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s、2-1
  
  
  
  
  
  
  
  
  
  
  ──他們都有什麼改變了──
  
  
  
  side 史姚
  
  「我說……」端杯紅茶用力放上桌面,姚子奇忍不住想給那人一拳。「你怎麼在我家啊!」害他以為遭小偷咧。
  大概,就只有史蒂芬這人闖空門闖得理直氣壯,還若無其事地坐在矮桌旁翻著雜誌看。
  喝了口紅茶後,才露出笑顏,「我只是跟管理員說我跟你有一點點關係,她就親手奉上鑰匙了。」嘻嘻笑,在公寓逃脫當天的情況那位小姐也有看到。
  「你胡說些什麼了?」難怪!他一進來就發現那個小姐一直用曖昧的眼神盯著自己看,害他一直發毛。「原來罪魁禍首是你!」頭痛地揉揉黑髮,「我的一世英名啊……」
  
  姚子奇的外表與在店裡完全不同,可以說是天差地別,史蒂芬忍不住好奇地問,「你的眼睛很漂亮,為什麼要戴眼鏡,而且頭髮顏色也洗掉了?」伸手摘下姚子奇臉上的粗黑框眼鏡,撥開他的瀏海。
  「要你管!」拍掉那礙事的手,姚子奇起身來到窗邊拉開窗簾。「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家?」不會是任飛翔出賣他吧?
  「當天離開,看我的人是你呀。」也跟著來到窗邊,從這個角度距離看下去,剛好是可以望見門口。
  「哼。」反正在店裡就被認出來了,姚子奇就不想多浪費口舌。「對了……那個、那天…抱歉,我不知道你是那種人。」
  反倒是史蒂芬忘了自己的脫身術,納悶反問,「哪種人?先說,我是貨真價實的男人,需要我脫下衣服來讓你看嗎?」常常有人誤認他是女人,他的身形橫看豎看都跟女人扯不上吧。
  「同志啦!」就算史蒂芬是人妖也跟他沒關係!
  啊了聲,「那個啊,是我騙那些女人的。」史蒂芬笑得眼都瞇起來了。
  搞了半天原來是騙人的!?「啥不騙你騙這個幹麻!」他白道歉了,姚子奇怒意微升的瞪著對面男人。
  「因為最好用啊。」攤手。「而且,你也知道了,丹尼斯是我哥哥。」雖然他是不會介意亂倫,呵呵……
  史蒂芬臉上的笑容讓姚子奇心裡閃過一絲詭異,決定不問下去。「既然這樣,你到底來這幹麻?不是住戶也不是來找人。」還一連出現一個星期。
  食指壓住紅唇,史蒂芬輕眨單眼,「工、作、囉!」他可是靠這個吃飯的呢。
  「喂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高三,工作個什麼勁,去唸書啦!」當初聽到他比自己小三歲,真是活見鬼了。
  「我是穩定當你學弟的呢。」他可是品學兼優的乖寶寶唷。「不是我自誇,是我選大學,不是大學選我。」而且他學分早修完了,現在去學校露個臉就走人了。
  「呿,有什麼了不起,我也是在系上排名前十名的!」不是頂尖,但也是上上人物。
  「……難道你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要穿成這樣?」轉個彎,輕易就可以猜到原因。
  姚子奇突然收聲,轉頭望向窗外,不發一語。
  看來是猜對了,史蒂芬伸手扳回他的臉孔,「做自己,不好嗎?」出門還得偽裝自己,多累人。「我知道你其實很喜歡店裡自己本來的模樣。」
