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難得的前言)
  這是迷上卡巴拉的怨念文(滾),喜歡卡巴拉又不是腐女腐男的看倌可以先行離去了(囧)
  主要是龍攻獅受(滾),雖然可逆……但機會是少之又少、少到不能再少(言下之意,根本不會有(笑奔)
  
  來吧,往下往下ˇˇ

 

 

  初識&初試
  
  這是一個愛與勇氣的大冒險。
  
  更是一個腐與歡樂的大冒險。(喂=口=)
  
  
  
  
  
  這是我踏上卡巴拉島的第一天,為了「世界模型組合大賽」,唐‧卡巴利亞的遺產,我一定要得到它!
  
  (真老套啊(滾)而且跟本文完全沒關係(笑趴)
  
  
  
  
  
  「小獅子,你在那做什麼啊?」
  說話的女人,是隻扮成狐狸的考古學家,她知道很多事呢!
  我一直覺得她很神秘,就是有那種感覺……
  
  「八成又在發呆了吧!哈哈~」
  褐色髮絲挑染金色,圓圓的浣熊耳朵、可愛圓滾滾的浣熊尾巴,有著開朗、熱情的個性。
  雖然他說自己是老師,但真的超不像。
  
  「太常呆的話,實在很不好呢。」
  擦拭著手中的魔仗,眼同時看向一旁的占星書,嘴裡唸唸有詞。
  龍,好帥氣啊──我本來也想扮成龍的,沒想到服務人員竟然給我獅子……
  
  「呼…嚕…呼…嚕…」
  頭靠在樹上,大睡特睡的牛,還發出打鼾聲。
  或許是剛剛太累了吧!一倒頭就睡。
  
  「哎呀~這樣會著涼呢!」
  嘴角掛著笑容,手上常拿著一本書,那蓬鬆的粉色長髮就如羊毛似的。
  溫柔恬靜的她,簡直是我們的女神。年紀沒其他人大,但總是照顧著大家的生活。
  她正跟狐狸討論著書中的古文。
  
  「看不就知道了嗎?我正在探測地底有沒有什麼東西。」
  我繼續拿著L棒尋找,卡巴拉島地底下總有些奇怪的東西,都能拿來組合成……奇怪的物品。
  
  我們「卡巴拉啦啦隊」,正閒在樹下乘涼休息。
  常聚在一起的我們,時常一起跑任務、打打怪練練功。
  挖地應該不用聚吧?倒是會帶人當保鏢啦。
  
  「應該OK了吧?我們回去吧!」身為隊長的熊熊,站起身拍拍褲子的草屑,準備回城鎮。
  羊羊推推睡到流口水的牛牛。收拾好的龍龍與狸狸兩人一前一後跟上熊熊。
  我也收一收,整理整理地上的袋子……啊啊!
  
  追上前頭的人。「龍龍!」
  「……怎麼了?」
  唔,臉色不太好,一定是討厭那個稱呼。
  「喏,這個。」我把手中的袋子遞給他。
  「什麼東西?」他打開袋子一看,「為什麼要給我藍水?」
  搔了搔鼻子,我不太好意思,「就是……我們的第一次……」
  
  第一次的什麼?
  
  
  
  
  
  「厲害──超漂亮的耶!」
  初來到島上,當然是先隨便晃晃熟悉一下環境。
  那個富翁真是有錢到家啊!狗不拉屎、鳥不生蛋、樹不開花、烏龜不靠岸的小島能被開發成這樣,真佩服那富翁對遊戲的怨念啊!
  這像不像漫畫獵人裡的貪婪之島吶?
  
  「吱!」
  咦?我看到前方十公尺內有隻猴子……朝我奔來?
  退後幾步,我趕緊轉身──跑啊!「哇啊啊啊啊──」媽啦怎麼會有隻瘋猴子啦!?
  
  「冰箭…攻擊!」伴隨著瘋猴子趴掉前的一聲慘叫。
  「咳、咳……」濃煙…嗆得我好難過。
  
  「你沒事吧?」那是個擁有深藍頭長髮的男人,但處於驚嚇中的我只能呆呆回望他。
  他舉起手中的魔仗頂著我的頭,輕輕…「啊!痛…你幹什麼啦?」我可愛的頭去撞到樹了啦!
  「看你一直在神遊,好心把你叫回來而已。」他好像嫌我幾天沒洗頭似的,擦著他的魔仗。
  叫我就叫我嘛,但何必用這種方法…噢,我的腦細胞被撞掛掉好幾個。
  
  「看你一副就是剛進來的樣子,不知道這邊很危險嗎?」他揪住我的耳朵,「為了怕你死在這裡,我先帶著你較保險。」
  雖然我的耳朵是假的,但還是有痛的感覺耶!想叫他住手,怕又被他的魔法轟飛。
  
  不過,出乎意料,他人挺不錯的。
  
  沿路,看他隨手一揮唸個什麼攻擊的,瘋猴子又趴掉幾隻,我跟他的實力相差好多。
  我能在這島上安全度過每一天嗎?心裡納悶著。
  
  緊緊跟住他,怕一個不留神他就消失了蹤影。「那個……謝謝你。」
  「不用客氣,很久沒再看到有人進到這島上了。」
  欸?很久?「不是每天都有……」
  「都是一些沒毅力的傢伙罷了。」他淡淡的回答我。
  仔細想想,好像是耶,尋寶要有的就是耐心,「嗯~就跟組合是一樣的呢!」
  「組合?」他一臉問號的看著我。
  談到喜歡的話題,我興致就來哩,「你不覺得一個東西與一個東西合起來又變成另一個東西很好玩嗎?不過在完成之前,都需要很大的耐心與毅力,畢竟一個失手全全失敗是有可能的。」
  「這不就跟尋寶很像嗎?嘿嘿!說到尋寶,我也是因為材料費才來挖寶的。」
  雙手抱住頭,我好奇地問,「那你呢?」
  「生活所需。」他只簡簡單單給了我四個字,我也不好意思深入。
  
  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我們穿過森林來到了沙灘上。
  我看到四個人圍在一堆東西旁,身旁的人什麼都沒說,就把我推向他們。
  「交給你們了,我先去準備一下水。」
  
  「哎呀呀~素新倫啊?」
  「熊泥在縮會話啊!」
  兩個男人吃著烤魚,邊說……他們到底是要吃東西還是講話啊?
  
