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之後
  
  
  
  
  
  
  
  
  
  
  沐浴在陽光下,尾巴搖晃著,顯示出主人心情很好。
  
  「吉坦──」
  
  越來越近的喊叫聲也破壞不了他的心情。
  終於,追趕上他了。
  手掌稍稍擋住刺眼的陽光,男人不禁露出獨自一人時常有的苦笑。
  
  「臭吉坦!知道我在叫你也不回應我!」
  嘟著一張嘴,插著腰的小女孩……不,已經不能稱為女孩了,是個俏麗的小女人。
  
  從那之後又過了多久?他沒細算。
  跟以前的他比起來,現在也沒什麼改變,只是腦後的金黃髮絲長了,那張年輕氣盛、狂妄的面容也沒變多少,只是更添加了以前所沒有的成熟。
  「唷~艾可!妳變漂亮囉!」
  他仍愛耍嘴皮子。
  
  「哼!」無可否認這稱讚令她心底開心了一下。
  聽見吉坦回來,她馬上拋下事務從城町趕回城裡,這次死拖活賴都要把吉坦留住。
  
  「今年幾歲啦,小美人。」
  「十四了!」艾可朝吉坦吐了吐舌頭。
  「老頭已經急著要幫我找白馬王子了,吶吶我說吉坦,你就留在這裡當我老公嘛!」
  「欸──這樣會有廣大的女性們在哭泣的,哈哈!」
  艾可聽了只是翻翻白眼,噢這被母后禁止的不雅動作。
  
  他仍是離開了妲卡。
  從知道了自己身世,他心底總是存著疙瘩,雖然蓋亞最後無事並和平至今。
  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嚴格來說連這個星球也不是,只是一個被創造出來,跟黑魔導士無異的「人」,唯一慶幸的是他有思想有感情。
  
  得知了事實,他覺得一切都是他的錯,在同伴的規勸下才走出了悲哀;處於和平的現在,這想法又慢慢浮上心頭,尤其當自己身在亞歷山大城注視著夜空,他就會想到曾經融合失敗而生的兩個月亮,泰拉消失後就只掛著青藍色的月亮。
  
  在亞歷山大的期間,慢慢覺得一切的一切與他無關,已經無法回歸最當初的自己,就算亞歷山大是大家相遇的起點,他心中卻覺得可怕,是不是當蓋亞一切又回歸於虛無,而他仍是一個人。
  
  離開吧!他對自己這樣說著。
  
  跟希德買了艘飛空艇,在早已不使用「霧之力」的現今,在林德布魯姆的帶領下進入另個飛空艇巔峰時代。他將飛空艇命名為「泰拉」,跟妲卡道別,在世界裡四處遊蕩。
  
  到布魯梅希亞,它又回覆了以往的美麗風景,而曾經分成兩派的龍騎士之國也在芙萊雅跟她戀人努力之下又合好如初,聽說兩人也拜別國王四處旅行,他由衷地替好友高興,就算失去了記憶,但總比什麼都沒有的好,不是嗎。
  
  也造訪了魔導士之村,僅存的族人一切安好,甚至也有了表情,越來越貼近人類了。而在小比比們的努力下,曾經被拿來作惡的魔導士也得以生存下去……說真的,到現在他還是分不清每個小比比們有什麼不同耶。
  
  說起來,上次遇到薩拉曼達那傢伙是在艾斯特……那傢伙去那是要做什麼啊?不會是要去尋寶吧。
  
  而庫依納這隻貪吃鬼,聽說某晚追著青蛙後就消失了,可能又在某地尋求美食,希望哪天他不要真的去打陸行鳥的主意。
  
  史坦納大叔真看不出來,跟將軍大姐結婚後竟然變得會開玩笑,果然愛情是會改變一個人吶。
  
  而妲卡……她是最棒的布菈妮女王,在她與大家的努力下,亞歷山大也回覆強盛,並致力於開發每塊大陸──我想幫助曾經幫助過我的每個人,這是我能做到的事──那個脆弱的女孩也變堅強了呢。
  
  「吉坦!我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在聽呀?」
  
  眼前這未來的林德布魯姆女王,希望別像以前妲卡那樣任性……
  「有啦有啦。」
  腰際一使力撐跳起來,拍拍屁股,吉坦對著艾可咧開笑容,不顧這裡是城堡最頂端,腳下一蹬便跳下去。
  
  「啊啊啊──」
  口中發尖叫聲,艾可匆忙地靠近一看,才發現吉坦早已完好無缺坐在「泰拉」甲板上,朝著自己揮揮手,後又駛著飛空艇離開了。
  「氣死人了!」
  艾可嘟嚷著邊跺腳,乾脆自己也弄艘飛空艇追過去好了。
  嗯,就這麼辦!
  這麼想著,藍髮的小女人嘻嘻笑了起來。
  
  
  
  
  
  那之後,他無數次進伊法樹尋找,但除了無數的巨大木根外,別說人了,半隻魔物都沒有。
  自己算欠他兩份人情了。
  最終一刻將大家送出,又在最後關頭救了自己。
  領略了生存的意義嗎……這樣的話,為何不在蓋亞留下,體驗生活呢。
  哥哥……
  
