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
  
  
  
  
  
  
  
  
  
  
  「欸欸,你們有沒有覺得拉普拉普的兩人怪怪的?」珞漓抓住陽晴,一旁兩個男人也擠過來,開始八卦大會。
  「沒錯沒錯,今天看獅因一直躲著月瀧的。」線人一號,浣理。
  「月瀧又回復冷漠的外表。」線人二號,軍。
  「獅因已經連打好幾隻地鼠在發洩耶。」線人三號,珞漓,還繼續數著最新死亡數量。
  「別說獅因…月瀧也做了好幾盤急凍鳳梨切盤呢…」線人四號,陽晴,心裡暗自可惜那些被他人瓜分掉的鳳梨切盤。
  看了彼此一眼,有志一同地出聲,「果然是吵架了吧。」
  
  男人鬧起彆扭不輸給女人呢,真希望這場風暴能快過去──線人們的心聲。
  
  
  
  敲著地鼠,洩忿似的愈敲愈大力,無視地鼠說什麼你幸運真高。
  可惡!可惡!可惡!看我敲死你們!
  獅因蹲在地上用槍托敲著地鼠的頭,挺像時下的打地鼠機器,打得越多,掉得越多。
  
  轟飛鳳梨,等不及冰箭恢復時間,馬上丟出一個暴風橫掃千軍。
  哼…一群礙我眼的綠色阿呆鳳梨頭…
  月瀧隨手又丟出個暴風,一堆鳳梨空罐、鳳梨面具跟著暴風停止安靜地躺在地面上。
  
  佔據兩邊的人不約而同看向彼此,獅因鼓起雙頰,對月瀧做了個鬼臉又轉回身繼續敲地鼠。
  月瀧握緊手中魔仗,方圓一百里一內寒度再下降十個百分點。
  
  「……喂,你有沒有覺得冷了點啊?」發現木劍竟然結起冰霜,練功者甲疑惑問。
  「呃…」搔搔臉,練功者乙看著散發冷氣猛發冰箭的月瀧,還接收到他的一記冷眼,額角流下冷汗。
  視線交接處突然蹦出三人,外加道歉聲,「哎呀~對不起唷~哈哈哈……」其中兩人各抓住月瀧一手,另一人推著他,敢緊離開。
  
  「拜託你啊…月瀧,你這樣會嚇死一群人啦…」好不容易推到一旁,浣理拍拍月瀧肩膀。
  冷哼一聲,放下魔仗坐下休息。
  「你們兩個怎麼了啊?」軍蹲下身子與月瀧平視,撐著頭問。
  不是好事愛玩的浣理,也不是愛作亂的兩個腐女,月瀧才鬆口與軍解釋為何今天如此反常的原因。「吵架了…」
  在後頭偷聽的三人環胸點點頭,與他們猜想的一樣。
  軍拍拍月瀧的頭,像對待小弟弟般,「能告訴我們原因嗎?」
  臉色越發怪異,月瀧對軍勾勾手指,要他耳朵靠過來。「其實是……」
  
  是什麼是什麼啊?後頭三人皆把耳朵伸長,想聽聽到底是什麼原因。
  
  「欸欸!?就為了這個?」軍驚訝的大叫,沒料到是這種小事。
  「小事也是可能會變成大事的。」
  「你們那麼恩愛,這種小事說一說就好了嘛!」害他們在那擔心那麼久…雖然有一半是存著看熱鬧的心。
  「……也對。」月瀧也受夠氣了,可不想回到家又是看到那個鼓頰不理他的小太陽。「謝謝你,軍。」真誠的笑容。
  「不會啦…哈哈。」接受到美人的笑容與謝意,軍害羞的抓抓那頭火紅的頭髮,臉也如同那髮般,紅得能滴出血。
  
  等月瀧離去後,其餘三人馬上圍到軍身旁。
  「軍軍,剛才瀧瀧到底是對你說什麼啊?」陽晴的甜美笑容,對付敵人…呃,普通是殺價用,威力強大。
  「我也想知道。」珞漓扶扶眼鏡,大有不說出來,處極刑之氣勢。
  「嗯嗯,有好事情要與好朋友分享。」身為教師本質的浣理,馬上拿出愛的教鞭。
  你們這陣仗應該叫威脅吧,軍無力的垂下雙肩。「好啦好啦…其實我覺得真的是小事,也不知道為什麼能搞成吵架。」
  
