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衷
  
  
  
  
  
  
  
  
  
  
  「生日快樂!」隨後是拉炮聲砰砰響起。
  家人圍在桌旁替自己慶生理當是快樂的事,左秋宓卻滿臉悶悶不樂。
  另外五人納悶地望著彼此,由左大哥先出馬。
  「咳咳,小宓,我們幫你慶祝不好嗎?」說罷還揉揉小弟的頭髮。
  左秋宓搖搖頭。
  「呃……那是禮物不滿意?」左二哥看著家人分別送的五個禮物箱,外加小弟死黨送的,很夠吧?
  左秋宓再搖搖頭。
  「還是三哥做的蛋糕你不喜歡?」左三哥還特地挑了小弟最愛的芒果呢。
  左秋宓還是搖搖頭。
  左媽媽忍不住發威,「小宓,你到底怎了嘛?」
  
  生日想邀公瑾參加,卻被他回絕了,左秋宓為此一直悶到今天……噢還從四年前拒絕到今年咧。
  悶啊……左秋宓重重嘆口氣,不顧家人眼光,拿起手機察看,至少有封生日快樂簡訊陪伴自己。
  
  從那之後,四年了。
  其中周公瑾去當兵比較少見面,現在在國中任教的周公瑾正攻讀博士學位,自然會很忙……就不能抽一天來幫他慶生嗎。
  公瑾與自己感情好,但只限於兄弟般,不過就算是兄弟也能慶祝生日吧?沒道理參加一下會死啊。
  可能認為彼此都有像家人攤牌,公瑾總是迴避掉會與彼此家人見面的場合,之前也只到過公瑾與伯符大哥一同租賃的屋子……最可惡的是伯符大哥的婚禮他竟然沒參加到!簡直氣炸他了!
  啊咧……左秋宓低頭看著震動的手機。
  
  見左秋宓從悶悶不樂轉到滿臉怨氣又突然緊盯著手機,家人們頭上又是一堆問號滿天飛。
  怎麼今天生日搞得像是忌日一樣……
  「小宓你……」左爸爸出馬,話還未完便被門鈴聲打斷。
  「這時候會是誰啊?」左大哥疑惑地要去打開大門,就見左秋宓突然起身,迅速地朝大門奔去。
  「怎、怎麼啦?」左媽媽怎見剛剛兒子頭上像冒出狗耳狗尾巴搖啊搖,出門去迎接主人回家似的。
  
  
  
  「公、公瑾!」打開大門如所料的是周公瑾,左秋宓雀躍地喊著,接到公瑾簡訊說快到他家,他還以為是惡作劇簡訊時門鈴就響了。
  
  來人掛著微笑,揉揉那興奮的大男孩頭頂。「送禮物來的。」
  經過四年的洗禮,周公瑾愈加成熟,反觀左秋宓……或許還是學生的身份,總帶股稚氣,尤其配上那張娃娃臉,感覺仍像是剛進大學的新生;此刻雙頰興奮地微泛紅,像草莓大福一樣。
  唯一沒變──或許該說愈加深沉的,是左秋宓對他的愛意,以為他沒發現地用溢滿愛戀的眼瞳偷偷望著他,次數頻繁到他想當不知道都很難。
  人生能有幾個四年,他幸運的經過第一個四年就想通,周公瑾雖不願但仍感謝好友點醒自己。
  
  「欸?你帶了什麼來?」左秋宓好奇地東張西望,公瑾手上都沒禮物啊,別說是他停放在那裡的機車喔。
  瞧見左家家人好奇地圍到玄關處看著他與秋宓,周公瑾微微一笑,俯下頭──
  
  
  
  
  
