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字


  
  
  
  
  
  
  
  
  
  
  「嗯……」雙眼仔細瀏覽內容。
  烈陽下,躺椅上的修長雙腿交疊,鼻頭掛著太陽眼鏡,克烈斯趁著閒暇認真思考要送什麼禮物給關古威。
  不過…為什麼躺椅旁是堆著少女雜誌?
  
  管家恭敬的站在左後側,等待王子的吩咐。
  啪的一聲,克烈斯闔上雜誌。「好,決定了。」
  「管家。」撐頭把雜誌疊在最上頭。「替我準備紅色緞帶長約三十公分一條。另外,備機。」
  「是的。」九十度鞠躬,管家旋踵走向屋裡。
  
  眼瞄向一旁的雜誌,克烈斯露出微笑。
  
  
  
  ※
  
  
  
  關古威滿心歡喜的打開大門,把玩著鑰匙走向到房間,準備撲向柔軟的大床睡上一覺好好補足精神。才剛打開房門,手指繞著玩的鑰匙串順手飛了出去,嘴巴驚喊,「克烈斯!」
  皺眉,「阿威你的鑰匙掉了喔。」他沒耳聾,叫他名字用不著那麼大聲。
  鑰匙不是重點,「為什麼你會在我家?」剛沒注意看,玄關的確多了一雙鞋子。
  「你生日囉。」支頭側臥在床上。
  「明天不是嗎……」順著克烈斯手指方向看去。「啊…過十二點了…」
  
  踢掉鞋子也爬上床舖,「不過你怎麼進得來啊?」趴在克烈斯身旁。
  揉揉關古威的頭,嘴角微微上揚,「你給我的囉。」真相是他偷偷拿去打的,不過可不能說出口。
  「嗯…」不疑有它,點點頭。四處探看,「克烈斯…你來慶祝我生日嗎?」可是完全沒有慶祝氣氛啊。
  「我還帶了禮物來唷。」
  「咦?在哪?」沒有長得像禮物的東西啊。
  微笑,食指比比自己。「在這在這。」
  「……什麼鬼啊!?」什麼禮物是他啊!克烈斯是吃錯藥了嗎?還是…「克烈斯…你今天……想在下面?」
  挑眉,「在說什麼…」彈彈關古威額頭,「慾求不滿嗎?一扯就扯到那地方去。」
  抓下克烈斯的手,無聊地看著手心的紋路。「才沒有勒!不然你指自己是什麼意思?」
  嘆氣,「我把自己送到你面前,你不該表示些什麼嗎?」想聽那三個字也挺難的。
  「……表示?」皺著眉頭思考該表示什麼,一分鐘過去,才恍然大悟。「哦…克烈斯我想你。」
  「沒誠意。」瞇起眼,「我不介意換個禮物唷…」
  「咦…呃呃……」改送腰疼嗎?抱住克烈斯,頭埋在他胸前,低聲訴說,「我想你…好想你…很想你…」眼前人真的是克烈斯呢…嘿嘿。
  「嗯…」滿足的撫著褐色髮絲,「那…禮物你喜歡嗎?」他還特地繫上紅色緞帶,今天他可是禮物呢。
  「喜歡,我好愛這個禮物…」抱緊克烈斯。
  翻個身,讓關古威趴在自己身上。「我可以認為是你愛我的意思嗎?」
  「……嗯。」蚊吶聲,頭靠在克烈斯頸窩間。「謝謝你…真的。」
  「傻瓜,說什麼謝謝…」撩起一束髮絲,輕吻髮梢。
  
  ※
  
  「喂?」金皓薰挾住電話。
  「我是克烈斯。」
  「欸?」怎麼紀翔哥哥又打來了…「請問……?」
  「今天我想幫阿威請假。」
  「可是…我們……」晚上有慶生會耶,主角不來,一堆配角彼此乾瞪眼嗎?
  「晚上我跟他會到。」
  跟他會到?「紀翔的哥哥你現在在台灣?」
  「叫我克烈斯就好。他在我身旁,還在睡。」
  進駐關家啊。「那沒問題,我想昨天的歌迷慶生會也累壞他了,今天就讓他好好休息吧!」金皓薰不保證關古威真的能休息到。
  「謝謝。」
  「不會不會。」
  
  看金皓薰闔上手機,紀翔看著他,「誰?」剛剛好像聽到疑似紀翔哥哥的詞。
  「克烈斯。」翻出記事本,在十一號關古威這欄寫上休息。
  「……難怪,昨天老頭打電話跟我說要好好招待他。」
  「咦?那需不需要準備飯店之類的?」王子耶…五星級一定要。
  「免了,叫阿威招待就好了。」
  「那…就讓他住阿威家嗎?」這樣要開始擔心會有幾欄的休息了。
  「與其擔心他住哪,不如先擔心今晚的慶生會。」
  「說得也對。」預先寫上幾欄,就讓關古威當克烈斯在台灣的嚮導吧。
  
  專屬嚮導。
  
  
  
  
  
  《End》
  
  後記:
  唔啊…阿克不像阿克,阿威不像阿威的,阿克在我筆下只會被我搞笑掉。
  本來一開始想讓阿克躺在床上張開手臂對著阿威說寶貝來吧←這一整個就是蠢掉(笑倒)
  
  其實,還有許多未被收錄之片段(請看下方)
  
  
  
  片段一
  
  「克烈斯…你怎麼會想到送自己?」實在很恐怖耶…他差點誤會。
  「看雜誌的…」打發時間,按著搖控找節目看。
  是什麼雜誌啊…「呃…嗯……」
  了解關古威的疑問,克烈斯倒是很乾脆的回答他,「已婚婦女們常會覺得丈夫花太多時間在工作上而冷落家庭。」所以做丈夫的要多陪陪妻子。
  「……」他是已婚婦女?
  
  威威阿姨…(拍阿威肩膀)
  
  
  
  片段二
  
  關古威生日過後兩三天,看著仍然賴在自己家裡的克烈斯,主人終於發問了。
  「克烈斯你何時才要回國啊?」
  「等老頭忍不住把我叫回去後。」丟下事務的不負責任王子一個。
  「…你父親真可憐。」兩個兒子把王權當燙手山芋看。
  「那為什麼你要住我家?」家裡擠了兩個大男人,氣氛就是很奇怪,雖然紀翔說那是粉紅泡泡氣氛。
  「五星級飯店也比不上你家。」
  「欸?」
  
  2006年6月10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