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雖然說感情不好,但鬼燈君每次看見白澤君就會發飆……也算是另類的相處吧。」
  今日抖S輔佐官鬼燈到現世出公差,閻魔王大人在開小差,鋪了地墊、泡了茶就坐在廳中地板上,跟大伙聊起天。
  
  「啊啦,的確是呢。」阿香姐優雅的端著茶杯啜了一口。「我還沒看過有誰可以那麼讓鬼燈大人討厭。」
  不要去踩到地雷,鬼燈是很好相處的,能每次都讓鬼燈出手,除了閻魔王大人就是白澤大人了吧……不過厭惡度那已經是無人能出其右了。
  
  「但是最近好像有比較和平了吶?」連白澤君有時都會親自送文件來,不過沒幾分後又單方面被揍回桃源鄉就是了……嗯?
  「話說回來,白澤君最近到花街的次數好像少了很多?」
  只要兩人開始吵架,閻魔王就怕自己胸口又多了個什麼星的,都離得遠遠聽吵架內容,好幾次都聽見白澤吼要回桃源鄉。
  
  阿香捧著臉頰回想,「好像是呢。」到極樂滿月買藥,都看得見白澤大人,不然依以往情況是在地獄的花街才是。
  
  一旁扭著屁股的茄子聽了,突然笑得很奇怪,「嘿嘿,白澤大人該不會是有……」竊笑著伸出小指頭。
  
  小白汪汪兩聲,「欸──但是我都沒聞到什麼味道!」牠蠻常跟著鬼燈大人到桃源鄉玩的,遇到白澤的機會很多。
  「吶,桃太郎知道嗎?」扒了扒身旁的人。
  
  「呃?」靜靜品茶的桃太郎抖了下,怎、怎麼話題突然帶到他身上了!?看著大家都用期待、想聽八卦的目光盯著自己,他抖抖嘴角。
  「不、不知道耶……哈、哈哈哈……」
  
  「不過桃太郎今天沒工作嗎?」站在桃太郎肩上的琉璃男好奇問。
  
  「啊……白澤大人到現世了,今天店裡休息。」
  
  「哦呀,真巧,鬼燈君也到現世了,哎呀他們就算感情不好但總是會碰到頭,希望別發生什麼事。」閻魔王擔心的說。
  
  聽見閻魔王的話,桃太郎心裡驚了一下,「呃…應該……不會這麼巧吧……」
  
  「說到女朋友,鬼燈君最近也很常講手機,不會也是……」呼呼地笑了幾聲,閻魔王也伸出小指頭。
  啊啊這群男人……阿香搖頭苦笑。
  
  「欸──但是鬼燈大人身上都沒什麼香水味耶。啊!」小白說完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桃太郎驚恐的轉過身子正要阻止卻來不及。「不過因為常跟白澤大人在一起,最近聞到的都是白澤大人的味道。」
  啊啊他什麼都不知道,他不想管了──桃太郎不作聲地繼續喝茶、吃點心。
  
  身為前打鬼團的智囊,柿助馬上想到了妙點子,「不然用淨琉璃鏡看看現在鬼燈大人在做什麼不就好了!」
  柿助啊為什麼這時候要想出這個好方法啊──桃太郎心裡狂噴鼻血。
  
  「哦,好方法!」閻魔王拳頭輕擊掌面,馬上接上插頭。
  要是鬼燈大人知道鏡子被拿來監視他……阿香姐決定眼不見為淨。
  
  閻魔王開始找著畫面,「嗯…嗯……啊、有……」搖控器喀咑一聲掉在地面。
  
  「欸、什麼什麼?」小白好奇地轉著身子。「閻魔大王,你擋住了!」
  
  「不、不行不行──!!!你們都不能看!」閻魔王趕緊起身,用自己巨大的身軀擋住淨琉璃鏡。
  慘了要是現在讓大家看見,等鬼燈君回來……OH MY GOD!
  閻魔王這麼大的動靜反倒引起大家好奇,阿香、茄子跟唐瓜還有打鬼動物組都湊近圍著鏡子,除了桃太郎跪坐在原地。
  只是閻魔王忽略了一件事,擋住了畫面擋不了聲音,所以鏡子裡的談話倒是清清楚楚傳到眾人耳中。
  
  『該死的色鬼你又拿了什麼怪衣服!!』
  
  『嗯──我跟別西卜拿到一件…嗯,這叫女僕裝,不穿嗎?』
  
  『你不會自己穿嗎!』
  
  『確定不穿?』
  
  『你、你幹麻?你別又想用之前那幾招…我、我警告你……不、去死你這混蛋──!!』
  
  『已經死了喔。』
  
  啪一聲鏡子沒了畫面及聲音,桃太郎撿起搖控器,按掉電源鍵,遞給閻魔王。
  現場寂靜無聲,阿香嘴角僵硬,回到原地繼續坐好,裝作沒事繼續喝茶。
  「吶唐瓜,白澤大人穿女僕──唔、唔!」茄子話沒說完就讓面色發青的唐瓜摀住嘴巴,拖回原處。
  
  可是還有天然小白一枚,開心地汪了一聲,「剛剛是鬼燈大人跟白澤大人!吶吶,他們在玩什麼,換裝遊戲嗎?我也要玩!」
  笨蛋啊啊啊啊──另外兩隻撫額。
  
  閻魔王全身冒冷汗,似乎已經預想到揭穿了那天自己的慘況。
  
  
  
  鬼燈從現世出差回來,辦公桌上多了一頂女僕帽收藏,但閻魔王沒敢問他,這是後話。
  
  
  
  
  
  fin
  我已經想好下一篇就叫...美食當前的理智與本能(被揍
  天然茄子跟小白真的超可愛XD
  尤其茄子唱的胖次歌,都跟著哼了起來X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