  「公瑾你在幹麻?」新家就離公瑾家不遠,孫伯符常來串門子。
  早習慣了的周公瑾,哪天蹦出個孫家小娃兒他也不在意。「沒事。」拿了手帕拂去相框上的灰塵。
  翻翻白眼,孫伯符早幾年前就知道好友其實對秋宓那孩子懷有情愫,卻不知在ㄍㄧㄥ個什麼勁,看看人家一心一意愛著他,而這幸福到爆的男人還在惦記著夢中的黑面人。
  「今天不是秋宓生日,不去?」他都結婚了,公瑾連半個影都沒,周爸爸常常抓著自己問公瑾有沒親近的男生,洩兄弟的密這種事他又不會做,只能一再裝傻。
  「我明天在把禮物給他。」
  「噢拜託你去就是最好的禮物啦!」
  只見周公瑾搖搖頭不發一語。
  「你到底在堅持什麼?我真不懂,夢裡歸夢裡,現實比較重要啊,要是哪天秋宓琵琶別抱了你別才在那裡後悔!」
  聽了他的話,周公瑾一愣,他從沒想過這個問題,秋宓愛上別人……
  「固執是好事,不過也要用對地方用對人。嘿嘿……我就不信你夢裡沒秋宓這可口的草莓大福。」
  孫伯符說完就看一個拳頭朝自己揮來,好險及時閃過,不過瞧周公瑾臉上的薄紅,他敢篤定自己說中了。
  「草莓大福你是怎麼入口的呢──」喔天啊自己還是趕快跑最好還要一個月不上周公瑾家門!
  看好友臉上蘊釀的怒笑,孫伯符腳底一抹油,溜了。
  「對了我剛順手拿你放在桌上的手機傳簡訊給秋宓啦,拜拜!」闔上大門之際不忘留言。
  周公瑾拿起手機一看,果然有則剛發出的簡訊,差點失手腰斬手機。
  
  草莓大福你是怎麼入口的呢──
  
  想起什麼似地,周公瑾摀住眼制止自己腦裡的畫面,不過起不了多大作用。
  他承認近兩年夢裡,那黑面人成了秋宓,不管是平常或是床上,害他每次見了左秋宓除了尷尬還得壓下自己心中那股慾念。
  
  要是哪天秋宓琵琶別抱了你別才在那裡後悔!
  
  不行!周公瑾憤恨地拳頭搥了沙發一下,想到左秋宓抱住某個男人的畫面,他就忍不住想殺了那某個男人!
  自己的心早已飛向左秋宓卻還堅持個什麼,黑面人……就當未結果的初戀吧。
  心頭頓時豁然開朗,周公瑾拿著鑰匙趕緊出門──
  該死的孫伯符你傳什麼快到家了,這裡離秋宓家騎機車也要二十分鐘啊!
  
  
  
  
  
  左秋宓眨眨眼,嘴唇上的濕熱讓他曉得他不是在作夢,眼前大特寫是周公瑾……公瑾吻他!?
  對方退開後,他還怔怔摸了摸嘴唇,猛然摀住嘴吃驚地瞪大了眼。
  
  「混帳你對我小弟做什麼啊!」左大哥哪能忍受一個陌生男子輕薄家裡最疼愛的小弟,兩個弟弟也是同仇敵愾。
  「嘖嘖嘖……」左媽媽忍不住佩服陌生人的膽子,要知道在家裡上至爸爸下至三兒子都將小宓當寶疼,竟有種在他們面前做這事。
  左家男人才正要衝上去將寶貝兒子、弟弟帶回來,就看左秋宓率先撲進那陌生男子懷裡,這已經徹底打擊他們的自信心,沒料到下一句就將他們打入地獄。
  
  「爸、媽、哥哥,我今天就嫁給公瑾了!
  
  
  
  
  
  《情衷‧終》
  2009/08/04
  後記:
  結束了,是的,就算很跳痛,他結束了。
  仍有沒交待的劇情,不過情衷,情之所衷,就是我當初給三國的最終章。
  噢我會開番外,應某人的工口也會有,字數多少就不確定了囧
  其實原定的結局跟我現在出來的完全不一樣,不過最後遲疑了,因為兩個公瑾仍是不一樣,就算本質相同(就是人家說的靈魂吧?),但處在不同年代自然會發展出不一樣的後果,秘密就秘密吧,哪天公瑾就會發現了嘛。
  
  有好奇之間4年有發生什麼嗎?
  答案是當然沒有XD
  就如情迴最後所言,草莓大福這4年安份地在死心眼的人身邊做個好朋友,而死心眼的終於在4年後採取行動,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談到番外嘛...我是預定“情繫”,也作為整個故事的補充&後續。
  至於為什麼另開,因為加進原本劇情過於牽強了,決定另開寫完(遠望)
  
  拉拉雜雜地也寫了6萬字,對我這毅力不堅的人是奇蹟(擦汗)
  當然仍有不足的地方,不過也是盡力了,其中還經過3年囧
  呀咧呀咧~他們兩個也陪我3年(抓頭)
  
  以上,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