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
  
  
  
  
  
  
  
  
  
  
  「吶、白哉大哥……能幫我買書嗎?」忙碌地點著滑鼠,手不時寫寫停停的,露琪亞已經不顧淑女禮儀大伸懶腰,拍拍痠痛的肩膀。
  本來專注閱讀書籍的側臉,抬眉望向佔據自己電腦的妹妹,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看來連豬腳都抱不到了……現在半夜兩點是要去哪找書店買書?
  「大哥……這份作業不交,我肯定會被留級!」雙手合掌,哀求最疼自己的白哉大哥。
  拿下眼鏡,白哉嘆口氣,「書單給我,我去街角那間買。」若是平時不會到那間二手書店,不過現在除了那還能往哪找書,說不準還有點希望。
  「耶──」趕忙振筆寫下需要的書名。「謝謝大哥!這次考試過了我請大哥吃飯~♪」似乎已經望見自己快樂度過暑假生活的模樣,露琪亞提起精神繼續與作業奮鬥。
  
  ※
  
  好險不是什麼很鑽牛角尖的書籍,站在門口,白哉揉揉太陽穴,這種半夜擾人清夢的舉動……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啊。
  指腹貼上電鈴,用力壓下,靜待裡頭人的回應。一會,終於聽見一陣東西掉落地上的聲音,記得這間書店擺設很亂,地上成疊成疊的漫畫,要不踢到也難。
  「是哪個混帳半夜不睡覺來吵本大爺!」捲門被拉開,好夢被吵醒,老闆很不爽的瞪著白哉。
  眼前要說是老闆……給人的感覺似乎又點年輕,白哉不落痕跡地打量,順便遞出妹妹要買的書單。「麻煩幫我找這些書。」
  口中碎碎唸,動作倒是不馬虎,看了書單例俐落地從書櫃及地上漫畫翻出一本本。「拿去!」有生意,不做白不做,做人幹麻跟錢過不去,這樣想想,老闆不爽的心情好了一點。
  接過兩三袋的書,點頭致意,爽快的自皮夾掏出三萬元,隨即上車揚長而去。
  
  傻愣愣接下那三張大鈔,實質的手感讓年輕的小老闆終於回過魂來,「喂、喂喂喂──」才抬頭也只能看見車影,盯住那上頭的福澤諭吉,雖然剩下的錢很多很吸引人,不過……「呃啊,還是找時間還給人家吧!」他可不是貪小便宜的人呢,只是半夜被吵醒有點不爽而已。
  
  
  
  
  
  ※
  
  
  
  當白哉再踏入那間二手書店,是一年後,事件再度重演,他不禁思考是不是平時太縱容妹妹了,看來有必要考慮高中要讀其他學校了……
  慶幸這次時間不是半夜,白哉無奈的搖搖頭。「老闆,」看那忙碌的紅色背影停頓。「麻煩幫我找這些書。」
  
  戀次再一次確定,這聲音耳熟的很,跟一年前那個半夜不睡來買書的男人聲音一模一樣,連台詞也一樣,只差多了個老闆稱呼。
  為了還錢,他可是跑遍大接小巷打聽那男人是誰,連老爹都罵他店不顧跑哪撒野去,不過一聽見是學校裡朽木女王的大哥,他當下決定那筆錢他還是坑下了──誰叫朽木女王壓榨大伙都悶不吭聲的,當然給拿些精神補償!
  「又要找書啊……真麻煩……」一樣碎碎唸,動作一樣不馬虎,迅速俐落的拿出一本本。「不愧是露琪亞……又買了一堆奇怪的書……」耳尖的男人似乎聽見了自己妹妹的名字,正想詢問便見又是兩三袋遞到自己眼前……露琪亞到底都買些什麼?
  一樣點頭致意,接過書袋掏出皮夾準備付帳。「等、等一下!」戀次看那如冰的男人抬起頭,趕忙跑到櫃台抽出一萬元。「拿去!」
  「這是……?」不解的看紅髮的青年拉起自己的手,將鈔票塞到自己掌裡。「我家不是黑店,那些跟這些書加起來才兩萬多而已,看在你是露琪亞的大哥上算你便宜一點!兩萬元整在還你之前的一萬。」他的良心還沒被狗啃了,既然都那麼光顧他家了,少賺一萬也沒什麼。
  原來剛聽見自己妹妹名字不是耳誤。「你認識露琪亞?」戀次抓抓那散亂的髮絲。「在學校要是誰沒聽過朽木露琪亞的大名那才真的是有鬼。」在白哉耳裡,怎麼覺得這聽起來似乎不太好。
  
