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小人物,雖然有過一夜令人難以啟齒(驚悚?)的“同性相吸”經驗,可那終不過是人生的一塊小石子、生命中的一個過客,根本不用放在心上……的吧?
  那誰來告訴他,現在跟店長相談甚歡、吸引店內女客人目光的西裝男子是誰。
  連續幾個月,都可以見到男子出現於店內,連店長的新上任情人冷冷瞪著,該男子仍是游刃有餘的與店長聊天。
  不愧是商人,心臟比常人強壯,能無視紀翔殺人目光。
  
  而最終,城仲瑄並未找杜司臣拿回那晚的衣物。
  
  
  
  
  
  有求於人,自然也要拿出些誠意,雖然熱心的金皓薰或許不在意,但杜司臣不喜歡欠人情,再說他希望金皓薰幫忙的事可不只妹妹想吃餐飲業這塊大餅而已。
  與對面人暢談時,杜司臣不時將目光射向在櫃檯忙碌的領班,連遲鈍的金皓薰都注意到了。
  
  喝了口咖啡,金皓薰問:「杜先生不只要我幫忙令妹的事業吧?對仲瑄很感興趣的樣子。」
  
  微微笑爽快地點頭承認,杜司臣躺向椅背,雙手交握放置於大腿上,開門見山的直說了。
  「我要追他。」且勢在必得。
  
  金皓薰皺眉,「私事是不用過問我……」自從史蒂芬開先例後,店規也都被無視了,再說他自己也沒什麼資格說人家啦,金皓薰撓撓頭。
  「杜先生是認真的嗎?」
  畢竟杜司臣的身份不如常人,光說他要追一個同性,會得到多大批判,想想就可怕。
  金皓薰與城仲瑄共事多年,情誼自不在話下,就別說他還是老闆,自然會更多加保護員工。
  若是因為杜司臣,而讓員工受到什麼傷害,他寧可現在就把杜司臣扔到店外。
  
  「我了解金先生的難處。」杜司臣持著笑容,端起咖啡。「但我是再認真不過了。」
  
  「好吧,我相信杜先生的為人。」金皓薰笑了笑,連杜司臣都如此篤定的說出口了,當事人都不擔心,他這旁觀者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若這兩人真的事成了,所謂的家庭阻撓也合該是杜司臣要擔憂的事。
  
  眼見杜司臣一直用著算計、打量等各種目光盯著他家領班,金皓薰不禁心想,這下史蒂芬又要開新賭局了。
  嘿嘿,這次他一定可以扳回一城。
  
  
  
  ※
  
  
  
  「仲瑄哥,那個人又來了耶。」衛亞剛穿上圍裙,馬上注意到顯目的西裝男子與熱情的紅色花束。
  近幾個月來,那男子天天都上翱翔天際報到,簡直就像另類的員工一樣,且總是會要求領班親自服務──自然礙於貴客,某人也只能認了──雖然男子沒說出口,不過店裡上上下下都在猜測,是不是要追求……
  衛亞瞄了忙碌的城仲瑄一眼。
  不愧是仲瑄哥!連追求者都這麼的亮眼。
  心生佩服的衛亞,拿了崇拜的閃亮大眼直直望著領班。
  
  「衛亞……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城仲瑄無奈的說。
  被某人以獵物的眼光盯著就已經很夠了,不用再多添另一道令人開心不起來的崇拜。
  
  「可是那個人很優秀耶。」一看就是白領階級上層、超超超超精英級的。
  
  清洗杯子的手停下,「衛亞,正常人應該不會追求同性吧?」
  他不禁懷疑是不是因為店內某兩對的關係,連帶讓衛亞的觀感也轉變了。
  
  「但是史蒂芬跟紀翔都很棒啊,反而重點就不擺在同性這塊了。」再說每對都很匹配啊。
  衛亞不以為然的反駁,像是追著姚子奇跑的慕容也是知名音樂世家的公子哥呢。
  不過他就是個很平凡的人……
  
  似乎一眼就能看穿衛亞在想什麼,城仲瑄如是說,「衛亞也很棒呀。」
  會喜歡上慕容這點來看……衛亞也算是另類的優秀吧?城仲瑄暗想。
  「我自認是很平凡的平民,娶個平凡的妻子就好了。」
  
