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設定修改注意
  
  
  
  
  
  
  「哪,小徹,你看了那本書了嗎?」上星期打工回家途中經過書店,他看見熱門暢銷書上的書目,雖然不想再想起,他仍是買了。
  「……是副住持寫的,我想他應該跟那個小女孩活在世界某處吧。」
  不在乎有沒有人回應他,說著說著便打開書開始閱讀……說真的,他也很久沒碰到書本了。
  
  去年外場村持續一星期的大火震驚日本全國,而正好出版的懸疑驚悚小說“屍鬼”作者,是外場村居民,這個說是巧合又不像巧合,引發了各界討論,有人質疑說外場村大火的真相就如小說內容、有人反駁說這種不符合科學的事不可能發生、有人說作者其實就是毀滅外場村的兇手──總而言之,真相至今始終是個謎。
  
  知道不如不知道,人類依然生活在和平的生活,沒有屍鬼、沒有狼人,就算這一切都只是自欺欺人。
  一切都是夢──夏野心想,流落在外的外場村居民都這麼認為吧。
  這樣是最好的吧……夏野闔上書本,丟到一旁。
  
  
  
  
  
  咬著仙貝,無趣地轉著電視,一台接著一台,直到螢幕上的時間漸漸走向十點,他才將電視關掉,甚至房內僅存的光亮,是靠著穿過窗戶縫隙的微弱月光維持。
  沉暗的空間裡,他目無焦點的放空,直至兩隻臂膀突然從後方緊緊摟住他,能感受到頸邊利牙,下一秒就是陷入動脈裡,隨後就是血液的流失。
  他吃痛的皺緊眉頭,憑著意志力硬撐過去,他想再來個幾次,應該就能毫無感覺了。
  終於,身後人緊錮的臂膀漸漸放鬆,本來吸食血液也改以舌頭輕舔兩個小洞。等到貧血的暈眩感過去了,他深吸口氣,手掌伸向後揉揉埋在頸邊的亂髮。
  
  「おはよう、徹ちゃん。」
  
  徹咕噥了什麼,夏野偏過頭去想聽清楚,卻被堵住了嘴,他沒反抗地任由男人侵略自己的口腔,直到尖牙劃破自己嘴唇,他才推開男人。
  「真是的,你這樣我舔到嘴唇會痛。」
  
  對方不發一語,只是拿著混沌的雙瞳注視著他,然後摟住夏野。
  「夏野……對不起……」只要肚子一餓,他就會控制不住自己。
  
  很想叫小徹不要再叫自己名字,卻沒說出口。
  他一直覺得他才是真正應該向小徹說對不起,小徹因為襲擊他而感到罪惡,那他就是利用小徹的愧疚感而感到罪惡。
  可是,都已經沒什麼好計較了。
  
  當時狩獵開始後,他遇見安代,早一步知道兩人的所在,而在他衝進牢裡,抱著同歸於盡的想法時就原諒小徹了。看著或許饑餓、或許懼怕死亡而相依偎的兩人,他忘了與醫生的承諾,當機立斷是想帶著兩人逃跑,可卻被律子阻止了──她想以人類死去。
  真是可笑,明明三人都已跳脫人類範疇了。
  與那堅強的女性道別,他攙扶著小徹,腳步蹣跚,一路躲躲藏藏地總算到了南邊的國道,用了俗爛憋腳的理由搭到便車,遠離外場村到了別的城鎮。
  之後就聽聞外場村發生森林大火的消息,而最終就是外場村居民四處流散。
  
  「我現在真的是養了隻屍鬼了……」夏野喃喃地說,之前養了隻屍鬼間諜,現在倒是名副其實的“嗣主”。
  
  「夏野……」聽見夏野的低語,徹不禁笑了。
  除了體內血液的不同,他的本性仍是與為人類時一樣,就算深深的罪惡壓在他肩頭,可若獵物只限於夏野一人,他卻感到一絲竊喜。
  再也沒人比他們的羈絆更深的了……咦?
  「夏野,你第一個吸血的對象是誰?」
  他知道狼人與他們不同,但若不吸血,狼人也無法發揮力量,是哪個王八蛋成了夏野的初次對象,他想他很樂意獵殺那個王八蛋。
  
