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庫夏嗎?」端莊典雅的華服女性,姿態優雅的坐在椅子上,縱使這房間與她的氣質多麼不配,卻依然遮蔽不了她的光芒。
  她想,席多已經知道她被綁架、飛空艇被奪走了的事。
  
  「是又如何。」嘴角挑起,庫夏撥了撥銀色的長髮。
  他偶然遇到在亞歷山大城裡看過的畫像裡的女人,哼…雖然這女人沒什麼用處,但女人的飛空艇是他的目標。
  雖然他一人銀龍就足夠了,但為了他的計劃,需要一艘搭乘物,沒想到這麼快就入手了。
  「妳該感到榮幸,那艘飛空艇可以作為我毀滅世界的第一步,哈哈哈!」想至此,庫夏不禁愉悅的發出笑聲。
  「哼哼哼,加蘭德那老頭肯定沒想到吧。」
  
  希爾妲並未有任何回應,她感覺得出來眼前妖豔的男子並沒有傷害她之意,純粹需要那艘以她為名的飛空艇。
  雖然被綁架不在她的預料中,但丈夫的心血無論如何是不能被奪走的,但她現在什麼也做不了……也好,丈夫只要發現飛空艇,也能尋著飛空艇線索發現她。
  再說,也該給他點教訓!
  ──這麼想著,希爾妲很快便寬心了。
  
  直到被救出,她都一直待在這裡,而最常出現的當然是庫夏。
  這神秘的男子總會用著愉快的嗓音敘說他做了什麼、世界又會走向什麼盡頭,詳細到她覺得很有趣,作為一個壞蛋顯然這叫庫夏的男子有些失職,或許也可以理解為他太自信、陶醉在自己一手寫出的戲碼裡,認為沒人可以修改劇本,才對她無所保留。
  而總會聽見庫夏以著憤恨的口氣提到加蘭德,希爾妲不禁同情地望著銀髮男子,不管是關於他的身世或企圖。
  「只要有人願意愛你……」說穿了,她只是看見了一個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子在耍任性罷了。
  
  「愛?哼、那是什麼東西。」庫夏嗤笑。「這個世界沒了,誰還能說我輸給那個廢物。」
  「我是最完美的!」
  
  
  
  然而,任何戲碼總會走向尾聲,在聽到庫夏這名字,也是所有事情寫下句點的時候了。
  她不禁搖頭一嘆,可憐的孩子……
  原以為就這麼終結了,沒想到,數年後會在金髮身邊看見了熟悉的銀髮。
  詳細情形她並未細問,指是看見了那依舊冶豔的面孔上露出了帶點不耐卻又幸福的笑容,她便懂了──
  無論這之間發生了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展露的笑靨。
  
  金髮拼命說著什麼、手腳並用纏上銀髮的身子,過沒幾會便看見一座雕像聳立。
  但在片刻後,又看銀髮手一揮解了那座石像的魔法──
  這下金髮真的將銀髮撲倒在地了。
  
  
  
  
  
  fin
  這篇其實也算在以前寫的一系列裡,但當時總沒手感,遲到現在才寫。
  希爾妲就是席多的太太,不過太久沒玩了,我記得是她把席多變跳蚤然後離家出走XD
  不過看公式集裡只有提到她被庫夏綁架到火山...總而言之她與庫夏有接觸,所以才有這靈感。
  我覺得庫夏真的是好孩子,只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在遊戲尾聲就能看得出來。
  
  雖然FF7是神作,但FF9是我心目中的經典,有不可抹滅的地位ˊˇˋ
  所以要說最終幻想系列,其實我最愛9代,哈哈XD
  這麼說來,我突然想到家裡以前有一本跟辭海差不多重的FF7攻略本(包括劇情對話的那種)
  但之後哥哥借人後就一去不復返了=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