  軍看著不遠處獅因賭氣不理月瀧,月瀧道歉的場景。「因為獅因晚上睡覺喜歡穿短褲。」
  「啊?」陽晴發出疑問單音節。
  「獅因又喜歡踢被子,月瀧說在冷氣房容易感冒,要獅因穿長褲睡覺。」
  「唔嗯…那樣的確不會感冒。」珞漓理解的點頭。
  「可是獅因又覺得很熱,堅持不要。」
  「……真是無聊的吵架原因。」浣理攤攤手,翻白眼也認同軍認為的小事。
  「月瀧又沒說清楚,所以吵架了。」現在就看他們合好了。
  四人眼一同往那兒望。
  
  
  
  「獅因…」從後頭抱住小獅子。
  「哼…有事嗎?月瀧。」從一開始,小獅子就聽見後方傳來的腳步聲,氣也氣夠了,也就任月瀧抱著。
  連稱呼都變了啊。「別氣了好嗎?」
  可惡…瀧一用這種語調說話,他就沒輒。「……為什麼我要穿長褲睡覺啊?」那樣很熱耶,瀧又不是不知道。
  「你晚上會踢被子,我怕你感冒。」只是他沒說清楚,搞得兩人氣氛烏煙瘴氣的。
  憤憤地嚷嚷,「那你就說清楚嘛!昨晚要你說你又不說…」總覺得他很委屈耶。
  好生安慰著,「對不起…」不過那是官方原因。「咳咳…其實……」一向冷靜自持的月瀧,這次雙頰微暈,難為情的轉向一旁,把眼睛定在一棵椰子樹上。
  「什麼?」仰頭看著,手清扯月瀧落在胸前的長髮。
  「…你穿短褲很誘人…尤其是剛洗完澡…我怕我……」覺得很丟臉…自制力這麼差。
  眨眨眼,獅因開始回想,的確每次他洗完澡,瀧不是乾脆低頭看書,就是躺在床上準備睡覺。「你的意思是…你怕會…忍不住?」
  輕嘆口氣,「我覺得很丟臉…」血氣方剛的年齡,一見活生生的美食當前,哪能忍得住。
  獅因不自覺的喃喃,「我還以為我沒魅力了呢…」
  「嘎?」月瀧難得發出奇怪的單音,低下頭確定自己有沒聽錯。
  「因為最近你都沒…那個了…我還以為你討厭我了…」金色小腦袋害羞的鑽進月瀧懷裡,他還是沒辦法大剌剌地說出那種事。
  「胡說什麼,我的小獅子那麼可愛…誰看了都會動心。」要是真解禁了,苦得恐怕是獅因吧…月瀧揉著那頭金髮暗想。
  嘟著嘴輕輕在月瀧下巴一點。「嘿嘿…合好。」偷瞄一眼,不期然撞進月瀧滿載笑意的雙目,低下頭繼續在月瀧胸口蹭啊蹭。
  
  「瀧有事就別悶在心裡啦…每次都要猜你在想什麼…我那麼不值得你信任嗎?」他又沒超能力,能夠讀心。
  「好好…以後我有事會跟你講…」完全是敷衍語氣。
  頭輕輕撞了撞月瀧胸膛,表達自己的不悅。「敷衍我…」
  小獅子越來越難拐了。「我答應你。」
  像隻趁著店老闆不注意,叼隻大魚跑走的小貓般竊笑。「這才對嘛。」獅因越來越懂得如何用自身的影響力。
  
  嘿嘿,拜教科書之福ˇ
  
  
  
  
  
  《End》
  
  後記:
  好久沒敲卡巴了,來一篇(滾)
  
  對了,教科書別問我,請至租書館走到BL18禁區自行取閱(被巴)
  覺得有走向龍獅龍之疑(囧)
  龍獅愛神請光臨我家啊(朝麥加聖地跪拜)
  
  最近玩新絕代…小魚兒很可愛ˇ(何)
  
  是說…小羊生日,我的賀文沒下落(遠目)
  就這樣(毆飛)
  
  2006年7月4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