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吶,鬼燈大人,媽媽呢?」一子趴在桌緣,二子賴在椅背上。
  
  鬼神大人拿著文件的手一用力,那薄薄的紙張差點就被分屍,他輕呼口氣。
  肯定是閻魔大王昨天發表他的孫子演說時,還唸著輔佐官要趕快娶個老婆回家照顧女兒惹的禍!
  「沒有那種東西。」說完,順勢蓋上確認章。
  
  「但是昨天龍貓說一子跟二子會有媽媽。」
  
  「一子跟二子想要媽媽。」
  
  
  
  「鬼燈大人,這是今天要確認的文件。」唐瓜茄子二人抱著幾個卷宗來到辦公室,就看見鬼神TOP沒輒的模樣,外加座敷童子高喊著要媽媽。
  
  「哦,鬼燈大人要結婚了嗎?」茄子好奇的睜大眼睛。
  
  「不,只是昨天大王又在發表愛孫經時……」放下金魚草原子筆,端起茶杯。
  
  「話說回來,鬼燈大人喜歡什麼樣的女性類型呢?」
  
  「嗯……」摸摸下巴。「開朗、不怕蟲子、喜歡動物、有調教價值……如果要結婚,要能笑著喝下我煮的腦味噌湯。」
  那是什麼擇偶標準啊……唐瓜滿頭黑線地聽著。
  「不過我想不管是現世或死後的世界都很難有符合的對象喔。」
  有自知之名的話就把條件放寬吧鬼燈大人,唐瓜摳摳臉頰。
  
  「欸,有哦。」
  什麼!?唐瓜瞪大眼轉頭看著好友。
  「白澤大人啊!」
  喀嘰!身體抖了一下,唐瓜不用看就知道鬼燈大人肯定折斷了一隻原子筆。
  完全沒看見──或是根本沒注意──鬼燈發黑的臉色,茄子開心地說:「白澤大人看見誰都是滿臉笑容!」
  不不不不不──除了鬼燈大人之外!唐瓜猛搖手。
  「中藥就有蟲子是藥材,所以白澤大人肯定不怕蟲。」
  好像也有點道理耶,唐瓜端著下巴。
  「喜歡動物更不用說了──不如說白澤大人自己原形就是!」
  這個倒是很對,唐瓜點點頭。
  「鬼燈大人每次都會揍白澤大人,所以一定很有調教價值。」
  這……應該是要同情白澤大人吧?
  「剩下的就是腦味噌湯啦!」茄子說完還開心地手舞足蹈。
  
  「鬼燈大人!千萬不要聽笨蛋茄子……啊咧?鬼燈大人?」唐瓜急急地解釋,要是鬼燈大人一個不開心狼牙棒就砸過來了──但位子上已經空無一人。
  
  「鬼燈大人說他突然有事。」一子一屁股坐到桌子上。
  
  二子接著說:「就衝出去了。」
  
  「啊咧……」唐瓜抓抓頭髮,極為不解。
  
  茄子突然想起來,「啊,除了白澤大人是男的。」
  
  
  
  
  
  「吶,小香今晚有沒有空,一起去玩吧!」白澤坐在櫃台內,撐著下巴調笑問。
  
  「啊啦,白澤大人……」阿香無奈地苦笑。
  
  作業台邊的桃太郎已經習以為常,認真地煮著藥,壓根無視上司。
  
  「白豚!」一腳踹開門,鬼燈手裡端著一個碗疾步走向櫃台。
  
  「混蛋你要付修理費──幹、幹麻!?」氣極拍桌起身,但看鬼燈一付來勢洶洶的模樣,有些害怕地向後退幾步。
  
  「這個。」鬼燈把碗放在桌面上。「給我喝下去。」
  
  「什、什麼東西……」低頭看碗內容物,黑黑紫紫的不明物。「毒藥?我才不喝勒!」
  
  倏地伸出手掌扣住白澤雙頰,「你……是想要我餵你嗎?」低八度聲音配上威脅的表情。
  
  啊……感覺又要胃潰瘍了,白澤抽抽嘴角。
  
  「欸…鬼燈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嗎?」要是吵起來又不得了了,阿香緊張地想以淑女的力量阻止兩人。
  桃太郎也很緊張地抱著兔子湊過來,希望能靠兔子吸引鬼燈的注意力。
  
  硬是將那隻手掌掰開,白澤搓揉著自己發紅的雙頰,邊不爽地嘟嚷:「喝就喝!」
  與其等鬼神把東西強灌進嘴裡不如自己來,這麼想著便端起那碗不知是什麼東東的,喝了一口。
  
  瞇起眼緊盯著白澤臉上表情,「如何?」
  
  等到吞進喉嚨,白澤才舒展開苦瓜臉,訝異的眨眨眼,「欸?還不錯喝嘛。」雖然賣相不太好,但味道沒想像的可怕。
  咕嚕咕嚕地將剩餘的湯汁喝完,哈地一聲擦擦嘴角,笑瞇了眼:
  「哼哼,看在這碗的份上,你又想要什麼藥了,說吧!」肯定是有事才會獻殷勤。
  嘖了一聲,鬼燈轉過身,掏出手機按了按,後又轉過身瞪著白澤。
  「幹麻?」不會又是想到什麼法子要作弄他了吧。
  
  「……下次休假,去迪●尼樂園吧。」
  
  
  
  
  
  「啊,鬼燈大人發來郵件。」唐瓜掏出發出鈴聲的手機。
  「『媽媽捕獲』……欸?」不、不會吧!?
  忍不住轉頭看著親友,「你啊……真的很厲害耶。」各種意義上的。
  
  「哈哈哈。」茄子雙手抱著後腦,開心的大笑。
  
  
  
  
  
  fin
  先不提腦味噌湯,其他全符合^q^(女性條件無視)
  沒事做就會放著鬼燈動畫,腦補或是耳朵聽...期待第二季啊(翻滾
  怎辦,快來拯救我的鬼白症頭(被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