  「好可愛啊!是獅子耶!」
  「真的耶,金色的獅子耶。」
  另外兩個女人,就很乾脆的放下手中的食物,對我品頭論足起來。
  還摸我的寶貝秀髮。
  唔哇,我昨天才剛洗頭啊!
  
  「你們好。」第一次見面,當然要給他們好印象,我朝他們點點頭。
  「好好好。」丟掉手中吃完的魚骨,頭巾裡長出牛角的男人大笑拍著我的肩。
  媽啦力量好大,我的肩膀……
  「好有禮貌的小鬼,我喜歡!這樣好了,我們『卡巴拉啦啦隊』剛好少一個,身為隊長的我就欽點你啦!」似是扮浣熊的男人,他給了我一個大姆指。
  「嗯~就這樣決定了!龍,就交給你了!」
  龍?聽到踏在沙子上的沙沙沙聲,我迴過頭去,發現剛剛帶我來的男人提著一個大袋子走了過來。
  「為什麼?」看他臉色好像很不高興。
  「人是你帶回來的嘛!」拿出組隊留言板,刪除了一些文字,填上小獅子一隻。
  大局以定,從今天起我就是「卡巴拉啦啦隊」的一員。
  「可愛小獅子你好呀,我是狐狸。」
  「你好呀,我是羊羊。」
  「……我是龍。」
  
  我遇到很棒的隊友,一定是我上輩子有燒好香。
  
  
  
  錯了!一點都不好!
  熊熊長把我交給龍龍,但……他進行的是斯巴達訓練啊啊啊──
  直接把我丟進怪物群,丟給我武器與防具與一句話。
  「自己去練,練到能穿上這些才可以給我回來。」
  
  我傻了。
  認命地走進怪物群裡,稍微看了看……好像就那隻小兔子最好欺負的樣子。
  開始K牠,邊K我心中默唸阿彌陀佛──死了不要來找我啊。
  
  「別打那隻,旁邊那隻紅色長得像毛線球的,打牠。」
  
  乖乖聽他的話,開始K那隻紅色毛球。「痛痛痛──」
  我邊K邊哀叫,那隻龍偶爾幫我放個治療術,沒人性、沒心沒肺……
  還有邊咒罵。
  
  「還好吧?」
  我打了一整個下午,他現在竟然只問我還好!?
  「目前還活著。」撇過頭努努嘴,我不太開心地說。
  「程度不錯,一個下午就能穿上這些。」大概是察覺我不太開心,魔仗放在我受傷的膝蓋上,輕輕一敲。
  別以為你放個治療術,我就會原諒你!
  ……我原諒了,我不敢反抗他,嗚。
  
  雖然很不爽他的方法,但他教會我人的現實與殘忍,而且眼前還有個現成的例子。
  該有的禮貌還是不能少,我不太有誠意地對他說了聲謝謝。
  「要謝謝我,就乾脆送我一袋藍水吧。」
  
  坑人啊他。
  
  
  
  
  
  想起好像的確是有這一回事,他接過我手中的袋子,才緩緩的說,「啊……你說那個啊,那只是玩笑話而已。」
  
  ……玩笑話?那你還拿走?
  
  「送都送了,反正你也用不太到,不如給我來幫你多放點高級治療術。」
  我詫異地指著他驚叫,「你怎麼知道?」除了魔法之外,龍龍還會讀心術?
  
  「表情那麼明顯,要不知道還真是污辱我的智慧。」丟下這句,龍龍轉身放慢腳步跟上其他人。
  傻傻站在原地,他剛剛的意思是說我很笨嗎?
  
  不理會後頭仍呆站在那的小獅子,嘴角偷偷洩露了主人的秘密,那一絲絲的上揚。
  
  
  
  一切都是從這開始吶。
  
  
  
  
  
  後記:
  我承認,這是個很老套的文名(滾),別這樣嘛(扯)
  連結尾也很老套(茶)
  初識不用提了,初試是指第一次被丟進怪物群裡(笑滾)
  
  這篇,竟用了我最不擅長的第一人稱,找死是也(癱)
  下次一定要改回來=口= 苦手啊(趴死)
  
  至於最重要的人名嘛…其實沒想太多,就照扮的動物名吧ˇ
  懶得想名字的某隻(滾),不過等哪天興起時…名字就有可能出現囉ˇˇ
  不然宇珞(我家的小狐狸)就要充滿整篇文啦(笑奔)
  
  走向完全沒想過耶(毆),怎辦=口=…現在才發覺(驚)
  反正不會有長篇XD,那樣就架空文了(滾)
  唔…順其自然、隨遇而安吧(茶)
  
  一但挖了新坑,就要開始多話了(遠目)
  但文好像沒增加多少(囧)

  2006年4月12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