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樹零雜瑣碎事、貳


  
  
  
  
  
  
  
  
  
  
  「好!這次的CP就主打忍足跡部與雙部長,其他照舊!」上島老師話一出,大家都用好笑加上微微曖昧的眼光注視主角三人。
  
  喝到一半的水差點噴出來,捂住嘴咳了幾聲,你勉強吞下喉。
  雖知道這是「特別服務」,但猛然聽見真的是……有說不出的怪異感,這也是TENNIS的賣點之一吧。
  看別人的配對很開心,但一牽到你身上著實就…哈、哈哈……不過怎麼突然推起忍足跡部,這還真是…之前是主力雙部長,憑你的氣勢還能壓倒手塚,點明了忍足跡部就表示……跡部是被壓的那個?
  
  「吶吶,那代表Dream Live 3rd裡會有很多…」Takuya評估著要如何形容。「啊!我知道了,養眼的畫面,對吧對吧?」
  
  哈哈乾笑,轉頭正巧對上工さん目光,你先是怔愣了下,後馬上迴避掉工さん那帶著笑意的眼神。
  不自在!那眼神怎樣都令你感到不自在!
  
  「哈哈!跡部也有這一天啊!」看來是忘了自己也是一員,Kenken很沒朋友愛的大笑。
  「沒關係的,部長只要當雙部長演就好了!」伊達握起拳頭替你打氣。
  龍之介掛著靦腆的笑容說出讓你腳下一滑的話。「下剋上。」
  你把希望放在鷲見さん身上。「ウス!」大家是怎了…真入戲啊。
  認真的小孩,塁斗好奇的發問,「那侑士跟岳人呢?」在大家起鬨下,當然是無意議通過──上島老師都說其他照舊,忍足跟向日自然要繼續曖昧啦。
  「哎呀,我真是個幸福的男人呀。」工さん還特地轉換成關西腔,作勢推推鼻樑。
  
  要演誰不會演,這群演上身的小孩!
  抬高下巴,輕蔑的眼神掃過那個幸福的男人──忍足你左擁右抱好不快活,啊嗯?
  
  「跡部,你這樣就錯了,我的目標一直都是只有你呀。」
  
  果然入魔的人就是可怕…不,應該說工さん的演技與本身的氣質,那帶著獵捕的目光你不由得一愣,工さん真的很有忍足味道呢……不過──
  哈啊?把本大爺當目標的人世界上多的是,吶?樺地。
  
  「ウス!」
  不遠處還傳來一句,「跡部!你太鬆懈了!」
  
  這似乎不是你的口頭禪吧手塚……你轉過頭看那神情嚴謹的面孔,終究噗哧笑了出來──不行了不行了…
  
  你一破功,大家也一同咧開嘴,工さん順口說句跡部還是笑起來較可愛呀,你眼又橫過去──忍足要本大爺送你一箱牙膏嗎?
  
  「啊呀、跡部只要送上自己就好了。」
  
  ……打死你也說不出那種帶有暗示的話語。懶得再理他,鼻子一哼,仰頭張開嘴,拿起瓶子擠了點蜂蜜滋潤喉嚨,以利待會的練習。
  
  「對了,我又拿到優惠券了。」工さん說完馬上就有人眼閃金光衝上去圍住他。「送給大家吧,期限剛好到今天。」他手上好幾張優惠券沒幾會便讓人搶光,Takuya跟Kenken等人馬上約好練習完要去吃大餐。
  
  有時真好奇工さん到底是哪來的管道,三不此時就變出優惠券養大家的胃…真神奇。
  
  「啊!沒和樹跟工!」Kenken數了數發現少了兩張同時也少了兩個人。
  
  你搖搖手說了,反正等等回家會經過超市,買妥食材自己煮就好了。工さん則是笑著回絕,說他等會有事。
  
  
  
  ※
  
  
  
