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仲瑄知道杜司臣愛的女人是無血緣的妹妹,是在杜雲芊回台灣時。
  太明顯了,那注視著少婦的眼神。
  
  「呃……爹地你也看出來啦?」
  
  兩個孩子進入社會的那一年,一家四口飛到荷蘭完成了孩子的結婚登記,之後杜樂攸也跟著戀人叫城仲瑄爹地。
  
  「要不發現也很難。」城仲瑄比比眼神。
  
  「這樣看來,爸爸似乎還愛著姑姑。」杜樂攸煩惱的輕嘆,他其實很不懂,這段苦戀為什麼爸爸要如此堅持呢。
  「……有時候我很討厭姑姑,若不是她,說不定爸爸會試著去喜歡媽媽。」因為對象是城仲瑄,杜樂攸不禁吐訴自己內心情感。
  就算媽媽只是商業婚姻下的犧牲品,他仍記得她很疼愛他;一天不小心撞見姑姑抱著爸爸說不希望爸爸結婚,幾天後就看媽媽收著行李準備離開,他才知道爸爸與媽媽離婚了。
  只因為那個女人!因為她的任性,媽媽便離開杜家。
  
  「若小允不是選擇你,樂攸你會一直愛著他嗎?」城仲瑄並未正面回答,反而問了其他問題。
  
  「當然,我對小允的愛不是……」察覺了什麼,杜樂攸無奈的撇撇嘴。
  「我懂爹地的意思了。」若今天換作是他,也是一樣會選擇繼續守護自己最愛的人。
  「但我很希望爸爸能遇到另一個人,然後幸福的生活。」
  
  「說不定司臣就是喜歡這樣,選擇守護杜小姐就是他愛的方式。」
  看來就算長大,孩子們仍是有著孩子氣的一面,城仲瑄笑著揉揉第二個兒子頭髮。
  
  「……那爹地呢?」
  戀人常常唸著爹地不再婚,說是擔心未來太忙沒時間照顧爹地怎辦之類的話語。
  
  愣了幾秒,城仲瑄還真沒想到自身,畢竟以前自己的中心就是家庭,再婚的事他壓根都沒想著,如今被提起他還真是有種沒聽過這詞的感覺。
  「嗯……我有你們就夠了。」心中最重要的仍是家人。
  目前的生活,對他來說已經很足夠了,有沒有妻子,似乎也變得不那麼重要。
  
  「爹地也為自己想想嘛!我記得小允不是說,爹地工作的公司有人在倒追你嗎?」
  
  「樂攸……你很起勁?」無奈失笑。
  「我已經不年輕了,對方還只是個小女孩,我怎麼可能接受。」
  他都已經幾歲了,想找的已經不是年輕時的熱戀激情,求得是可以牽手走到終點的伴侶。
  
  「爹地你才四十四歲耶!」爹地明明正值壯年,怎麼說得一副自己六七十歲的模樣。
  
  「……她都能當我女兒了。」甚至還比兩個孩子小幾個月。
  
  「又沒關係,最近不是很多老少戀都如此嘛!」
  「再說,爹地拼一點,說不定小允會有弟妹耶。」杜樂攸笑笑。
  
  「你們……還真是熱心。」知道兩個孩子也是關心自己,城仲瑄點點頭。
  「我明白,遇到適合自己的人我不會錯過,這樣可以嗎?」
  
  「那我們就等著喝爹地喜酒囉。」這樣自己回房後也不會被戀人唸了,杜樂攸呵呵笑。
  
  
  
  ※
  
  
  
  「不去睡嗎?」
  
  深夜,三樓露台上,杜司臣躺在躺椅上,旁邊擱著紅酒,城仲瑄在另張躺椅上躺下。
  
  「……下午我聽見你跟樂攸的談話。」
  
  「是嗎。」淡淡一笑。
  
  注視著天上明月,杜司臣緩緩嘆口氣。
  「其實我也知道……」自己執著於這段愛,大大傷害了前妻及兒子,這是他彌補不了的。
  他愛的女孩已經不需要他了,學著放手也是他該做的事。
  