  「別裝得你好像很了解我!」憤怒地推開史蒂芬。「你以為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可以像你一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嗎?太天真了你!」
  看那氣到打顫的身子,史蒂芬張手摟住,「我不是天之驕子,走得路跟平常人沒什麼兩樣,現在的生活也是我自己爭取來的。」想當初他直接跟父母攤牌說要去酒吧工作,馬上就被轟出來了,哈哈。「或許看見你就像看見以前的我吧。」乖乖聽父母的話,認真的讀書讀書讀書,直到後來才真正找到自己想要的。
  「你──」猛然抬頭,漂亮的臉孔釋放出溫和的笑意,姚子奇心裡是有點被打動,但一想到媽媽期待的神情,又垂下頭。「我不想讓我媽失望。」就算他再離經叛道,但生下他的媽媽,是他們家的支柱,不想讓她傷心。
  「噗,你真像隻離不開母貓的小貓。」史蒂芬忍不住笑出來。
  「什麼東西啊!」老虎不發威你真的當我是病貓!姚子奇氣炸的將他推倒在床上,使勁搔他的癢。
  「哈、哈哈…停下、哈哈哈……」一直閃躲,史蒂芬兩手一攫,抓住那兩隻作怪的手,將姚子奇拉向自己,環住他。
  「喂你幹麻啦!」不太習慣跟人貼這麼近,姚子奇想撐起身子,但沒想到卻是讓他緊梏在懷裡。「我可以借你肩膀靠靠。」史蒂芬說完還拍拍姚子奇背部。
  COW真的被當小孩了!「史蒂芬小弟弟,請問你是忘了我比你大嗎?」
  聳聳肩,「無妨無妨,我不介意你比我大。」語後哼哼微笑。
  抽了抽嘴角,「我比你大又怎樣,喂我警告你……你就算真的有那個興趣的話別來找我!」光看身材他姚子奇一定是被捅的那個……不對,重點是他沒這個性向!
  「我有什麼……」話止住在姚子奇懷疑的眼神裡,史蒂芬呼呼一笑想通姚子奇誤會什麼了。「哎呀,你不說我還沒發現你蠻不錯的。」溫柔的史蒂芬是人前,人後的史蒂芬在酒吧裡頭被叫小惡魔。
  若史蒂芬說完別在加個含有異味的笑容,姚子奇就不會覺得背後毛都豎了起來……看起來像是真的,可是他剛不是說騙人的……唔!「你……還是快滾離我家好了!」以免等會他的寶貴貞操被奪走!
  本來只是小小作弄一下,姚子奇反應那麼大更讓史蒂芬覺得好玩。「不行吶,我突然發現我對你的興趣很大呢。」翻個身便把姚子奇壓在身下。
  「哇啊啊啊啊──你你你你、你遠離我!」他不要被一個男人捅屁眼啦!
  「呵呵呵……」好好玩,史蒂芬看著身下人掙扎的模樣,冷不妨冒出句話,「心情有好點了嗎?」
  動作瞬時停下,姚子奇呆呆直視著眼前不超過三公尺的漂亮面孔,「你──」話到喉頭又吞了回去,垂下眼瞼。「還不錯啦……」
  「雖然今天不是你們工作日,不過要不要到酒吧?」起身坐在床緣,史蒂芬笑問。
  「呃…嗯……」有種迴異的感覺在心頭蕩漾,姚子奇撇開頭努力不在意。
  「那走吧──怎了?」對姚子奇突然抓住自己感到奇怪。
  「你……真的沒那種性向?」以為姚子奇仍是擔心自己會將魔爪伸到他手上,史蒂芬噗哧一聲搖搖頭。
  「喔……那就好…那就好……」搔搔頭髮,很難解釋現在的心情,姚子奇突然發現,有那麼一點點希望史蒂芬答有。
  
  房間主人不在意地在他眼前換衣服,史蒂芬抿抿唇微笑,他不敢說他沒有,只是要看人罷了,若是姚子奇……
  他很樂意。
  
  
  