  
  
  「吉吉、吉吉!」
  一隻莫古利揮著短短的小手,拍著小翅膀飛到甲板上。
  
  「唔呃、痛!」
  聽見莫古利的聲音後抬起身子的傑可,快樂地在甲板上奔跑著,口中咕咕呱呱叫著,而躺在牠身上,此刻陸行鳥跑掉後腦勺輕吻甲板的吉坦,揉著發疼的地方。
  「怎麼了?」
  
  急急地在空中打圓圈,小手一刻也不停擺地揮著。
  「奇怪的東西、奇怪的東西!」
  
  趕到鑑橋透過玻璃一看,發現不遠的伊法樹竟生異變發出詭異的白光,吉坦不禁憂心的想著,難道又是什麼魔物在做怪了嗎。
  「莫莫,你在這待著,我沒回來就通知他們!」
  吉坦口中的他們,自然是指亞歷山大跟林德布魯姆了。
  
  騎著傑可降落,才靠近伊法樹地面便一陣震動,跳下傑可拍拍牠,囑咐牠一有危險要馬上回“泰拉”,傑可低頭嗚咽一聲蹭蹭吉坦。
  
  「真奇怪……」
  四處調查,並無發現任何詭異之處,而剛剛的白光也消失了。
  納悶地揉揉頭髮,至少沒事,鬆了一口氣的吉坦便坐在樹根上休息,早在那之後,異變的伊法樹只剩外圍能攀爬,最裡端也早爬滿樹根了吧。
  敏銳地感覺到有他人接近,吉坦擺出戰鬥姿勢,屁股後的尾巴也高高豎起。
  「是誰!?」
  無人回應他,只是曾經可以出入,現在只長滿樹根的洞穴一陣憾動,後被爆開;煙霧瀰漫,吉坦瞇著眼咳了幾聲,卻見白裊的濃煙中緩緩出現了個步伐蹣跚的人影,在白煙漸漸散去後,吉坦蘊藍的雙瞳瞪大,心中充滿不可置信。
  
  那是…──
  
  
  
  
  
  「還好吧?身體有沒有怎樣!?」
  將杯子移到那仍顯昏沈的男人嘴旁,吉坦心中是驚喜大於緊張。
  
  「噢……閉嘴…別用你嗓門在我耳邊亂叫……」
  氣息仍是有些微弱,好不容易才嚥下的水卻又馬上咳出來。
  
  「我來!」
  吉坦說完便一口喝光水,口對口渡進男人口中。
  
  瞪大眼一把推開了吉坦,庫加氣的身子直打顫。
  「你……你在幹什麼!」
  
  吉坦一臉茫然,不解庫加為何要那麼生氣。
  「餵你水啊,不然你又喝不進去!」
  
  「不用!我自己、咳、咳咳咳……」
  剛醒沒多久的庫加本就沒多少體力,話還沒說完又癱坐在床上。
  
  「別勉強嘛!」
  吉坦繼續用著自己的方式餵庫加,銀髮男人似乎也無力阻止,任由吉坦了。
  
  「真是的…剛醒來就那麼大聲,很浪費體力呢。」
  說完便打濕毛巾替庫加擦去滿身沙塵,庫加一定很討厭這些黏人的沙粒停留在他身上,吉坦毫無理由的認為。
  
  「擦就擦……別手毛腳……就算你在摸、咳、我也不會變女人……」
  毫無威脅力地瞪了吉坦一眼,對於除了毛巾外的肌膚接觸感到厭惡。
  
  聳聳肩,他可沒膽懷疑庫加的性別,到時一個魔法就轟到他頭上了,只是……手下身子太瘦弱了,擦著擦著吉坦不由得心生憐惜,張臂摟住他。
  「馬上就到瑪達因了,你在忍忍。」
  飛空艇上不好休養,但鑑於庫加的身份,無人村落當然首推瑪達因了。
  
  「等我回覆後……一定要用隕石砸你…哼……」
  無力地任由吉坦抱住自己,烙下狠話後庫加才閉上眼。
  
  「等你好後要怎樣都可以,現在先好好睡一覺吧。」
  輕輕拍著庫加背部,聽見平穩的呼吸聲,吉坦才小心翼翼地將人安置在床上,並蓋好棉被。
  妖異的美豔依然沒變,現在氣燄雖小,但等他一回覆……比妲卡更任性的女王就出現了。
  
  「庫加……哥哥……」
  吉坦覺得心頭缺失的那一塊又回來了。
  
  
  
  
  
  over talk 2009/05/14
  我真的寫了(囧)
  最近重返FF9世界,當然一往如昔對Kuja女王充滿了愛XD
  可愛又迷人的...三角褲!!!(啥)
  
  FF9是小眾道,廣為人知的還是FF7,反正都萌就是了030
  在寫這篇文時讓我猶豫很久,因為中譯實在好...尤其是Kuja女王,其他我管他(喂)
  除了名字,還有世界背景,本來就小眾了會有人知道嗎囧|||
  有興趣能搜尋資料,不過最好是自己玩過啦A_A
  
  我對兄弟倆有尾巴這點感到無限的...XD
  這個可以純潔也可以邪惡的物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