  「仲……仲瑄?」側過頭去,杜司臣不禁錯愕看著那低垂著眼眸半睡半醒的人。
  他這麼認真想談心事,對方竟然……杜司臣啞然失笑。
  
  「嗯……唔…咦、啊…對不起!」聽見低笑聲而驚醒的城仲瑄面色微赧地道歉,他差點睡著了。
  
  「不、不要緊……」杜司臣從未如此開心過,那臉紅到想鑽入地洞裡的城仲瑄著實可愛極了。
  
  好丟臉……城仲瑄看著那開懷大笑的男人,尷尬之餘也不禁跟著笑了。
  「那你有聽到樂攸的希望囉。」
  
  「彼此彼此,你不也是,行情不錯。」那兩個小孩是想當媒人嗎。
  
  「呃……我是沒想過,但不知道小允那麼介意。」
  
  若城仲瑄有意中人,未來就很有可能搬出去,家裡就剩三人,那兩個孩子卿卿我我的,他這父親看在眼裡心情既複雜又欣慰,只是也有了孤寂感,杜司臣心底不免有些小失落。
  失落?杜司臣不覺一怔。
  他不是已經習慣了嗎?一生都過去一半了,竟然才產生這種感覺,還是因為……
  不由得望向身旁城仲瑄。
  總是在他處理公事時貼心、安靜的送上一杯咖啡;時時提醒他要記得用午餐,也別吃些微波食品,最後受不了直接幫他做便當;零零總總的大小事,在他不知不覺間也養成習慣了嗎。
  ──對於城仲瑄的存在及陪伴。
  
  
  
  
  
  ※
  
  
  
  
  
  「爹地,你在發呆啊?」抱著衣服來到客廳,就見爸爸坐在沙發上出神。
  
  「……是小允啊。」猛一回神,城仲瑄笑了笑。
  
  將衣服放好,城斂允敏銳的察覺爸爸有煩惱。「爹地在煩惱什麼嗎?」落坐在爸爸身旁,伸臂輕攬住爸爸腰際。
  雖然他已經長大了,但仍喜歡向爸爸撒嬌,每次阿攸都會吃醋。
  
  城仲瑄有些猶豫,欲言又止,後淡然一笑,「只是一些小事。」
  
  「爹地──」城斂允不滿的叫著,爸爸總是將他當小孩。
  
  煩惱地蹙眉,「只是察覺了一些事……」
  城仲瑄腦海裡不由得又飛入前幾天撞見的畫面──
  
  
  
  
  
  「雲芊!」杜司臣滿臉驚愕,煞是不解為什麼妹妹會突然做出這種舉動。
  
  「哥哥,我們結婚吧!」緊抱住兄長,杜雲芊語出驚人。
  
  將她拉開自己懷抱,杜司臣嚴肅地看著她,「你跟沈惟真怎了?」
  難怪他一直覺得奇怪,雲芊為什麼會突然回台灣,鐵定跟妹婿有關。
  
  「哥哥不是愛我嗎!我嫁給哥哥就好。」
  
  「雲芊,別無理取鬧!」杜司臣無奈之餘,心底同時明瞭自己早已將杜雲芊放在妹妹位置,曾經的愛早就轉變為親情。
  
  「惟真他跟另一個女人在一起!」她也不敢置信,但看沈惟真跟那女人甜蜜的模樣,她也不得不信,便立刻飛回台灣,回到始終會笑著迎接她的臂彎裡。
  
  「妳沒問過沈惟真怎麼確定他是外遇。」有時誤會就是在雙方都彼此猜忌而產生的。
  
  「他們都一起進飯店了,還需要問嗎!」
  杜雲芊本以為杜司臣會馬上接受她,眼眸帶淚地抬頭望著男人,「哥哥也不愛我了嗎?」
  
  輕嘆口氣,杜司臣撫著那波浪長髮,「妳永遠是我的妹妹。」
  
  「哥哥有其他的愛人?」
  
  「雲芊,回法國去,好好跟沈惟真談談。」避而不答,杜司臣轉身到書桌前拿起電話,準備替妹妹訂機票,而且他還必須好好跟妹婿溝通一下。
  
  「不要!」杜雲芊由後方撲抱住杜司臣。「哥哥是我的!」她絕對不準有其他人搶走。
  
  
  
  端著咖啡,城仲瑄站在書房門外,呆滯地盯著門板。
  或許司臣的愛情會有開花結果的一天,他該祝福的……卻覺得心底缺了一塊什麼……
  
  
  
  
  
  埋在兒子頸窩處,城仲瑄嘆口氣,怎麼會突然察覺這種心情呢。
  年紀都不小了,突然地邁向“彎路”還真……
  
  「爹地?」城斂允正想說些什麼,就聽見腳步聲,隨後杜司臣跟杜樂攸便進客廳裡。
  
  杜家父子倆不由得一愣,下一秒是有志一同地衝到沙發旁將兩人分開。
  這下換另一對父子錯愕了,杜樂攸吃醋搶回愛人還情有可源,但杜司臣也跟著拉開城仲瑄是……
  
  「爸……」杜樂攸還未說完,就看杜司臣拉著城仲瑄上樓。
  
  「……我們是不是錯過什麼?」城斂允突然問。
  剛剛兩個爸爸之間好像有些什麼氛圍似的,感覺有點古怪喔。
  
  「偷看?」朝愛人擠眉弄眼,杜樂攸壞心的提議。
  
  「這樣不好吧。」說歸說,城斂允卻率先推著人上樓。
  
  「口不對心……」杜樂攸笑了笑,在接收到愛人一瞪後乖乖閉嘴。
  
  
  