  「老闆,這本多少啊?」一旁的客人拿著本書。
  「哦、」戀次咧嘴笑了一下,「朽木大哥,那就再見啦!幫我跟露琪亞問好。」白哉點點頭,看他招呼客人。
  
  
  
  ※
  
  「阿散井戀次!」捧著熱茶,露琪亞憑大哥形容的一頭鮮紅亂髮、大剌剌的個性,馬上就說出書店中的青年名字。「我記得戀次他爸爸才是老闆,他常幫忙顧店。」
  「戀次……」嘴巴喃喃低語,反覆咀嚼這名字。
  「大哥對他有興趣嗎?」雙眼閃閃發光,難得大哥會在意一個人耶,重點是那人還是戀次,這實在太、好、玩啦!
  「不,只是身邊沒這類型的人。」舉凡藍染、浮竹跟市丸……完全扯不上。
  「也是……」想到大哥的工作夥伴,露琪亞不禁落下黑線。「啊!對了我記得──」
  看露琪亞衝出客廳,一陣大象過境的聲音在樓梯間響起,來回兩次後又出現在客廳,白哉低聲斥吒,「露琪亞,走路不要這麼大聲。」
  揚著一張紙,「大哥!這是最近學校舉辦的懇親會。」
  
  
  
  ※
  
  「露琪亞,這次妳大哥會來嗎?」同學好奇地圍住露琪亞發問,畢竟從入學以來始終都只看過露琪亞,家長席位上總是空無一人,大家不免有所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可以養出這種女人。
  微妙的眼神掃過一旁叼著鯛魚燒的某人,露琪亞嘿嘿嘿地笑開,一旁同學看了不禁毛骨悚然,似乎……又有人要遭殃了。
  「咦?露琪亞這種人還有大哥啊?」修兵一副不可思議的口氣驚嘆。「我這種人是哪種人,檜佐木同學?」巧笑。
  「呃……就是……」乾笑,眼神四處游移。「我看過露琪亞她哥啊。」戀次吞下最後一口,舔舔手指上的殘渣,解救朋友的生命。在好友充滿感恩的眼神中,比了個手勢──記得請我吃東西,如大家所願地開口解決對露琪亞謎之大哥的好奇。「很……漂亮,不過感覺好冰。」
  犀利啊!露琪亞點頭應合,「沒錯沒錯。」她大哥就是這樣的人。「所以戀次就麻煩用你那火紅的熱情去溶化我家的大冰山吧!」
  「我?」指著自己,圍觀的同學目光齊望向戀次,意會地搖頭嘆氣。「原來如此啊……」辛苦你了,戀次。
  
  ※
  
  「那裡是化學教室……那裡是視聽教室……那裡是家政科教室……」雖然不太理解為何要由他這外人帶著露琪亞的大哥介紹學校,不過衝著有免費鯛魚燒能吃,倒也無妨。
  「你……頭髮很美。」執起一絡紅髮,保養得宜,毫無分岔,意外這男孩其實對小地方很細心。
  被稱讚者有些害羞地摳摳臉頰,「露琪亞都說這是我身體上下唯一的優點。」所以他只好盡量保持啦!
  「我喜歡紅色。」跨一步,低頭看那差自己半顆頭的戀次,手拂過臉側解開髮束。「呃、嗯……」成熟的男人味包裹住自己,就算是豪爽的戀次雙頰不免也微暈。
  微低下頭,在那燒紅了的耳根旁落下一語,「我愛……紅色。」
  
  
  
  「露琪亞,妳大哥是……有那個傾向的人嗎?」躲在遠處偷窺的眾人,修兵代表發問。
  「大哥身邊都是白的、黑的、藍的、黃的,不免要來個紅的嘛!」攤手,露琪亞無責任發言。
  「那橘的咧?」修兵指指一旁的某顆橘子頭。
  「你找碴嗎?檜佐木同學。」手指關節喀啦喀啦作響。「哇──我錯了露琪亞大人,橘子是大人妳的啊──」
  
  修兵哀鳴的同一時刻,戀次吶吶低聲回應,「黑、黑色也不錯……」
  朽木大哥應該是在稱讚他的頭髮吧?
  
  
  
  
  
  ...END
  
  後記:
  唔啊...好久沒寫白戀,感覺都沒了,老習慣又來了(囧)
  算了(攤)
  預定是要做為白哉生日賀,不過都過了(看)...
  應該還會有另一篇吧=W=...
  大概(茶)
  
  雖遲了,不過白哉大人生日快樂(笑)
  
  2008/01/30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