  瞄了那顯然不是在想好事的男人,夏野面無表情的舉起雙手對他左右開弓。
  「是醫生。」他不願意吸食血液,反正吃東西也能過活;然而力量的泉源是血液,自然由當時的盟友提供了。
  
  撫著自己雙頰,徹不禁嫉妒又羨慕那個醫生。
  「以後要吸只能吸我的!」就如同他對夏野一樣。
  
  靜靜注視著小徹,夏野才問出他一放直放在心底的問題:
  「小徹……你會討厭活著嗎?」說不定小徹不想做為屍鬼活著,而他不顧小徹的意願救了他。
  
  徹先是愣了一下,才了解夏野問題下的含意。
  「我變成屍鬼後就沒笑過了,就算身為人類的記憶、習慣或是個性都沒什麼變。」
  夏野不語,小徹的善良也是當初他下不了手的原因。
  「可是,在夏野身邊我很開心唷。」徹露出燦爛的笑容,用力抱緊了不安的夏野。
  「所以夏野也笑一個給我看好嗎?」從那之後就再也沒看過夏野笑了,就算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藥,但外場村這件事過了十年他們也絕對忘不了。
  
  夏野望了徹臉上充滿期待的笑容,才勾起嘴角勉強一笑,有些僵硬,但已經是最大努力。
  
  「雖然我的糧食是血,但我的精神糧食是夏野的笑容喔。」
  徹說完又親了夏野臉頰,手開始爬上懷中人的背部。
  
  「哼我要睡了!」夏野一把推開徹,爬上床不理金髮犬,捲起棉被閉上眼睛。
  
  「欸──小夏~我的『早上』才剛開始耶。」徹一臉哀怨地跟著爬上床,掀開棉被鑽進被窩裡。
  
  「我不是餵飽你了。」夏野瞪了徹一眼,轉過身子不理他。
  
  「但我下面還沒──唔哇啊!」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腳踢下床,徹揉揉金髮,無奈苦笑。
  算了畢竟也要考慮夏野工作的辛苦,等到夏野休假……嘿嘿……
  
  「給我收起你那猥褻的笑容!」抄起枕頭就往床邊的金髮丟去。靈敏的聽力,夏野想裝沒聽見那笑聲也很難。
  
  「なーちゃん~~」金髮男人發出哀鳴聲。
  徹見叫了幾聲夏野都沒回應,再度爬上床鑽進被窩裡,手腳並用抱住夏野,臉埋進深藍髮絲中,讓全身浸淫於最愛的氣息、感受曾經他也有的脈動。
  
  被寵物抱住的主人,在心中道了聲晚安,帶著淺淺的笑容進入睡夢中。
  
  
  
  
  
  fin 2010/08/21
  這是延續漫畫的,小夏狼人版。
  這兩人鐵定的悲劇CP,漫畫裡小徹又很明顯的喜歡律子,但我還是想給HEˊˋ
  雖然還不知道漫畫及動畫,小徹是怎樣的死法,不過最好就是跟小夏一起死了。
  至少死要同穴嘛-3-
  
  這邊的設定除了兩人沒死外,還有就是屍鬼吸血問題。
  雖然不知道屍鬼吸狼人血液是否能生存,但就代換新鮮血液才能存活這點,
  加上狼人光吃食物也能活著,就算本身是屍鬼血液,但流著新鮮的血液吧,
  那麼屍鬼吸了也能用囉~
  所以才使用這個設定,請別多加苛責OTZ
  
  其實,我很好奇的是...
  屍鬼沒有脈動,那...海棉體會有反應嗎!?
  畢竟要腦充血嘛...
  (我幹麻想這種事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