  「可是,不會心動嗎?」衛亞好奇地問。
  他也是聽店內其他人的小道消息,對方年紀輕輕不僅就是事業有成的總經理,未來更是集團負責人呢。哇……這樣的超優質男,站出去一定吸引了一匹人流口水。
  
  「雖然我不排斥同性戀,不過他還不到讓我心動的地步。」
  就如剛才所說的,他自認是個很平凡的人,與那種大少爺是兩個世界,壓根遇不著的。
  對他來說,站在廚房裡煮飯遠比站在百貨公司裡大刷特刷來得吸引他。
  所以大少爺留著給其他女性就可,他只選清粥小菜。
  
  「仲瑄哥,通常越不可能的事,就越可能成真喔。」衛亞微微笑。
  依照墨菲定律,往往不希望發生的事,通常一定會發生。
  欸?這麼一來,是不是不要在意慕容,慕容就很有可能會轉頭看他一眼啊?
  ──衛亞突然認真思考了起來。
  
  眼見橘色腦袋突然陷入思索中,城仲瑄也不打斷他。
  不過照衛亞方才說的……那就順其自然吧,未來的事誰也說不準。
  
  
  
  
  
  ※
  
  
  
  
  
  走到巷口,城仲瑄與店長道了聲再見,抬頭望著夜空,深吸了口氣。
  翱翔天際位處於鬧區的小巷裡,就算此刻是半夜兩點多剛下班不久,路上依然是人來人往,對許多年輕男女而言,真正的“白天”才正要開始。
  
  又過了一天呢……這麼說,一年也快要過了,真快。
  攏好圍巾,城仲瑄才想踏上歸途,而一輛房車同時堂而皇之的停在路邊,本不以為地繼續前進,但在他停下腳步時車子也減速停下,城仲瑄終於肯定這輛車主是衝著自己來的。
  下一秒,就見副座的車門從裡面被打開,彎腰一看,城仲瑄輕嘆口氣。
  「晚安,杜先生。」
  駕駛座上的不是別人,正是城仲瑄極力避開的杜司臣。
  
  「你的衣服還在我那。」微笑說出來意。
  
  「唔、當初說了讓你處理掉……」怎麼又提起這話題,城仲瑄有些尷尬,別再次提醒他發生的事實了。
  
  「上車吧。」邊說邊拍拍副座皮椅。
  不會被載去奇怪的地方吧?城仲瑄躊躇著。
  似是看穿他所擔心的,杜司臣失笑。
  「放心好了,真要綁架你,我不會這麼光明正大。」
  
  雖是冬天,可這一番話也惹得城仲瑄臉皮浮上薄紅。
  但他仍是猶豫不決,答應了他又怕會無故扯出其他……比如五年前那碼子事;不答應,又沒什麼好理由拒絕人家。
  而那位“人家”,則是維持笑容等待城仲瑄答覆,他有絕對的自信料定城仲瑄會上車。
  罷了罷了,城仲瑄仍是上車,心想這是最後一次,一定要說清楚並從此不再往來。
  如果是當普通朋友,那當然無所謂,但再更進一步的關係,是絕、對不可能的。
  
  
  
  轎車一路行駛,至仰德大道上某高級社區門口,警衛前來關切一下便馬上打開鐵欄門。經過一棟棟房屋,城仲瑄馬上頓悟這裡應該是杜氏投資的住宅社區,他曾聽店長說過許多來台的外商都有在這置產或是租賃,同時也能提供給杜氏底下員工居住,只是沒料到連杜司臣自己也住這裡就是了。
  不過光這地段就能感覺到世界的不同,城仲瑄在心裡輕歎,這就是貧富的差距。
  
  終於,車子在一棟屋前停下,然後駛進地下停車場。
  跟著杜司臣上樓,仲瑄原以為會看見有人在客廳迎接,沒想到是空無一人的黑暗空間,杜司臣打開燈示意城仲瑄隨意坐。
  「啊,想吃東西嗎?」剛好是宵夜時間,杜司臣將袖子捲至手肘處。
  
  「咦?」這麼說,似乎有點餓了。「唔、那吃一點好了。」城仲瑄起身,才正想走進廚房,卻讓主人趕出來。
  
  「不用,你坐,我準備些簡單的東西。」杜司臣邊說邊從冰箱拿出些食材,城仲瑄看了看材料,猜想大概是要做些輕食料理。
  幾分過後,就見主人端著法式吐司及三明治出來,並順帶現打了兩杯果汁。
  
