他也只好乖乖脫下礙事的現世裝,套上那件白袍,下襬只能勉強蓋過大腿根部,有些不自在的拉了拉。
  「喂,褲子……」白澤抬頭正要說完全句,身子突然一顫,慢慢向後方瑟縮。「褲、褲子你沒給我……」
  
  「誰說有褲子?」鬼燈舌頭舔了舔獠牙,眼中滿是濃厚的慾望。
  
  
  
  
  
  桃太郎看著白澤從現世回來之後,今天一整天像在詛咒某人一樣的搗著藥草,心想鬼燈先生到底要白澤大人做了什麼啊……
  算了,多嘴絕對沒好事……邊碎唸著邊走進白澤房間,準備收拾下散亂的衣物,卻發現被丟在地板上的白袍。
  「真是的,跟白澤大人說過好幾次了,穿過的白袍別亂丟,會弄皺……啊咧?」攤開手上的衣服,愣了幾秒之後桃太郎抖抖嘴角,他、他好像無意中……窺見某個真相了?
  
  
  沒察覺桃太郎詭異的眼神,白澤面無表情吃著晚飯,而當他看見電視上在演南丁格爾的故事,呆若木雞、手上筷子鏘的一聲落在桌面;幾秒後,拍桌怒吼──
  「那該死的色鬼才該下眾合地獄!」
  
  啊啊,他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聽到──桃太郎低頭乖乖吃飯。
  
  房間裡,一件皺巴巴、還有詭異乾涸痕跡的護士服,孤單的躺在地板上。
  
  
  
  「哈啾!」
  
  「哦,真稀奇吶,鬼燈君感冒了?」閻魔王關心地詢問。
  
  「啊,昨晚太晚睡,吹風了。」
  
  
  
  
  
  fin
  其實我很想讓白澤講出,咳...
  「你『棒子』舉那麼高幹麻!?把你的『棒子』放下!」
  棒子什麼的...030
  
  還有後話↓
  
  
  
  「啊啦,鬼燈君你的桌上又多了新的擺設啦?」閻魔王好奇的問。
  
  「嗯,新的收藏。」看著桌上白色的帽子。「之後還會增加,各式各樣的。」
  
  閻魔王真心不敢問自家輔佐官這到底是哪方面的收藏,桌上那頂怎麼看都是……護士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