  
  
  side 司瑄
  
  無聊的轉著鋼筆,眼睛一直停在桌上擺著的各個相框──或許以為杜司臣的辦公桌一定是成堆成堆厚重的公文,也可能好幾隻手機放在上頭聯絡事情,但事實的真相說出去絕對不相信,桌上很乾淨,除了幾張零散的紙張外,就只單單用相框擺飾。
  只要在繁忙的時候看看桌上,就算是心情不好也能馬上轉換……杜司臣拿起其中一個相框,看著裡頭仍是男孩的他們。
  
  同一時間。
  
  翻著相簿,城仲瑄細細回味以前他們的時光,雖人總是要向前走,但偶爾停下來去回憶過往,更會覺得與他的相處更難能可貴。
  照片的數量也記載著他們的成長,十四歲張揚的杜司臣,十八歲顯得穩重的杜司臣,現在則是溫和有禮,總是持著自信的笑容面對任何事,他自國外唸書回來就完全不一樣了,到底是什麼讓他改變了呢……
  城仲瑄看著相片裡捧著書入睡的自己,是張偷偷拍下的照片,嘆息。
  
  
  ※
  
  
  「進來吧,希望你別嫌我家小。」十四歲的城仲瑄領著身後長自己幾公分的杜司臣走進家門。
  「少爺歡迎回來!」才剛旋開門把,迎接的是女僕開心的笑容。「是朋友嗎?」好奇地看著杜司臣。「他是杜司臣。」城仲瑄簡單介紹。
  「啊,是那個搶了少爺初吻的男生吧?」不怕死的問著,無顧城仲瑄臉上滑落的黑線。
  「……是誰告訴妳的?」一定是城仲瑆!
  「嘿嘿……」無辜的傻笑。「那我等等幫少爺送飲料過去吧。」說完便踩著小步伐進廚房。
  無奈的嘆口氣,「真是的……」難道他初吻給了個同性的事已經全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嗎……
  身後杜司臣靜靜地不發一語,連進了城仲瑄房裡後也是坐在床上,不講半句話。
  換下制服,套上輕鬆的衣服,城仲瑄這才發現到杜司臣的異況,「怎了嗎?」
  「你家很熱鬧。」經過客廳也是看到一群僕人做完事了窩在那兒聊天,一見兩人馬上打招呼不忘調侃城少爺的初吻紀念史;跟他家是完全不同的狀況,一打開門是無聲的回應,僕人靜靜的做著自己的事,就怕惹事生非。
  「咦?」這就是平常囂張的杜司臣突然安靜的原因?城仲瑄回想平時到杜家的情況,有時還會懷疑杜家是不是鬼屋,不然怎麼大家都不出聲……不過屋裡一堆黑西裝的大漢,的確是光想就蠻可怕的。
  越跟杜司臣相處,就越發現杜司臣骨子裡其實冷淡的很,平常的多話及張揚也不過是個假象,尤其在與他單獨相處,這種情況更明顯,今天更加嚴重。「呃……其實還好啦。」
  肩靠肩,兩人氣氛沉寂,城仲瑄心想一定要找個話題,不然房裡的氧氣銳減太可怕了。「那個……你要考哪間學校,高中?高職?」這問題最貼合杜司臣此刻的考生年齡了。
  「反正我爸會幫我安排好。」畢業後掌權,結婚後生子,退隱後哄孫──他的人生。
  糟了,城仲瑄就像玩踩地雷去踩到般的在電腦前尖叫,「沒有想做的事嗎?」話題都打開了,也只能厚著頭皮問下去了。
  「想做什麼嗎……」杜司臣向後躺,手臂枕著頭望著天花板。
  「雖然我無權過問,不過我覺得你真的有想做的事,不如放手去做,等你有成,杜家看待的眼光自然也不一樣了。」依杜司臣的能力,城仲瑄相信他一定可以。
  「再說吧。」前提是他得先拼過他老爸才行。「不過……」本來正經的氣氛經過杜司臣這語氣馬上變得輕佻。「你怎麼會無權過問呢,我親愛的老婆。」之前老爸回來一看他抱了個人在懷裡,還以為是未來的杜家主母,讓他笑了一整個晚上。
