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R
  
  
  
  
  
  
  
  
  喀、喀、喀……
  寂靜的廊下,皮鞋底根敲在地面的聲音格外響亮,男人慢條斯里的跨出步伐,最終於某房間門口站定。
  舉起手臂,頓了幾秒拳頭才輕叩門板,等待房客回應。
  
  「哪位?」
  
  「杜先生您好,不好意思打擾您,敝姓城,是樓層主管,目前正在巡查客房,是否方便詢問此次入住的意見?」城仲瑄對著房門上的窺視孔和善一笑。
  過了一兩分鐘,房門緩緩打開,城仲瑄沒有馬上開門入內,而是等待房客回應。
  
  「進來。」明顯是慣於上層的號令口氣。
  
  這才輕推開門,旋過身正想帶上房門之際,便聽見腦後鏘啷一聲,城仲瑄身子一頓。
  
  「把門關上。」
  
  吞了吞口水,依言將門關起後,雙手舉高至過頭頂,「杜、杜先生……?」
  身後的男人不發一語,只是冰冷的槍口從後腦勺移到前方,還晃了晃讓城仲瑄瞧瞧,後便抵住他下顎,城仲瑄不得不抬高下巴。
  城仲瑄只聽見靠在他耳旁的男人發出低沉一笑,槍口滑過他胸口、經過腹部,最終停在男人的重要部位上。
  他就是砧版上的魚肉任人宰割,西裝褲讓人解開往下拉扯,露出裡頭的淺灰色緊身內褲,槍枝描繪著布料下沉睡的男性,沿著形體輕繞、畫圈。
  「先、先生……」帶著點冀望的口氣。「請、您停下……」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逐漸半勃的男性渴望著撫弄,他從未想過冷兵器還有這樣的用途。
  城仲瑄緊咬下唇,努力抑制著喘息,或許是懼怕也或許是身體的自然反應,微屈的雙腿直發抖。當槍枝行進到兩腿間,城仲瑄下意識想合攏雙腿,但身後人動作卻快一步,一隻腳擠入雙腿間,接著一陣拉鍊聲後,是貼上城仲瑄股間另一把「火熱的槍」。
  輕薄的布料根本遮掩不了什麼,能輕易感受到那把「槍」的蓄勢待發,甚至時不時的輕頂著。而另把冷兵器也沒閒著,不停地摩娑著下方囊袋,充血的慾望讓此處更加敏感,城仲瑄幾乎站不住,他只能雙手撐著門板,上身軟軟伏於門上。
  分泌出的液體染濕了一小片深灰,男人一把扯低内褲,噴張的慾望彈跳出來,還饒有興致的觀察手中熱物,接著指尖輕刮頂端,引起一聲驚呼,男人愉悅的笑出聲。
  
  「反應真好。」
  
  命根子被握在手裡,城仲瑄想反駁的話語只能無奈再吞回去,反正摸都被摸了,被摸一次跟被摸好幾次也沒差。
  「你要做就快,我還得去巡房。」說完還輕哼一聲。
  
  男人調笑的詢問:「我懷疑,做完你還有力氣可以踏出這道房門?」城仲瑄身子一僵,顯然沒有考慮到這層面。
  「算了,不急於一時。」
  正思考著男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城仲瑄才驚覺男人的重型武器插入兩腿間,緊緊貼著他的下方,那筆翹的柱身緩緩蹭著。
  「把腿合攏。」察覺到懷中人沒有任何動作,男人探到他耳邊輕哄著,「乖,聽話。」
  
  「嗚……」只要頭一低下就能看見出入腿間的男根,莫名感覺比真正被插入更有羞恥感。
  「我用手幫你……可以嗎?」略帶著乞求的語氣。
  
  「讓你選,腿或……」手指滑到臀縫輕打。「這。」
  
  沒絲毫猶豫,就怕再遲個幾秒就被「就地正法」,城仲瑄夾住雙腿,讓男人模仿性交的動作撞擊自己。
  「嗯、唔……」耳邊火熱的呼吸氣息及漸重的喘息聲,連帶被挑起情慾的身體,不自覺地想撫弄自己下身,但卻讓男人阻止,他有些不悅地輕扭臀部。
  男人笑了笑,手掌圈住懷裡人的慾望套弄、輕扯,還用自己頂端輕戳刺兩顆小球。而當男根一擦過會陰處,城仲瑄總忍不住發出舒服的呻吟,一波波快感與被頂到前列腺相同,但卻隔空搔癢令人難耐,讓他不禁配合著男人動作搖擺下身。
  越來越重的粗喘聲,中間穿插著幾聲低吟,在前後雙重刺激下城仲瑄率先失守,射精那一瞬間他伸臂攬過男人與他熱吻,另一手主動探到下方撫弄男人未洩的火熱。
  看見城仲瑄那因情慾而染紅的眼角,男人加快抽插的速度,在知道自己要洩精前一秒,將城仲瑄推向門板趴好,略粗爆的分開臀肉,將要爆發的男根抵住股間的穴口,磨蹭幾下後射在股間。
  稍平復了氣息後,男人檢視那經過潤澤的部位,收縮的穴口還吃入了一些精液,滿意的拍拍臀肉,然後將自己衣裝整理好。
  
  城仲瑄垂眼趴伏在門板上喘氣,最後滑下身子坐在地上輕靠門板,腦袋邊就是自己方才射出的液體。
  
  
  
  
  
  fin
  我就是想寫腿交啊啊啊啊(摀鼻
  還寫了我一直很想寫的情景=///=
  O在O好~帶~感(什麼鬼
  其實一度寫到很想吐嘈,但我覺得大家應該不會想在文裡看見熱狗大亨堡這種形容(?)
  
  
  
  一如往常的小後續
  
  
  杜司臣自浴室出來,手上多了包衛生紙,替城仲瑄做著善後工作,連同門板上星點液體,畢竟這可不是自己家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唔…對了,那把槍呢?」城仲瑄語氣慵懶的問著,略帶嫌棄地看著濕了一片的內褲,乾脆將西裝褲連同內褲都脫了,反正都要洗的。
  美色當前,杜司臣瞄了那只到大腿根部的襯衫下襬,隱隱約約露出的胯間,兩腿內側有些紅腫,可能因為剛才自己用那裡……
  「角色扮演還不夠?」城仲瑄笑了笑,拎起一小截上衣。「要做這個動作或許要穿圍裙比較好?」
  
  輕咳一聲,杜司臣視線艱難的轉向地上不遠處,「喏,槍被我丟到那了。」
  
  起身走近前彎下身,聽見後方猛地一道深呼吸聲,撿起地上的槍支把玩著。
  側過頭,眼神專注盯著杜司臣,緩緩吻上槍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