  「謝謝。」拿起三明治靜靜地開始啃,卻始終低著頭沒望向房屋主人。
  
  杜司臣有趣的說:「我長得很不堪入目嗎?」說完,發現客人動作僵住,他不禁露出苦笑。
  「我……追求你,會對你造成困擾?」
  他想,他是頂挫折的,家世、地位、外貌,他無一不備;自己是有些自傲、霸道,可也是有本錢值得傲──卻在追求城仲瑄過程中,深刻體認到,這些在對方眼裡根本是個屁。
  
  城仲瑄不語,吃完最後一口、喝了口果汁,才啟口:「杜先生,我對你們的愛情遊戲並沒有興趣。」
  他是什麼料他很明白,今天先別管性別,就算對方是女性,不同世界就是不同世界,就如平行線一樣永遠不會相交。
  
  杜司臣怔了幾秒,開口就想反駁,但在觸及城仲瑄眼鏡後的雙瞳,那裡頭含帶的淡漠,他突然說不出話來了。
  捫心自問──他是真的喜歡城仲瑄才追求?只是單純享受征服的過程?還是想證明自己的魅力罷了?
  眼前的男子與以往他遇見的人都不同,縱使有人一開始以常人的態度與他相交,但只要一得知他是跨國財團公子哥後,眼神、態度都會改變,把他視為一塊肥肉啃。
  可能有人會以為富二代都是敗家子弟,但他一雙厲眼看得很清楚,在爺爺及父親的教導下,什麼醜惡的臉孔都見過──是指由心底散發出的醜惡──他見過太多美人了,在他成年當天,早晨他一睜開眼所見之處、房間各隅皆是各國美女,他馬上知道這是長輩給他的測試──說實話,看久了,所謂的美女也不過是白肉、黃肉或黑肉,然後肉多跟肉少的差別。
  
  然,城仲瑄並沒有。
  
  從知道了他的身份到現在此時此刻,他仍舊以平常的態度──或許可以說是有些厭惡──對待他。
  啊……他終於知道自己的心態是什麼了。
  無不想證明世界上沒有人不會被財富及權勢所吸引,是啊,知道他身份的人總是盡所能的巴結他。
  「看來我的舉動,在你眼裡就像是笑話?」臉色、口氣有些不悅,但心底更多的是笑意,他想他終於遇到可以相交的對象了。
  
  城仲瑄呼吸一滯,他並沒有要給杜司臣難堪的意思,只是單純想點醒他、讓他明白自己的心態。
  不過,如果能藉由這個機會打消愚蠢的追求念頭,倒也不錯。
  所以城仲瑄維持靜默、沒有回應,在旁人眼裡看來,是默許。
  
  「可能就如你所說。那麼,朋友的關係,你接受嗎?」
  
  「單純朋友關係的話……」城仲瑄若有似無的點頭。
  
  「放心,朋友關係,我絕不會對你有任何越軌動作。」杜司臣舉起雙手,保證道。
  
  皺了皺眉,城仲瑄補充說明:「我指的是很單純的朋友,杜先生不必討好我、我也不用奉承你,只需要問候或聊天的朋友?」
  說實話,他雖然不討厭收到花,但每天一束花的銀彈攻勢,真的很可怕。
  
  杜司臣愉悅的笑了,「自然,這或許是我最想要的。」一個不用心機、不用任何客套話的朋友。
  不過……以後的事誰也不能保證,單純朋友關係──他指得是“此刻”所言。
  
  城仲瑄終於露出、能說是面對杜司臣以來最和善的笑容,「那麼我很樂意。」
  
  杜司臣露出笑容,伸出右手,「朋友。」
  城仲瑄也伸出右手,手掌交握之際點了點頭,「朋友。」
  
  
  
  
  
  ...to be continued
  唔...本來是想寫史姚或FF9,但兩篇都卡關(掩面)
  然後看見這坑,寫了下去發現蠻順的...阿就寫了XDDDDD
  照這辦勢,希望能三篇解決(遠望)
  用火狐看鮮網,出現好多方格SO煩的= 3=
  
  唔,到12/6前確定不會更新,要忙公演跟檢定(眼死)

文章標籤

司瑄

全站熱搜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