  「我警告過你別開我玩笑……」那次是失誤!坐在沙發上起身要到廚房,不小心勾到桌角跌入杜司臣懷裡,好死不死大門打開,杜家老大及長輩們外加身後的跟班一同出現,傻愣愣看著沙發上相擁的兩人,杜家老大回過神來就冒出句──兒子你老婆啊?
  那是他人生頭一次那麼想罵髒話。
  「不叫聲老公來聽聽?」挑高眉戲謔地瞧了他一眼,城仲瑄無力地搥了杜司臣肩膀一記。「真是夠了你……」
  杜司臣笑著將人壓在床上,兩人開始打鬧起來,跟城仲瑄相處的時間是他最輕鬆的,不會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對城仲瑄來說他就只是杜司臣,一個搶了他初吻的臭男生。
  「跟你說了別摸我耳朵……會癢!」弱點被掌握住,城仲瑄咯咯笑著扭動身子閃躲,杜司臣突然怔住,看著城仲瑄笑顏。「別摸……司臣?」不解的眨眨眼,城仲瑄看了突然頓住的好友。
  在他與城仲瑄同樣的年紀,他就嚐過女人的滋味,當然也知道女人身子的曼妙,尤其是豐滿的胸脯,一手掌握不住光想就令人想埋進去……那請問現在他對城仲瑄,明明是平板無趣的男人身軀但他下腹的騷動是怎麼回事?
  「少爺我替你端飲料跟點心來……啊、抱歉打擾了。」端著托盤推開門入內,床上是令人臉紅心跳的景象,女僕放下後掩著嘴偷笑離去──準備去放消息了。
  「怎麼笑得很詭異……啊!」杜司臣現在是把他壓在床上!「你還不快起來!」看來晚上又是最新版的……少爺被壓倒記。
  「……仲瑄。」頭顱埋在城仲瑄頸窩間不肯起來,杜司臣特有的低沉嗓音,說話呼出的氣體搔著城仲瑄。「嗯?」
  「你……覺得我可以嗎?」他不是沒想過脫離目前的家庭環境,但總是欠缺了什麼。
  沒說清楚什麼,但城仲瑄就是知道他在問那樁。「當然可以,我相信你!杜司臣何時變怕事了?」偏頭想了會。「若不行的話,你在入贅到我家好了!」誤會都被誤會了,城仲瑄有心情反過來開玩笑。
  抬起頭來看向城仲瑄那笑開的容顏,「親愛的老婆?」
  還真的有心情玩呢,「親愛的老公?」要玩他作陪。
  
  眼睛注視著那小小年紀卻顯得老成的男孩,斯文的臉蛋上滿是相信他的笑意,杜司臣也跟著笑了……
  放手一搏吧。
  
  
  
  
  
  free talk 2008/06/26
  填坑。
  
  雖然我沒回留言不過我有看,有讀者反應我一篇很長,所以這次我分了2-1喔(得意樣)
  因為我一分下去絕對會不想寫,不如一次寫完貼成一篇O3O
  一篇5千到7千字的篇幅應該還好吧O_O...我這篇大概4千多而已,完整的話應該是8千多吧,征服那篇是爆走了(啥),我換筆電再把他分成兩篇好了。
  我對於中長篇跟短篇的界線很模糊,對我來說不超過一萬字的絕對不過短篇界,而劇情不用跳躍的也被我算在短篇裡(除非爆到2、3萬),比如以前的愛情要叛逆,雖然一篇不多,不過因為轉點問題所以分篇,但征服其實是一路跑(H)到底所以一篇幹掉XD
  讀者大人對不起,我會注意的OTZ
  
  然後下一次是丹任跟希亞...其實我真的很想一路寫下去不過就此中斷吧XD
  (其實是因為這兩對字數似乎...偏多了囧,再下去又會一發不可收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