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以軍
  又一個糟糕的人物出現(糟糕的是妳)
  主要跟杜哥交情不錯,偶然認識仲瑄>3<
  會不會萌上就要看我的造化啦(奔走)
  
  
  
  
  
  
  
  是不是……再早一點走出那個陰影,會看見更多的人事物呢?
  但他找不到陽光,世界是一片黑暗,到底光線什麼時候會射進來……
  
  
  
  「司臣。」輕敲門板,甫回國不久的夏以軍探望完劉夫人,一如往常的聽完她的勸告,然後到杜氏企業公司來看好友,手上捧著紫羅蘭花束,替好友辦公室增添香氣。
  
  「不好意思,要見總經理得稍等一會。」
  
  咦?
  「你是……」記得之前到台灣來,沒見過這人。「啊,我是夏以軍。」問別人是誰,當然得先介紹自己。
  
  「我是城仲瑄,總經理的秘書。」城仲瑄點點頭,順便挽高袖子。
  夏以軍這才發現眼前男子衣裝稍嫌凌亂,雖感不妥,但畢竟是杜司臣的人,也不好多說什麼。
  
  「仲瑄,我的領結在……咦?」從辦公室旁的小房間出來,頭髮微濕看得出是剛淋浴完,襯衫還是釦子全開。「以軍?!」似乎是沒想到好友會在這時……
  「麻煩幫我泡兩杯咖啡……以軍,這是我的秘書,仲瑄。」城仲瑄依言到茶水間研磨泡製咖啡。
  
  「你換秘書了?」記得在維也納遇見好友,秘書不是這位。
  「不,我讓仲瑄到我妹妹身邊幫忙。」只是幫一幫連仲瑄都成了藝人。
  「原來如此。」意思就是只有那位是好友承認的秘書。「在待幾天我就要回去了。」
  「是嗎……」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杜司臣輕吐口氣。「那要跟我妹妹吃個飯嗎?」也該是讓兩人見面了。
  「再說吧。」苦笑。「對了……你住公司裡?」杜司臣只差沒換下襯衫西裝褲,不然就跟在家沒兩樣了。
  「不……只是,剛忙了點。」輕咳幾聲,想掩飾什麼般地。「喝咖啡吧。」
  「嗯。」也不過問,是好友的私事嘛。
  
  「好漂亮的紫羅蘭。」城仲瑄看見夏以軍旁擱著的花束,認出花朵,驚嘆。
  「嗯……是啊。」拿起花束,眼中帶點不知名情緒,留戀地撫著花瓣。
  見這情景,城仲瑄淡笑,「夏先生是個很棒的男人呢。」
  另兩人不約而同的看著一旁站立的人,杜司臣但笑不語,夏以軍好奇地反問,「城先生怎麼如此說?」
  「會帶著紫羅蘭,不是很棒嗎?」夏以軍看著城仲瑄動作輕柔地捧起花束,略靠近嗅聞紫羅蘭淡雅的香氣。「永恆的愛……」
  「你知道?」詫異地看那人把花束外包裝紙拆開折好,將多色的紫羅蘭放進花瓶。
  「嗯……以前有在花店打過工,一些些的花語都還曉得。」稍稍移動紫羅蘭,左看右看尋找最美的擺法。
  
  靠近落地窗的辦公桌前,城仲瑄嘴角帶笑意擺弄著紫羅蘭,將要西沉的橘色陽光灑在他身上,夏以軍有點呆住,像是看見妻子生前在園裡照顧花朵,然後……
  迴過頭,城仲瑄朝兩人溫和笑開,「這樣好看嗎?」
  
  這樣好看嗎,以軍?……
  一瞬間,將城仲瑄與昔日妻子的身影重疊在一塊兒,夏以軍輕甩頭再抬眼,城仲瑄已經來到他身旁。
  「怎麼了嗎?」夏以軍直愣愣盯住自己,城仲瑄不解地問。
  「不……」低下頭,狂灌咖啡,是陽光、啊……
  
  若有所思地看著兩人互動,杜司臣不禁暗笑自己太多心了。
  
  
  
  
  
  ※
  
  
  
  「以軍哥~」杜雲芊走在路上,看見前方熟悉的人影,小跑步到男人身邊。
  「是妳啊。」似乎到哪都能遇到這女孩呢。
  「站在花店前做什麼呢,買花嗎?夫人園裡不就很多了。」夏以軍一直盯著花店外擺著的花束,杜雲芊好奇地問。
  「嗯……是私下想送人。」他一向喜歡與懂花的人交往,如眼前的女孩,還有……
  
  「大小……」走近的城仲瑄才奇怪為何杜雲芊突然跑到前面,原來是遇見朋友。「夏先生。」
  「城先生。」
  「欸?你們認識啊?」左右來回看身旁的兩位男子,她本來還想引見咧。
  「我才訝異城先生認識妳。」記得城先生是司臣的秘書,又說被派到妹妹身旁幫忙,莫非……
  發覺夏以軍是知道大小姐是總經理的妹妹了,城仲瑄只好隱瞞杜雲芊了。「夏先生,這其中的緣由,因為我是杜小姐旗下藝人。」希望他能聽懂自己意思。
  「原來如此。」點頭表示理解,對於未婚妻一事,他就不去追究了。
  
