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勝於治療
  
  
  
  
  
  
  
  
  
  
  今日,六番颱風威力不減反增,鄰近的五番、七番都已做好防颱準備。
  呼籲眾死神們,隊舍要顧著,以免哪時被吹掉屋頂還不曉得。
  而,身於颱風眼中的戀次,毫無所覺,依然很認真的處理公文…雖然他快扭斷毛筆了。
  
  「戀次…」我們六番朽木白哉隊長,端起茶杯小啄一口,趕在戀次腰斬毛筆之際輕聲呼喚。
  「啊?是、是!隊長有什麼吩咐?」滿頭大汗的戀次抬眼,他還在煩惱桌上的一疊公文。
  「再去幫我沏杯茶。」輕推素白杯子的底座至桌緣邊。
  心中一樂,臉上也很忠實的咧開嘴,「好的。」戀次捧著杯子便離開辦公室。
  
  別問為何朽木隊長只是小啄一口便要再重沏杯茶…這一切都要歸於白哉平日養成的功力。
  
  
  起身走至副隊長桌前,搬起公文放在自己桌上,評估了下戀次平時泡茶所需時間,點點頭再坐下。
  毛筆拿好,公文擺好,白哉眼闔都不闔一下,快速瀏覽,手也只見殘影飄過。
  
  敢情朽木隊長除了瞬步,連瞬寫也會了吶。
  
  
  拉開門,「隊長…」小心地捧著溫茶進來,放在隊長桌上,戀次轉身欲回位置繼續跟公文奮鬥。
  白哉放下毛筆,再端起杯子喝了口茶順順氣。
  沒一下子,戀次大步奔到隊長桌前,「隊、隊、隊長…」手指著自己桌上。「隊長有沒有看見我桌上的公文?」只是出去一下子,那疊紙怎麼都不見了?
  
  沉著頭,手指端著下巴,白哉細聲慢道:「……方才有外星人侵入。」
  
  真可謂一語驚死一群人啊。
  滿頭黑線,戀次怎不曉得屍魂界也有外星人這玩意兒。「是、是…這樣啊。」幫他批完就說嘛…還外星人。
  既然公文被隊長說的「外星人」劫走,戀次也沒事了,人便坐在椅上發呆。
  
  「戀次,待會到朽木家一趟。」戀次處理了一整天的公文完結了,那接下來的時間就歸他朽木白哉的。
  「是!」
  
  六番強力颱風警報解除。
  
  
  
  ※
  
  
  
  
  張大嘴巴,盯著眼前好幾道菜出神。「白、白、白白白哉…」顫著手,戀次指著這景況。
  公事歸公事,私下兩人相處時白哉便要戀次喚他名。
  
  「吃。」白哉簡單的下達命令。
  
  吃飯時有好幾道菜是沒問題,戀次不解的是…為什麼盤子中盛的真的都只是菜?
  「白哉…最近吃素嗎?」聽露琪亞在現世的經驗說這樣熱量會不夠耶…戀次覺得血糖開始下降。
  「沒吃完,等會飯後沒鯛魚燒。」白哉馴養野狗,靠得就是獨家鯛魚燒釣狗。
  什麼叫獨家?朽木家買下全屍魂界的鯛魚燒攤販,夠獨家了,還無分號呢。
  「我吃!」為了飯後甜點著想,戀次拼了。
  
  反正只是十來盤綠色蔬菜,是男人就要有膽量啊!
  
  不過戀次你手不要抖可能會較有說服力。
  
  
  
  整個人攤在榻榻米上,戀次覺得現在口中充滿菜味,滿臉菜色。
  塞了滿肚的菜,好…撐啊……感覺連翻個身都好難。
  
  「還好吧?」白哉無聲的走進房裡。
  「為什麼要吃那麼多菜啊…」他八成會有十來天看見綠色物體會嚇得逃跑。
  最重要的是…因為吃太撐,戀次連最愛的鯛魚燒也吃不下了。
  緩緩坐起身,眼掃至白哉手上,好奇地發問,「白哉,你手上那杯白色的是什麼?」
  把杯子放在桌上,白哉跪坐在桌子一邊。「露琪亞帶回來的,是叫優酪乳的樣子。」
  「…給我喝的?」戀次暗吞了口口水,那小妮子又帶了什麼回來啊…
  不作聲,白哉朝戀次勾勾食指。
  「啐…反正都吃一堆菜了,再喝杯優…優啥乳的也沒差。」先吐出舌頭試下味道,皺起眉骨的黑色刺青,戀次眼睛一閉、呼吸一摒,喉頭咕嚕咕嚕不斷滾動,喝光杯中液體。
  「有什麼感覺?」白哉默默看著戀次如出征般地解決掉那杯。
  「……沒有。」戀次只覺肚子又更脹而已。
  
  「嗯…看來要等幾天。」
  
  啊?
  戀次頭上飛滿問號。
  
  
  
  ※
  
  
  
  手靠著一旁柱子,戀次白著臉硬撐住身子不至於滑落下去。
  「阿、阿散井副隊長?」花太郎看見忙丟下手中公文,奔過去察看。
  手無力地舉了下又垂下去。「喲…花太──唔啊…肚子又、又…」戀次轉身再跑回去。
  「阿、阿散井副……?」花太郎不解地望著戀次的背影,只好再搬起公文往辦公室前進。
  
  
  「朽木隊長,這是公文。」花太郎照著白哉指示,放在一旁桌上。
  「那個…剛剛我看見阿散井副隊長…」見白哉臉上一副說下去的表情,花太郎再接續著說,「好像不太舒服呢。」
  「哦…」再低下頭繼續批閱。
  「朽木隊長,那我退下了。」花太郎恭敬地傾個身。
  
  花太郎一離開辦公室,白哉才抬頭看著自家副隊空著的座位。
  「嗯…效果真好。」輕啟嘴低喃。
  
  
  
  ※
  
  
  
  讓我們回到前幾天──
  
  露琪亞提著兩三大袋的東西進家門,聽見管家說白哉大哥在院裡,再快步往庭院走去。「大哥,我回來了。」
  聽見熟悉的聲音,庭院中直立的人影轉身。「露琪亞…妳手上的是?」
  「大哥!」三步併作兩步,「我聽一護說預防勝於治療,所以我帶了很多東西回來。」露琪亞慎重地拿了本書遞給白哉
  隨手翻開書,掃視書本內容,白哉眉一挑。
  「大哥,雖然戀次不會懷孕,我帶來的孕婦保健手冊沒有用到,但這本醫學健康保健一定要詳讀…尤其是這邊…」露琪亞說著還指指她畫紅線的地方。
  「事關大哥生活幸福美滿,我覺得有必要告知大哥一聲。」
  「不能直接下藥嗎?」
  「這樣戀次身子會壞的,大哥。」
  「嗯…」
  
  這對兄妹啊…
  
  
  
  
  
  《End》
  
  後記:
  看見便秘論,才想到死神好像沒有啊(笑)
  很樂的敲了一篇XD
  對了,花太郎好可愛,我喜歡讓他串場ˇ
  
  嗯,就這樣啦(茶)
  那接下來要敲什麼呢(樂轉)
  我的路哥哥心聲好短啊,沒心情惡搞(滾)
  
  2006年8月7日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