  嘴裡哼著曲調,你把換下的衣物及礦泉水瓶等收進背包。除了工さん,其他人就像狂風掃過一樣,快速把東西塞好後衝出休息室。
  
  「咦?和樹在哼誰的歌?」拉上背包拉鍊,工さん與你一同離開,還遇上相葉等人,說了幾聲再見。
  「哦,是跡部的歌。」為了揣摩跡部的性格、帶著自信的聲調,漫畫翻遍外也把CD歌曲全放進MP3,走到哪聽到哪。
  在與諏訪部さん會面的機會,你也向他請教對於跡部的感覺及如何去詮釋跡部景吾。侃侃而談中,你真心敬佩用聲音的方式,將漫畫角色活生生展現在大家面前的諏訪部さん。
  跡部景吾,他就是唯我獨尊的存在──這是諏訪部さん說的一句話,讓你印象深刻。
  
  「和樹不也把跡部活生生的展現在觀眾眼前了嗎?當我們一踏上舞台、不,在練習過程中,你就是跡部景吾,冰帝學園初中部網球部部長及學生會會長,那是頂端;而我就是忍足侑士,被你稱為天才的存在。」工さん聽了你與諏訪部さん的談話,回應的這幾句話你大為讚同。
  
  真的很高興,能碰到跡部景吾,不管是他改變你亦或是你改變他,是個過程呢。
  不管往後是否與他有交點,你絕對不會忘記這個角色──冰帝的王者,跡部景吾。
  
  「嗯…不管是和樹還是跡部,在同一方面都需要努力呢。」
  「什麼意思啊,工さん?」跡部哪方面不是最完美的……你漏掉了嗎?
  「呵呵…」工さん總是那麼愛賣關子,你無奈的白了他一眼。「啊、對了,我這裡有拉麵優惠券,和樹要一起去吃嗎?」工さん手上兩張金色的優惠券,你撐圓了雙眼點點頭,想到等等可以吃到最愛的拉麵,嘴角不自覺上揚。
  
  「不過工さん,你到底哪裡來的優惠券啊?」
  「抽獎☆」
  「欸?」
  「開玩笑的。」
  
  
  
  
  
  ...END
  
  後記:
  我一直想說,關西腔很好玩耶…
  是說,我本意不是要寫這樣…卻越來越偏(汗)
  所以就任由他偏下去了(囧)
  本來想寫的雖然是老東西了,但真的很有趣(笑)
  
  
  
  
  
  EXCURSUS...
  
  
  
  「吶,你們覺得跡部會喜歡怎樣的女生?」沉浸在歌聲裡,加藤抬頭問了在場的成員。
  明顯跟不上話題的問題,大家都有點反應不過來──不是在講公演的趣事怎麼和樹突然冒出個問題還是跡部會喜歡怎樣的女生!?
  注意到加藤耳裡塞著的耳機,齋藤明瞭地笑了,「和樹是聽到什麼嗎?」不然從進到包廂都很安靜的加藤怎會跑出這問題。
  「就是…」加藤拿下耳機,掏出手機按了幾個鍵後,熟悉、華麗的聲調便傳出。
  
  お前の誕生日など 俺にはひとつも関係がない
  もちろんクリスマスなど ともに祝う気はない
  
  お前が勝手に贈る ショコラの意味を尋ねた答えが
  ホワイトデー?3倍返し?ふざけた事ほざくな それに
  
  …………
  
  聽完歌曲,齋藤反問,「那和樹覺得呢?」再看向其他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嗯…應該是很纏人的女生吧。」從歌詞去理解,縱使只是場夢,但若是這麼的深刻,不單單只是友情吧。「不過有哪號角色會去纏跡部啊?」
  
  「和樹,沒人規定只能是女生啊!」
  Takuya一語點醒加藤,同時六對十四隻眼睛齊唰唰唰望向那泰然自若,端著茶杯的男人。
  
  「忍、忍足!?」加藤握著的手機差點飛出去。
  齋藤的回應是友善的微笑,「什麼事呀?小、景。」
  
  
  
  
  
  再後記:
  是景吾的「...みたいなアルケー。」(笑)
  本來是想繞著那歌打轉,但就偏了...算了,寫個迷你短篇滿足自己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各 的頭像
王各

10x7 addiction‧鬼白症頭無藥醫

王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