  看了腕上時間,城仲瑄提醒身旁那吱喳的女孩,「杜小姐,時間差不多了。」
  「啊!」顧聊天都忘了。「那……城大哥麻煩你,我先走一步囉!」
  來去一陣風,看那充滿精力的女孩背影,夏以軍微微笑,「真有活力。」話題一轉。「我倒沒發現她就是司臣的妹妹。」
  「呃,可能要麻煩夏先生瞞住大小姐。」既然有三年時限,不如就不要讓大小姐知道,生在富貴家庭其實另方面來看,也蠻悲哀。
  「我了解。」他也不想因為一個婚姻約束讓兩人相處有所芥蒂。
  
  「那夏先生要到純真年代做客嗎?」大小姐臨走前的麻煩指得是這個吧。
  「可以嗎?」待會沒什麼事,私心也想與這男人進一步交往。
  「嗯,等等總經理也會到,你們可以聊天。」走在前面,領著男人回純真年代大樓。
  
  司臣?就算是上司部屬,這兩人似乎也太過從甚密呢……
  
  
  
  ※
  
  呆滯。
  方才兩人才快進門,位於前方的城仲瑄讓人拉扯進去,只聽見幾聲掙扎聲後趨於平靜,納悶地跟著進去就是這令人震撼的畫面──
  
  城仲瑄讓人壓在牆壁上,相貼的兩人唇黏唇相濡以沫,重點是壓人的那位好巧不巧是他好友,杜司臣。
  他突然知道當日兩人衣裝為何不整的原因了……
  
  「又開始了……我說那位大哥是不是禁慾太久啊。」姚子奇一進來見這情況,全不當一回事地走到一旁坐著,他們表演不膩,他都看膩了。
  「辛苦城仲瑄了。」與姚子奇一同出入的史蒂芬,也有感而發。
  「能有如此愛著彼此的情人,是很幸運的一件事。」依舊激吻的兩人,慕容和希笑道。
  就連衛亞也處變不驚,書籍拿高擋住視線,專心看書。
  
  一吻方畢,城仲瑄喘氣後,有點尷尬的乾脆一頭埋進杜司臣懷裡看能不能順便撞死自己,被其他人看見也就算了(都習慣了嘛),現場還有個不熟的人啊。「我說都說不要了……」
  「以軍?」揉著懷中的秀髮,杜司臣這才發現到除了純真年代的藝人,好友也在其中──怎麼這兩人會遇上還一同到純真年代?
  
  「我在路上與仲瑄巧遇,就到這來看看了。」畢竟也是見過大風大浪,夏以軍馬上回神過來解釋。
  仲瑄?還有……「巧遇?」有那麼巧的事?杜司臣低頭挑眉詢問。
  「算是吧。」不以為意,反正又不是什麼大事。「總經理……」
  「叫我的名字。」天天一句總經理,到底把他這愛人擺在哪了。
  這簡直像小孩要不到糖吃……「是是。那司臣,你今天還要到我家當食客嗎?」
  「當然。」已經把每日晚上到城家聚餐列為必定行程,杜司臣也不客氣。「上次跟你弟拼輸,這次絕對要雪恥。」從背後向前摟住城仲瑄腰際,親密地由後方推著他向前走。
  「的確,輸一個高中生,有點丟臉。」杜司臣有點遷怒地將下巴壓在他頭頂上,施點力氣往下輕撞,城仲瑄吃痛的喊了聲,他正在想晚上菜單呢。
  「更痛的……晚上再讓你體會。」杜司臣意有所指地輕笑。
  
  「好熱好熱好熱……」手搧搧,那對閃光發射太嚴重了,刺眼到讓姚子奇受不了大喊。
  史蒂芬見狀,捉住姚子奇手部,移到嘴前啄吻,「好熱?我幫你消消火吧。」那是熱上加熱!姚子奇瞪了他一眼。
  
  頭一次曉得好友的獨佔慾這麼重,以前看他交過的女朋友也沒現在這麼甜蜜。
  不過……「司臣你想太多了。」輕易就猜穿了好友特意表演的目的。
  淡笑,「這是未雨綢繆。」馬威一次下足。
  「這樣似乎我不順著你意下去,反倒是我不好意思了。」好久沒有那麼愉快的心情了,好友瞇起眼瞪視自己,夏以軍無辜擺手。
  
  「……有種風雨欲來的氣勢。」體質敏感的姚子奇,看著三人,下了評論。
  
  狀況外的城仲瑄還是在思考晚餐菜單。
  
  
  
  
  
  over talk
  新人物參上,夏以軍。
  是沒打算要寫他啦,只是看他跟杜哥交情頗不錯,那一定有見過仲瑄>3<
  糟糕的想法又產生(啦啦啦~)
  
  我沒追他看對白,跟原劇情有出入,請不要來興師問罪(囧)
  查了下往生夏夫人喜歡的紫羅蘭,那麼多種也不曉得哪種(囧)
  而且花語也多,永恆之美啦、包容、相信跟潔白無瑕的愛還有什麼的,
  所以我就取愛跟永恆了,反正顏色多一點,花語多更多(喂)
  
  2008/04/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