ⅰⅱ
  
  
  
  
  
  
  
  
  
  
  ⅰ
  
  「白哉、白哉,那裡那裡!」
  一黑一紅,穿梭在人群間的兩人更加突兀,戀次一看見鯛魚燒敬詞都不用了,要不是還有一份理智在,可能早抓住白哉衝到攤子前。
  
  「喜歡多少就買多少。」
  副官為了鯛魚燒消沉好幾天,連帶六番隊在行政效率上也大符降低許多──就算你想說阿散井沒什麼效率,但朽木大人可是需要糧食來補足心理與生理,以應付成堆的公文。
  
  「可以…全包嗎?」
  現世口味繁多,還有什麼起司火腿、奶油巧克力……聽都沒聽過,還是吃紅豆的好了。
  
  瞄了一眼,白哉不置可否,但也抽出皮夾遞給戀次──反正是報公帳,不吃白不吃。
  
  「我要全帶回屍魂界!」戀次捧著皮夾興高采烈地買鯛魚燒。
  
  攤子前的人買得高興,後頭等待的人嘴角微勾,總算回復精神了。
  
  ※
  
  提著毛筆的手一震,白哉轉眼望向陰暗氣息發源處的副官座位。
  最近屍魂界蟻類猖獗,連朽木宅都受到迫害,更不用提小小的鯛魚燒了,據老闆形容煮紅豆卻像在煮螞蟻。偏偏這又不是斬破刀揮一揮砍一砍就能解決的事,只能仰賴技術開發局儘早想出辦法……蟻類不滅,戀次就跟著黑暗幾天。
  而且,下午茶及宵夜總會吃不到…事態嚴重。
  
  
  心心念念的都是鯛魚燒,戀次想到必須批改公文是一段時間後的事了,抬頭就見隊長站在面前,迅速站起身直直彎下腰道歉,「對、對不起隊長,下官不應該發呆!」
  也沒多加苛責,白哉轉身丟下一句話便步出勤務室。「準備準備,要到現世,有任務。」
  來不及詢問任務內容,戀次忙提起腳步追上去。
  
  ※
  
  鯛魚燒幾袋幾袋打成一包,轉眼間就解決了一包,戀次拍拍肚子躺在屋頂上,不是不想再吃,而是得帶回去儲備糧食!
  「吃飽別躺著。」
  切,那你吃飽怎就不會忘記幹那碼子事,戀次低聲嘀咕。伸伸懶腰,頭枕著手臂好奇地開口問:「隊長,今天任務內容是啥?」
  「……拯救六番隊。」備註是鯛魚燒大作戰。
  「哈啊?」什麼鬼東西啊…算了。
  
  「櫻花開了…」所見之處皆是嫩粉色,白哉想到屍魂界不分季節灑落花瓣的櫻樹。
  「回屍魂界我們去賞櫻!」
  
  
  
  
  
  
  
  
  
  
  ⅱ
  
  拍掉身上的霜雪,剛入家門便聽見驚叫聲。
  經過客廳,戀次端正坐在地板上,露琪亞十指交握無聲地祈禱,白哉對眼前景象存著很大疑惑,隨後得到了解答──家裡養的老鼠正在生產。
  朽木白哉始終搞不懂為何要養老鼠,不過戀次跟露琪亞喜歡就算了,不過時時刻刻要擔心坐下有沒壓到老鼠、走路要記得看地上有沒小小的毛球團在跑──最怕的是他的稿子上有老鼠屎。
  
  「生了嗎?」露琪亞小聲地問。
  「不曉得…被擋住了…」探頭探腦的,但母鼠藏在木屑裡戀次根本看不出到底是生產了沒。
  不語,白哉逕自入書房,無視客廳裡戰戰兢兢的兩人。
  
  ※
  
  「呼……」
  
  那輕輕的嘆息聲引起電腦前男人的注意力,驚覺已經十一點多了,這才關上電腦。起身走到床旁接過戀次的毛巾替他擦拭細紅髮絲,「老鼠生了?」
  談到寵物馬上綻開笑容,他現在是標準的鼠爸,滿嘴鼠經。「生了生了!七隻唷!」
  「……到底養老鼠有什麼樂趣?」白哉是百思不解。「就說那不是普通的老鼠,是香檳鼠!不是廚房跑跑跑的那種。」戀次大聲訂正他的錯誤觀念,無論是哪種老鼠在白哉眼裡都是黑鼠系列的。
  「我看你也去養隻寵物好了…融化你的冰山臉…」戀次小聲嘀咕。
  
  「我有養了,一隻狗跟一個人。」戀次不解的眼神投向自己,白哉哼笑了聲拿起衣物進浴室帶上門。
  六十秒,爆出怒吼聲。
  
  
  
  
  
  ...END
  
  後記:
  打到這就停手了,最近心情蠻不穩的,總會想起一些事提醒著我。
  文的質量低了好多,找不到以前的手感,不管哪個CP,甚至還萌生乾脆就刪欄的想法,這太糟了啊。
  明明也不是什麼大事..我需要力量來充沛我的精神OTZ
  就看4/4能不能回到最佳狀態了..
  
  2007/04/02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