  
  
  「你……不是出去了?」
  一進書房,城仲瑄先打破沉默。
  
  挑眉,杜司臣似乎能聞到一點點的醋味,再看城仲瑄臉上有些不自然的表情,揚嘴一笑。
  原來不止自己有同樣心情啊。
  靠近城仲瑄,在對方納悶的注視下,輕輕覆上他的唇。
  
  門外兩人同時無言的驚嘆,怎、怎麼爸爸發展成這樣的關係,他們做兒子的都沒發覺!?
  
  「討厭嗎?」杜司臣退開後問。
  
  城仲瑄明顯呆掉了,但仍是搖搖頭做為回答。
  一陣靜默,城仲瑄突然問,「……杜小姐呢?」
  
  果然是在吃醋,杜司臣愉悅地露出笑容。
  「丟回法國了,我找她老公談過了,一場誤會。」
  「再說,我已經有重要的人了。」邊說邊撫上城仲瑄面頰,杜司臣專注地看著他。
  
  被那炙熱的目光注視著,城仲瑄感到不好意思地垂下頭,之前從沒在杜司臣面前會害羞、緊張,怎麼今天卻……
  
  看著房內兩道身影漸漸合而為一,杜樂攸與城斂允兩人相視一笑。
  
  
  
  
  
  fin 2011/03/20
  很想就停在這裡,但我想寫下面那些嘎XD
  不過這篇總算讓我寫完,真感動(ಥܫಥ)
  
  
  
  
  
  「咦?」城斂允喝著咖啡的動作一頓,看向爸爸。
  
  「就是……」尷尬的推推眼鏡,再將問題重覆一次。
  
  
  
  「所以爸你是問說要怎麼做愛嗎?」拿著企劃書進爸爸辦公室,誰料爸爸突然丟了個問題,害他資料差點掉下去。
  
  「嗯,你有經驗比較清楚。」對於男人與男人,他是第一次,自然要確保雙方都能快樂的方法才會進行最後一步。
  
  
  
  「欸……那麼說,爹地們是緊急煞車囉?」很有興趣的聽著爸爸敘述經過。
  
  「咳咳、因為我們都沒跟男人的經驗啊。」雖然大概知道同性用什麼地方,但實際方法就……
  
  
  
  「……這樣可以理解嗎?」杜樂攸大略將過程敘述一次。
  
  「嗯……最重要的,要潤滑就對了。」
  
  
  
  「我想爹地應該是零號吧。」城斂允偏頭。「那就交給爸爸就好了。」
  
  「……我不用出力嗎?」應該要雙方都快樂才是真正的做愛。
  
  
  
  「一開始不順很正常,之後熟練了,被插入的一方光靠後面也能高潮喔。」依自己的經驗,杜樂攸曖昧地笑說。
  
  輕佻眉,杜司臣不語,想像了一下那畫面……
  
  
  
  「唔、現在就覺得很舒服……以前是都覺得痛。」跟爸爸說這種事,城斂允有些害羞。
  
  舒服嗎……但光想到要被那東西插入,城仲瑄臉頰不禁燒紅。
  
  
  
  「爸,加油,祝你早日吃到爹地……喔對了,偶爾不用保險套會覺得更棒喔。」杜樂攸不禁補了一句。
  雖然安全的做愛很重要,但有時就是忍不住嘛……
  
  
  
  「被射在裡面很麻煩……但又會覺得、怎麼說……有一點幸福?」城斂允玩起手指,搭了五座橋。
  有時都會深深浸淫在那種滋味裡……
  
  
  
  
  
  對著鏡子,城仲瑄拍拍臉頰。
  聽兒子說的,剛剛洗澡時順便清理“裡面”,還有兒子免費提供的潤滑劑……
  手觸上門把,深吸口氣稍稍抑下鼓動的心跳,為了等等即將發生的事。
  
  
  
  坐臥在床上看著雜誌,但杜司臣的注意力都集中於浴室方向,一直浴室門瞄去。
  明明年紀都不小了,卻還有初戀似地期待、興奮之情。
  不久後門便打開了,他笑望著臉色潮紅的愛人。

全站熱搜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