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實現
  
  
  
  
  
  
  
  
  
  
  躲在一片竹子後頭,偷偷注視著於不遠處的小男孩。
  小男孩擁有一頭純潔乾淨的白髮,翡翠色的雙瞳,小小又纖細的身子,身上抹著白皙的肌膚。
  他很認真的讀著手上的書……這個小男孩應該是小學生,看他背著九九乘法。
  
  很想靠近他,想摸摸他,想與他講話。
  但不行。
  會被嚇跑的吧,那個小男孩。
  黯然地轉回身,慢慢走回竹林深處。
  
  感覺到視線,小男孩抬起頭來望望四周。
  「有誰嗎?」
  
  
  
  「冬獅郎,你還要到那片竹林嗎?」姨母問著小男孩。
  「是的,我晚飯前會回來。」背著書包,小男孩早已習慣在幽靜的竹林裡寫功課及讀書,為的就是不被任何人打擾,因為這村子裡沒人敢任意闖進那片竹林。
  朝幾位長輩點點頭,踩著小步伐往竹林方向走去。
  
  「我說啊,你這外甥是不是被附身啊?那麼愛跑那片竹林。」
  「我也不曉得,姐姐去世的早,這孩子也跟我不親。」
  「哎喲,怪可怕的耶。」
  「我會好好注意的。」
  
  
  
  只有隨風搖曳的綠竹懂他。
  小手平貼竹身,閉上眼,像似與竹子作心靈交流,能感受到裡頭的脈動──世界上,任何一株植物、一個東西都是活的,物品久了也會被主人賦予生命,懂嗎?冬獅郎。
  母親……
  輕盈的竹葉發出沙沙的聲響,拍打在那小小的身子上。
  「你在安慰我嗎?謝謝你。」
  
  
  
  透過水鏡,看著小小年紀卻有著不符於外表氣質的小男孩,終於忍不住,嘴輕貼水面上,揚起陣陣漣漪。
  你會怕我嗎?
  
  伸出舌頭舔舐水裡人影,似乎就能靠著這動作觸摸到他。
  我好想抱你。
  
  
  
  
  
  
  冷眼看著一切,小男孩站在門前巡視堂內虛偽的大人們。
  好腐敗,這世界。
  當他從沉睡中醒來,便是不同的世界。
  彩色被塗上黑白,那靜靜躺在棺木中與世界隔絕的小男孩。
  好可笑,醜陋的人心。
  算了。
  
  
  
  他的氣息消失了。
  奔出竹林,循著片段的記憶找到了他從不是家的家。
  只望見一個淡淡的,隨時會消失的小男孩佇立在那兒。
  怕被他厭惡,慢慢靠近他。
  
  你還好嗎?小男孩。
  
  
  
  小男孩?從沒人這麼叫他。
  最常耳聞的就是惡魔的孩子、被妖魔附身的鬼。
  原來是你啊,常常在暗處偷看一切的你。
  
  
  
  
  
  
  看見遠處走來的黑色身影,冬獅郎蹲下身子,與根前的狐狸平視。
  「你也離開了嗎?不然怎麼能看見我呢?」
  狐狸疑惑地抬起前肢。
  小小的手臂抱起牠,「來接我們的人來了……我給你取名好嗎?」
  狐狸鼻頭蹭蹭冬獅郎。
  「銀…就叫你銀吧,你身上的毛好漂亮。」
  狐狸伸出舌頭舔舔冬獅郎下巴。
  
  
  
  「你好呀~小男孩。」
  「……你是誰?我不是小男孩,請叫我日番谷隊長。」
  「我吶?銀,三番隊長銀。」
  
  那是小男孩成為十番隊長之後的事了。
  與那名喚銀的三番隊長。
  
  
  我想靠近你,我想觸摸你,我想與你講話。
  
  ──我想抱你。
  
  
  
  
  
  《End》
  
  後記:
  嗯,結束了。
  相信我,就這樣(被巴)
  最後那句話才是銀的重點啊!
  中間轉折處是姨母毒死冬獅郎,而那隻狐狸也隨著死亡,黑色身影就是死神吶。
  然後文名應該分段為──想,實現(滾)
  不過麻煩(喂)
  
  橘子靈感大神>ˇ<
  我期待妳的銀狐狸ˇˇ
  
  2006年11月1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