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さん零雜瑣碎事、貳


  
  
  
  
  
  
  
  
  
  你的搭檔青柳塁斗是個很可愛的高中生,若真的有向日岳人,就跟塁斗一樣吧。
  忍足侑士呢?
  嗯……
  
  
  
  「齋藤君說不定跟忍足很像唷。」部長大人如此說。
  
  在部長大人心中,原來你與忍足蠻像的啊。
  
  「不是說外表…這個…就是感覺吧。」他揉揉後頸,不過一下又被從後頭撲上的Takuya嚇得往前傾,忙著又與背上掛著的猴子玩鬧。
  
  抱著胸靠在牆邊,你看著那與友人打鬧,一直開懷大笑的部長大人。
  雖不如鷲見君飾演的樺地始終站在跡部後面所感覺的深刻,但一開始練習,加藤君的氣勢瞬時轉換成跡部。
  習慣性的響指一聲落下,一聲再響起。
  那立於全世界頂端似的,高傲的身姿。
  奪去眾人目光的笑容,微上揚的唇線。
  
  「和樹其實是雙面人吧?」就連身為加藤君多年好友的Takuya都會蹦出這種話。
  
  你笑著,揉揉睡王子的頭,說這就是戲內與戲外的分別。
  沒錯,忍足與跡部的戲內,你與加藤君的戲外。
  
  
  
  多年後和樹問起你,當初是不是不喜歡他所以都沒在聊天。
  挺欺負人的點點頭,你的行為引來了他的一雙白眼。
  雖然在你眼裡始終一樣可愛。
  
  
  
  「工さん,等下有沒有空吶?」Takuya興奮的撐大眼望著你。
  
  整天的時間,一待練習完便剩下空白,排演舞台劇這段時間內,你就像錄音機裡播放的舊式卡帶一樣,每天一直重覆同樣的內容。
  
  「吶、吶,有空吧?一起吃個飯吧!」
  
  雖想早點回家休息,但Takuya的熱情你招架不住,跟其他人打個招呼便跟他到大門口等人。
  應該是在等加藤君吧。你與加藤君的關係,談不上好也談不上壞,就是遇見會點個頭微笑一下,但真要兩人獨處卻又像一個巴掌一樣,怎樣也打不響。
  等了一會,你就看到他匆忙地朝門口跑來。
  
  「抱歉、抱歉…剛被老師叫去……欸?齋藤君?」加藤君雙手合掌,嘴裡說著道歉話語,在看見你明顯的愣了一下。
  
  你本想推推眼鏡,才想起現在不是忍足,微笑指指身旁的Takuya,說是他邀請你一起吃個飯。
  
  「啊…Takuya真厲害,連齋藤君都能約到。」就像童年,小孩看見超人般的眼神,在加藤君身上重演一次。
  
  「嘿嘿,人齋了,啊我去攔車!」Takuya跑到馬路邊的TAXI招呼站,心情雀躍地在原地轉圈圈。
  
  剩你們兩人呆呆站在門口吹風。
  你也證實了你的論調,果然是一個巴掌打不響。
  
  「齋藤君,不好意思…」
  
  你納悶的轉過頭,不太能理解為什麼加藤君要對你愧疚。
  
  「呃…因為我怕你是被Takuya抓來的,齋藤君應該有很多事要忙吧?」
  
  啊啊…果然是個認真的好小孩呢。
  你拍拍加藤君的頭,心情愉悅地說著無妨,時間很多諸如此類的話。
  
  看著你那侵占他頭顱的手,加藤君才釋懷地綻開笑顏。
  「不過,我不是小孩子。」
  
  他似乎對你像拍小孩子的行為感到很不滿。
  
  「喂~你們兩個別在那當站崗的士兵啊~」Takuya站在計程車旁,對你們揮揮手臂。
  
  
  
  不久,你們三人下了車,停在小巷口前。
  看著走在前頭的加藤君,一蹬一蹬地踩著步伐往巷子裡走去,你想起之前塁斗說的──加藤很愛吃拉麵唷。
  
  「啊!到了、到了,吶Takuya、齋藤君,這裡這裡。」頭從門旁探出,加藤君朝你們招招手。
  
  果然,是拉麵店。
  
  「沒關係的啦工さん,下次我們殺去和樹家吃他的拿手菜。」瞭解你內心想法似的,Takuya在進門前留下了這句話。
  
  想來,Takuya或許就是因為被拉去品嚐拉麵不下百次,才養成了跑加藤君家吃飯的習慣。
  
  
  
  三人坐在不大的桌旁,享受熱呼呼的拉麵。
  雖然對拉麵說不上特別喜愛,但在Takuya扯袖子要你注意加藤君,下一秒你突然懷疑起麵裡是否掺了大麻,令你也愛不釋口。
  
  眼角帶著開心,臉上掛著滿足,加藤君又令你一次覺得驚奇。
  抬起頭便看見那笑容,配合著店內暈黃的燈光,嗯……真要你形容,就是忍足看見跡部另一面的驚奇,是同等程度了。
  
  就在一碗拉麵配上今日練習時的趣事,你的晚餐就如此落幕。
  你覺得以往也沒吃得這樣飽足。
  
  
  
  「啊,工さん下次再一起去吃拉麵吧!」月光下的道別,加藤君如是說著。
  
  
  你回以一笑,再拍拍他的頭。
  
  「當然沒問題嘍,和樹。」
  
  
  
  
  
  ...END
  
  後記:
  呼呼,工さん在我心裡始終是個很謎的人物。
  和樹在訪談說工さん是熱情的人XD
  嗯,所以是熱情……好吧,我還是覺得他是火星來的。
  日記一直覺得很謎(囧)
  
  一直覺得工さん跟忍足表面上跟大伙打打鬧鬧的,但心裡有塊禁地,是任何人都不能接近的……啊,這難道就是齋藤&忍足領域!?←胡來(被巴死)
  啊咳…扯回來,所以工さん是個很多元化的人(啥鬼),在他演了攻及受後我再一次覺得……
  
  2006/12/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